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这次“媒介策划”为何失败?

2013-12-14 16:56: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3644 次 | 评论 0 条

(文题:这次“媒介策划”为何失败?——浅析《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之得失)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一文热炒,无疑是一次“媒介策划”。而事实证明这次媒介策划失败了,何故?本文试做分析。

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一文热炒,无疑是一次“媒介策划”。否则,《人民日报》、新华网、央视等顶级官媒岂会不约而同发此文?岂会不约而同盛赞既不署笔名也不署网名更不署实名的无名氏文章?现在有哪篇“帖文”能无任何署名?此其一。既然说是“网络帖文”,似乎来自“民间”之声,可为何不注明源自何网站何博客?此其二。所以,笔者认为这是一次“媒介策划”。从新闻传播学角度而言,“媒介策划”作为公关行为或新闻、政治宣传都无错,传递“正能量”理所应当。但如果是失败的媒介策划,那就不能不有所反思,且应设法弥补不良后果。    

一、此次“媒介策划”平添纷争,引起认识混乱,并未达到传递“正能量”的目的

这篇被官媒称为传递“正能量”的文章,这篇颇具“王小石”风格的“帖文”《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以下简称《没有》),引起轩然大波,拍砖者甚众,支持者也绝难说“多数”,即便“强国论坛”也做不到“舆论一律”,隔三岔五便会有一针见血难以反驳之论,比如:“没有了公平正义,国将不国!什么都不是!”面对这样的一句话评论以及其中可以想见的潜台词,你又能说什么?(恕不再举例);而笔者等批评该文的驳论文章如《没有了人民,国将不国》等倒也似乎受到大多赞同而被“疯转”……何以至此?称为“正能量”的文章却搞得意识形态纷争不休,弄得很多人反而怨气鼓鼓,促使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无法不提及令人不快的某些历史以反驳该文错误观点……这是传递“正能量”还是“添乱”?

故不论媒介宣传策划者、领导者还是这位不署名的无名氏“帖文”作者,大概都需要认真反思一下吧。笔者先将思考记录如下,供参考,供争鸣。(有一些观点在笔者此前相关文章中已有较详细涉及,文末有链接,这里概括之)    

二、《没有》一文之“得”:尚且值得肯定之处

该文值得肯定之处,是文章的基本主旨:中国不能大乱,大乱老百姓遭殃;要给执政党和现任领导一些时间,要相信他们能够把中国的事情办好。我们不能说这样的愿望和呼吁错了。

安居乐业是千百年来百姓诉求,势单力薄的老百姓个体不可能自我作践愚蠢到喜欢“动荡、战乱”。即便为追求民主自由、反对蒋介石独裁专制加腐败的革命“动荡、战乱”了28年,那也是被迫而为;“文革”之“动荡”和“武斗内战”弄得满目疮痍横尸街头,民生凋敝,百姓吃足了苦头,而其发动和点燃“烈火”者更不是老百姓。所以,呼吁安定,呼吁不搞乱中国大局是对的。

那么,一篇基本主旨没啥大问题的文章,为何遭到舆论反弹和纷争?为何出现与无名氏作者和媒介策划者目的相悖的结果?难道他们就是想给现领导添乱挖坑?笔者并不想以如此恶意猜度人心。那我们就看看《没有》一文出笼的“媒介策划”马失前蹄“失”在何处。

三、《没有》一文之“失”:立场不正,弄出一些“文化政治硬伤”,受众大多难以接受

3.1.“既不触及实际问题,也不回应群众关切”——不仅是立场、文风问题,也无视媒介受众心理

文章主旨虽基本不错,但由于无名氏此文不是站在人民大多数立场上说实事求是的话,既不触及实际问题,也不回应群众关切(习近平语),更不紧密联系实际分析论述国内问题和解决之道,而是居高临下站在“云端里”振臂高呼谆谆告诫:要听话,要爱国,不要闹事,“国家好,大家才好”,否则如今动荡的利比亚、伊拉克等就是例子;而且继续“冷战思维”,高举东西方敌对大旗,几乎要高喊“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似乎凡有意见表达申诉而有所行动,凡对政府或历史提出针砭评论的人,就是“敌对势力带路党、汉奸”。如此脱离实际说空话大话、舞大棒扣帽子的文风,如此立场,怎么不引来相当受众的反感?

