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2013-05-01 10:40: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6749 次 | 评论 0 条

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质疑《网络舆情并不完全等同现实民意》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作者为何要借谈红十字会的事儿为由头宣扬“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差异”的谬论?该文作者有意无意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网络舆情”从何而来?是从火星来的吗?具有虚拟网民和现实公民双重身份的五亿多网民难道不正是现实中公民的重要一部分吗?他们的声音不是值得重视的相当一部分“民意”又是什么呢?


在列车上用手机看新闻,无意中4月30日《人民日报》“今日谈”栏目一篇文章的标题跳入眼帘:《网络舆情并不完全等同现实民意》。乍看没什么,此观点似乎无甚不可。但细想一下,觉得逻辑上是有问题的;再看看题下这篇近250字短小的作文,觉得这个“今日谈”就近乎谬论且真有点二百五了。

这篇短文的标题是一个全称否定判断,亦即“断定一类事物全部都不具有某种属性”,而该文作者也并不是说“某些网络舆情”,而是断言全称的“网络舆情”。

那么问题来了:所有的“网络舆情”都不完全等同现实民意吗?该文标题的说法似乎还不太扎眼(是不是编辑的手笔不得而知),而文章的实际观点却是更加离谱而露骨的,本文在文末如是断论:“这一事实还证明,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这又是一个不加任何限制的“全称判断”,亦即所有的网络舆情都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这是怎样的荒谬判断?网络上发言的难道不是中国公民而是另一拨“火星人”?文末最后说“个中原因,值得全社会深思”——于是,笔者作为社会一员也就更加“深思”起来。

一、5.66多亿元就代表了中国“现实民意”?    

那么,250字的短文中用怎样的事实作为支撑“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巨大差异”这一断语的论据呢?文中说:“芦山地震发生后,中国红十字会第一时间发起赈灾募捐,在网络上遭到一片骂声。但到(4月)27日,全国有115家基金会参与芦山地震救灾募捐,共募集善款和物资10.49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红十字会系统收到社会捐赠款物5.66多亿元,占比达53%以上这一事实说明,中国红十字会尽管遭遇信任危机,但是在社会上仍然有相当高的信任度。”笔者看到这里,不禁想到,该文作者想问题可真简单啊,似乎获得5亿多捐赠款就可以与“民意”信任划等号了。

但是,“53%”的社会捐赠投向中国红十字会,这恰恰并不是该机构在社会仍有“相当高信任度”的证明,至少不能充分证明——也就是说,这个百分比与“民意”没有可比性——除非这5.66亿元捐款来自中国相当广大地区熟知“郭美美事件”等红会善款监管使用问题的各界公民个体。然而,据已公布的资料我们获知,许多千万、百万、数十万的大宗捐款占据了中国红会此次获捐赠的相当份额,而他们在公众中涉及面之小是可想而知的,而且有的还属于港澳台红十字会同类机构。那么,这个所谓“53%”可视为现实民意的一种表现吗?该文作者思维是不是过于简单了?难道该文作者不去想想,不论“舆情”不舆情,人们凭什么要信任一个监管屡屡出现问题的机构?人们凭什么要信任一个可以不按捐款人意愿任意“安排”善款用途的机构?老百姓的捐款不是自己的血汗钱和善心善举而应该得到应有尊重的吗?艺术家们8000多万捐款明明指明用途是汶川地震救灾重建,结果却不声不响被挪作其它用途(不是说贪污)而不征求捐赠者的意见,人们凭什么要“信任”这样的机构?

此外,中国虽有5亿多网民,但他们关注的方面各不相同,而在更多的8亿非网民公民中,不知道“郭美美事件”以及红会管理问题的大有人在,所以即便还有一些人出于对机构名称“中国”这权威响亮冠名的信任和在国际上“红十字会”救死扶伤美好形象的记忆,而把捐赠款投向“中国红十字会”,这也并不能说明他们就对红十字会诸如“郭美美事件”等监管问题忽略不计而继续“信任”。如果中国红十字会在工作未有根本性改观之前,公民还有如此“信任”,这“信任”也就太无厘头了。

二、5.66多亿元就证明了“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巨大差异”?    

