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怎么没人送500万给“张三”的老婆?

2013-08-25 13:16:5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每一个案件当事人,都有自我辩护的权利,法律应当保护。但当事人怎样运用这样的权利为自己辩护,这里有智慧,有技巧,还得多少有点儿实事求是的担当,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在受用了非法获利后却将责任一推干净,甚至完全推给自己的妻子,用百姓的话说,这起码欠厚道。

薄熙来案显然非单纯涉贪腐和滥用职权,但尽管薄案庭审回避了其它因素,显得不完整,可能日后会在社会认识上发酵或纷争;但就这次庭审的公开度如此之大,给被告人自我辩护、解释的机会如此充分,公诉与抗辩都来真格儿的而不走过场,这确实令人振奋,让我们看到了司法公开、程序正义的希望。我们希望看到今后涉及国人大多数关注的案件,比如类似如吴英案、曾成杰案等等皆能如此公开、透明。国人这样的期望和要求是符合逻辑、情理以及民主法治精神的。只要不是涉及军事机密或国家特别机密,有何不能公开的呢?公开透明才是“自信”的体现。曾经践踏法治用“打黑唱红”搅动中国的薄熙来却能在如此文明、公开、公正的法庭上经历如此庭审,可能也是他当初始料未及的吧。

而看到薄熙来一次次在法庭上自我辩护、质证、解释,纠缠于细节的“舌战”,有时真的感到很乏味、很累。笔者关注法治,但并非法律界专业人士,这里说点儿普通公民的大白话。

徐明出庭作证窃以为,薄在法庭上真缺了大智慧。记得张春桥在庭审时自始至终一言不发,被称为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这固然不影响依证据定罪的结果——但这多少也使他少了一些陷于尴尬和因无味的辩护、解释而带来无味的劳累,而且,“无言”中往往包含了许许多多任人想象的信息,这也还不能不说是某种“大智若愚”。当然,笔者倒不是说薄应当如张春桥那样缄口一言不发,而是说薄氏庭上的自我辩护、解释的策略不高明,乏力。兴许是辩护律师给他支的招?不得而知。

面对鲸吞500万元工程款一事,薄熙来对妻子的证词(视频录像)不承认,当事人王正刚等等一干证人的证词也被薄否认;薄一面承认自己“有外遇”,一面又说与薄谷开来“有感情”——那么既然如此,薄谷开来又有何栽害其丈夫的理由呢?何况他们还有共同的儿子?薄似乎想说明这500万元与自己无关,仅仅是王正刚与其妻子之间的事儿——可一个与妻子“有感情”的丈夫又怎能这样推卸实际应承担的罪责而由妻子一人承担呢?不过好在薄氏后来还是承认了自己对薄谷开来收下500万元一事有“放任不管”的责任,放松了“警惕”……呵呵,即便如此,那么为何“放任”?若别的官员出现此类情形你会“放任”吗?你在重庆曾经说过的那些掷地有声警告官员反腐防腐的豪言壮语都忘了吗?还用说什么呢?我们能说薄氏自我辩护的策略高明吗?

薄熙来妻薄谷开来在最高检作证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只须回答一个问题足矣:当事人王正刚为何要送500万元给薄谷开来?他为何不把500玩送给张三的妻子、李四的妻子?作为一个有丰富从政经验和经历的党政高官,为何对自己主管的“涉密工程”500万元这样一笔巨款“放任”妻子收下?难道不知道那是私人不可沾的“公款”?如果是别人这样做,薄会“放任”吗?如果纯粹是王正刚与薄谷开来的之间的事儿——王正刚干嘛要告诉薄呢?唉,还要说什么呀?累不累?为自己辩护不是这个辩法啊。

面对徐明和薄妻有关为其子薄瓜瓜支出费用、法国别墅等等证词,薄竟然也一一否认,似乎自己全不知情——其实我们只要想一想:徐明为何成为薄家常客?徐为何与薄谷开来来往频繁?为何要慷慨地一次次为薄谷开来掏钱购国际国内机票?为何要直接为薄瓜瓜购买电动平衡车、代为归还薄瓜瓜信用卡高达几十万元的透支款?如果薄谷开来的丈夫不是对大连实德发展有重要作用薄熙来,而是其他什么人,徐明会这样殷勤吗?他对薄谷开来的殷勤仅仅是对一个“家庭主妇”好朋友的殷勤吗?薄熙来在兴致勃勃尝试了电动平衡车时难道也不问问多少钱买的?谁买的?这该都是人之常情常理所在吧?还有自我辩护的价值吗?

在薄、徐交往中,徐因薄动动手批示几个文件,做成几个项目,从中获得的“发展”和利润则是惊人的,不然徐明怎么会花一千多万为薄及妻购买法国的别墅?没有利益交换?他傻呀?薄氏司机证词中说到无意中听到的薄熙来对其妻说“徐明是自己人”,对此薄氏倒是没有否认(司机只证明了这一句话,并没有肆意添加多一句)。“徐明是自己人”——何谓“自己人”?呵呵,你懂的。如此对薄家物质需求几乎全包的人,怎么不是“自己人”啊!

昔日薄熙来盛赞徐明最终,我们只要想一想:薄谷开来如果不是手握重权的薄熙来妻子,而是一般人家的主妇,看看有谁会动辄几百万、几千万地送钱、送房子给她,有谁会成为他们家小孩的“提款机”?回想薄案发前在人民大会堂回答媒体记者有关薄瓜瓜留学开销及家庭经济来源时,薄振振有词而潇洒地朗声答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我和开来没有任何个人资产”——而其背后却正在为薄家因“经济纠纷”而谋杀英国朋友尼尔·伍德手忙脚乱,甚至重拳猛揍(掌掴?)重庆公安局长,终致其“叛逃”美领馆以避难……其前因后果,众目睽睽,唉,还要辩什么呢?

每一个案件当事人,都有自我辩护的权利,法律应当保护。但当事人怎样运用这样的权利为自己辩护,这里有智慧,有技巧,还得多少有点儿实事求是的担当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面对已经受用了的非法获利,而将责任一概推给别人,甚至是自己的妻子(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薄位高权重可以为徐明提供极为有效的“帮助”,有谁会给他妻子送几百万、几千万呢?谁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故如此一推了之,就情理而言恐怕也有点儿欠厚道。我们常见的恩爱夫妻,其中一方在关键时刻常常说的是“这事儿怨我,与他(他)无关!”唉!

不过,看这几天庭审也有点“意外”收获,那就是以往一些看似不可信的“谣传”还真的不是谣传。□

徐明为薄家购买的法国别墅/瓜瓜在国外夜生活照

2013年8月25日  

相关索引链接

1、应学俊:薄熙来忽悠民心的政治骗术

2、应学俊:细瞅“重庆模式”账本(中国改革论坛网)

3、应学俊:答炎黄网友关于薄氏有无“思想政治路线”之问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请《环球》别带我们滑入“复杂”…      下一篇 >> 三国弄成红楼梦,结果看到金瓶梅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