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试析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

2014-01-09 21:45: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社会观察 | 浏览 3228 次 | 评论 0 条

试析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38年前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的文革终结,曾使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国人对“文革”早已深恶痛绝。可38年后,中共并未改变对文革的评价,为什么网络舆论中却不断出现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且公然声言要为“文革”和四人帮翻案?原有的社会共识似乎已经撕裂。这样的思潮对中国“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及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有何危害?如何使社会共识回归以史实为基础的正常逻辑?

一、问题的提出

若以1976年计,文革已过去38年。38年前,对于粉碎“四人帮”标志的文革动乱的终结,是几乎所有国人的心中向往——“文革终于结束了!”对堆积如山冤假错案的平反,对国家治理方针的一系列拨乱反正,国人绝大多数的感觉的确是“第二次解放”,倍感欢欣鼓舞!这是无可否认的历史事实。

38年来,中共对文革的正式评价从未有改变。但始料未及的是,近些年民间一部分人对文革的评价却似乎出现了“颠覆性反弹”,且势头似乎有所上扬。

他们乘着与官方“一致”的颂扬毛泽东之机,直接大肆颂扬“文革”或发动文革的“动机”,直接肯定发动文革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某些人直言“文革就是正确的”,恨不得再高唱《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一些人认为应当再来一次类似的“文革”才好,那就可以“斗倒当下走资派”了;他们认为前30年虽然穷点,但社会是“公平正义”的,百姓是“当家作主”的……;更有甚者,某些人直接扬言要为“文革”翻案、为“四人帮”平反,直接盛赞张春桥一系列宣扬“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文革理论”文章。社会部分人群的认知逻辑出现这样始料未及的颠覆性畸变,不知当今执政者对此有何感想?    

在最近笔者写的几篇有关文革历史研究的文章后,某位尚为理性的网友就曾这样留言评论:“看样子楼主不是草包一个。但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文革过去将近四十年了,人民对毛泽东的思念与日俱增?”这是颇有代表性的一种观点。笔者如此回复:“问得好!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当时笔者心里还有句话没写——“你所说的‘人民’不准确,严格地说只能是‘某一部分人’,这是无疑的;而另一方面,与其说人民对毛的‘思念与日剧增’,还不如说人民‘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越来越强烈更贴切些。

本文将对这一社会认知“颠覆性反弹”事实的存在试做实事求是的分析,但并不想用“空对空”的方式做理论上的宏大叙事,而坚持从实际出发。

二、赞美“文革”的“舆论”来自何方?——评价主体的根本改变

13亿国人中究竟有多少人赞美“文革”?中国大约没有机构做过这样直接的民调。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国人绝大多数并非历史学者和历史爱好者,他们关注的应是当下而非历史,没有必要主动对已成为历史的“文革”发出褒贬之论。赞美“文革”之声,官方媒体不可能有,它们主要来自互联网社交媒体和自媒体——论坛(BBS)、微博、博客等,而尤以论坛居多。这其中大多为社会普通民众。

笔者一向认为,除少数犯罪分子,“网民”如公民,对他们的声音、诉求应当予以重视。但对于涉及历史研究领域的问题,我们不能不对某些“网民”群体的年龄结构等做一些实事求是的分析。请看下面的统计图(来源: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2013年报告,红色字体为笔者标注)——

网民年龄结构分析

仔细阅读统计图表,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论坛发言的绝大多数,不论是“赞美”还是批判文革的,恰恰是未经历过文革的一代或两代人(五六十岁及以上者已微乎其微),他们中的少数人或许“经历”了文革的后半截,但由于年龄故,对文革难有清晰记忆,而对文革前的历史更加知之甚少。而切切实实完整经历了文革及前后两个“30年”如今60岁以上及更年长者的一代人,却只占网民的2% 左右,早已成为互联网之声的边缘角落。诚然,在对“文革”评价最有发言权的这2%网民中,由于种种原因,也许会有少数“赞美”文革的人,但从上图看来比例之小也已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于是我们清晰地看到,从网络舆论而言:评价“文革”的主体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从上世纪70年代末完整经历过“文革”、对文革有着切身感受的一代人,已变为并未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即以今年55、56岁触网并不多的“老人”为例,对上世纪的“大跃进”“大饥荒”也绝无记忆(那时他们还是婴幼儿),对文革的记忆也是模糊的,因为文革最“如火如荼”的1966-1968年时,他们也才七八岁——网络评价主体有了质的改变,这就是我们必须注意和正视的现实。

