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毛泽东、观音菩萨与钟馗

2012-12-28 23:21:0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社会观察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毛泽东、观音菩萨与钟馗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当我们看到毛泽东与观音菩萨、财神菩萨共居一堂接受拜祭和祈福的香火时,当我们看到出租车司机的驾驶位前用红线吊挂的毛泽东像随车身的颠簸而颇为滑稽地左右晃荡时,我们会想到其中折射出太多的蕴含与警示。

本文无意评价毛泽东功过是非,虽有些不同观点,但毕竟官文与方家早已论述颇多。

毛逝世已三十多年,中国的变化也早已“天翻地覆慨而慷”,与毛活着的时代也绝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毛泽东热”似乎起伏绵延经久不衰,且逐渐附有封建迷信和神话色彩。这其中既有官方推波助澜所致的因素,也有民间一些人自发而为,二者缺一不成。

有人也许会说,今年12•26毛诞辰,除了电影频道播放了老片子《走近毛泽东》,网络媒体有一点报道,央视新闻联播竟一句未提此事,何言官方推波助澜?那么笔者仅举两例足矣:中宣部决定在韶山建“一号工程”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投资近10亿;仅韶山毛泽东铜像广场(2008年已竣工开放)投资就达6600万元,毛铜像重3.7吨,通高10.1米,中央政治局某常委多次前往视察鼓励,此其一;其二,对毛歌功颂德的电视剧连续剧几乎一部接一部连续着,明星大腕担纲主演……这些均当属中央官方行为。而地方行为就举不胜举了。这些算不上推波助澜?

一、“毛泽东热”某些现象中折射出的悖论和怪异

官方所为搁置一边暂不表。在民间一部分人形成的毛泽东热中出现了一些堪称“悖论”的怪异现象,其中折射出一些似乎挺丰富的内涵和诡谲的因素,这自然已不是在讨论“热度”该不该有的问题,而是讨论这“热度”的蕴含。因为这些现象无法不令人产生很多遐思与联想。

一般来说,如若真诚纪念或拜祭先人尊者,后人会很在意尊者生前好恶和为人准则。例如,倘若某尊者生前不抽烟甚至最厌恶抽烟,后人在祭奠他时大约不会在他遗像或坟前为其点上一根香烟,这是常理。

中共是是信奉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无神论者,无疑也是反对封建迷信的,而毛泽东则是中共曾经地道的领袖和导师。而现在纪念他时,民间却出现了将毛与观音菩萨、财神菩萨并列于香烟缭绕之中甚至被尊为“真龙天子”接受子民跪拜的场面,这已并非少见;还有农民及某些地方政府、团体自费建“毛主席庙”,将毛与神佛像供奉一堂,这也不是个案了。尽管现在允许公民信仰自由,但以爱戴和崇敬毛泽东而论,不知这是对毛的崇敬还是挖苦抑或嘲弄?中宣部不知对此有何看法?

四川某县某农民自建毛主席庙

我们亲耳听到毛故乡的人以及各地前往祭拜者讲述各种与毛相关的诸如“日月同辉”等自然天象,佐证毛是星宿、神、真龙天子;央视去年在毛诞辰到韶山演出,在演出开始的那天恰逢雨住,连主持人赵忠祥也激动得手持麦克风大喊:“这是毛主席老人家在保佑我们呀!”赢来掌声欢呼一片……不知毛在天之灵如听到此类言论会作何感想?不知这是对毛的爱戴还是讽刺?抑或亵渎?抑或恰恰表现出一种愚昧?不知这是否佐证了毛生前关于“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这一名言?

重庆大学城2008年新建巨型毛泽东塑像众所周知,毛泽东生前一贯反对搞单干、包产到户和市场经济,视“个人发家致富”等同小生产带来“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刘、邓、彭德怀等一大批老一辈革命家和各省市地方党政领导均因此遭到整肃,文革的发动正与此密切相关,无数人在文革中因此遭到斗争和迫害,死了多少人也无从计数。而今在毛的故乡,因为纪念毛,也为发展地方经济,所谓“红色旅游”兴起,这给韶山及其它一些地方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和不少农民的“发家致富”,这其中包括在地摊上、小店里叫卖包括毛塑像在内的神佛像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甚至在农民为“发家致富”而开的大排档里,连毛生前爱吃的某种菜也成为生财之道,如在韶山以及湖南的一些饭店菜谱上“毛主席红烧肉”这一菜名赫然眼前,乍一见还真免不了几分惊悚……不知在韶山、湖南等“红色旅游”景点开店赚钱的百姓们还记不记得毛老人家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些发家致富的农民、市民是否知道他们正是毛所说之小生产带来的“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还记不记得文革中《青松岭》《金光大道》那些电影里批判的是什么?他们不知是否想过,倘若毛显灵,会对他们这些饭店的小老板们怎样说?

