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看看某专家眼中的“政治合法性”

2013-11-17 07:04: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3856 次 | 评论 0 条

看看房宁眼中的“政治合法性”?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先生公然说“政治合法性本质是压制与管束”,并以此批判罗斯福新政给人民以福利和“甜头主义”,断言“福利主义、政党政治、议会民主”是引发美国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于是我们就不得不与房宁专家探讨一下何谓“政治合法性”了。

近于“影响力中国”网拜读秦晖先生大作《福利的“高低”“正负”与中国的转型》,自当有所获益。然阅读间发现房宁教授2010年竟有以下关于“政治合法性”的宏论,深感莫名惊诧,房宁如是说——

金融危机其实是一次福利主义的危机,背后是西方的政治体制。西方自罗斯福‘新政’以后,改变了传统的政治合法性。此前政治合法性本质是压制与管束,‘新政’把‘压制合法性’变成‘福利合法性’,对老百姓实行甜头主义。但福利主义政治积累了大量的问题,惰风四起。政党政治、议会民主更使社会失去了纠偏能力,以至积重难返,终于酿成了这次危机。”(原文见文末链接)

房宁(图)上面这段“宏论”如果出自一般人之口,即便出自一位普通知识分子或网络政论作家之口,也皆可付之一笑,瞄一眼闪人;但这段话却是出自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之口,出于曾入中南海给政治局委员们上过课的“帝师”之一房宁之口,出于以“当代资本主义发展问题研究”为专业特长、有过《政治学分析教程》等系列学术专著的房宁之口,就实在让人莫名惊诧了!一个地位显赫的政治学者其思维和逻辑混乱到如此地步,用当今网络语言来说——晕倒!

房宁这段“宏论”中起码涉及三个方面的概念、常识以及对素有定评历史事实的认知问题——

其一,何谓“政治合法性”?“政治合法性的本质是压制和管束”吗?

其二,如何看待“罗斯福新政”?给人民一些“甜头”、“福利”不合法不应该吗?

其三,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源是美国的“议会民主、政党政治、福利主义”吗?

本文着重说说前两个问题,实际上也就是一个问题:什么是“政治合法性”?

一、什么叫“政治合法性”?它的本质是“压制与管束”吗?

1、经典表述

房宁说,“传统政治合法性的本质”应当是“压制和管束”。这实在令人大跌眼镜了。房宁此说,让笔者立刻想到了一个词——“无产阶级专政”,这倒很符合“压制与管束”的意思——可再一想,又不对了,“无产阶级专政”只是针对5%左右的“敌人”呀?这与“政治合法性”何干?思维的前提是概念明确并正确,所以我们不得不从概念谈起。

先说什么是“政治”。政治是社会治理的行为,是管理大家的事儿,是为大家管事儿,包括制定政策法律与实施治理,多用来指政府、政党等治理国家的行为。阎锡山是大老粗,他说得直白:“政治,没那么复杂!所谓政治,就是让对手下来,咱们上去!”这就形象地说明政治是指与政权、治理有关的事。

所谓政治“合法性”是一个引进的政治学概念,其英文是“Legitimacy”原意在《21世纪英汉大词典》中的诠释则是“正确、合理、正当、正统(权力的合法转移交接)”——由此可见,在“政治合法性”概念中,其“法”已经不是实证意义上的法律,而是指政治亦即政权和治理行为的“正当性、合理性、正确性了。

如果还嫌不够,我们可再看看早在2002年由中央编译局正式出版的《合法性与政治》一书([法]让-马克•夸克/Jean-Marc Coicaud著),其中对“政治合法性”则有更明确的阐述:所谓“政治的合法性”要回答的问题其实就是——你的统治是经过大多数人同意的吗?你是否按照授权人的意志实施统治?当授权人不满意你的统治时,你是按照事先约定的方式和平交权,还是滥用所受权力以暴力方式继续维护统治?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区别了政治的合法与非法,泾渭分明

从以上经典论述中从哪里可以看到“传统政治合法性的本质”应当是“压制和管束”的丝毫踪影?是房宁先生“理论创新”吗?似乎未见专论、专著。而对照房宁先生一年前的相关论述则与此是自相矛盾的。下文再表。

2、房宁前后不一的随意表述

然房宁毕竟是专业研究政治理论的,对“政治合法性”的理解不至于完全浅薄到如上述地步。2009年,他在《人民革命塑造了党执政的合法性》中曾说过:政治合法性“确切的翻译不是‘合法性’,而应该是‘正当性’”;“合法性(正当性)的实质是一个国家的人民承认并接受一个政权的管治——房宁该文题目论点能否成立是另一个问题,但房宁在这里的具体阐述恰恰与法国政治学家夸克的论述基本上是吻合的,证明房宁是认同的——这就是说,人民的大多数如果不承认、不愿意接受某政权的管治,这个政权就失去了“政治合法性”。谁能说房宁对“政治合法性”全然无知呢?

