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陶铸:一棵被红太阳烧焦的松树

2012-03-20 01:27:3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4742 次 | 评论 0 条

陶铸:一棵被红太阳烧焦的松树

(来源:应学俊)

本想仅仅转帖一个视频供大家分享一下。可是,一些话却不知不觉从心底里泄了出来。

曾几何时,老一辈革命家、曾任广东省委书记的陶铸一篇《松树的风格》被编入文革前初中语文课本,熏陶了一代人;可又曾几何时,文革中连三岁小孩也会跟着喊的口号“打倒刘邓陶,保卫毛主席”,陶铸成为与刘少奇、邓小平“齐名”的文革头号革命对象之一。曾经也跟着毛泽东做过一些“极左”事情也很听“主席话”、刚被调到中央不久的陶铸,就因循着实事求是的秉性没有站到坚决打倒刘邓的极左派一边,没有“很听话”地做打倒刘邓的大炮,一夜之间即成为所谓“中国最大的保皇派”旋即被打倒!此后便再无出头之日,直至身患癌症被迫害含冤而死!人死了,连家人见最后一面的权利也被剥夺了,附于陶铸遗体的登记表上写的名字是“王河”,死因竟是“烈性传染病”,被秘密运到安徽省会合肥的火葬场火化……刘少奇也是这样的结局。哦,顺者昌,逆者亡!

文革中,如陶铸、刘少奇、邓拓、吴晗、贺龙、彭德怀、张闻天……全国各地有多少老一辈革命家惨遭迫害、折磨致死!更不用说无数如老舍、傅雷等作家、艺术家、无辜群众乃至所谓“四类分子”惨遭迫害和屠戮!甚至正在研究卫星的中科院科学家赵九章等十几位栋梁之才,也因不堪受辱而含冤自杀!若不是周总理、张爱萍等冒死进谏,我们的科学家还不知要有多少人丧命文革!

欲致人于死地者自己并不动手,也无须下令,直接借“群众”之手去做。其行径与北方那个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独裁者相比,可谓高明,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说普通群众和一般知识分子,即使那些被迫害折磨而死的所谓“走资派”中又有几人是我们现在所痛恨的“贪污腐败官员”?他们又走了什么“资本主义道路”?

我们如何为“文革”发动者寻找任何合理之理由?我们如何说文革发动者的“动机”是好的?好的“动机”之下却使无数与文革发动者一道走过长征、穿过炮火硝烟枪林弹雨的战友、同僚、好人以及普通的人死于非命,且失去死者应当拥有的最起码的作为人的尊严!

于是,我们不能不想到文革中的“群众”,中共革命的胜利靠的就是“群众”——然而,还是这些“群众”,他们被红太阳的光和热曝晒得狂热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红太阳的崇拜和热爱不是假的,在广场上接受红太阳检阅时流下的激动的泪水以及山呼“万岁、万寿无疆”也不可能是假的——可那崇拜、那“热爱”是怎么来的?是一篇一篇文章铺呈出来的,是一首一首“红歌”唱出来的,是从早到晚的收音机、大喇叭灌输出来的。当一种声音被无数次地以庄严和正义的名义被重复时,被似是而非罗列出来并由无良文人妙笔生花铺呈的所谓“现实”所佐证时,它一定是可以成为被臣民笃信之“真理”的!而这种制造个人崇拜的方法,今天正在某个地方被某种人娴熟而有效地使用着——不是吗?请听:“到重庆随便找个人问问……”。呜呼,群众,文革中包括笔者一辈在内的亿万“群众”曾经就是那么容易地被“教育”而笃信红太阳的唯一正确和伟大,宁可否定自己乃至父母思想落后也绝不会怀疑红太阳会有任何问题!

当然,也有“群众”不大容易被忽悠,他们有理性、有思想,他们有独立的人格——他们是在文革一开始就以死反对文革的女大学生王容芬,他们是后来的张志新、青年工人史云峰、遇罗克、王申酉、李九莲、普通教师钟海源、还有更早一些的林昭……当然,以“专政”理论和“法律”,以顺者昌逆者亡的逻辑,他们的结局自然是被以革命的名义消灭,甚至还要他们的家人掏出用以枪毙他们孩子的子弹费!

当我们每一次客观冷静地回顾“文革”,当我们从一个一个案例中设法窥知全豹,当我们努力地透过那些现象去探求本质,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太多了!当我们今天又看到似乎有这样的一些“群众”再次走进一种对某个人的狂热崇拜,真的既感到痛心,又恍若隔世!笔者以为,还是《国际歌》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现在有这样的个人崇拜吗?答案是肯定的。请看,诗朗诵《××来之歌》视频惊现网络即可说明:“啊,××来,世界因你而存在,世界因你而精彩,你是一颗不朽的恒星,是天地间永远的圣者……”(见56.com等视频分享网站,但在3·15以后已经欣赏不到了)

谁想变着法子在不知不觉中巧妙地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不论他做了什么,在以怎样的方式去做,他不会有什么好的居心,其未来的所作所为绝不会如他现在所说的那么美妙,这是沉重的文革历史已经告诉我们的;如果像笔者等这样的草根、这样的“群众”,今天还把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不是着力从制度、人权、法治和民主的核心价值层面考虑我们的命运,那我们无疑将准备在重演“文革”之万劫不复的悲剧中充当被压制和任人宰割的角色,这也是血染的历史所告诉我们的,是曾为树立毛思想权威地位立下汗马功劳的刘少奇的悲惨结局告诉我们的!

笔者常常这样想,评价一个事物,应当从充分了解那个事物的全部真实面貌开始——对“文革”,更应当如此。一切结论,应当产生于研究它的末尾。这就是笔者在转帖这个视频时所想到的。

【我的中国心】陶铸:松树的风格

 

【相关链接】

1、三八节:一个女人和一篇文章

2、又见“文革动机无可厚非”论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温家宝谈王立军事件:现任重庆市委…      下一篇 >> 重庆:绿告示禁唱红噪声污染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