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参考》杂志官方博客
真相 趣味 良知
http://wenshicankao.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2年 7月下 新刊封面】以天皇为中心的政治洗牌

2012-07-17 15:24: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封面故事 | 浏览 43938 次 | 评论 0 条


以天皇为中心的政治洗牌

本刊记者 | 纪彭

 

幕府统治末期的日本,天皇徒有其名,将军逐渐控制不了局势,强藩各有心思。原有的政治建构已经不适用于动荡的社会,政治洗牌在所难免。

在幕府统治的最后三年中,各方势力的合纵连横,以及为新国家政局而苦思冥想的规划,日本的维新志士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智慧。几年前,他们还是些只知道挥动长刀、打打杀杀的武士,而当时势催人,他们已经不再坚守“攘夷”的教条,开始把日本引向一条以天皇为中心的统一之路。

 

征讨长州:一场政治博弈

 

“禁门之变”给了幕府一个重塑威信的好机会。长州藩炮打皇宫的举动,不仅砸毁了自己的“勤王”招牌,而且还背上“朝敌”的罪名。幕府抓到了长州藩的这个大辫子,当然要大大地鸣鼓而攻之,非打击长州藩的气势不可。

屋漏偏逢连夜雨,幕府派出的征长军还没来犯,长州藩便遭到英、美、法、荷四国联合舰队的猛烈攻击。经过四天激战,长州藩惨败,沿岸的炮台几乎全毁。长州藩不得已,只好与四国列强讲和。

尽管长州势力衰微,可幕府征讨长州却没能重新树立威信,反而再度失分。当时,幕府的号召力已经一落千丈,各藩觉得这场战争“事不关己”,大都尽量敷衍。征讨长州的总督德川庆胜和他的副手——萨摩藩的西乡隆盛,均不愿拼死作战。在权衡这两种情况之后,幕府觉得与其和长州藩硬碰硬,掀起一场大战,落得两败俱伤,倒不如采取“不战而胜”的策略。

西乡隆盛在发动攻击之前,通过种种关系向长州藩的决策层告知征长军的想法——只要长州藩能以具体行动表示出低头认罪的诚意,征长军便马上停止攻击计划。西乡隆盛的战略果然奏效,1864129日,长州藩向幕府表达恭顺之意,命令“禁门之变”时率兵北上的三名家老切腹自杀,并且处死了四名参谋。之后,长州藩还派人把三名家老的首级送到征长总督大本营。西乡隆盛于是下令各藩暂缓攻击。

德川庆胜与西乡隆盛商议后,对长州藩提出了三个撤军条件:谢罪、拆毁防御堡垒山口城、把逃亡到长州的五位尊王攘夷派公卿交出。186518日,西乡隆盛带着两名手下,前往长州藩诸队的大本营下关,与长州藩首领高杉晋作、山县有朋等人会面,说服他们同意以上三项要求。

西乡隆盛的勇气与诚意感动了对方。114日,征长军总督德川庆胜下令撤兵。就这样,“第一次征长战争”根本没有开打,便已落幕。原本想狠狠教训长州藩的幕府,觉得这样的结局太过便宜了长州藩,但也无可奈何。长州藩原本对萨摩藩怀有极深的敌意,可是这回在西乡隆盛的纵横折冲下,长州藩免去一场浩劫,因而不但对西乡隆盛个人产生了好感,也大大降低了对萨摩藩的敌意。

                              图为:胜海舟

坂本龙马与萨长结盟

 

“第一次征长战争”之后,维新志士坂本龙马开始促成萨摩藩与长州藩这一对冤家握手言欢。当时,长州藩急于购买西方枪弹,可是又受限于幕府的严密监视而找不到门路。于是,坂本龙马便取得萨摩藩与长州藩的同意,以萨摩藩的名义向外国军火商购买武器,再由他的商船运到长州藩。另外,长州藩也答应通过坂本的商船把米粮卖给萨摩藩。