但问题是,一年以后的2010年12月,在《环球时报》召开的“七位中国知名学者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讨论会上,房宁却说出“传统政治合法性的本质”应当是“压制和管束”这样令人瞠目的论断来,何故?是房宁先生“与时俱进”对“政治合法性”有了新的界定?是房宁对自己此前的观点有了重大修改?莫名其妙。房宁的研究生如果在论文中引用他的“政治合法性的本质是压制和管束”来界定“政治合法性”,不知房宁是否同意?如此缺乏严谨治学精神、信口开河的“学者”,如此在不同的场合可以任意界定严肃学术概念的“学者”,怎么就被请进中南海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们“讲课”?这岂不令人“晕倒”?

二、如何看待“罗斯福新政”?给人民“甜头”、“福利”不合法不应当吗?

房宁说:“罗斯福‘新政’以后,改变了传统的政治合法性。此前政治合法性本质是压制与管束,‘新政’把‘压制合法性’变成‘福利合法性’,对老百姓实行甜头主义。”——无疑,我们看出,房宁对此是否定的。

而罗斯福新政的实质是什么呢?“罗斯福新政”是指1933年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后所实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其核心是三点:救济、复兴和改革。新政以尽量避免国有化而力图保持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制度为前提,但政府对经济全面干预;为达到平衡状态而控制商品的生产量;同时采取一系列有利于工人和小生产者的措施以缓和国内的社会矛盾,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和指导。罗斯福新政出台一系列保护劳工权利,制定最低工资和最高工时规定,出台《联邦紧急救济法》并成立联邦紧急救济署,解决失业问题等等等等,作为政府,给人民以这些“甜头”不应当吗?这就能称得上“福利主义”吗?“罗斯福新政”不仅引领美国走出了经济危机,而且开创了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干预经济发展的新模式,二战后被一些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借鉴和继承,促使二战后资本主义发展出现新变化,进入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

请问房宁,罗斯福新政仅仅就是“福利主义、甜头主义”那么简单吗?退而言之,在房宁眼中“万恶的资本主义”能给他的人民一些“福利、甜头”这有什么不好呢?诚然,至今也仍然有国外学者诟病罗斯福新政的,但大多是批评罗斯福过度使用了“政府干预”和实际效果问题,而从所谓“福利主义”层面批评罗斯福新政的却几乎未见。

1、我们可以用数据来说明,美国的金融危机与所谓“福利、甜头”无关。

事实是,美国社会保障福利肯定高于中国,其贫富差距基尼系数也低于中国不少,但其基尼系数毕竟已徘徊于“国际警戒线”(0.4),远远高于西方的德国、挪威、瑞典等和东方的韩国等;我们知道北欧有好几个福利国家,我们知道德国的基尼系数大大低于美国,人称那里的国民享受“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但我们何曾听说过美国属于“福利国家”呢?即便美国这样一点所谓“福利、甜头”,这也值得房宁批判、嗤笑和否定吗?那么,奥巴马现在是不是又在设法给美国普通民众搞“甜头主义”?中国现在正努力将改革成果惠及民生,提高全民福利保障水平,这是不是也属于房宁所谓的“甜头主义”而制造“惰风”?我们不知房宁屁股究竟想坐在哪里?金融危机成因复杂,但与虚拟经济的弊端控制和过于提倡“超前消费”密不可分,而与所谓“福利主义”的关系,就美国而言,从何谈起?

2、若论“福利主义”导致金融危机,那么它的发端就不应当是美国

常识告诉我们,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在0.3-0.4,则说明收入分配贫富差距相对合理;0.2及以下才会造成平均主义和制造“慵懒”。以金融危机前一年的2007年世界基尼系数排名数据为例(国际警戒线为0.4)从低往高:丹麦0.247、日本0.249(据说今年升高了)、瑞典0.25、挪威0.258、匈牙利0.269、德国0.283、韩国0.316、美国0.408……中国0.47。以此数据,按房宁关于金融危机重要成因是“福利主义政治积累了大量的问题,惰风四起”的理论,那么金融危机应该发端于北欧、德国等才符合逻辑;可事实是,危机却发端于福利远低于北欧国家的美国,而基尼系数只有0.283的德国却在做着欧洲的领头羊。美国金融危机与“福利主义政治”何干?