当我们看到毛泽东与观音菩萨、财神菩萨共居一堂接受拜祭和祈福的香火时,当我们看到出租车司机的驾驶位前用红线吊挂的毛泽东像随车身的颠簸而颇为滑稽地左右晃荡时,当导游强拉游韶山的旅客团队前往毛铜像广场瞻仰并强求购买数百元的花篮给毛敬献时,我们不知这是真正的爱毛泽东思想、爱毛泽东这个人还是爱别的什么。如果我们看到自己父辈或祖父辈的遗像、遗物被人凌乱地摆在地摊上叫卖而赚钱,我们是听之任之还是因无法接受而阻止?

而当我们听到有某农民讲述自己“被毛灵魂附体”而突然丢下饭勺离家出走来到韶山做出如跳大神般举动的“故事”时,当我们在毛泽东铜像广场看到许多人匍匐在地,有的甚至掏出占卜用品当场抛弄为家人求升迁、发财和平安时,我们一面再次看到中国“特色”,一面也在想中宣部是否思考过该如何引领“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

当我们看到刘少奇、彭德怀等开国元勋、老一辈革命家的故居、纪念地并未有大的改观及少有纪念报道而显冷落时,而对毛的纪念在官方巨额投资和重视程度上却显得如此高调非同寻常,这种落差是否显示着新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之风、造神之风又刮了起来?这是否有违中共自己做出的某些决议精神呢?

实话实说,毛晚年对个人崇拜并不排斥,甚至坦言“不崇拜‘班长’怎么行?”但即便如此,当毛看到全国建塑像、做像章成风而用去大量宝贵的金属原材料时也心痛了,1969年毛就曾在有关公文上明确批示:“此类事劳民伤财,无益有害……请发出指示,加以制止。”甚至生气地说“还我飞机,还我大炮!”。不知当今中宣部还记得这段历史吗?

笔者并不反对经过一定程序有规划地决定在某处为某伟人建塑像,但各地无序攀比,纷纷效仿,将发展红色旅游拉动经济创收与重刮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之风搅在一起,在建塑像一事上明显违背毛泽东生前意愿,这是不是“毛泽东热”中的悖论呢?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理论大旗下,我们难道可以忽视“发展”的价值取向吗?

二、崇拜和怀念哪一个毛泽东?

为何出现上述“毛泽东热”现象中的悖论?仅仅归结于民间一部分人“朴素的缅怀”和官方推波助澜的作用相结合?恐怕不尽然。分析事物总得有个逻辑,“悖论”就是不合逻辑而产生的。

人的性格和品行常常是多面的,因而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或功过或罪错总是难免的。毛自己就说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我们从官方以及民间一些崇毛者那里可以看到,他们所祭拜或怀念的毛泽东,绝不是这样的毛泽东——发动文革导致10年浩劫、导致无数平民丧身于无谓的“武斗”和国民经济滑坡;他们怀念的不会是这样的毛泽东——坚决反对农民、市民搞所谓“资本主义个人发家致富”,不准离开家乡外出打零工挣点钱改善生活;他们怀念的也不会是这样的毛泽东——力推大跃进、人民公社、力反包产到户、市场经济,无法不对由此导致的三年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他们怀念的更不会是这样的毛泽东——因上述种种原因导致中国在能造出原子弹的情况下,全国民生物资却匮乏到城里人连买电灯泡、草纸(卫生纸)、白糖、月饼也必须凭证凭票方可按限量买到,甚至凭票证有时也“暂时无货”;新中国成立前30年与解放初相比人民生活未见多少改善……

他们怀念的是另一个毛泽东,是高调宣示共产党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毛泽东,是指挥若定用兵用计“如神”打败蒋政权的毛泽东,是以“三反五反”等各种运动在整肃干部的同时也反腐败的毛泽东,是宣示均贫富、宣示“让人民监督政府”但实际也未必做到的毛泽东(文革中10年未开全国人大,人民可以打倒所有,唯独不能对毛说半个不字),是允许他们把定为反毛的任何官或民随意“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而无须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毛泽东,是允许他们在忠于毛的前提下踢开党委和政府任意“造反有理”而有几分惬意的毛泽东……

