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与《环球》和杨晓青们共学毛选

2013-05-25 19:32:0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6046 次 | 评论 0 条

与《环球》和杨晓青们共学毛选

—— 扯下强加在“宪政”上的莫须有标签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毛泽东从未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且竭力促进“新民主主义宪政”的实现,憧憬着宪政、民主的社会主义美好未来。毛虽未行宪政,但历史还得承认。奉劝《环球》和杨晓青们不要悖逆你们的伟大导师吧。

为何又要学毛选?因为毛泽东思想是《环球》和杨晓青们笃信的主义中之重要内容,是我国《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之一,且常被用来引经据典以佐证他们的论断。邓公曾要求我们要系统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这也是颇有道理的。

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

其实,众所周知,毛泽东几乎没有实行过“宪政”,文革的重大错误就是践踏《宪法》和法治,文革首尾10年人大、政协都不开会,何谈民主?依《宪法》选出的国家主席无须经过任何司法程序都遭秘密关押且被秘密折磨致死,外界长期无人知晓,又何谈“宪政”?学毛选如何解决“宪政”问题?——此话确实。

但是,我们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毛毕竟曾积极倡导和促进宪政事业,这不应抹杀,得有一说一;毛关于“宪政”的论述也不能说都过时了,根据社会发展的现实特征和状态,有些论述甚至至今仍有借鉴价值。这也是事实。

既然“学毛选”,所以本文从这里开始基本进入毛泽东的话语和逻辑体系。还望诸君理解。

一、毛泽东从未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笃信马恩列斯毛的《环球》和杨晓青们岂可随意而为?

毛泽东: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毛1940年有专文《新民主主义宪政》。从毛给新民主主义宪政下的定义来看,恐怕至今还是适用的。我们今天虽称为“社会主义”——当然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毕竟还是“初级阶段”,即从毛所定义之“新民主主义宪政”来看就并不过时。不信请看,毛泽东如是说:“什么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呢?就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反动派的专政。从前有人说过一句话,说是‘有饭大家吃’。我想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义。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中国的事情是一定要由中国的大多数人作主。

请问,“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反动派专政”——我们当今连“汉奸、反动派”都没有了,那还不更应当“联合起来有饭大家吃”?这里的“大家”已远不是1940年时中国社会复杂的各阶层,而都是当家作主的“人民”了啊

至于我们当今是否应当还是由“一党一派来专政”(阶级不知现在有没有),这就不好说了,只能按《宪法》而行“宪政”了。但是,毛从没有丝毫反对“宪政”,没有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宪政”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这是毫无疑问的了,不信把毛选《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翻开看看。当时国家还处在战争状态,毛都竭力促进“宪政”,如今咱中国是和平建设时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光荣地成为“工人阶级一部分”了,私企老板都可以加入中共了,那还不更应当“联合起来有饭大家吃”?还不更应该依《宪法》而行“宪政”,落实执政党提出的“依法治国”“依宪执政”以达到长治久安?

对此《环球》与杨晓青们可有异议?你们如今为何不分青红皂白一遇到“宪政”就忙不迭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呢?甚至居心叵测地肆意构陷呼吁“宪政”的国人是要“否定中国发展之路、否定中国政治制度”?似乎“宪政”=“颠煽罪”——这不是赵高式指鹿为马又是什么?如此随意而为信口雌黄根据何在?用意何在?

二、“社会主义宪政”的提法非常科学,非常严密,与执政党宗旨和宪法并不相悖

中国人民大学杨晓青教授说:“主张将‘社会主义宪政’入宪,客观上迎合了宪政的政治强权和话语霸权”。呜呼,我们第一次知道遭到强势官媒和某些有权势学者绞杀的“宪政”居然还属于“政治强权、话语霸权”?于是我们想请教“环球”和杨晓青们:在中国,还有什么“话语霸权”能敌得过新的类“两报一刊”?

杨晓青教授杨晓青教授是研究马列研究法学的,又是博士,又是书记,在做上述论断时难道忘了毛泽东的谆谆教导?毛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目前准备实行的宪政,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毛泽东在该文中还憧憬了社会主义民主、宪政的美好未来——毛泽东可以说“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我们今天与时俱进提出“社会主义宪政”为什么就犯了大忌?诚如是,难道我们可以说毛泽东当年提出“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也是为了“迎合宪政的强权政治和话语霸权”?毛泽东会这样奴颜媚骨吗?当今执政党可以提“社会主义民主”,为什么就不能提“社会主义宪政”?这是什么杨氏逻辑、“环球”逻辑?