无名氏作者在高呼“国家好,大家才好”和“爱,就是大家要包容、理解”的同时,对群众关切的问题却只字不提,一点也不“回应群众关切”,于是就成了习主席所反对的“大话、空话”,从“媒介策划”来说,就是无视受众的实际状况和心理。其实依小民看来,中国并未有那位无名氏作者想象的似乎要发生“动荡”的“岌岌乎殆哉”。若论有些“群体性事件”表现出的“动荡”因素,那基本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一些官僚不拿百姓合法权益当回事儿,甚至欺压百姓,弄出社会不公造成的。对此,无名氏作者却含只字不提,无视“群众关切”——请问:

(图:给失地农民的征地补偿)当某些农民土地被强征,赖以生存的基础没了,所得“补偿”却往往只是政府出让土地实际地价的百分之一二,农民生活难以为继——倘若《没有》一文的作者自家一亩三分地被征了,所得仅几万元(政府却拍出几百万元的高价),你如何维持后半辈子生活?你的子女若不能成为城里的正式蓝领白领,他们未来将以何为生?对此,往往上访申诉无门,法律诉讼无门,举牌游行无门,网络发言受限,此时要他们不要着急,要耐心等待,要“爱国”,要多为国家着想,要相信“国家好,大家才好”——行吗?(参见文末《这些问题如何“倒逼”改革?》)

当“寻衅滋事罪”已有“口袋罪”趋势,以致因类似上述土地问题而欲寻求依法解决外出打官司或上访,却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抓捕;以致“AA制”聚餐吃饭谈论上述一类问题也被论定为“非法集会”而欲治罪;而某些人在小区的角落举个牌拍个照然后上传网络以表示诉求,也被论定为“非法集会”而欲治罪,还有种种类似的莫须有“寻衅滋事、非法集会”的罪名在滥用……此时,要他们不要着急,不要闹事,要耐心等待,要相信“国家好,大家才好”——行吗?

以上并非涉及个别地区的诸如此类“群众关切”(无须一一列举),《没有》一文的作者关注了吗?回应了吗?“媒介策划”时从人民群众立场考虑了吗?

笔者概述上述现状,只是想告诉《没有》的无名氏作者,为何想表达基本正确主旨的文章,却引来反弹的缘故——屁股决定脑袋,“既不触及实际问题,也不回答群众关切”,却一味空喊“国家好,大家才好”,怎能让那些合法权益正受到不法侵害而申诉无门的人心悦诚服?制造国家不安定因素的究竟是某些忘记了“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政府、官僚还是百姓?

推销产品的“媒介策划”,是为了潜在顾客能买自己的产品,策划时必须充分考虑他们的实际和心理;作为新闻或政治宣传的“媒介策划”,无疑是为了让受众接受你所宣扬的观点,岂能只顾自己表达而不充分考虑受众实际状况和心理?屁股岂能光坐在自己这边的沙发上?

3.2.论述的立足点或曰立场错了;宣扬“国为民之本”或“国贵民次”无疑是“硬伤”

(图:民为邦本)由于立足点错了,又要自圆其说,于是弄出了最令受众大多反感而不符合事实、逻辑的标题《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自以为“标新立异”、语言新颖“跳脱”,其实违背客观规律和历史事实,与中国古代先贤早有的辩证论断、与广大百姓和现执政党皆认同的“民为国之本,国依民而存”“以人为本”等理念相悖,宣扬颠倒是非的“国为民之本,国贵民次的谬论,说出“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这样的荒唐话,本末倒置,完全忘了恩格斯《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基本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似是而非地搞乱了“民为国之本”的已有共识,怎能不引来“拍砖”和纷争?

