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下)

2013-10-22 15:33:2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2669 次 | 评论 0 条

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上)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在党媒号召下再读马克思主义原著,一个重要的问题再次摆在我们面前,且思来想去仍然困惑不解:“阶级分析”如何涵盖对社会所有人和矛盾的分析?用150多年前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和“阶级分析法”如何评说当下国内外“资产阶级”的现实状况?在中共建政后建设社会主义的和平时期坚持这样的“阶级论”给“社会主义事业”和执政党自身带来的是什么?

(点击这里:浏览本文上篇

四、在中共建政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中,“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给国家、人民和执政党本身带来了什么?

如果说,在中共和前苏联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斗争中,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及其“阶级分析法”确实发挥了很好的指导作用的话,那么,在这两个国家“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建政后,仍然死守马克思主义“阶级论”,事实证明它给这两个国家以及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带来的除了灾难还是灾难,而且对执政党的自身建设和巩固同样带来了极大的危害——如果说这两个国家曾经有过“国家的发展”,那并不是马克思主义“阶级论”指导出来的,因为法西斯德国和许许多多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用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同样有飞速惊人的发展。一切的一切或许恰恰在于: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原本就是侧重于指导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理论(马、恩原著处处可看出这一点)马恩并无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建设“社会主义”的任何实践经验

在城乡资产阶级被剥夺生产资料和被“专政”后的社会主义和平时期,所谓“剥削阶级”已经被剥夺生产资料,许多已被从肉体上消灭或被“专政”,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不切实际地坚持“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斗争的对象只能是人民的内部和执政党的内部。事实证明: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旗帜下,无论做什么《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讲话,无论这讲话多么美妙而天衣无缝,都无济于事。在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坚持“阶级路线”,除了在人民及执政党内部以“阶级斗争”的名义造成“威权专制”和恐怖,给执政党和人民带来灾难,还能有什么呢?

前苏联已解体,则不必说它了。在中国,前30年的“阶级论”直接造成一连串严重错误和重大挫折:土改的过激和偏颇、镇反的过于严苛及冤案颇多、强迫农村合作化和集体化、过早结束原决议的新民主主义阶段、错误反右冤案如山、知识分子多次遭整肃迫害积极性消失殆尽、大跃进、大饥荒、生产力发展严重受阻,领袖个人迷信逐步走向巅峰,国家发展严重受阻、人民群众百般遭殃,有时几近生灵涂炭;斗来斗去带来整个国家“浩劫”式动乱,“文革”使起码百万平民生命无辜殒灭!文革10年浩劫、全国人大10年不开任何会议,起码的民主荡然无存(文革式“民主”其实是全民听一人号令由一人做主),在“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旗号下形成实际上的个人专制独裁,领袖的一句话便是圣旨般“最高指示”,曰“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这就直接危害了执政党的建设和发展本身。

在中国“前30年”,毛曾赞赏式地总结性断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为何如此说?

毛语录:"阶级斗争一抓就灵".1、以“阶级斗争”为武器打压党内外不同意见,树立领袖绝对权威。在治国理政方面执政党内或党外有不同意见,这在任何国家当属正常现象,理论上说,按中共或前苏联党内体制完全可以通过民主集中制解决。可当享受着个人崇拜和至高威权的领袖举起“阶级分析”和“姓社姓资”武器时,民主集中制便形同虚设(因“马克思主义”早已奉为至高无上的圭臬,谁掌握了马克思主义话语权解释权,谁就拥有高于一切的权威):对革命一直忠心耿耿的战友、功臣却可只因稍稍表示不同见解便被打成“反党集团”“阶级敌人”“右派”而遭到“无产阶级专政”——前苏联如此,中国亦如此:不论是早年真心投奔延安的知识分子如王实味、丁玲等等,还是解放前后一直追随共产党的左翼作家如胡风、吴晗甚至国歌的词作者田汉等等;不论是前苏联反法西斯战争战功赫赫的红军总司令朱可夫元帅、理论家布哈林、托洛茨基,还是率领中国志愿军抗美援朝“跃马横刀”的国防部长彭德怀或肖克将军、中共前总书记张闻天等等;不论是对毛泽东思想概念确立有功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还是刘邓大军主帅,只要与领袖有政见不同……皆可以“阶级分析”“阶级斗争”的名义顷刻间打入十八层地狱,举不胜举!总理认为大跃进速度过快要反冒进吗?你离“资产阶级右派”还有50米了!于是总理只有赶快写检讨的份儿!“阶级斗争”在包括“意识形态领域”无处不在,你敢反“马克思主义”吗?建国初期刘少奇认为应当按党的决议巩固新民主主义鼓励资本家发展生产吗?你屁股坐到了“资产阶级”一边,是“右派”!为度过大饥荒调整经济政策,你们提出同意农民“包产到户”的要求以调动积极性吗?这是想搞资本主义复辟!于是,北戴河会议上领袖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警告,而后这些人大多便被以“走资派”的名义打倒甚至折磨致死……即便解放军中也能“揪出”6万多“资产阶级右派”,更不用说省市级党政领导干部和一般百姓,而“反右补课”即以清党为主,毛称之为“清理阶级异己分子”,实质就是对大跃进或人民公社以及军事工作中稍有不同看法和行为者以“阶级斗争”的名义整肃——这些国人都曾深刻领教,体会尤甚。呜呼,好一个“阶级分析”!真是“一抓就灵”!灵就灵在谁也不敢越“阶级斗争”圭臬一步!这是马克思主义?还是斯大林主义、毛主义?这是“龙种”还是“跳蚤”?