从毛泽东对新民主主义的宪政的系统论述来看,我们应当说,“社会主义宪政”的提法很好,它恰恰表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宪政”到“社会主义宪政”这样一种历史发展的逻辑轨迹,它恰恰给中性的“宪政”以性质和“特色”规范,这难道不是很逻辑很科学很严密吗?这迎合了什么“话语霸权”呢?“社会主义”对于“宪政”的性质规定,不也免得《环球》和杨晓青们为“西化”或什么“主义”被改变而惶惶不可终日吗?

我们只能这样理解《环球》和杨晓青们的逻辑:只要有“宪政”二字,不论加什么定义、限制都不行,这就叫说你不行你就不行,反正不能有“宪政”二字!这倒颇像话语霸权在握的味道。呜呼,在《环球》和杨晓青那里,“宪政”真的很可怕,或者说很可恨啊!但《环球》和杨晓青们忘了,毛泽东当年对宪政不仅不怕,而且是千呼万唤努力“促进”哦!而且,将不愿行“宪政”者斥之为“顽固分子”。难不成《环球》和杨晓青们也要做这样的“顽固分子”?

三、毛泽东痛斥“挂羊头卖狗肉”的伪宪政行径,而《环球》和杨晓青们连“羊头”也不挂了?

毛泽东痛批国民党蒋介石在民主、宪政上的虚伪,可谓鞭辟入里刀刀见血:“他们的宪政,是骗人的东西。你们可以看得见,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来一个宪法,再来一个大总统。但是民主自由呢?那就不知何年何月才给你。”“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在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我并不是随便骂他们,我的话是有根据的,这根据就在于他们一面谈宪政,一面却不给人民以丝毫的自由。”

难道杨晓青教授以及《环球》们读到毛泽东对"挂羊头卖狗肉“伪民主宪政的痛斥,不觉得颇为耐人寻味吗?

然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环球》和杨晓青们在论及“宪政”时竟然赤裸裸连“羊头”也不挂了,直接将“狗肉”挂了出来——这就是要国人连“宪政”二字也不准提!谁提“宪政”谁就是“西方敌对势力”——这确实令人瞠目结舌!怎会滑到如此地步?

四、关于“宪政”的姓社姓资问题——毛没有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

我们不应对他人言论、思想断章取义。毛泽东确实对“宪政”的性质有过类似姓社姓资的论述。毛泽东说:“我们现在要的民主政治,是新民主主义的政治,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它不是旧的、过了时的、欧美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所谓民主政治;同时,也还不是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政治。……中国的顽固派所说的宪政,就是外国的旧式的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他们口里说要这种宪政,并不是真正要这种宪政,而是借此欺骗人民。他们实际上要的是法西斯主义的一党专政。”

当看到毛这段涉及类似姓社姓资的论述时,《环球》和杨晓青们暂且不要过于窃喜,即以毛氏逻辑而论,他的论述也明白无误告诉我们:“宪政”是可以有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和资产阶级宪政之分的,毛泽东并没有像你们那样把“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更没有连“社会主义宪政”都不准提,是不是呢?所以,即便以毛泽东上述关于“宪政”的类姓社姓资性质的圭臬而言,你们想把“宪政”笼统判处死刑打入十八层地狱的论点还是站不住脚的。《环球》和杨晓青们对此该如何言说?    

五、“宪政”的姓社姓资是《宪法》内容决定的,而不是“宪政”实践本身决定的

毛1940年论“宪政”时,中共尚未取得政权,《宪法》更未制定,所以毛所言“宪政”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应当包括立宪和宪法实施两方面。正如毛泽东所言:“世界上历来的宪政……都是在革命成功有了民主事实之后,颁布一个根本大法,去承认它,这就是宪法。……中国革命尚未成功……现在的宪政运动是争取尚未取得的民主”。

《宪法》是有具体内容的法律条款,自然会有这“阶级”那“主义”之分,依不同《宪法》而行之“宪政”才会有这“阶级”那“主义”的区别。但当《宪法》制定以后,这时的“宪政”属于什么“主义”是《宪法》决定的,“宪政”本身并无“阶级、主义”的一定。难道不是这样吗?任意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如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糊弄小学生,那岂不幼稚无知的令人咋舌?

