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艰难“不否定”中的否定

2013-11-10 10:21:0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2981 次 | 评论 0 条

艰难“不否定”中的否定——评《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小到一个人的成长史,大到政党乃至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历史就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这样的“自我否定”恰恰显示着光荣、辉煌的“自我超越”和涅槃。有实事求是的“否定”才会有进步与发展,这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观点。讳言“否定”必落入自设逻辑陷阱而无法自拔,有害无益。(本文已发“影响力中国”等)

《人民日报》11月8日发表署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洋洋万余言的文章《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下简称《正确看待》),当为力作。而有意思的是,6个月前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也发表了一篇与前文几乎同题的作文,名曰《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文题仅两字之差。几为“同题作文”,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李慎明先生之文明显表现出片面的形而上学文风,引来网上拍砖一片,甚至有过于愤激的网友要“声讨”,言辞虽偏激,但似乎并非毫无缘由。当李慎明先生仅仅从一个角度、一个侧面来解读历史时,只要不是小学生,谁又能诚服呢?而同属中央党史研究室的一位齐彪教授此前也有同专题文章曰《“两个不能否定”的重大政治意义》,笔者曾与之商榷;不知齐彪教授此次是否参与了《正确看待》一文撰写?

《正确看待》一文确实比李慎明、齐彪之文要“正确”多了,起码作者在看“硬币”正面的同时,也看了反面——尽管论述较为笼统含混,某些阐述似是而非,但相信作者还是看清楚了“硬币反面”的,主要意思表达出来了。“中央党史研究室”毕竟比较实事求是而相对客观、全面一些。

一、在艰难“不否定”中的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

然而,《正确看待》一文毕竟主旨是为“不否定”作论,可正由于多了一些“实事求是”,于是该文就出现了无法避免的尴尬——除了宣示中共执政领导地位不容否定,对前一历史时期主要方面想“不否定”真的很难;面对客观上基于“否定”已对前一历史时期做了根本性重大改革的事实,仍然要为“不否定”作论,这就更难上加难;于是,《正确看待》在想“肯定”的部分中却饱含着对必须“否定”之大量事实的委婉阐述;在言说“不否定”的整个部分中却不得不以相当篇幅转弯抹角论及必须“否定”的一系列重大史实。这怎能不尴尬?

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人,怎能对“否定”讳莫如深?“否定之否定”原本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三大规律之一。社会发展、事物发展、人的成长等就是一个不断“否定、扬弃”的过程,没有自我否定何来进步与自我超越与发展?马克思主义者从不害怕自我否定,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从来就不是形而上学概念上的否定,更不是对自身全部历史的彻底否定,而是否定必须否定的,从而获得“涅磐”即新生,获得新的发展。正如发表于“人民网”《中共60年执政经验与启示》一文中引用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所言:“事实上,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非常直白而确切。

事实是:改革开放本身就是对“前30年”(并非中共全部历史)诸多重大弊端根本性错误的否定,否则“改”什么“革”什么?“拨乱反正”又从何说起?从1949-1976共27年,邓小平说:“我们搞了20年的‘左’”(要否定的至少就是20/27)!邓还特有感触地指出:“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其实,历史告诉我们,从建政初期毛泽东批刘少奇连带陈云、薄一波等所谓“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开始算起,何止搞了20年“左”?翻开毛著《新民主主义论》和当时中共相关决议,对照改革后中国当下政治经济体制所涉及的方方面面,难道不是基本回到“新民主主义体制”?正所谓“30年后从头越”,我们一切又从起点出发!这不是根本性否定又是什么?

我们自然会想到:正是中共建政初期,在毛主导下的极左思想路线导致提前近10年终止“新民主主义体制”而跑步进入贫穷的“社会主义”,进而又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出现“人民公社”以及“取消家庭生活单位统统到大食堂吃饭不要钱”这样20世纪的“社会主义乌托邦”,虽持续时间必然不是很长,但违背基本社会发展规律,其极左路线强势泛滥,给中国发展带来“全局性、长时期”巨大挫折——这些,不否定行吗?

我们无法不想到极左盲动的“大跃进”使国家经济接近崩溃的边缘,成为产生波及全国大饥荒的主要原因,饿死几千万人至今争论不休——对此,不否定行吗?

我们无法不想到,在夺取政权的武装斗争结束后,毛仍坚持“阶级斗争为纲”,鼓吹“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以所谓“阳谋”整出党内外55万多“右派”以及文革中无数所谓“敌对分子”,株连家人亲朋无以计数,极大破坏了中共统一战线成果、信誉以及凝聚力,多少人内心滴血的伤口至今还阵阵隐痛——对此“全局性”灾难,不否定行吗?且这样的极左思想路线和封建残余导致个人崇拜登峰造极,导致文革10年动乱,造成全国内战式武斗,造成冤案如山、冤魂遍野,经济停滞——对此“全局性长期性”灾难性错误,中共已作“彻底否定”,而今为何偏要再三再四声言对前一历史时期“不否定”?

