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泣鬼
虞晓宇的博客
http://blog.ifeng.com/507275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天父的忧烦》第五章《走下神坛》第15小节《啼笑姻缘》(总第84小节)

2012-05-28 16:12: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长篇小说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15、啼笑姻缘

 

由于马丽娜的认可,安妮和宙司不顾某些社会舆论的反对,还是坚持向天国法院提起了“复婚”申诉。

安妮和宙司正式向法院申诉,使郝雯等人感到进退两难。

其实,郝雯等人把宙司看着是自己的偶像,他们极力反对宙司和安妮“复婚”,只是希望自己的言论能够促使宙司警醒,放弃与安妮“复婚”的想法。他们是为了极力维护宙司的形象才公开反对宙司和安妮的,现在宙司和安妮已经向法院申诉了,他们再在媒体上说三道四,起不到阻止的作用,反而可能对宙司的形象造成损害,这却不是郝雯等人乐意看到的。

可是,当郝雯觉得自己的偶像即将沾染污点了,她还是感到全身的不舒适,许多话如鲠在喉,所以她仍然想尽最后的努力,说服宙司撤销申诉。虽然她自己也觉得希望渺茫。

郝雯等几个议员先是找到李哲,希望李哲做做宙司的工作。李哲却说天父既然已经向法院提出了申诉,程序合理合法,他只静待法院的判决,他相信法院的判决理性而公正。

郝雯等人接着找到时任议长的高文,高文的态度和李哲基本一致。

情急之下,郝雯说要提交议案,要求议会对法院是否接受宙司和安妮的申诉进行表决。高文说,天父的行为虽然事关国体,从大处说可以提请议会商议,但是天父也是普通国民,议会干涉普通国民向法院申诉的合法权利,似乎又不很合理,请郝雯三思。

郝雯等人回去商议,觉得提交议案影响更大,只好作罢。

郝雯还是不死心,于是直接找到宙司的办公室,希望能够当面说服宙司本人。

宙司看见郝雯进门,就猜出了郝雯的来意。

宙司为郝雯倒了一杯开水,客客气气地请郝雯在沙发落座,自己在郝雯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郝雯问道:“天父看过我最近写的一些文章吗?”

宙司回答说:“你是指那些规劝我放弃安妮的那些文章吗?”

郝雯点点头。

宙司说:“看过了,我对你维护纲纪的精神表示敬佩,对你善意的提醒表示感谢。请相信我说的不是客套,是心里的实话。”

郝雯说:“谢谢天父的理解。事实上,您是我最敬重的人。我不崇拜偶像,但您就像我的偶像,所以我才希望您一直能够保持我心中那种伟大完美的形象。道理我不想多说,您比我更明道理。您不是一贯教导我们克制个人私欲吗?可是您现在却要因为个人感情,破坏天国一夫一妻的基本社会制度。您不认为您的行为将对天国社会产生巨大的不良影响,对国家制度造成严重伤害,同时也严重损害您的个人形象吗?”

宙司回答说:“这件事困扰我很多年了,我反复想过这些道理,也曾经试图说服自己以及安妮自我放弃。但是,正如你所说的,人都有私欲,我也不例外。我反复衡量过这种私欲是否合情合理,凭心而论,我还是一直极力避免与安妮发生爱情的,但历史和现实的很多因素却使我无法把控自己,最后还是陷入了爱情。我感觉整个过程还是合情合理的。”

郝雯说:“我认为您与安妮的爱情合情,但并不合理。您是一个有妇之夫,就必须避免与妻子之外的女人产生爱情。”

宙司申辩道:“你要我遵守天国一夫一妻的基本社会制度,这是对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不容破坏。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男人同时爱上一个女人,或者相反,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这都是合情的。但是,如果社会制度允许他们有爱就能成婚,婚姻和家庭秩序就一定混乱不堪,所以要以一夫一妻的法律制度进行规范和限制,促使当事人作出取舍,这是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基本法理。假如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他们三个人都愿意组成为一个家庭呢?法律肯定是能不允许的,这就必然对其中某个当事人伤害很大。应该说,其实法律对于婚姻是合理而不合情的,因为法律不这样无情地严格规定,失去尺度的法律就将无法规范人们的行为,社会秩序就会产生混乱。法律为了保障个人的权利和社会秩序,有时也总是在无可奈何地伤害一些人,但每个人都应该无条件地遵守法律。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我和安妮的情况与普通的三角恋完全不一样吧?我们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例。我们的结合其他人不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复制吧?其他人既然无法复制效仿,我们的结合就不会对天国的一夫一妻制度产生冲击,就不会动摇和伤害到国家的基本法律和社会制度。我承认我也是自私的,既然我有理由争取,而且我们的自私对国家的社会制度不构成大的伤害,我们就希望国家法律也能够成人之美,满足我和安妮的愿望。”

郝雯听了,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只好说:“您说的似乎合理,但是法律最注重的就是要合法,您觉得你们合法吗?”

