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重庆“红卫兵墓园”与“唱红”

2012-04-12 20:58: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13248 次 | 评论 0 条

重庆“红卫兵墓园”“唱红”

—— 重庆归来话重庆(三)

(原创:应学俊)

清明前夕去了趟重庆,走读重庆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想看看早已在网络上了解到的被列为重庆文物保护项目的“红卫兵墓园”。那是在全国并不多见的独特的文革遗迹!

然而,令笔者诧异的是,当笔者向出租车司机说到想去的目的地时,许多司机竟然只模糊知道似乎有这么个地方,但并不知道究竟在哪里,笔者提示说在沙坪坝区,但一位中年司机还是对笔者说:“你搞清楚在哪里,再打电话给我吧,我送你去……”笔者感叹:啊,历史是如此容易被遗忘!可是,我们如果不知道曾经从哪里走过来的历史,我们又如何知道现在所处的历史坐标,又怎能判断我们该向哪里前行?

文革时,重庆武斗全国闻名,由于有兵工厂的得天独厚,所以重庆文革武斗从一开始就用上了重火器,正如毛泽东1969年所说: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 真枪真炮是的,高射炮、坦克、自动步枪、机关枪……都声称“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两派,在《大海航行靠舵手》、《造反有理》各种“语录歌”等“红歌”的喧嚣中,在同一个口号下相互杀戮,毫不留情;更令人痛心的是一些路人常常被流弹打死,或被疯狂中的造反派随意射杀而亡,多日无人收尸……重庆武斗死了多少人?暂时不得而知,但起码重庆“红卫兵墓园”中有近500个屈死的冤魂倒是可数的……然而那仅仅是一部分啊!据说这里主要是当时某一派中文革武斗的部分死难者。而就全国来说,更是冰山一角!!

   

红卫兵墓园大门

   

翻铁门进入墓园

   

没想到,来到重庆,笔者还是要借助网络搜寻墓园的确切地址。搜索得知:“红卫兵墓园”就在沙坪坝区的沙坪公园内。有了地址,第二天出租车司机顺利地带着笔者来到“沙坪公园”门口。这是一个免费的公园。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边问边走,一步一步来到公园深处地处公园边缘的角落,走上一段土坡,红卫兵墓园锈迹斑斑的铁门出现在眼前!然而,铁门紧锁,无人看管,无法进入!在门口的水泥墙上,笔者和另外两三位也是来此凭吊的朋友看到下面一则《敬告》——哦,还是有人没有忘记历史!

   

墓园前的《敬告》

   

正在笔者无比遗憾、惆怅之际,旁边一位年轻人突然轻轻说了句:“翻铁门进去。”一句话提醒了我,还是年轻人头脑灵活。他和我先后翻入铁门——尽管在网络上曾不止一次浏览过相关图文,可来到现场,我们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我们仿佛听到了当年的枪炮声,仿佛听到了当年高音喇叭里喧嚣的各种“红歌”、毛“语录歌”,仿佛听到了墓穴里传出痛苦的呻吟、懊悔的叹息和愤怒的斥问:都是为了“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我们为何要相互杀戮?如今我们死了,如此年轻就离开了这绚丽多彩的世界,可这算什么?烈士?笑话!我们也杀过对方的人,他们难道真是“敌人”?可我们明明也是赤诚的“革命者”啊?……如此荒诞的历史!这是为什么?这难道就是我们曾经笃信的向往的“革命”?

   

在墓园中,笔者和那位年轻人聊了几句,得知:他是和他父亲一道来这里的,是重庆人,他父亲曾经也参加过武斗,但所幸并未负过什么伤。父亲和他想来此看看“老战友”吧,但却被挡在了铁门外……啊,还是有人没有忘记历史的!历史刻在每一个良知没有泯灭的国人心中,尤其是面对那一个个在倏忽间被剥夺了鲜活生命的年轻的冤魂!是的,在墓园中,往往一个小小的细节都能告诉我们这一点。不信请看——

   

祭奠

   

面对上图展现的那些英俊年少的面庞,当子弹击中他们的片刻,他们想到了什么?而对于某些被击中要害的人来说,也许还来不及想什么就已经……而他们留下了什么?他们为他们的父母亲、爷爷奶奶留下了无尽的悲痛与怨恨。笔者看到,媒体曾采访过一位卖冷饮的老太太,她至今保留着那份报道她的孩子“壮烈牺牲”的造反派报纸,记者问她为什么留着,老太太抹着眼泪说:“这是我的孩子啊,我怎么能不留着?我要报仇!”——这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有人嘲笑“民主”带给中东国家的是战乱,因此中国决不能搞“民主”,一民主必分裂——可是,文革并非以“民主”的名义而发动,更不是百姓自发的运动,而其动乱的程度却并不亚于叙利亚、利比亚!

