朱大可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28648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5-03-29 20:03: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22091 次|评论 9 条

素。娱乐工业的生产方式,就是大规模搜寻、采集、争夺和炮制这些元素,组装成形形色色的文化消费品,推销给如饥似渴的人民。在娱乐盛宴的菜单上,布满了那些被牺牲掉的娱乐圈名流的姓氏。她们的所有隐私,从肉体、绯闻、生育到洗手间的手纸,都是媒体厨房的基本原料。资讯美食的特色大致就是如此。娱乐资本是这场革命的幕后操纵者。人民对快感的狂热求索,成为推拉动社会消费的动力,由此酝酿着关于娱乐经济学的不朽神话。那些电视选秀狂欢、芙蓉姐...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2091) 评论(9)

2015-03-25 11:02: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2689 次|评论 0 条

 四大超高建筑(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俨然成为魔幻舞台的轴心,耸立于蜿蜒的江岸之上,控制着整个城市的高速运转。而这“魔都”的魔幻风格,就是上海的魅力所在。它生气勃勃,光怪陆离,充满宏大、异端、解构和梦魇的气息。它发出女妖塞壬般的歌声,不倦地引诱后现代游客的脆弱灵魂。本文上海建筑图片皆来自互联网上传与管理:杰夫—————————————————————————2014年5月《文化虫洞》一书...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89) 评论(0)

2015-03-19 9:29: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2199 次|评论 0 条

 ,“脏词”的蔓延和流行需要警惕。如何改善网络环境,净化互联网语言空间,令汉语以更加阳光的方式生长,这是制度设计师所要面对的文化难题。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上传与管理:杰夫———————————————————————————2014年5月《文化虫洞》一书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德国的《法兰克福汇报》曾将朱大可誉为“中国的本雅明”,这本《文化虫洞》,则以“引语之书”的迷人面貌,重绘了本雅明未曾实现的梦。这是一本实验之...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199) 评论(0)

2015-03-19 9:13: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1453 次|评论 0 条

17.5个新词(不包含词组)的速度在自我繁殖,但它同时也以每天淘汰9个新词的速度在自我清洗。与此同时,新词组、新句式和“新语体”更是大量疯长,犹如春风野草,对传统汉语构成犀利的挑战。但绝大多数新鲜出炉的“语言事物”,缺乏足够的阳寿,而只是一些转瞬即逝的泡沫。它们在互联网上喧嚣数日或数月,而后便销声匿迹,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之中。仅以我称为“中国娱乐元年”的2005年为例,当年流行的“笔迷”、“花苞裙”、“猫抓病”之类的红词,今天已经...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1453) 评论(0)

2015-03-16 9:44: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2489 次|评论 1 条

的面目在世,在现代性的名义下,篡改着汉字的隐喻天性,阻止着传统文化复苏的进程。在21世纪的中国大陆,那些喝简体字奶汁长大的一代,缺乏对繁体字的文化亲情,更遑论对古典文化的热爱。他们无视简体字的原罪,也拒不承认它作为汉字灭绝工具的历史。新简体字世系甚至公开指控说,“恢复繁体字是对80后的摧残”。这无疑是一种严重的罪名。繁体字一旦无法获得年轻一代的支持,便注定要在冷漠或声讨中消亡。不仅如此,它还要腹背受敌,被迫面对国家语委的行...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489) 评论(1)

2015-03-11 10:55: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2132 次|评论 0 条

也就是A树的密码在B树身上,而B树的密码则含于A树之中。这就意味着,生命树可能就是我们解读知善恶树的唯一线索。只要盘查一下犹太秘教的其它典籍,我们就能找到有关于生命树的细致描述。例如,著名的卡巴拉生命树体系,含有三个支柱、十个圆和二十条路径,而这十个圆圈,就是知善恶树上十枚苹果的隐喻。它曲折地揭示了后者的数字机密。在中国四川三星堆,4500年前的青铜神树被挖掘出来,上面悬挂着九只小鸟。它们是九个太阳的象征,也就是九个圆或九只...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132) 评论(0)

2015-03-08 9:51: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17803 次|评论 1 条

激烈攻击叶灵风、鸳鸯蝴蝶派作家和创造社的郭沫若等人是“流氓+才子”。但除了上述论证之外,其语境和语义大多游移不定。由于“流氓”是鲁迅用来抨击敌手的利器,因而鲁迅的“流氓”之说总是夹杂个人意气,难以作为学术思想纳入流氓学的研究框架。垄断期(1950~1980)1949年北京建政之后,马克思和毛泽东的阶级分析理论成为主流,其它学派均喑哑无声。黄远生和杜亚泉的研究并未获得广泛相应,恰恰相反,他们的声音只能是空谷回音。另一方面,基于国家的严...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17803) 评论(1)

关于博主

朱大可

朱大可,当代著名文化批评家,学者,小说及随笔作家。1957年生于上海,现居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悉尼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统计

  • 博文(503)
  • 总访问(15879929)
  • 建立时间:2008-03-27
  • 最后登录:2017-01-17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