而最最离谱的是,该文作者仅凭中国红会获得53%社会捐赠份额这一数据,就断言它证明“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这是对网络民意的诋毁,也说明该文作者拿红会信任度来说事儿只是由头,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二百五字文章的最后断言“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才是“图穷匕见”。既然该文作者用的是全称判断的论定,那么,我们想就以下问题问问该文作者上述荒谬论断能否成立:

网络舆情之一:汶川地震时,北京奥运时,网络舆情一致为汶川加油,一片飘红为奥运加油,包括乞丐都纷纷捐款,更不用说广大公民,那时为何没有出现对中国红十字会的“污名化”?那时的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网络舆情之二:为了遏制腐败,公民几乎一致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十几年,一致呼吁保障公民的监督权,这是不是“正能量”?这“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网络舆情之三:呼吁司法公正,呼吁废止违宪的劳教恶法,呼吁不可抓捕扒粪者,呼吁禁止使公民“被精神病”“被失踪”……这是不是“正能量”?这“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网络舆情之四:网民反腐、扒粪,使表叔、天价烟、房叔房姐房祖宗、微笑哥、雷正富们纷纷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乃至落马,为中共反腐和纯洁出力,人民拍手称快,这是不是“正能量”?这“与现实民意有巨大差异”吗?

…… ……

二百五字短文对中国红会获53%捐赠款份额的组成结构和由来不做具体分析,却借此断言“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而且用的是“全称判断”,断言中国红十字会“在社会上仍然有相当高的信任度”,这难道不显得过于荒谬离谱而误导政府和公众吗?作者思维真的这么简单吗?

三、网民不是“火星人”,网络舆情就是基本现实民意的反映    

尽管也有个别人在网上不负责任地发表言论甚至为赚眼球和点击率而散布某些言过其实的谣言,尽管也有“敌对势力”或诈骗、色情犯罪利用互联网,但与现实世界相比,所谓“好人”与“坏人”还是呈正态分布的,也就是说“好人”还是大多数。网络舆情的主体正是现实民意的一种反映(如果用“不完全等同”的非全称判断尚可勉强接受),但断言“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似乎网络舆情是无足轻重的,是不能反映现实民意的,是无厘头不可信的,这就显得毫无道理,是对网民和网络民意的肆意诋毁。

三亿网民背景下的主流舆论场早在2009年,华南虎事件就充分展现了网络民意的“正能量”,而那时只有三亿网民。原载09年《瞭望新闻周刊》的《三亿网民背景下的主流舆论场》一文明确指出:“记者在调研中感受到,从传播学的视角分析,互联网媒体已催生和培育出最为强势的主流舆论场。”承担着网络舆情国家研究课题的IRI负责人李艳说,网民的力量从最初的懵懂已经蜕变为今日的敢于针砭时弊、理性议政,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这就是“主流”的真谛,这是对网民和现实中公民关系的正确认识。不论从汶川地震后呼吁救灾援助、雪灾救援、抑或对负面的、表叔房叔、钓鱼执法一类事件的追踪,还是对动车追尾以及虚假的“休假式治疗”的拷问,都彰显真正“主流”真正“舆论场”正存在于广大民间,而网络舆情恰恰是民意最及时的表达。

《人民日报》该文作者忽视了一个基本问题:“网络舆情”从何而来?是从火星来的吗?网民难道不就是现实中的公民吗?他们的声音不是相当一部分“民意”又是什么呢?诚然,某些时候对某些事情,网民和现实中的百姓一样,也可能会有不够理性、冷静的看法,但最终从总体和本质上,他们恰恰是不可忽视的“民意”的积极表达、及时表达者——因为五亿多网民本身就是13亿现实公民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具有虚拟网民和现实公民的双重身份,而不是“火星人”。

“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的谬论可以休矣!如果忽视和诋毁网络舆情就是忽视和诋毁民意。而忽视和诋毁民意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2013年5月1日    

相关链接

1、《人民日报》今日谈:网络舆情并不完全等同现实民意(2013.4.30.)

2、中国红十字会雅安地震接受捐款详细清单(2013.4.13.)

3、《瞭望周刊》:3亿网民背景下的主流舆论场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梦”是什么梦——谁说了算…      下一篇 >> 红会挪用定向善款:明显违反《红十…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