   

有人说正是文革“大民主”带来了动乱,所以民主不适合中国——这真是笑话!文革是“民主”?文革是完全奉一个人的话为“最高指示”的革命,这也能叫“民主”?文革10年全国人大从没开过一次会议,“民主”何来?历史证明:文革——其实是在一个人的鼓动下、在个人迷信的狂潮中、为了达到一个人的目的而兴起的亵渎民主、践踏法治的全国大动乱!而最终,文革中死去的人白白失去生命而毫无“名份”毫无意义;文革初期最积极投入“革命”者大多成了最后被专政、清洗和“屏蔽”的对象!文革之罪、文革之荒谬、文革之混乱,文革之血腥,罄竹难书!面对杂草丛生的重庆红卫兵墓园,面对全国武斗至今难以精确统计的数十万乃至百万死难者、伤残者,我们除此以外还能做出怎样的判断?人类历史中的野蛮、血腥,从涉及范围和持续时间来说,还有多少能与“文革”相提并论?当然,这些在胸怀世界革命雄才大略“高瞻远瞩”的“伟大领袖”来说也许都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有人为“文革”辩护:毛并没有要人互相残杀,毛说“要文斗,不要武斗”。是的,此话糊弄小孩子完全够了。毛是说过这样的话,毛怎么可能说“为了捍卫我的路线你们可以打,可以杀”?可是别忘了武斗这把火正是毛烧起来的,他在天安门广场八次接见红卫兵就是要点燃文革烈火。当红卫兵宋彬彬走上天安门为毛戴上“红卫兵袖章”时,毛在问她叫什么名字、是哪几个字以后说:“哦,文质彬彬不好,要武嘛!”宋彬彬从此改名“宋要武”,旋即,北京的“要武”从中学开始,砸烂寺庙捣毁文物从此开始;北师大女附中书记、副校长卞仲耘成为第一位被活活打死的教师。

是的,毛还曾这样“制止”过武斗:1966年7月29日在人大会堂宣布撤销由刘少奇主持派到高校的工作组时,邓小平传达了毛泽东的一条指示:好人打坏人,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今后再也不要打人了——正是毛泽东的话中“活该“二字,使得在工作组撤销后,法纪无存,大学里的武斗反而逐渐加剧。武斗客观上被推向社会,波及全国,武汉、广西等许多省份都是武斗重灾区。后来,为了维护社会的基本稳定,毛派出了解放军,但又明确要求:解放军要支持左派革命群众,简称“支左”。既然有“左”,自然就会有“右”。“派别”就这样划分。怎能没有派性武斗?……无须再说什么了,每一个经历过文革并认真反思过而没有泯灭良知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一切!

走在“红卫兵墓园”里,面对立于杂草丛生中的一座座斑驳的水泥墓碑,眼前再次幻化出天安门前那巨人挥手之下百万人狂热欢呼的“红海洋”,耳畔隐约响起一曲曲《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还有火药味十足的《造反有理》、各种“语录歌”……然而不经意间,前不久重庆“中华红歌会”的“红海洋”场面也叠映于眼前,可谓恍若隔世……

   

45年前与2011年之重庆唱红

   

历史就是这样吊诡,在文革武斗的重灾区重庆,在重庆“红卫兵墓园”中那些冤魂孤寂的呻吟、呼号中,“红歌”在另一个人的鼓动下,再次在重庆排山倒海般响起。相信重庆一些人在参与“唱红”时压根儿不会想起自己的家乡和同胞在文革之“红”中所受的劫难——因为他们中很多青年人并不知道,有些人也许会有选择性遗忘,然而更有许多人是在“集体无意识中”被裹挟——正如当年文革一样,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非得这么干,压根儿不知道刘少奇究竟干了些什么。于是,我们亲耳听到这样的歌词再度在“红歌会”中被唱响:“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您的革命路线永远指航程……”我们亲眼看到重庆卫视“天天红歌会”的视频中有人“激情满怀”地唱起《大海航行靠舵手》,唱起“语录歌”……