宙司笑着回答道:“可是天国法律没有任何一章一条适用于本案呀?我们的申诉和理由也都不违法呀。”

郝雯觉得自己很难说服宙司,于是规劝道:“天父,您刚才所说的道理,我觉得天国的普通国民还是难以理解的。建设理性和谐社会是您自己提出的伟大理想,我们都在为着这个理想努力。为了实现这个崇高的理想,我觉得您还是应该理性,应该舍弃这种很具争议的个人私欲。”

宙司说:“我非常理解你的善意和爱国热情。你希望天国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天父,可是我仍然只是一个存有私欲,不可能完美的人。在你和天国国民面前暴露我的自私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天国不需要什么偶像,天国人不需要信奉偶像,需要的是理性的制度,需要制度的理性。你不用过于担心国家领袖个人形象会影响社会进步,你应该警惕的是领袖是否可以随意修改国家制度或者以权谋私破坏社会规则。有了理性的社会制度,我们就能够通过这种制度有效限制当权者随意利用个人手中的权力为个人或者小集团谋取私利;而有了道德和制度的理性,我们就能够既充分保障每个国民的合法私欲,又规范每个人的行为遵循普适规则,从而使人们以规范的行为减少对他人的伤害。而我向法院申诉,由法院作出裁决,需要经过严肃严格的辨理和审判程序,所以不是滥用职权的随意行为;我们的案由史无前例,不适合普适规则,所以也不会伤害到国家制度。立法的精神,首先就是为了保障个人合理的权利;真正合理的法律,应该严格禁止以国家利益为借口,强迫国民牺牲个人利益。国家领导人的合理权利同样应该得到保障。所以我有理由提出申诉。如果我今天有理由争取却自我放弃,一定会为我和安妮未来的生活留下遗憾,永远伤害到我们未来的生活。请你理解我,我作为一个有欲望的人,我也应该以合法的程序努力争取个人权利。这基本符合我所倡导的社会理性,同时也合符我所理解权衡的生活理性。”

听了宙司的一番辩解,郝雯心结虽未完全解开,也只能对宙司的说法表示认同。

郝雯解释说:“天父和安妮的爱情,我也是理解同情的;你们申诉的权利合法,我也是应该尊重的。我只是希望天父的形象能更加完美,天国社会更加美好。我不是当事人,难以理解您和安妮的个人感情。既然你们已经提出并坚持申诉,我现在反而希望法院判你们合法,更希望你们当庭辩理时,能够给天球社会更多合情合理合法的解释。我衷心祝愿您和安妮能够顺利地幸福结合。”

郝雯说完,悻悻然起身与宙司握手告别。

 

不久,天国法院开庭审理安妮和宙司的申诉案,宙司、安妮和马丽娜出庭,李哲、高文、邬可立、靳施等天国政要以及郝雯和部分议员到庭旁听。

为保证审判公正,由天国和天球其他土人国家著名法官组成的陪审团阵容强大,共65人。天球各国2000多名记者报名采访,结果只能容纳600名记者入庭采访,1000多名记者在法庭外面等候消息。

最高法官艾伯塔宣布开庭,法庭书记员简单介绍案由后,接着是法庭调查。

法庭调查完成后,艾伯塔说:“本次审判,主要采纳陪审团票决意见,由法庭合议判决。鉴于本案不是诉讼案件,第三方当事人马丽娜支持宙司和安妮的申诉,本案不作为一般家庭婚姻民事纠纷案件审理。由于申诉人没有聘请律师,本次庭审主要以申诉人与本庭法官当庭对辩的方式进行。法庭本依据法律审判,但本案案情史无前例,现有法律无例可循,法官难以依照现有的法律法规作出判决。本法官提请各位陪审员注意,本案需要判定的,是申诉人的要求是否合符法理,是否对现有《婚姻法》和其他法规体系构成危害。陪审员依据法理判别本案。下面,由申诉人简单陈述主要申诉理由。”

