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念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jiani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话剧《我在天堂等你》之辛医生

2012-05-14 11:07: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6606 次 | 评论 0 条

可能你会一头雾水的看不清楚这到底是出于什么而诞生的一篇文章

没关系 因为这是大三时我参演的实验话剧《我再天堂等你》中

一个名为辛明的驻藏医生的人物小传

我之所以发上来作为一片博文 目的在于展示这个或许不起眼的人物的悲壮一生

战乱烟火的年代我们不曾经历也不复存在

但那些为了祖国和人民曾革命一生的人们永远贮存

这便是该博文的主旨

希望能触动你的心弦 

 

 

 

                              儿时。

我姓辛,今年22岁,祖籍在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江南水乡杭州,但是由于母亲和父亲工作的原因,我们全家移居到了北京,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于是便出生在这里.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些,我在拥有江南男孩儿的俊美与秀气得外表和温婉的性格外,也填加了北京人的豪迈和热情.

出生时,所有人都认为是我个女孩子,母亲告诉我,那是因为我白极了,两颗圆碌碌的眼睛就好象熟透了的大葡萄.于是从小,不论是伙伴们,还是哥哥姐姐们,都把我当作个女孩子般宠爱着,关怀着,但是从小我便知道,现在我虽然是个小男孩儿,但是将来,我一定是一个顶天立地潇洒帅气的男子汉,我也将会是全家的骄傲!

 

                            梦想的萌芽。

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但是他们都依照父亲和母亲的意思规划和努力着已经被安排好了的将来,我对于父母给哥哥姐姐的教唆和规划早已经司空见惯和不觉为奇,我虽然还没懂事,但是我明白,我的人生,需要自己的选择和规划.

后来,哥哥继承了爸爸的后尘,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学教师,父亲因此而自豪和骄傲.

姐姐也跟随了母亲的脚步,成为一名女优秀杰出的地质师,母亲因此而感到欣慰和快乐.

或许哥哥姐姐也是心甘情愿的吧,因为他们的工作很好,不用为将来发愁,而且都在首都,全家又都为祖国服务,在许许多多的人眼里,我们家是被充分的羡慕着的标榜家庭.

逐渐的,我也张大了,并且大学也毕了业,学的专业是医学.

这也是父亲和母亲的希望,但我并不全是为了父亲和母亲才学医的,因为我知道我的外公死在了战乱的年代,他或许可以不用死去,可能正是没有好的医学技术和医生,他才倒在了战场上.

 

                          选择了便是离别。

小时侯,经常指着墙上相框里外公唯一的照片问母亲:"妈妈,外公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母亲回答:"你的外公,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也是一名光荣的老红军,他的一生全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最后,他终于倒在了战场上,当时妈妈还不懂事,才4岁,你外婆就一个人拉扯着我和你的阿姨舅舅们长大."

每每说到这里,母亲总是泪眼婆娑,但是与此同时,我总是能深切的感受着与我素未谋面的外公之伟大,也是从那时起,外公便成了我人生永远的偶像.

我暗下决心,要像外公一样,把我的青春,我的光与热,奉献给我伟大的祖国和亲爱的人民,于是我便顺着父母的意思学了医,但我的志愿是做一名救死扶伤,决不让每一位战士轻易牺牲的军医,而不是父母所想的外科主治医生.

终于,在19岁那年,我从北京大学医学院毕业了,就在父母亲带着我一位一位的见各大医院领导的同时,我悄悄的报名参加了军医的招选.当天坛医院的聘书到达我家的同时,父亲也接到了来自部队的电话,我被成都军区招轩为随兵军医了.

那晚我回到家,父亲母亲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在,父亲正襟危坐的看着我,脸色难看极了.

事后的一切,正如你所想,父亲说什么也不答应我去部队的事情,哥哥姐姐也一样,因为他们都不希望我去那种地方,他们认为,去了,可能就回像外公一样就很难回来了.只有母亲,坐在一旁,掩面而泣,一声不吭.

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意见,父亲跟我吵过吼过,但都无济于事,我去部队的决心就如磐石般坚固.

在临行的前一晚,我正在收拾东西,母亲走近来端着一碗饺子:"儿啊,送行饺子接风面,你把这饺子吃了,保平安的."

我吃起母亲的饺子,心里很难受,因为我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定数.

母亲抚摩着我的额头:"儿啊,你爸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他的的确确是为了你好,他害怕你像你外公一样..."