坂本龙马是幕府末期名臣胜海舟的弟子,胜海舟二十二岁开始学习兰学(当时经荷兰传入日本的西方科学技术的统称)。佩里舰队来航时,胜海舟上书老中阿部正弘,主张开国贸易,受到阿部正弘的赏识,被幕府派遣到长崎的海军传习所,接受荷兰人的训练,学得西方船舰的航海技术。1860年,胜海舟赴美换约,是日本人中最早见识西洋的官员。1862年,他升任军舰奉行(相当于海军总司令),是幕府官僚中极少数具有西方经验的开明人物。

因主张开国贸易,胜海舟被尊攘志士戴上了“卖国”的帽子,坂本龙马曾与另一名志士千叶重太郎一起去拜访胜海舟,名为拜访,实为刺杀。主客坐定后,胜海舟开门见山,说:“两位大概是来杀我的吧!”坂本龙马与千叶重太郎吓了一跳。胜海舟不等对方答话,继续说:“不过,在杀我之前,请先听听我对时局的一些看法。”坂本龙马与千叶重太郎此时杀气尽失,只是点点头。胜海舟继续说:“你们主张攘夷,一天到晚想的就是如何杀洋人,如何把他们统统赶出日本。这样的想法太肤浅了。想想看,你们的剑术再高超,能够抵挡人家的坚船利炮吗?光凭血气之勇成不了什么大事。真正要攘夷的话,首先必须充实国力,添购军舰,培养能够操纵军舰的人才,这样才是救国之道。你们反幕府,老实说,我也觉得幕府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将来日本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去振兴。所以,别再浪费精力做无益的事了。”

从这天开始,坂本龙马成为胜海舟的入门弟子,跟着胜海舟学习航海技术。坂本龙马在胜海舟的保护下进了神户海军操练所,并成了该所的领导人。后来,胜海舟因“禁门之变”受到牵连,海军操练所也被迫关闭。坂本龙马和操练所的学生在长崎成立龟山商社,专门从事萨长两藩的交通运输和进口军火的业务。

坂本龙马促成萨摩藩与长州藩的经济合作关系后,接着又着手促进双方达成政治合作。在坂本龙马奔走折冲下,186637日,萨摩藩的代表与长州藩的代表在京都的萨摩藩藩邸举行了一场历史性的密会。会谈双方是萨摩藩的代表西乡隆盛与长州藩的代表木户孝允,居中作见证人的是坂本龙马。结果,双方达成了六项协定,这六项协定建立起萨摩藩与长州藩之间的攻守同盟。

186637日的这场密会,以及密会中所达成的六项协定,史称“萨长同盟”。“萨长同盟”充分显示了幕末志士的成长。过去他们只有血气之勇,脑中想的只是“攘夷”,经过几番挫折后,他们懂得坐下来冷静地规划,将未来所有可能的结局都列入考虑范畴。

 

                                   图为:版本龙马

 

当将军失去了他的军力

 

“第一次征长战争”无疾而终,幕府自然不肯善罢甘休。18667月,在幕府主导下,开始了“第二次征长战争”,这一次萨摩藩拒绝出兵。当时,幕府军队士气低落,装备废弛,就连新撰组的队长近藤勇也承认:“虽然大军接踵而至,可是毫无士气可言,每个兵士都在采购礼品,期盼早日撤军返乡。在这种情况下开战的话,我方一点儿胜算也没有。因此,如果长州藩愿意在形式上低头认罪,幕府最好不要再追究。”连以豪勇见称的近藤勇都如此不看好幕府的征长军,这场仗的结果可想而知。果然,几场仗打下来,长州藩屡战屡胜。

就在幕府军节节败退的时候,1866829日,坐镇在大阪的将军德川家茂因脚气病发作而去世,时年二十岁。

第十四任将军德川家茂去世后,德川庆喜成为幕府内部一致认可的最佳继任人选。此时,庆喜反而有点犹豫。如果八年前由德川庆喜担任第十四任将军,或许还能有一番作为,可是八年过去,局势已经变得非常险恶,谁出来担任将军,谁就得收拾这个烂摊子。

德川庆喜以退为进,他先摆出一副拒绝的姿态,如此一来,幕府内部甚至朝廷必然会以顾全大局为由苦苦相求,届时,他便可以开出接受将军一职的条件,如此,他一旦上任,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改革。果然,一切如德川庆喜所预料。德川庆喜顺利继承德川宗家后,立即以将军德川家茂去世为由,请朝廷下旨宣布停战。