安妮说:“尊敬的各位法官、陪审员:保障每个国民合理的私欲,也就是个人的权利,是天国立法的根本;预防和打击个人或集体侵犯损害他人正当权益,以秩序保障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是立法的精神。天国所要创建的理想社会,首先是要保障国民合理合法的权利,让每个国民在天国生活得幸福快乐,包括爱情和家庭幸福。而对于物质生活富足并获得永生的天国国民来说,爱情和家庭生活显得更为重要。我在和宙司的生活接触中,对他产生了至亲至爱的亲情,后来发展为炽热的爱情,当我知道我是宙司前妻的克隆人后,这种亲情和爱情更加笃定。由于宙司与马丽娜的事实婚姻,我意识到,如果我与宙司结合,将违犯天国一夫一妻的基本法律,并对马丽娜造成伤害;但是,魂体通应用之后,人的个体事实上已经分离为躯体和灵魂两个部分,而我的躯体具有宙司前妻的身份,所以我有权要求天国给予这种身份的法律承认。我和宙司都曾经担心我们的结合危害一夫一妻的社会制度,但我们分析法理后认为,一夫一妻主要为强制保障恋爱竞争的公平,保障家庭和社会秩序的稳定。法律打击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目的是为了杜绝有人效法;而我和宙司的爱情史无前例,后人也无法效仿,所以我们的结合不会破坏天国一夫一妻的制度。现在,我们的申诉也得到了马丽娜的同情和支持,既然天国法律以保障国民权利为根本,充分保障国民幸福的权利,我期待法庭认可我和宙司的夫妻关系,不要让我们抱憾而痛苦地永生。本人申诉完毕。”

庭辩法官提问说:“申诉人认为人的个体事实上已经分离为躯体和灵魂两个部分,但是申诉人安妮是克隆后产生的灵魂,与坤球安妮是两个不同的灵魂。情爱关系主要体现为灵魂精神,申诉人的灵魂与宙司不具婚姻关系,所以申诉人对宙司的爱情婚姻关系,不能够认为是坤球安妮与宙司爱情和婚姻关系的延续。这个问题请申诉人当庭回答。”

安妮回答道:“600多年来,宙司一直怀念坤球的安妮,为安妮之死深深自疚。但是他在2万多个坤球人通过克隆实现在天国再生后,反复犹豫才克隆了我,就是因为害怕安妮的灵魂在我身上‘复活’,让他无所适从。然而,宙司仍然是因为对安妮灵魂的挚爱而克隆了我,他把我视为坤球安妮肉体和灵魂的延续,倾注了真爱,并在我身上切实感受到了安妮灵魂的复活。我提请法庭注意,宙司与坤球安妮在成年后才相爱,之前互不相识,宙司对幼年和少年的坤球安妮不存在肉体和精神之爱,而宙司对我却是从幼年开始就倾注了肉体和精神之爱的,这正是坤球之爱的延续,历史不能割裂。而我对宙司的爱,首先是对他自小抚育的依赖之爱、亲情之爱,后来是炽热的情爱,都包含了肉体和精神之爱;这些爱由坤球安妮而起,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这种爱的延续。虽然我不具有过去安妮的原始灵魂,但我对宙司的爱决不亚于过去的安妮,并在某些方面超越了过去安妮。我认为我们双方的互爱,不仅仅是延续了过去的互爱,而且更进一步。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问道:“请宙司回答,刚才申诉人安妮的回答你是否认同,你有什么需要补充说明吗?”

宙司起立回答说:“我完全认同。我没有补充。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提问说:“申诉人安妮,你刚才提到,宙司与马丽娜存在法定婚姻关系,如果你和宙司结合,是不是将对第三方马丽娜构成伤害?请安妮回答。”

安妮回答说:“我们的申诉,已经得到了马丽娜的同情和支持。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问道:“请马丽娜回答,申诉人安妮所说是否属实?”

马丽娜起立回答说:“属实。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说:“申诉人,情理在法庭上只能作为旁证,法庭以法规为审判依据。如果安妮和宙司结合,将事实违犯《婚姻法》一夫一妻的规定。法庭应当依照法律判决,法律更不能因人设事。申诉人对此有何看法?”

安妮辩道:“法不容情,但法中有情。我们赞成法庭依法判决,但我们的肉体在坤球时代事实存在法前婚姻,《婚姻法》不能证明我们申诉的婚姻合法,但是同样也没有相关的条文证明我们完全违法。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说:“法庭不能支持国民的违法事实,否则将对法制体系造成伤害。法庭应该严格维护社会纲纪。申诉人对此有何看法?”