我说:"妈,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不会生爸的气,你照顾好爸,等我走了你跟他说,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第二天,母亲和哥哥姐姐送行,就火车开动的刹那,我看见了爸爸站在远处,我向他用力的招手,对父亲大喊:"爸!等我回来!"

爸爸犹豫了一下,随即举起手,老泪纵横,爸老了.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便是我和父母还有哥哥姐姐的永别...

 

                             我与西藏。

火车仿佛开了很久很久才到了四川,当我走下火车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燥热起来,我发现自己真的很脆弱,因为光这种没经历过的天气已经让我有些承受不住.

一开始,我与军队格格不入,每天起床天都还没亮,又只有冷水可以洗澡,在四川吃的很辣,天气又热的受不了,我承认,一度我甚至后悔自己的选择,有一天,我找到老团长,希望可以把我调到离家近一些的沈阳军区或北京军区.老团长说:"一开始我看你,就觉得你这样秀气的小男生,根本不可能做一名战士,看吧,我到底还是说对了,照比你的外公,你差远了,你想走,明天就可以卷铺盖走人!"

我吃惊老团长怎么会知道我的外公,原来,老团长曾经是我外公手底下的一名小战士,父母知道我到了成都军区,便托人找关系,希望我可以得到照顾,辗转找到了了老团长,老团长居然是外公做团长时的手下.

老团长继续说道:"你的外公,是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男子汉!他才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他,就是为了保护我!才死在战场上的!为了继续你外公保护国家,保护人民的意愿,我一直告诉自己,永远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战士,也永远不能抛弃任何一片国家的土地!"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话给予我的不仅仅是动力和力量,给我的,是一颗对祖国如金子般赤诚,对敌人如磐石般坚固的决心!

从那以后,我更加明白作为一个想要成为一个男子汉需要做什么,那便是坚持,坚强,坚韧。我默默的承受了所有的苦所有的累,只希望真正的做到不让父亲失望,不让自己违背最初的梦想,也为了身处水深火热的人民,可能这样把我自己说的有些伟大,但我的确希望自己的可以为祖国的繁荣强盛尽一份力。

 

第三年的春节,当全军的战士们一起吃年夜饭时,老团长叫我去他办公室接电话,电话那端,是久违了的母亲,母亲的声音几乎苍老的让我认不出,她断断续续的哽咽着,几乎一年半载的才说完了那些话:“儿啊,你哥在去外地遇上车祸,没了,你爸爸听到这消息,马上就倒下了,一蹶不振,如果有机会,你能不能回来看看你爸,他很想你。”

就这样,家里就剩我唯一一个儿子。然而这唯一的一个儿子在当时的那种年代,也没有办法赶回去看看丧子之痛思子深切并卧床不振的父亲。

年后,整个团的一次紧急集合,团长发自肺腑的发表了一席动员令,动员一批战士组成驻藏部队进军拉萨。

战士们踊跃的举手,很快,几乎所有的战士都站了出来,当然,我首当其冲,顺理成章的成了驻藏部队中一名光荣的军医。

出发前,领导们为每一位战士的胸前戴上了一朵象征着荣誉大红花,老团长扶正我的帽子:“你是好样儿的!不要让你外公失望!”

就这样,我们一路从四川进军西藏。

西藏,原来是这样一个美丽清新却贫瘠的地方。这里有充满微笑,淳朴的藏民同胞们、有我从未体会过一尘不染的空气、有一队队老实憨厚的牦牛、有仿佛触手可及,朦胧美极的云朵、有纯净圣洁不沾尘埃的雪莲花。

我们一开始都以为,这里是一处无人开发的神仙境地,可是慢慢的,随着越来越近的路程,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大家都感到了不适应,我也一样,很多战士都因为不够适应而倒下了。

整个部队在病怏怏的状况下坚持前行着。

 

                              雪梅。

某日,整个部队突然因为一阵久违了却又如百灵般的歌声而变得活跃起来。

起初,我并没有顺着歌声而去寻找始作俑者,随后,苏队长叫我去为一些新来的战士们体检,于是,我便第一次见到了她---雪梅。

她在我心里,是个外向开朗,很有主见却很可爱的女孩儿。她瘦弱的身体惹我怜惜、她俊俏精神的脸庞让我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她如黄莺般的歌声让所有的战士们沉醉、她优美的舞蹈让雪莲花似乎都害羞起来。当然,这些话,我跟任何人都未从提起,包括白雪梅同志本人。