2、在“阶级斗争”大棒下,姓社姓资成了要命的问题,老百姓也在劫难逃:农村中大割“资本主义尾巴”,农民的“小生产”和勤劳致富被批得体无完肤,任何小生产都成了“每时每刻产生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危险活动;致富有罪,而“越穷越光荣”成了值得炫耀的“资本”;城里的小摊贩被“专政队”追得满街跑,因为那是“资本主义”小商品生产交换,是投机倒把;“宁长社会主义草,不种资本主义苗”成为风靡全国的口号,国人创造力被束缚到极致,“唯生产力论”被批得体无完肤,导致整个国家生产力的萎缩和停滞不前。呜呼,如此“阶级论”!

3、以“阶级路线”的名义不准一些人“革命”,大大削弱执政党的凝聚力。尽管毛、刘、周自己就出身于富农、地主、小官吏家庭,但“阶级路线”和“阶级分析法”却给所有非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家庭出身或父母被错误打成“右派”的一类人附上“原罪”,称之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似乎他们一生下来就是“坏人”——他们必须不断高呼加强自我改造苛刻近乎自虐,而一些真心想入团入党积极工作的进取青年则因“阶级出身”等所谓家庭政治问题而长期被关在党团的大门之外灰心丧气;不仅如此,即便在一般招工就业、招生、参军等方面也成为矮人数等的“贱民”难得机会。“阶级论”就这样千方百计不准这些人“革命”(无法不使人联想到鲁迅笔下的假洋鬼子不准“阿Q”革命)——电视剧《国家命运》使人激动振奋,可有多少人知道即便这些两弹一星高级专业人才在文革中也因“阶级出身”一类问题被斗得死去活来,如人造卫星之父赵九章等等不堪折磨凌辱而自杀的科学家竟多达20位(见文末索引《赵九章之死》),这是怎样的巨大损失!而有些“出身不好”却执着追随中共者有的直至临终才被批准“光荣入党”或死后被“追认”,令人唏嘘;青年工人遇罗克因思考所谓“阶级出身”问题质疑“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观点写了篇《出身论》理论文章,竟被打成“反革命”而遭枪毙……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的“阶级路线”和“阶级分析法”就这样在给许多人带来不公、冤屈、不解和愤懑的同时加紧削弱着执政党自身宝贵的凝聚力和声誉。呜呼,如此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如此“阶级论”!可是,某些马克思主义专业“学者”至今还在高呼“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无法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和齿冷。

4、“阶级论”使百姓利益和执政党自身建设带来巨大危害。曾几何时,在中共的宣传鼓动下,人民群众拥护党,积极投身革命,而“解放后”迎来的却是连绵不断的“阶级斗争”运动,迎来的是“八亿人口不斗行吗?”迎来的是只准歌功颂德而不准批评执政党或领导人一句。在共产党执政之后,这套“阶级斗争”理论给国家带来的是发展严重受阻,人民受压受穷,执政党自身形象和信誉受损,在国人噤若寒蝉的局面下,还带来了执政党失去人民的监督,进一步加速筑就了腐败温床——难道不是吗?在多次“反右”和高举阶级斗争大旗的“运动”中,连国防部长彭德怀写一封信给自己的领袖说说自己的看法都遭到那样的厄运,谁还敢对“党”的领导人说“监督”或半个“不”字?如此失去监督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绝对领导权力”不腐败岂非怪事!“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铁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这方面前后“30年”并无本质区别。(见文末文献)

马克思恩格斯如活到今天,对此会有如何评说?他们难道不会坦陈自己某些论断的偏颇片面?他们难道不会批评某些人胡乱将其“真经”念走了板而产出如此“跳蚤”?

