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关于“禅让色彩”请宋鲁郑等作答

2013-05-12 22:07:2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2569 次 | 评论 0 条

关于“禅让色彩”向宋鲁郑等求证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宋鲁郑先生等应当回答:始于4500多年前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部落形态下的“禅让”传说或某个帝王曾用过几回的“制度”,是科学、先进的吗?中共“三个代表”之一“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正在于此吗?难道这也符合“马克思主义”?或者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产物?如真的至今仍有“禅让色彩”,那是改革的题中之义还是歌颂、固化的对象?(本文已发“凤凰网”“中国网专家博客”“共识网”等)


2013年第3期《求是》发表旅法写手宋鲁郑的文章《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该文作者用其惯用的“宏大叙事”手法,从鸦片战争开始一路铺陈下来,对中国尚在“摸石头”改革和完善中的所谓“中国制度模式”不提任何建设性意见而一味过份地大唱赞歌。如按宋鲁郑的赞词,如此美妙、如此世界之最的“模式”又何须改革和完善呢?可就现实而言,这难道不是悖论?

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宋鲁郑竟然将中共正在摸索和尝试的高层领导民主更替说成“具有传统‘禅让’色彩”,并予以百分百的肯定、美化和赞扬。原话如此:“中国最高权力的更替一方面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但又打破古代‘禅让’终身制的局限,实行的是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年龄限制、定期更替。”此说难道不是公然对中共《党章》、党的宗旨和中共党内民主的歪曲和嘲弄吗?不知全国数千万党员和民众是否同意宋鲁郑先生的说法。

不过,无论宋鲁郑所言“禅让色彩”是否与事实相符,这无疑都是应当予以剖析和批判的。

“禅让”之“禅”,百度解:“在祖宗、帝王面前大力推荐”;“让”者,指“让出帝位”。“禅让”中所谓“民主的萌芽”也就是帝王在“禅让”前适当征求贵族意见而已。我们部署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的所谓“禅让”尚存争议,即便确有其事,尧舜禹以后的所谓“禅让”大多已沦为政治秀了,王位世袭取而代之数千年。——此种始于4500多年前部落形态下的“禅让”故事或曰由某个帝王曾用过几次的“制度”是科学的、先进的吗?中国共产党“三个代表”之“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就在这里吗?难道这也符合“马克思主义”?或者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产物?

一、请宋鲁郑回答:是怎样的是事实使宋先生断言中国最高权力更替“具有‘禅让’色彩”?

以小民视角来看,中共多年来宣示要推进和扩大党内民主,党章载明党员有“选举权、被选举权”。中共十七大、十八大报告多次宣示:体现选举人意志的选举制度是党内民主的生命;体现选举人意志的选举是党内民主的基础,也是发展党内民主的标志。我们看到,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和最高领导是经过一定层级的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在有的层级差额选举比例正在扩大。党内民主逐渐形成共识,我们看到中共在改革中的进步。

对正在大力推进党内民主的中共,宋鲁郑却以“禅让”论之,怎不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禅让”的关键在“让”,那现在党内的“民主选举”难道……?所以我们不得不追问宋鲁郑先生此说根据何在?宋鲁郑先生必须拿出“中国最高权力更替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的具体过程事实来,是怎样的具体事实使你断言“禅让色彩”存在于中国最高权力更替之中?你的意思是人大选举是闹着玩儿的,关键还是“禅让”吗?否则此言不是对中共推进党内民主、对《党章》有关条款以及中国人大制度和《选举法》的歪曲和嘲弄又能是什么呢?

中共建党90年,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无数先烈为人民的自由、幸福、民主而献出热血和生命,可如今的执政党政治却依然具有中国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部落形态的“禅让色彩”,这就是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如相信宋鲁郑此言,国人对执政党的期望和信任还能剩下几分?——因为中共多年宣示:“中国共产党将党内民主视作生命,强调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见中央组织部秘书长、新闻发言人邓声明答各国记者),而如今却还有“禅让色彩”?!那这些宣示难道是……?

笔者讨厌“扣帽子”,但宋鲁郑所言实在骇人听闻,笔者第一回听说,故我们不得不将之视为“歪曲和嘲弄”。笔者以为作为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和先进生产力的中国共产党,作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不至于至今还把“禅让”式政治作为科学的优良的制度文化继承下来并传下去吧?诚如是,那还要“革”什么“命”?诚如是,那还宣示什么把“党内民主视作党的生命”?社会难道停留在原始社会末期而并未有发展?中国探索马克思主义近一个世纪的结果就是“具有禅让色彩”?这就是宋鲁郑对“中国制度模式”的“解读”?且《求是》也首肯?