包括笔者在内,许多学者曾对重庆笼统地运动式“唱红”和主推“红色文化”提出一些看法,指出“红色文化”在中国特殊曲折的革命历史中客观存在的两重性,当时的主政者薄熙来一而再再而三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唱红不怕别人说三道四,不唱红难道唱黄、唱黑”?看,文革式的非黑即白的形而上学运用得多么纯熟!由“唱红”进而发展到“红色短信”,发展到系统的“唱读讲传”……于是,红色江山代代传、红二代该接班的合理合法性在红色大旗的舞动中、在“红歌”声浪的喧嚣中被不知不觉宣扬到极致!这一切向善良的人们宣示:他,才是正宗搞社会主义的红色接班人,其他人都是在搞“资本主义”。呜呼,所谓“群众”的集体无意识也再次被别有用心者如文革般利用到了极致!

重庆市公安局欢迎“乌有之乡”重庆再掀“红海洋”的吊诡再次严肃正告:对文革遮遮掩掩,为尊者讳,不做思想路线上的彻底清算,那么打着“红色”大旗使文革借尸还魂是完全有可能的。重庆已经给我们很好地上了一课有人说,中央不是早就“彻底否定文革”了吗?是的,但是对文革的制度根源、思想路线根源以及文革的罪恶并没有做彻底清算,常常遮遮掩掩,欲言又止——正如当年对张志新案的报道和讨论,当出现“全民天问”时,就戛然而止了,代之出现的“团结一致向前看”——如果不是为尊者讳,如果不是遮遮掩掩,青年们的教科书中对文革就不应当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青年们就不至于对当代的文革陌生、模糊得如同中国古代史,而给某些别有用心者以任意解读欺骗青年的空间;如果不是遮遮掩掩、欲言又止、为尊者讳,导致社会上对文革认识模糊,就不会有人还能公然打着毛旗号叫嚣为文革翻案,甚至叫嚣为四人帮翻案,甚至鼓吹要再来一次文革

当某些既得利益者不思深化改革而把改革进程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弊端统统归结于改革开放基本国策本身时,他们彻底否定改革开放、鼓吹回到均贫的毛时代而乘机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时,打着毛旗号的“唱红”就有着极大的蛊惑性!竭力鼓吹为文革翻案、竭力否定改革开放的“乌有之乡”以及孔庆东、司马南之流曾经那样卖力地鼓吹“重庆唱红、重庆新政”,而重庆官方也曾高调欢迎“乌有之乡”等全国“红色网友”访问重庆,重庆公安局派出人员夹道欢迎,就是极好的例证!谁说文革或类文革不会在中国重演?谁说中国改革和社会发展绝对不可能发生倒退?重庆已经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愿重庆沙坪公园“红卫兵墓园”中的冤魂安息,愿在文革中所有失去亲人的人们融解复仇心理,而牢记历史教训,我们为社会发展、为中国的文明进步以及杜绝“文革式”灾难的重现所做的每一点努力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祭奠,才能使他们的冤魂得以安宁。为了向前进而不倒退,我们必须搞清楚:我们是从哪里走过来的,现在处于何处,应该向哪个方向走去?为此,我们需要重读历史,我们需要精心保护好历史的遗存——而对于文革来说,对于重庆来说,“红卫兵墓园”则是一本难得的教科书,因为每一座墓碑中都有足可以写成一本书或几本书的故事,每一个和着血与泪的故事都会真实地再现历史,并明确无误地昭示未来前行的方向……

笔者在墓园拍了视频,本准备制作。而非常巧合,4月10日,凤凰卫视“冷暖人生”栏目播出了他们早在2005年就采访拍摄的专题片《墓园》,于是,我们不仅可以目睹令人震撼的场景,还能倾听当年的亲历者口述。

【凤凰卫视·冷暖人生】 墓 园

   

【相关链接】

1、1969年毛泽东: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 真枪真炮(党史博览)

2、中国网络电视台:重庆“天天红歌会•渝中区关注民生专场”语录歌开场(视频)  

3、应学俊:也说“唱红何罪之有”(2011.7.)

4、当打出“共同富裕”这闪光而诱人的旗帜

5、“红歌”:一个很不科学应当停用的概念

6、重庆归来话重庆(一):悄悄变化中,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7、重庆归来话重庆(二):银杏树的挣扎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人民日报:中央正式决定对薄熙来立…      下一篇 >> 如此才可解读当代中国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