毛主席语录:要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5、至今仍“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无形的意识形态领域也要“亮剑”。好不容易盼来 “文革”结束,执政党“拨乱反正”,否定了“阶级斗争为纲”和“扩大化”,《宪法》终于在中共建政43年后明确宣示:“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紧接着仍恋恋不舍留着“阶级斗争”尾巴:“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这就是说:无“敌对阶级”之“阶级斗争”还将长期存在——斗争的双方主体只剩下一方了,如何斗?和谁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什么叫“一定范围”?我们除了理解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还能作何理解?可如果意识形态领域存在着吓人的“阶级斗争”,需要“亮剑”,那么顺理成章,思想罪、文字狱将变换着方式再次回归——可这又与文革理论有多少差别呢?

看来,对“阶级斗争”还是“念念不忘”,虽不提将其作为各项工作的“纲”,但“斗”还是要斗下去——可令人糊涂的是:在一个有《宪法》和法律体系日趋完善的法治国家里,在一个执政党宣示“依法治国依宪执政”为治国方略的国家里,如此“念念不忘阶级斗争”且写入《宪法》,这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呢?难道仅仅为了宣示“老祖宗不能丢”?即便如某些学者勉为其难分析出国际上的“阶级斗争”,可无论国内国际,这一切还不是都得根据《宪法》和法律行事?宣示“阶级斗争”有何实际意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实践充分证明,在中共建政后的和平建设时期,仍奉马克思主义“阶级论”为圭臬,给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带来的只有负面作用和灾难性后果。笔者以为,这或许应当并不完全是马克思主义对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时“阶级论”的错误——因为马、恩对于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的“阶级斗争”论述并不多见,马、恩也并无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和经验。他们应当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阶级论”会被如此应用吧。

用侧重指导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夺取政权的理论,指导已经夺取政权和平建设时期的国家治理与发展,且将其奉为圭臬,我们不能不再次想起恩格斯对那些曲解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话:“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这“龙种”也许原本就存在某些历史的“基因缺陷”,而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飘洋过海转手“山寨”,出现“遗传变异”成为“跳蚤”几乎是难以避免的了。毛领袖说“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窃以为应当包括他自己,否则怎会弄出一系列的“严重挫折”?

五、结 语

鉴于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在中国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期的困境和几乎灾难性后果,笔者想到:在并未真正弄懂弄通的前提下便将一种理论或其中的某些论断奉为老祖宗的“圭臬”是糊涂而危险的;在将一知半解或“山寨版”二手理论奉为圭臬的同时进一步将其变为打击不同意见者“一抓就灵”的“武器”,这更必然会带来灾难性后果。而缺乏自信,不能在继承马克思主义一部分优秀成果的基础上,从实际出发总结和创造与时俱进的属于自己的社会主义理论,遮遮掩掩而不能像恩格斯那样直截了当坦陈150多年前马克思主义哪些具体论断“错了”或需要“修正”,却总是笼统一面强调“老祖宗不能丢”,一面泛泛提出与时俱进理论创新——这反而导致思想理论混乱,“指导思想”形同虚设;而这些,恰恰正是时至今日还有人要为“文革”乃至“四人帮”翻案的根源,正是时至今日仍然有人赞扬张春桥1958年所写导致“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等一平二调祸害无穷的《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的根源;正是薄熙来一类骗子玩弄政治骗术大搞极左一套差点儿得手的根源;正是时至今日动辄还有人高调而可笑地宣示“要在意识形态领域亮剑”仍然要坚持“阶级路线”和“阶级分析”的根源。

呵呵,“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一旦回来中国将会怎样?“一定范围——意识形态领域”再搞“阶级斗争”亮剑中国将会怎样?治理好一个国家并使其可持续发展、人民幸福究竟应该靠什么?□

(点击这里:返回本文上篇

2013-10-20    

【参考资料索引】

1、《学习时报》:四个“没有完全搞清楚”

2、东方网:媒体称中国基尼系数已十年未公布

3、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

4、【视频文革症候群:“我曾经告发我的母亲……”

5、人造卫星之父赵九章之死

6、历史专辑:毛泽东时代没有多少腐败吗?

7、2012中国慈善排行榜民企超六成

8、新华网:中国私营企业家的中共党员比例上升(2003年)

9、周新城: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2011年)    

10、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上)(下)

11、应学俊:马克思主义“真经”你在哪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上)      下一篇 >> 与秋实说说“民主”有无阶级性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