第一次见到她,她和几个女战士们一起唱唱跳跳,在离我不远的一个小山丘上,那幅景象直至我离开这个世界的刹那也不能忘记。

随后,我为这些刚从军政大学的女孩子们检查身体是否符合进藏标准。一个个都合格,唯独白雪梅,我看一眼便清楚,她的体重起码差个5斤8斤。女孩子们都为她遮掩庇护,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在想什么,是想认识这个女孩子,还是想可怜这个女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她通过了体检,当她鞠躬感谢的时候,我的脸,仿佛和她的脸一起红了。

白雪梅同志,至此以后便与我们所有驻藏战士一起上路了,因为彼此的存在,我们好像感觉这队冒着危险前行的军队,充满了希望和动力。

白同志和我经常巧合般的偶遇,不论是在饭后,休息时,还是睡前的空挡。

我已经22岁了,到了别人眼里可以成家的年纪,白雪梅同志18岁。

因为部队的制度和人言可畏,我一直掩饰着一个秘密,那便是我对雪梅的喜爱,我是喜欢雪梅的,我相信,她知道,同时,她对我怀揣着同样的喜爱,我心里默默决定,等到了拉萨,西藏解放了,我会待着雪梅一起回北京。

突然间,先遣支队把我调到其它部队,临行前,我带着忐忑担心参杂着交代的心情见了雪梅。雪梅当时在洗衣服,她什么都不知道,依然天真般的要唱歌给我听,我对他说我被调走了,在拉萨等我,并且在心里暗暗决定,等到胜利会师的那一天一定要与她定终身。

进藏的路越来越艰难,不论是雪灾还是自然气候原因,我们很多的战士都相继牺牲了。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包括为了保护进藏物资而掉进山峦的刘毓荣,还有为了保护雪梅而身埋雪海的小冯,等等等等我很担心雪梅,很怕这样的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到底会不会也抵抗不住这艰苦的环境和生活。

带着对她的担心,带着与她详见的期望,我努力的坚持着每天的生活,为战士们看病,抢救每一个岌岌可危的生命。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雪梅和欧参谋长的事情,我一个人几乎一夜没睡,回想着和雪梅的一切,一遍遍地自言自语着曾经和雪梅说过的话。

我知道,在部队里,这事儿基本就定了,不是我放弃了,而是我希望雪梅不要因为我有更多的麻烦,如果雪梅能更幸福,为什么不成全呢?喜欢雪梅,就让雪梅幸福吧。我就这样,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可是到底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儿,我自己清楚的很。

终于有一天,我又见到了雪梅,她仿佛成熟了,仿佛没有以前那样见到我便收不住话匣子,直至我忍着心里的疼痛对他说了那句:“祝福你和欧参谋长。”

和雪梅一样是通过组织的介绍,我认识了我的妻子,一个也很善良漂亮的女人。并且,最后,我们拥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

 

                               终了。

带着对雪梅的遗憾、带着未见儿子的遗憾、带着父亲的遗憾、带着母亲的遗憾、带着对西藏解放的遗憾、带着希望看着祖国强大的遗憾。

离开了。

直到这里,仍然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讲完。有我儿时的、有我和家人的、有我和雪梅的、也有我和妻子的。但是我觉得,很多事情,其实不用提及了,因为它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永生的挥之不去。

父亲母亲,我对不起您,我甚至跟你们说的等我回来,变成了谎话,这并不是我愿意,但事与愿违,可我却知道你们不会因此而不要我这个儿子,因为我真正的成为了你们的骄傲。

雪梅,我也对不起你,我们至始至终都没能在一起,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早于欧参谋长去争取你,知道你现在幸福就好,我很欣慰。

我和外公一样,永远的葬身在那片血染的土地上,但我相信,使我和外公一样自豪的是,我们为我们的祖国奉献了不足以富强的一生和身躯,然而祖国却会因为我们,而骄傲自豪并且更加的鲜艳美丽。

此生无悔,此生无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我与抓姐》中      下一篇 >> 主持杨澜小姐主办《寻找幸福力》…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佳念

李佳念是中国新生代主持人、演员。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以全国第一名成绩考入的重庆大学电影学院,曾就职于著名传媒人,主持人杨澜女士创办的阳光媒体集团,任《天下女人》外景主持、现场主持及艺人统筹工作。他曾参演CCTV电视剧《婚姻之痒》、电影《男得有爱》和《唐家岭》等。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