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与家喻户晓的歌词“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共产党生命的源泉……”形成了如此强烈的反差!每当我们看到人民英雄纪念碑,想到数千万革命先烈的热血和头颅时,我们必然想到:没有人民,如何有国、有党!每当我们想到开国元勋说“三大战役是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时候,我们不知如何理解“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当然,我们更会想到现执政党“以人为本”、大搞“群众路线教育”的核心思想是多么英明!

3.3. 同一篇政论中,“祖国”和“国家”岂可混为一谈?

我们不应事事较真。日常使用“国家”一词,它的确是一个可视为与“祖国”差不多或涵盖了国家政权在内而无须较真的模糊表达。但在《没有》这样的专题政论中,在“国家”与“祖国”出现在同一篇文中时,在宣扬“国家好,大家才好”这一主旨时《没有》一文就不能无视列宁早已明确定义过的“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即政权、国家机器)”,当然,恩格斯也承认“国家的产生与社会管理的需要有着密切联系”。不论怎么说,国家≠祖国,只要不是小学生作文,在同一篇政论中,岂能有意无意将二者混为一谈?题目说的是“祖国”,文中几乎满篇都在说“国家”!政论可以如此随意吗?

按照列宁对国家的定义以及历史事实证明:只有将“国家”定义为“政权、国家机器”时,“国家好,大家才好”这个说法才是可以成立的我们才能解释如下历史现象:祖国还是那个祖国,人民还是那个人民,却既有汉唐盛世,也有明清腐败民不聊生;既有康乾盛世,也有蒋家王朝专制独裁加腐败;既有当今对钓鱼岛的寸土必争,也有当年遭受日本侵华的南京屠城血恨、八年之灾……

因此,只有“政权、国家机器”定义下的“国家”之好坏,才会与百姓祸福密切相关,而“有没有祖国”与百姓祸福并无太多直接关系——信手一例:日本侵华时,中国人并未像曾经的犹太人那样“没有了祖国”——可遭屠城之难的南京市民以及更多的中国人遭遇又比所谓“没有了祖国”的犹太人好到哪里去?1998年印尼排华反华,“祖国”是新中国,“国家机器”也堪称强大,但在那场灾难中,印尼华侨照样“什么都不是”惨遭屠戮,祖国及“国家”除表示“关切”“希望”“抗议”,又能何为?——这些,如何解释?所以,“国家”好不好取决于“政权、国家机器”好不好,与“有没有祖国”并无必然联系。《没有》一文如何立论?“爱祖国”和“爱国家、爱政府”又岂是同一概念?

“虚假或不客观”、“不具典型性”(片面、盲人摸象)、“文化政治硬伤”皆为新闻、政治宣传媒介策划之禁区,闯“禁区”自当承担受众大多反弹和不买账的后果。

3.4. 如何客观全面、实事求是地看待某些国家的“动荡、动乱”?

由于立足点或曰立场错了,对利比亚、伊拉克等国家所发生复杂的变故和动荡,以片面表述和评价而出现严重偏差,使人感到无名氏作者几乎完全成了卡扎菲、萨达姆的代言人,使人感到似乎就是因为那里的“人民”喜欢“动荡、大乱”,就是下作愚蠢到不珍惜已有的“幸福生活”而导致现在的局面;或完全就是因为“西方”即美国一手策划导致的——唯独对卡扎菲一类专制独裁者尽人皆知的罪恶行径讳莫如深只字不提,似乎惺惺相惜,对萨达姆一夜之间如希特勒般占领科威特并抢掠王宫的强盗行径更是避之不及——如此盲人摸象式片面解读怎能反映客观真实的全貌?如此片面论断怎能不引起反感和纷争?如此论述,则又违背了媒介策划的“客观性、真实性”原则,难以使受众心悦诚服。(囿于篇幅,笔者不引用原文,有兴趣的可以点击文末链接浏览判断;笔者此前文章对此也已有分析和评论)

3.5.当今中国人民怎么可能“没有了祖国”?