三、我们无法要求网民都做到如正直的历史学者那样严谨

对文革的批判和彻底否定,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在充分肯定毛泽东功绩的前提下,已经有了比较详细的阐述,60岁以上的国人绝大多数对这一《决议》是认同和基本认同的,因为它基本符合历史的真实和逻辑。但有趣的是,未经历过文革的一代网民中,有一些人不仅不认同这一《决议》,而且要竭力“否定”它,甚至扬言这个原本基于实践总结的《决议》“也要接受实践和历史的检验”。大有“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的架势,社会对文革的原有共识已经撕裂,“四人帮”等那伙人岂不窃喜?

笔者并不认为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便无权评论文革。正如高校有的文史哲教授年龄也就四五十岁,也未亲身经历过文革和“大跃进”“大饥荒”年代,但他们照样可以用历史研究的科学方法研究文革史,做出大体符合事实和逻辑的判断;正如今人并未经历过秦朝直至明清、民国等古今王朝政权更迭,却仍然可以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和评论历史功过;何况,也有许多年轻人对“文革”还是有比较实事求是的认识——重要的是,对历史发表任何评论、结论的前提,是对那段历史已经有了比较详尽的、全面的、接近真实的了解,这需要对历史档案的掌握,对亲历者回忆的比较鉴别和印证,需要做涉及一定范围的调查研究与数学统计,需要去伪存真,需要局部与整体的纵览,而后才可基本得出结论和评价,而不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以偏概全。

然而,我们无法想象当今网民中的大多数,能如上述那样认真、严谨地对1949年以后直至“文革”的历史进行研究,我们可以提倡——但我们无法要求网民的大多数能做到。甚至,我们无权做这样的要求。让更多的国人了解到文革历史的全貌和真相,那是历史学家和当政者及相关部门应当做的事情——开放更多历史档案,让客观全面的历史事实进入教科书,开放官媒言论禁区——而不是要求草根民众都成为历史学家,这脱离实际。

而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对历史事实不清不楚,一知半解,极其容易被某种宣传迷惑,这不仅已经使某些网民思维产生混乱,而且使他们某些人的网络“发言”常常出现可笑的常识错误。比如,有网民因诟病邓公的某些决策和理论,诟病改革开放中确实存在的弊端,因而竟“赞扬”1976年对天安门广场“四五”运动的镇压,与当年四人帮一个腔调地说“那是地富反坏右、反革命闹事”,甚至说:“如果那场镇压是错误的,为何邓上台后都没有为参与闹事的人平反?”这无疑是对历史的无知。直至笔者贴出为“四五运动”彻底平反当年的报纸、文件,此问才偃旗息鼓。

当今网民绝大多数未经历文革全过程,但从“赞美文革”者所用语言、观点、历史材料来看,他们对文革及之前历史的了解,主要源自毛的某些讲话、文章(包括文革极左理论),源自某些“极左”人士的宣讲,源自文革中有关中央文件以及某些片面讲述文革历史的书籍文章及视频资料等,而对于不利于毛和“文革”的史料,他们基本上是排斥的,千方百计予以诋毁(包括正规出版物)——以达到他们全面肯定“文革”和否定“改革开放”方针路线的目的。无疑,这部分网民对“文革”以及文革之前历史的了解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有的是非常背离历史真实的。而对历史作出基本正确判断的前提,恰恰是对历史事实尽可能客观、全面的掌握,而不是仅仅取其所需。

四、为何“赞美文革”之声能有相当一部分“共鸣”效应?