安妮辩道:“我们没有违法事实,但是申诉后产生的社会影响确已事实造成。我们再次向法庭申明,我们的案例史无前例,而且后人无法效仿或复制,不会危害社会纲纪。回答完毕。”

庭辩法官说:“我没有问题了,请主审法官继续庭审程序。”

艾伯塔说:“本案申诉人陈述事实、法庭调查、法庭对辩等程序现已完成,其他法官如果还有需要申诉人回答问题的,请举手提问。”

见没有法官提问,艾伯塔接着说:“下面进入陪审团票决和合议程序,休庭!请申诉人就地等候本庭判决结果。”

安妮、宙司惴惴不安地等候着法庭的宣判,一个小时后,艾伯塔当庭宣读了一个让持有传统思想的人们感到啼笑皆非、匪夷所思的判决:

“由于核战争毁灭坤球,致使宙司前妻安妮身躯和灵魂死亡。现由于安妮躯体借助克隆技术复活,克隆人安妮与宙司生产了爱情,安妮与宙司共同向本庭提出申诉,要求得到一起生活的“复婚”权利。鉴于宙司与前妻安妮互不情愿的离异,确因不可抗拒的战争造成;魂体通应用后,原本灵肉合一的人类个体事实上已经分离为肉体和灵魂可以分离的两个部分;宙司之妻马丽娜当庭证实宙司与坤球安妮的夫妻关系,并对宙司与克隆人安妮的爱情表示同情;宙司与克隆人安妮的爱情由于克隆、魂体通技术应用等复杂的历史原因形成而史无前例,法庭难以依据现有法律或参考类似案例判决此案。综上所述,鉴于本案案由和案情因复杂的历史原因和新技术应用所造成,史无前例而无例可循,传统的婚姻观念和婚姻法规不完全适用于本案,故本法庭经过陪审团票决和合议程序,就本案特例特判如下:在坤球安妮灵魂死亡的事实前提下,克隆人安妮依法拥有坤球安妮躯体的所有权益;经法庭调查核实,克隆人安妮的身躯本为宙司前妻坤球安妮的身躯,其躯体与宙司的躯体和灵魂是事实的夫妻关系;宙司申明不放弃与坤球安妮躯体的夫妻关系,而克隆人安妮的灵魂要求恢复与宙司保持躯体夫妻关系,法院对其躯体夫妻关系给予认可,宙司可以与克隆人安妮一起过夫妻生活;由于克隆人安妮不具有宙司前妻坤球安妮的灵魂,根据天国一夫一妻法规,法院暂不承认宙司与克隆人安妮的精神夫妻关系;1000年后,双方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诉,法院另行审议;宙司的精神和肉体之妻为马丽娜。”

 

 

后记:

自《天父的忧烦》先后在起点中文网、小说阅读网、逐浪小说网作为驻站作品,以及在作者的凤凰博客发表以后,时至今日,已经多100来家小说网站转载。作为作者,我并不知道本书究竟拥有多少读者。

本书应该是严肃的科幻小说,不少网站却把她归类为言情、推理、玄幻、魔幻、穿越、历史军事之类,我认为并不合理。

有的朋友和读者称本书为“现代神话小说”,饶有兴趣地希望与我探讨灵魂和神的问题。对此,我一并回答读者:作者只讲演绎推理,不作权威解读。小说阅读多为娱乐消遣,并没有多少人为增广知识而阅读小说,而本书推理的成分多了一些,所以读者容易一知半解,我在《天父的忧烦自序》中早有预言。很少看见读者评论推荐本书,也就在情理之中。

本书第一部共六章41万余字,已公开发表了前五章33万余字,尚有第六章《纵横太空》的20小节7.5万字没有公开发表。驻站作品虽然自由,但是不能够引起网站重视并享有推荐纸质出版的权利,所以本书至今没有纸质出版。而其他书商又嫌作者公开发表的章节太多,担心小说出版后没有销路,所以纸质出版一直悬而未决。

我的母亲去年听说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很为我感到骄傲。但是,一年多了,她老人家却始终没有看见印出的新书,多少有些失望;而面对热心的读者,至今我提供的仍然只是一部“残缺”的小说,为此我深感遗憾,深表歉意!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当代震惊世界的四大发明      下一篇 >> 富豪移民不理性吗?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惊天泣鬼

探求真理,劝导良心。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