面对客观存在的几乎从建政初期即开始而实际长于20/27的“全局性、长时间”严重错误和巨大挫折,若不做重大“否定”和“扬弃”,我们又凭什么“改革”?“改”的是什么?

而勉为其难将这种明确无误对错误的“否定”硬要说成是“改革开放前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为改革开放后的探索“提供了重要条件”,这能自圆其说吗?诚如是,我们能否说王明的“左倾错误路线”为后来毛的正确路线和探索“提供了重要条件”呢因错误而获得教训,于是对“错误时期”便不可否定,那么我们能否说对井冈山“王明时期”也不可否定?否定“王明时期”就是否定党吗?否定搞了20年或更长时间的“左”就是否定党吗?一个人承认自己某一时期犯了根本性错误就是对自己全部历史的否定吗?这难道就是《正确看待》一文之“正确”的逻辑?

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我们岂能无视“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这一客观事实和社会、政党发展的规律?

二、“延续、继承”和“否定”是发展这枚硬币的两面,并非性质对立的概念

《正确看待》一文说:“路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跨出第一步,才有第二步”——这自然没错。我们明白作者要说的是历史发展的延续性、继承性。是的,对历史正反两个方面的“虚无”都要不得,我们必须承认和正视历史。可是作者一不小心还是忘了“否定之否定”原本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三大规律之一 ——“延续和继承”并不意味着对过往“全局性、长时间”根本性错误已做“否定”的事实竭力讳言回避,因为“否定、扬弃”恰恰是为了正确的“继承”和更好的“延续”——这恰恰是“发展”这枚硬币的两面,是有机的整体,是对立的统一;是坚持“改革”立论的根基。

历史层面所言“每跨出一步”,恰恰包含着对前一步的“否定”和“扬弃”。我们可以缩小历史范围,仅以中共党史而言,中共自成立之时起,难道不就贯穿着一条“否定之否定”的事实和逻辑?井冈山时期不否定左倾路线,毛泽东的思想路线如何得以贯彻?又如何能有反围剿以及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没有上世纪60年代初对“大跃进”实际否定的“调整”,中国如何能从大饥荒和经济危机中突围出来?尽管任何人、任何政党都难免会犯错误,但犯错误之后我们何须讳言“否定”?这些还需要笔者为研究党史的专家们一一铺呈吗?“事实上,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这就是规律使然的历史事实。这样的“自我否定”和“自我超越”难道不是光荣、辉煌的吗?有句广告词说得好:“每个人在超越自我的刹那,都会发出耀眼的光芒!”中共正是在这样不断的“自我否定”中实现了新陈代谢的更新和发展壮大。唯物主义者为何要对马克思主义和历史进程所展现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讳莫如深?为何要对明明已经在做且堪称正确的一系列“否定”的客观事实而绞尽脑汁避之不及呢?这难道不显得荒唐?

三、执政党能否实事求是勇于在“否定”中前进,将决定国家能否持续发展

改革开放的历史事实恰恰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使中国“迅速崛起”的每一个因素都是对“前30年”根本性重大弊端“否定”的结果:超越历史阶段违背社会发展规律和马克思主义的单一所有制“穷社会主义”以及僵化的“阶级斗争”理论,束缚和压抑了执政党自身和全国人民的创造力,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而一旦对此“根本”给予勇敢“否定”,稍稍给人民一点自主迁徙、自主创业、选择职业的自由,稍稍给人民一点思想言论的自由,国人的创造力、生产力便如“井喷”般爆发出来,毛时代绝不会允许明显有“资本主义”之嫌的民营私营企业存在,然而当今,正是它们竟创造出国家GDP的65%左右!中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没有一系列具根本性的“否定”,能有如此“自我超越”的成就和辉煌吗?