除了历史久远到公元前8世纪犹太人被赶出自己的祖国,除了300多年前散居美洲以及西印度群岛的印第安人遭到殖民主义者的欺凌甚至杀戮;当历史车轮驶进21世纪,当殖民主义早已进入历史的垃圾堆,无名氏面对13亿中国人言说——“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岂不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而毫无意义的假设?这过于违反常识、情理,网友批评甚多,不多论了。

3.6. 糟糕的“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一语明显包含蔑视和轻慢,明显不尊重他人人格,令人反感。此说看起来似乎“用语新颖跳脱、创新”,但其实违背了“客观真实和不违背人伦常情常理”的媒介策划原则,根本没有考虑受众的感受。有些权益正遭无理侵害的草民已经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了,他们不知还能如何“什么都不是”……

不仅早已不可能再出现历史罕见、时隔久远流离失所的犹太人境况,退而言之,即便有,即使他们被赶出了祖国家园,但难道不也是更值得同情和帮助的“人”?他们难道不是勤劳、智慧的民族?能说他们“什么都不是”吗?那么我们请问无名氏作者,你认为曾经遭难的犹太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我们倒是记得有人的确把犹太人看作“什么都不是”的劣等种族而任意欺凌、虐杀的——那是希特勒!如此“什么都不是”侮辱性论断,让受众如何接受?又有多少例证可以推翻此荒谬论断?(笔者已有文章评论,在此不赘)

四、请重温习主席有关讲话,重温“媒介策划”基本原则和方法

任何“媒介策划”,光有主观美好愿望不行,还必须遵循媒介策划所要求的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全面分析受众心理等原则;政治宣传策划,除了官方定的原则,则更必须“触及实际问题,回应群众关切”,在此基础和立场上为文言说,方可有妥帖的立论,方可打动广大受众、百姓的心。

祖国之“稳定、安定”不是靠吆喝嚷嚷来的,是靠扎扎实实“以民为本”的行动、举措换来的,一些地方政府、公检法少做些欺民、压民、损害百姓合法权益的违法之事,祖国岂会乱?为什么要乱?百姓只会更爱“国”(政府)——因为安居乐业之稳定原本就是老百姓千百年的诉求。这就是先贤古语所言“本固而邦宁”,这就是中共“以人为本”搞“群众路线教育”的核心理念。

笔者完全赞同宣扬“爱国主义",而历史和无数事实证明,就中国而言,除极少数真正软骨头汉奸,“爱祖国”从来不是问题,简直无须杞人忧天,更无须铺陈史实以论证;倒是统治集团能不能真正爱民,爱公理正义,把国之根本——老百姓“看作地、看作天”,这常常是个很大的问题,是令人非常纠结的事!国家之“乱”常生于此!

靠大话空话唬人甚至“亮剑”而达到“舆论一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人民的多数没有失去思考力。建议:下次再搞类似“媒介策划”,还是多学学习近平主席有关“文风”的讲话,重温新闻传播学有关理论。□

(下篇:《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雷语点评。待发。)

2013年12月14日  

【参考资料索引】

1、《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全文)

附:(1)中华论坛跟帖评论页面一例 (2)“强国社区”的评论页

2、人民论坛:《民为国之本 国依民而存——中国共产党党章中群众路线的来龙去脉

3、应学俊:这些“问题”如何“倒逼”改革?

4、某律师的法庭辩护词

2、应学俊:人民永远不会“没有了祖国”

5、应学俊:没有了人民,国将不国

3、【视频/冷暖人生重庆红卫兵墓园历史当事人的诉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没有了人民,国将不国      下一篇 >> 如此“盲人摸象”看中东动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