我们从民间一些崇毛者那里还清楚地看到,他们并不是因为现在生活明显改善了,有电视、沙发、空调、摩托车这些过去只有高干家里才有的物件所以怀念毛泽东,也不是因为连8亿农民也逐步史无前例地开始享受社保、医保了(尽管程度有待提高)而怀念毛泽东,也不是因为现在可以自由创业、自由进城选择工作和居住地、自由发挥才干而怀念毛泽东;更不是因为能把原来住的草房改建为砖瓦房甚至楼房了而怀念毛泽东,他们祭拜他们心目中认定的某一面的毛泽东,恰恰是出于对当下种种诸如严重的官员腐败、执法不公、贫富差距加大甚至房价虚高等现象的深深不满而怀念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毛泽东。

而更重要的是,民间一些崇毛者深知,祭拜毛泽东是怎么做也不会有错的——因为官方同样也一直在高调歌颂毛泽东丰功伟绩。所以,即使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即使在当今,也照样会有人敢于在街头聚众表演文革中个人迷信的东西——手捧“红宝书”跳“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忠字舞”;因为官方也歌颂毛,因为法律也并没有规定不允许搞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更没有规定文革中的某些歌曲、口号属于违法范畴。

这些,应当就是当今“毛泽东热”现象中某些悖论产生的原因和内在逻辑。

三、说说“钟馗”

然而,这些现象与“钟馗”何干?因为行文至此,笔者无法不想到毛泽东曾经说过的有关“钟馗”的一段话:

据说1966年毛在韶山“滴水洞”特建别墅里给妻子江青写过一封信。林彪叛逃后此信由中共中央公布,用以批判林彪并佐证即使毛的亲密战友叛逃,也无损毛的英明伟大,因为毛对林彪“早有洞悉”。毛在这封信里针对林彪对自己的吹捧,说林彪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现在看来,毛似乎一语中的,一如针对当下而言。

从延安整风开始,毛或主动或半推半就,一步一步豋上不受任何约束的“神坛”,在刘、周等战友的支持下,毛逐步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规定了毛可以一票否决政治局常委的集体决议。这样的造神运动直至文化大革命已登峰造极,致使中央已无力纠正毛的任何个人决策,致使八亿中国人在强大宣传机器的反复宣传中也逐步相信毛从来都是绝对正确的“神”,是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现一个的“天才”,国人热泪盈眶山呼“万岁”。结果就形成这样的概念:中共的一切错误或曰失误都是违反毛泽东主张造成的,而一切胜利都必然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包括治好了几个聋哑人或精神病,抑或提高了屠宰生猪的效率也概莫能外。中共历史上不同思想、治国方略的争论或曰纷争,也都成了所谓“路线斗争”。于是,谁举起毛泽东思想的大旗,谁就拥有话语权和必然合理性——不管自己想达到的目的什么,只要披上毛的外衣,为毛所首肯,必胜无疑。于是毛成了“钟馗”。林彪就这样搏出位上台了——当然,在他与“钟馗”的主张稍有相左时,他的末日也就到了。

毛泽东说他成了“共产党的钟馗”是入木三分的,而且毛有时也确有自知之明,他说“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他知道自己的威望和说法正在被一些人利用着。

然而现在,毛在他身后三十多年依然充当着“钟馗”的角色,不仅是党内纷争时的“钟馗”,也成为民间一部分人手上的“钟馗”。当一些人无法否定改革开放基本国策时,于是举起“钟馗”来谈“姓社、姓资”,唱“文革动机无可厚非”的老调;当一些人面对眼下种种弊端愤愤不平,既无力改变也不能从根本上认识产生弊端的根源时——在国外,公民可以通过游行示威乃至罢工或弹劾、选举表示抗议或纠正政府行为——而在中国的“特色”则是举起毛的大旗,借“钟馗”来打他们认为的“鬼”。是不是这样呢?听听民间那些崇毛者怎么说的就知道了。

所以,当毛预见其身后会有政治上的左右之争甚至相当分歧会严重时,他说:“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谁“打倒”谁姑且不论,逐步走向民主法治的中国自会“稳定”的。但不同的人群都会利用毛的某些话来帮助表达自己的诉求、主张,以说明其正确性,这已经在实践中得到了映证。毛可谓一语成谶。君不见,前一阵重庆一位身居高位的“政治家”为博取权力高位,也是用毛相当做了一阵子“钟馗”的,不仅搅动重庆也几乎搅动中国,且险些得逞。看来,由于是“钟馗”,由于是“神”,所以还是相当“给力”的。难道不是吗?