我们可以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基于实事求是对既往“重大否定”的改革,8亿农民仍被束缚在农田里不得自由离开,农民不可以搞“资本主义”发家致富,公民不可以搞“资本主义”个人创业、自主择业,中国能有如此“迅速崛起”的成就吗?没有3亿多“农民工”的自由迁徙和择业,中国大地上的高楼大厦、高铁动车能从图纸变为现实神话般地“长”出来吗?当今我们一些跪在毛塑像前烧香礼拜的党政干部、民营企业家、个体商贩大小老板以致朴实的百姓可曾想过:如果没有“否定”,毛会怎样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把这些“搞资本主义”的改革行为和个人批斗得体无完肤,让你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

可如果我们反思“改革开放”进程中出现的诸多令人焦虑和愤懑的问题,除了政治智慧和制度设计科学性的因素,剩下的恰恰正是我们不敢于“自我否定”不能够“自我超越”的因素造成的:尽管毛时代腐败其实一直存在,但为何我们不仅“继承”而且“发扬光大”导致危及执政党之存亡?执政党的领导为何不能通过法制和法治的渠道实现,而总是要通过具体的“人”来掌控使“人治”始终无法消除?“一把手”为何难以监督?为何《选举法》规定的“选民10人以上联名推举”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实施困难重重且成功率低到凤毛麟角?为何各级“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几乎百分百为“官员”?这如何保持“人大代表”真正的“人民性”?民主何在?为何底层百姓许多波及全国的严重有失社会正义和公平的问题在“人大会议”中难见提案?为何“官员财产公示”的立法,国人呼吁近20年在人大无法通过?这些难道不与“人大代表”主体80-90%为“官员”的构成密切相关吗?而在这些明显的弊端中我们一直“坚持继承”的是什么?该不该“坚持和继承”?有哪些该“否定”的没有否定?有哪些该改革的没有改革?

改革本身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否定”即“扬弃”。一个国家的执政党能不能实事求是,勇于不断自我“否定”,实现自我超越,将决定着这个党和它所领导的国家能否持续发展。“共产党执政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过程”——汪玉凯教授所言正是无法回避的规律,也是常识。

四、结 语

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政党发展历史亦然。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面对大量带根本性、“全局性、长时期”无法不否定的事实,面对已经对前一历史时期做了基于“否定”的根本性重大改革的事实,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却千方百计讳言“否定”,这不仅是一种无知,也缺乏起码的政治智慧——因为这是把一个原本已不成问题的问题变成了一个使国人惶惑不解的“问题”,这于执政党自身事业和发展有害无益。

而用所谓前一历史时期取得的“成就”来回避国人记忆犹新的历史上“全局性、长时期”的根本性灾难性错误,进而欲为“不否定”作论,这难道不很幼稚吗?谁会对明明属于“成就”的事实谈否定呢?而从另一层面而言,那些“成就”对于一个在和平环境下经历了二三十年建设的任何国家来说,就全国人民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和无数生命的成本来说,难道原本不就是应当取得的吗?而且,改革的实践证明:如果没有那么多值得“否定”的因素,我们难道不是会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吗?否则,我们何至于“30年后从头越”?否则,我们如何解释—— 一个在二战一败涂地、经受了两颗原子弹重创、经济几近崩溃同样满目创痍的邻国,并非在共产党领导下,却在中国“文革”时就已经远远超越中国而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呢?不说“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即便同在“东方”,这样的例子还需要再列举吗?

诚然,所谓“两个不能否定”是指习主席今年1月的一次讲话中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本来,为了防止某些过于简单片面的思维,从某种层面而言做这样一种表示、一种提醒,咱草民也都明白其实际含义:即看问题不可片面,中共的执政领导地位不容否定。而对此,有点政治常识的人还应知道,并非所有领导人讲的每一句话都可以随意生发开去做一番背书的。从对执政党有利的角度而言,我们希望不要再出现一类难以自圆其说的过度“解读”性阐述了,因为那实在很容易弄出“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效应,凭空添乱。

《正确看待》一文作者应当懂得:不否定中共执政领导地位与尊重规律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地勇于自我否定和超越,恰恰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如果将其人为对立起来,这恰恰是自设逻辑陷阱,必难以自拔,于党于民有害无益。历史证明,任何执政党的领导地位都是靠现实的执政成绩来巩固的,而不是靠啃远离当下的“历史老本”。试想,一个始终能实事求是、勇于在不断自我否定中革故鼎新、不断创出利民利国执政成绩的执政党,人民凭什么不拥戴它?人民对这样的执政党凭什么不“信任”或曰“自信”?倘若不是这样,那反倒很难说了。

2013年11月9日  

【参考文献索引】

1、毛泽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新民主主义论

2、应学俊: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与齐彪教授商榷)

3、人民网:中共60年执政经验与启示(2009.10.13)

4、应学俊:答《环球》:国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人民日报海外网)

5、应学俊:储著武先生,您正在“虚化”毛泽东

6、腾讯网今日话题(专辑):毛泽东时代没有多少腐败吗?

7、应学俊:孙经先必须对有关大饥荒的重大原始档案史料“证伪”

8、中央党史研究室: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13.11.8)

9、李慎明: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10、齐彪:“两个不能否定”的重大政治意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储著武先生,您正在“虚化”毛泽…      下一篇 >> 工宣队·芒果·给谁吃了?(读史札…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