例如新加坡的宪政虽也有“三权分立”,但就其一党独大及至类似“鞭刑”的设置等等,与美国的宪政就大相径庭,对此,《环球》和杨晓青们应当比笔者研究更多。英美法日韩新加坡等同是“宪政”,为什么有区别?还不是因为《宪法》对“宪政”实践的制约?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实在凸显指鹿为马的专横和可笑。这才是地道的话语霸权行径。

广义的“宪政”自然包括立宪和宪法付诸实施两方面。而狭义的“宪政”一般是指依据已有的宪法治国理政。而且,立宪(包括修宪)和实施宪法是完全不同的两套政治程序——正如立法和司法不可同日而语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环球》和杨晓青们也不应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们今天呼吁“宪政”,正是将中国现行的由中共领导人大制定的《宪法》条款和要求逐一落实到治国理政的实践中去,完善立法和司法,规范政府、官员的行为,以法治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如果抛开具体的《宪法》,又何又如何称为“宪政”?而依中国《宪法》而行之“宪政”又怎样能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硬要强词夺理肆意构陷国人是不是与文革做“大批判”做派过于相似了?

至于说到修宪、改变政治制度(这应当是《环球》和杨晓青们最为担心的),但那也并不是实行“宪政”导致的——《环球》和杨晓青们不会忘记吧,我国《宪法》修改过多次,那也是因为实行“宪政”的缘故吗?不行“宪政”《宪法》不是照样可以修改吗?

六、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曾谆谆告诫:“我党真正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人并不多”,进而号召要“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此说是不错的,而且应当视为他与大家的共勉——毛泽东本人如真的“弄通”了马克思主义,怎么会弄出被中共自己彻底否定的史无前例的“文革十年动乱”来?怎能视《宪法》如敝屣而大搞“砸烂公检法”?毛还是中国的古书以及《红楼梦》之类看得比马列多得多了,这从他的文章讲话中是完全可以做此判断。那么,《环球》和杨晓青们要动辄谈社论资,动辄言马恩列斯毛,是否也应当认真系统地读读他们的著作?尤其是马恩,德文原版和从俄文翻译过来的,区别可大了去了哦!最起码,要论及“宪政”问题,恐怕也要“急用先学,立竿见影”,然后才能发言。因为现在中国的老百姓文盲半文盲越来越少了,大学扩招,百姓文化水平提高了很多,想再搞文革“大批判”那种肆意构陷、随便指鹿为马、强词夺理、瞒天过海恐怕不行了。

有《宪法》自然应当行“宪政”,否则就成了毛泽东所痛斥蒋介石集团的“挂羊头卖狗肉了,我们中共向来是说到做到的,既然中共自己领导人大制定了《宪法》,岂有不依其行“宪政”之理?这与“西方、资本主义”八杆子打不着。说行“宪政”的目的是要改变“中国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更是荒唐至极的无稽之谈。

从“新民主主义宪政”发展到“社会主义宪政”或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宪政”是历史逻辑的必然,与“西方、资本主义”毫不相干。毛泽东从未给“宪政”笼统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且竭力促进“宪政”的实施,憧憬着宪政、民主的美好未来。奉劝《环球》和杨晓青们也不要悖逆你们的伟大导师吧。

依《宪法》而行“宪政”——“依法治国”将从理念、口号、不成系统的修补法治转向更系统更有效更符合逻辑的实践,如此,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会实现得更快,中国将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强劲动力和长治久安,否则必将出现重大波折甚至倒退。如若不信,可拭目以待。

前30年及至文革,中国法治一步一步遭到践踏,公检法被砸烂,《宪法》几成摆设,连自己的国家主席基本人权乃至生命也无法保障,人治猖獗,国家发展严重受阻,到了要被“开除球籍”的地步,人民受困蒙冤。正因此中共才从惨痛教训中猛醒,将“依法治国”确定为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按此理念,“宪政”正是落实“依法治国”必然的逻辑路径。面对惨痛历史教训,如果“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岂不“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此为“学毛选”之心得,与《环球》和杨晓青们交流。欢迎雅正。□    

2013年5月25日  

【备注】杨晓青: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理教研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北京市法理学研究会理事。

相关链接

1、毛泽东1940年文章: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2、应学俊:反对“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3、《环球时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

4、《红旗文稿》刊文称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杨晓青/文/新浪网)

5、应学俊: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与齐彪教授商榷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反对“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      下一篇 >> “宪政”恐惧症病根何在?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