二、请宋鲁郑解答关于“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的相关问题

在竭力歌颂这种“具有‘禅让’色彩”的中国最高权力更替方式后,宋鲁郑还以“‘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为佐证,说这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继承”。于是才疏学浅的笔者读不懂了——

宋鲁郑说“全国选拔和长期培养可以在产生成本不高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选出最优秀的人才”——自己把话说说圆是容易的,但对最高权力更替“禅让”对象的“全国选拔”事实何在?我们只知道有超男超女等全国“海选”,还真的不知道对最高权力更替“禅让”之对象有过“全国选拔”。现在党员已非“地下党”,笔者身边的党员似乎从未说过有这样一码事。如有,希望学贯中西的宋鲁郑略述一二,也让孤陋寡闻的笔者填补点知识空白。这样的“全国选拔”大概不需要秘密举行吧?

此外,中华传统文化中有“一党领导”吗?对最高权力“禅让”人选有“全国选拔”的“传统”吗?吾等历史知识有限,恳望学问渊博的宋鲁郑点拨。不过笔者以为宋鲁郑大约不会把蒋介石的“一党专制”也视为颇有价值应当继承的中华“传统政治文化”吧?诚如是,这是不是有点在兜售三聚氰胺之嫌?

三、“禅让色彩”是值得歌颂的科学、先进制度吗?是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吗?

“禅让”的前提是君王的贤德、英明,所谓“内圣外王”。可如果遇到内不圣的蒋介石、希特勒、二战日本天皇那样的君王,又如何保证“禅让”的实施并给人民带来好处呢?在宋鲁郑眼里如此美好的“禅让”实践为何到禹之后就逐渐消隐而为“父传子家天下”所替代了呢?

宋鲁郑还说现在的“禅让色彩”打破了“古代‘禅让’终身制”——既是“禅让”,肯定是在前一帝王驾崩之前,那又何来“终身制”?如做帝王直到驾崩,那又何来“禅让”?宋鲁郑先生:是笔者历史常识浅薄无知还是您自己有点信马由缰?

其实,历史证明了“禅让”是不科学的,靠不住的——所以,中国四大发明可以走向世界,宋鲁郑先生也可以到欧洲发展,但如此宝贝的“禅让”文化不仅没有在世上广为传播开花结果,即使在中国也无法传承下去。中国近邻“社会主义”朝鲜很多方面与往日中国异常相似,但也都没有吸收如此美妙的“禅让”制度,而是对父传子家天下倒情有独钟。但宋鲁郑竟然将“禅让色彩”作为香饽饽歌而颂之,实在令人无法理解。不过这时的宋鲁郑大约已经忘了马克思主义和“三个代表”了。曾在山东滨州发改委供职的宋鲁郑现在虽是“旅法学者”,但就其身份和政治立场来看,不论是不是中共党员,这是不该忘记的。

既然《求是》发表这位“旅法学者”的文章,且并未加任何按语,也未以“探索”或“争鸣”冠之,我们无法不将此文视为《求是》认可作者观点。因此我们也请《求是》与宋鲁郑同时就以下概括本文几个的问题作答或曰“求证”——

当代“中国最高权力的更替”真的“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吗?如有,《求是》对此如何评价?如宋鲁郑所言不符合事实,《求是》为何要发表如此文章?宋鲁郑所言之“禅让色彩”是否属于“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是否符合“中国共产党将党内民主视作生命,强调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之要义?希望《求是》以理服人,重建共识。

《求是》作为执政党最高层理论刊物,发表一些鼓励国人信心的“正能量”文章,引导人们向前看,这在百姓看来都可以理解,实事求是地做好这样的工作也是有益无害的,因为俗话说“气可鼓不可泄”。但如忘了执政党的宗旨和指导思想,“饥不择食”地发表一些有违执政党根本宗旨和原则的文章和观点,向十多亿国人和数千万党员释放错误的信号,把已有的共识“折腾”散了,把执政党的形象歪曲和玷污了,这就不好了。

至于宋鲁郑如何从自诩“国家至上主义者”到公开宣示“民主不适合中国”,再到公然表明与腐败只有“妥协”的立场,而后发展到将如今尚在改革探索中的现执政党高层权力民主更替抹上“禅让色彩”(《求是》欣然受之),且斥民主制度为“政治平庸化”,这些容在日后另文论之了。但这其中已分明展现了宋鲁郑先生政治价值观的逻辑轨迹,至于其价值观是否属于中共“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届时再论吧。□

2013年5月11日    

【重要更正】宋鲁郑该文发于“求是理论网”,但纸质媒体是发在《红旗文稿》上。《红旗文稿》是《求是》下子刊。字体同当年的《红旗》杂志,如图——

《红旗》与《红旗文稿》

特此更正。致歉。

参考文献

1、宋鲁郑: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求是》2013年第3期)

2、宋鲁郑:我为什么说民主不适合中国

3、宋鲁郑:回应学俊先生《休言“民主不适合中国”(一)》

4、“国家至上主义”:悖谬与悲剧

5、应学俊: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与齐彪教授商榷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如何不“误读中国”      下一篇 >> 标签与构陷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