诚然,我们不否认过高社会福利、过于平均的“共同富裕”,贫富差距基尼系数低于0.2时,的确对社会发展不利,造成社会慵懒、缺乏活力也完全可能——有报道称北欧一些国家确实正在研究改革弊端。但基尼系数徘徊于国际警戒线的美国恰恰于此无缘,房宁先生过于信口开河了。

美国金融危机(次贷危机)的爆发有深层次多方面因素,国内专家和国际学者已有多方探究与阐述,不缀,这是另一个话题。而房宁先生不顾事实,信口开河把美国金融危机匪夷所思地归结于“福利主义、政党政治、议会民主”,不知用心何在?除了坚持一贯诟病民主的立场外,难道连美国那样的政府设法给老百姓提高一点福利保障水平,房宁先生也看着心里难受?难道一个政府只知对人民“压制与管束”以保“稳定”房宁就感到心里舒服了?这就算把握了“政治合法性”的“本质”?呜呼,如此学者!

三、不为人民谋福利的政府,何来“政治合法性”?

用房宁2009年自己稍稍正确一点的话来说:政治合法性“实质是一个国家的人民承认并接受一个政权的管治”——那么,一个不是想方设法为人民谋福利而给人民以“甜头”的政府,人民为何要“承认并接受”它?难道政府以人为因素而造成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甚至出现饿殍暴于路边荒野,使冤案如山、冤魂遍野,人民却要“承认并接受”这样政权的“合法管治”?即便人民敢怒而不敢言,按房宁2009年的定义,这样的政权其“政治合法性”何在?(有意思的是:我们在房宁的“政治合法性”词典中是从不见“政府应当服务人民”这一界定的,我们看到的只有“压制管治”!)

其实,即便马克思主义也认为,追求利益是人类一切社会活动的动因,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根本目标就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人的利益。国家的政治合法性正在于确保人民的权利和利益。欧洲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正是注重了这样的“政治合法性”,推行民主政治,遵从民意,尽力保障人权,在社会福利保障方面加大投入,尽管在国家治理方面有些国家出了问题,如希腊等,但马克思预言的“资本主义丧钟”毕竟迟迟没有敲响!而德国、挪威、瑞典等国则在金融危机中基本安然无恙。当我们看到一些所谓“资本主义国家”其社会福利保障开支占GDP比例远远高出某些社会主义国家若干倍时,我们就更能体会到什么叫“政治合法性”!(参见下图)

部分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福利保障投入占GDP比例(图)

房宁在2009年的《人民革命塑造了党执政的合法性》一文中,以中国革命战争年代老百姓支前、参军、箪食壶浆为例,说明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来自人民的承认和支持,这是不错的,正如《东方红》里唱的:他“为人民谋幸福”,所以人民才拥戴共产党——这恰恰证明“政治合法性”的本质根本不是什么“压制与管束”,而是人民的承认与拥戴;而当人民的大多数不再承认、不再拥戴时,这个政权或执政党的“政治合法性”也就丧失了。可对照房宁2010年论断“政治合法性的本质是压制和管束”,我们真不知道房宁专家何以自相矛盾,时隔一年却谬以千里?

房宁若再论及执政党、政权的“政治合法性”问题,可别忘了早在2004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已经指出:“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正如前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所指出的:我们深刻认识到,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

“政治合法性”除了涉及《宪法》法律层面的实证含义,就其本质来说,就是“人民的承认与接受”(宪法和法律亦应是通过民主程序由人民制订的),一个政权必须为人民谋福祉,否则无“合法性”可言,不管宣称是什么“主义”的国家。而房宁的所谓“政治合法性本质是压制与管束”几乎等于说“政治合法性”就是行“专政”;反之,则是“不合法”的——呜呼,这只能是贻笑大方的信口开河,且与房宁自己一年前的论述自相矛盾,可以休矣!

一个政治学者或什么理论家,不论有多显赫的地位,他的屁股永远得坐正,这就是:人民立场,实事求是,严谨科学!否则,历史将证明他的任何“理论”皆毫无价值。□

2013年11月17日  

【参考文献索引】

1、人民网:七位中国知名学者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2、房 宁:人民革命塑造了党执政的合法性

3、[法]让-马克•夸著《合法性与政治》(中央编译局2002年出版)

4、中国网: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已超过三年 德国经济一枝独秀

5、【视频】《大国崛起•美国:危局新政》

6、国家统计局:2009年来我国基尼系数逐步回落

7、【央视】中国官方首次公布2003至2012年基尼系数 贫富差距严峻

8、【视频】2010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61收入差距加大(视频1)(视频2)

9、应学俊:秋实、“老祖宗”与民主普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工宣队·芒果·给谁吃了?(读史札…      下一篇 >> 这些问题如何“倒逼”改革?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