四、结 语

1、如果毛泽东是值得纪念、缅怀和崇敬的(尽管毛有错误),那么,当把他当做神与观音、财神一道来供奉享受香火,这无论如何都显过于滑稽而有违毛泽东本人一贯的思想主张,从爱毛敬毛而论,这实际上是“大不敬”,客观上是对毛的一种嘲弄甚至是亵渎。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在此有了充分的显现。中宣部该如何引导“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值得三思。

2、如果执政党宣示“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践行“科学发展观”——纪念对人民有功之臣是应当的,但应当停止对任何领袖人物及革命家的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乃至神话,并且有责任引导民众正确看待领袖人物。即使对毛泽东而言,客观上助推个人崇拜、个人迷信之风盛行、泛滥,对社会发展和国家发展都是有害的。至于怎样有害,中国和执政党本身在这方面已经有过沉重的教训总结并已做过某些决议,应当不需要赘述了。

3、如果执政党“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如果践行“科学发展观”,就应当引导人民正确、全面、实事求是地看待毛泽东的功、过,还原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中共和毛泽东本人常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无须为尊者讳。这才是科学的态度,这才能正确地纪念毛泽东,纪念毛泽东的“功”,分析毛泽东的“过”及其根源。

对毛泽东功劳的颂扬早已有过之而无不及,民众早已谨记不忘,感激涕零;而对毛的部分错误官方虽有过决议,但至今在很多场合仍然讳莫如深,这是要不得的,这在客观上为新的个人崇拜和造神运动提供了官方基础和依据。

笔者登陆毛主席纪念堂官方网站,在“邓小平纪念室”的介绍中,看到还提了一句“文革中受到错误批判和不公正待遇”,而随即笔锋一转便说到毛泽东称赞邓“人才难得”;可在“刘少奇纪念室”的介绍中,除了实事求是地说了刘少奇的工作业绩,连“文革中受到错误批判”几个字都没有出现。对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中被非法打倒乃至被诬陷、迫害以致惨死这样重大的历史事实只字不提,我们除了理解为尊者讳还能作何解释呢?对于80、90后的青年以至再过5年10年共和国的年青一代,他们获得的将是怎样不完整的雾里看花的信息呢?获得的信息不准甚至是错误的,会导致产生怎样的思想观念呢?这是可想而知的。笔者曾和一些大学生接触,对文革及其教训稍有轮廓性了解的几乎凤毛菱角,有些人甚至认为“文革”很好,是“反修防修”,用这种方式来反腐败一定有效!呜呼!这难道不值得官方严重关注吗?

正确对待历史,实事求是地呈现历史、研究历史,不是为了所谓“算旧账”,而是为了获得正确的认知,汲取历史教训,找准我们所处的历史坐标,从而选择正确的前进方向。这才是科学发展观的要义之一。舍此应别无它途。邓小平说过要“团结一致向前看”,但似乎并不管用,民间一些崇毛者偏不往前看,他们总看着他们自己心中想象的、所需要的那个过去的毛泽东,并用他来聚集人气人心,抨击他们要抨击的对象——而在这过程中,一些人正在走偏,他们用毛泽东这个“钟馗”直接否定改革开放,甚至如“毛灵魂附体”一般走火入魔;有些人面对媒体一面坦言自己读毛的书并不多,也未经历大饥荒等磨难,但一面照样对媒体说“毛泽东就是人类历史上千年难得的伟才、奇才”,还有的甚至不准记者说“毛泽东”三个字,必须说“毛主席”才显尊敬。看来,中国还真的不缺盲从和个人迷信的基础,亦即“文革”的基础。这倒真是很中国很中国的“特色”。

让毛泽东走下神坛,走下神龛,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中国需要“先进文化”和“科学发展观”,而绝不是新的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否则,毛泽东所言之“钟馗论”将真的一语成谶,必将因陷入逻辑怪圈周而复始地轮回,始终困扰中国发展前进的每一步。□

2012-12-28    

【参考文献索引】

1、毛主席纪念堂官方网站

2、【视频•走读大中华】不落的“太阳”(2011年播出)

3、1966年毛泽东致江青一封信

4、毛泽东无法叫停为自己建塑像(《文史博览》2011年第8期)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答《环球》:“中国为什么能发展…      下一篇 >> 再答《环球》:我们应当怎样尊重毛…
 
抱歉,博主已关闭评论!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