 

1867110日,天皇任命德川庆喜为征夷大将军。德川庆喜不负众望,大刀阔斧地实施了很多政治与军事上的改革,让人耳目一新。倒幕派看到这个情形,无不忧心忡忡。长州藩的志士领袖木户孝允赞叹道:“德川庆喜的胆略实在不容小看,简直是德川家康再世。”

1867130日,也就是德川庆喜担任将军后的第二十天,孝明天皇去世,后继者是年仅十五岁的明治天皇。根据御医的诊断,孝明天皇是死于疤疮,然而当时的朝廷内外却流传着天皇是死于毒杀的谣言,而且还有人指名道姓,认为是岩仓具视下的手。无论如何,历史的拐点到来了。当时孝明天皇年仅三十五岁,如果不死,他大概还可以执掌政权三十年,这位极度排外的天皇如果继续在位,不知要给日本的改革之路带来多少麻烦。

“第二次征长战争”证明幕府已经完全失去统治日本的能力。这不仅是因为堂堂的幕府军被西南边陲的大名所打败,更因为幕府号令不动各藩攻击长州藩。换言之,此时的幕府空有中央政府之名,却无中央政府之实。因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日本的政治架构已经到了必须重新改编的时候。否则日本就不是个统一的国家,而将变成群雄割据的分裂国家。届时不但内战连连,还很可能被西方列强蚕食鲸吞。

 

新日本的两种可能

 

新的中央政府要如何诞生呢?旧的中央政府(幕府)要如何把政权移交给新的中央政府呢?针对这些重大问题,当时有两种主要的意见,一种是“大政奉还论”(和平移交政权),另一种是“讨幕论”(武力移交政权)。

坂本龙马是幕末志士当中,第一个提出建国构想的人。18677月,他与土佐藩的后藤象二郎一起搭船前往京都,希望说服藩主山内丰信向幕府提出“大政奉还”的建议。在船上,坂本龙马把他的“大政奉还论”整理成八条,这就是著名的“船中八策”:

一、幕府将政权交还给朝廷,改由朝廷下政令。

二、设立上下两个议会,以讨论、议决政事。

三、延聘优秀的公卿、诸侯以及任何有才能的人为政府顾问,赐予官爵,淘汰尸位素餐的官僚。

四、外交问题应广征众议,并修订不平等条约。

五、折中日本旧有的法律,制定宪法。

六、扩建海军。

七、成立直属天皇的御亲兵,以防卫京都。

八、金、银与各种商品的比价应与外国维持均衡。

“大政奉还”之后,德川庆喜依旧能够在新政府中掌握最高权力,那么表面上德川庆喜把政权交还给天皇,实际上却仍然握有政权。就好比招牌虽换新了,老板却仍是旧人一样。幕府原本是处在“空有中央政府之名,却无中央政府之实”的艰困状态,“大政奉还”之后,很可能反过来,变成“虽无中央政府之名,却有中央政府之实”。事实上,德川庆喜的智囊也已草拟了一部宪法。根据这部宪法,德川庆喜以及往后的德川宗家继承人将担任全国的最高行政首长,兼立法机关的首长,甚至若情况允许,还可以掌握全国军队的统率权。权力之大,与皇帝没什么两样。至于天皇,只能“认可”立法机关议决的法案,连否决权都没有。名为天皇,其实只是一枚橡皮印章罢了。

因此,当德川庆喜收到山内丰信的“大政奉还建议书”之后,便顺水推舟地同意了,并于119日上奏朝廷,请朝廷允准“大政奉还”。

“大政奉还”之后,朝廷兴奋了几天就发觉,不知如何“使用”政权。不得已,朝廷只好一方面“拜托”德川庆喜暂时继续执掌政权,一方面下旨命令全日本各藩诸侯急速前来京都共商大计。然而,到12月为止,奉旨上京的只有萨摩、越前、尾张等少数几个藩的藩主而已,其他绝大多数的藩都按兵不动。他们有的是因为摸不清楚状况,宁愿静观其变;有的则是认为“大政奉还”必定是萨摩藩与长州藩的阴谋,因而不愿轻易上京,以免得罪了幕府。

局势的发展,都在德川庆喜的算计之中——朝廷收回了政权,却不知如何行使。再这么拖下去,朝廷只有进一步向德川庆喜低头了。

倒幕派的萨摩藩与长州藩当然不会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他们决定采取行动,以武力推翻幕府。倒幕派计划首先派遣军队控制京都,再以天皇的名义正式讨伐德川庆喜。

 

西乡隆盛的挑衅

 

德川庆喜奉还大政后,西乡隆盛眼看找不到举兵讨伐幕府的借口,便立即派手下前往江户,把江户的地痞流氓、浪士等集合起来,以豪门富家为主要对象,大肆勒索、抢劫,破坏治安,为的是激怒幕府,诱使幕府出兵讨伐自己。

1868117日,第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的夫人家中突然发生火灾。市井谣传,这是萨摩藩武士放的火。当天晚上,萨摩浪士更进一步挑衅幕府,对负责江户治安的庄内藩营区发炮。幕府忍无可忍,便于119日以一千多名庄内藩兵为主力,包围萨摩藩邸,要求交出发炮的犯人。双方展开了一场激战。结果,萨摩藩邸内一百五十名藩士与浪士,有四十九人战死,三十人逃离,其余被捕。萨摩藩邸也付之一炬。

经过这场战斗之后,幕府与萨摩藩事实上已处于正面敌对的状态。消息传到大阪城后,原本就对“萨贼”恨之入骨的幕府军要求前往京都讨伐“萨贼”。德川庆喜眼看群情激奋,只好答应主战派的要求。

本来,山内丰信等人与德川庆喜沟通非常顺利。按照山内的计划,德川庆喜只需赴京都表明愿意辞官,便可获得朝廷的好感。至于纳地,全国各藩都必须按照一定的比例纳地,作为新政府的经费,德川庆喜也愿意在这种方式下纳地。在新政府中,德川庆喜也会拥有实际上的最高权力。山内丰信的这个计划本来已接近成功,甚至连岩仓具视也动摇立场,主张与德川庆喜妥协。没想到西乡隆盛的挑衅策略奏效,逼迫德川庆喜出兵,使得和平路线功亏一篑。

1868125日,德川庆喜派人赴京都,向朝廷呈递“讨萨表”。次日早上,一万五千名幕府士兵从大阪出发,北上京都。27日下午五点左右,双方在鸟羽、伏见两地开战。结果,幕府军继“第二次征长战争”之后,再度尝到溃败的滋味。这时各藩终于看清形势,纷纷倒戈。幕府军一再遭受友军的临阵倒戈,士气涣散到极点,在万分无奈与颓丧的气氛下,撤回到大阪。

德川庆喜自从127日开战以来,便不断地接到从前线传回来的败讯,现在看到撤回大阪城的士兵一个个垂头丧气,满脸倦容,知道大阪城守不住了,便打定主意先回江户再说。131日,新政府下令继续讨伐德川庆喜。新政府军兵分三路,直捣江户。沿途各藩纷纷归顺新政府,使得新政府军在几乎没有遭遇什么阻力的情况下,迅速逼近江户。德川庆喜见大势已去,接受了胜海舟的意见,放弃抵抗,退归藩邸。

此时,明治天皇正在京都皇宫的紫哀殿,率领百官,向天地诸神宣誓建设新国家的五项基本方针——这便是有名的“五条誓文”:

一、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

二、上下一心,盛行经纶。

三、自官武以迄庶民,各遂其志,勿倦人心。

四、打破旧来之陋习,立基于天地之公道。

五、求知识于世界,以大振皇基。

10月,天皇改元明治,从此日本进入了明治时代。

 

 

 

《文史参考》邮发代号:【2-339】

《文史参考》订刊电话:400-007-9588

《文史参考》官方淘宝:

http://shop67689063.taobao.com/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2012年7月上 国史】谁制造了《…      下一篇 >> 【2012年 7月下 口述】父亲王愿…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文史参考

你能看见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