我们如果把网民中出现对文革的“赞美”仅仅归咎于一些“极左”人士、极左“学者”不遗余力的蛊惑性宣传,这就过于肤浅了。我们必须追问:即便某些“极左”人士在“赞美文革”、否定中共《决议》中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为何他们的宣传能产生部分网民“共鸣”的市场?为何中共《决议》基本符合历史事实和逻辑的阐述“敌不过”那些“极左”人士的宣传和鼓动?诚如某网民所言:“为什么文革过去将近四十年了,人民对毛泽东的思念与日俱增?(其实应理解为“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越来越强烈)。以事实为依据,其原因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大的方面:

1、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理论”从未得到彻底厘清和批判

产生“文革”及其理论的错误,其实并非仅从文革开始。

但中共《决议》起码明确指出:毛泽东错误的“文革”理论“主要出现在作为‘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的《五•一六通知》和党的九大政治报告中,并曾被概括成为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文化大革命’被说成是同修正主义路线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这个说法根本没有事实根据,并且在一系列重大理论和政策问题上混淆了是非。‘文化大革命’中被当作修正主义或资本主义批判的许多东西,实际上正是马克思主义原理和社会主义原则,其中很多是毛泽东同志自己过去提出或支持过的。‘文化大革命’否定了建国以来十七年大量的正确方针政策和成就,这实际上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包括毛泽东同志自己在内的党中央和人民政府的工作,否定了全国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艰苦卓绝的奋斗。”“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对经历过前后“两个30年”的一代人来说,这段概括性极强的阐述具体所指哪些历史事件、历史过程是清楚的,史实与逻辑是大体吻合的;而且历史证明,文革错误理论之根,其实从上世纪50年代初提前10年终结“新民主主义”体制而强行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时就开始萌发了。

但是,对于未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来说,这些阐述客观上是空洞的、抽象的,是需要许多“注释”去解读的,因而这些阐述对年轻人几乎是无意义的,要使他们理解这些阐述,无疑必须重读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的全部历史,且应是客观、全面而毫无障蔽的正方两方面历史。但他们从教科书这一重要渠道获得的只有“正面”的大量阐述,“负面”的历史是遮遮掩掩而空洞地一带而过,这在达到肯定中共“执政成就”目的的同时,产生的另一种效应恰恰就是“前30年”多么“伟大、美好”;而对于毫无“前30年”实际体验的一代人来说,他们只能感到的恰恰是当今多么“糟糕”!而如果有老师补充讲述前30年“负面”的历史事实,就会被批为“历史虚无主义”……

而从理论上来说,如下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高校的教科书中根本没有清晰的论述,更谈不上理论联系实际:

为什么说“‘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

②中国号称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但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

中国当下的“特色社会主义”其实质究竟是什么?它与毛式“社会主义”区别何在?合理性何在?

④依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实践来看,实现“社会主义”的基础和前提究竟是什么

⑤为什么要实行当下“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政策、路线?为什么人为越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强行进入所谓“社会主义”必然失败

⑥中国当下实行的经济体制为何与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中阐述的“新民主主义”制度几乎一样?所谓“新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究竟有何区别

这些重大理论问题,无论在政治教科书中或党内外群众中厘清了吗?在未经历过“两个30年”的一代人中有理解、有共识吗?

某些政治学者对上述问题自然应当是清楚的,但我们强大的官媒开展过这方面的大讨论和争鸣吗?我们的政治教科书中对上述问题有详细阐述吗?作者手头就有高校的《毛概》教材,可以说其中99%属于正面阐述和颂扬毛思想,涉及到文革等如上述重大现实理论问题的竟然只有两页!可毛是将“文革”作为他一生中所做两件大事之一的,1/2 )其阐述极其概括,含含糊糊,遮遮掩掩,动辄以“种种原因”搪塞而过。如此,能说清楚什么问题?又能有多少说服力?为何大学生们把《毛概》《马哲》等课当作睡觉的课?我们口口声声要让“老祖宗”占领这个那个阵地的学者、官员们为何不想想:你们设计的政治课程为何培养出与“文革理论”一拍即合的年轻人和“接班人”?这是不是人为失职?

而在教科书中,对于中共《决议》中称为十年浩劫的“文革”历史事实和恶果,更是三言两语,笼统带过——文革中“全国人大”为何10年不开会?什么是“武斗”?其规模到了何种程度?为何会发生内战式“武斗”?全国为此死了多少人?冤假错案整了多少平民百姓?开国功臣、革命前辈被整和整死了多少?国民经济损失价值多少?全国古迹文物损毁多少?我们的后代从何获知历史真相?这难道不正是为某些别有用心试图为“文革”和四人帮翻案的极左“学者”片面讲述文革历史蛊惑年轻一代制造极大的空间?我们口口声声要让“老祖宗”占领这个那个阵地的学者、官员们为何不想想:你们设计的政治课程,为何培养出一批拥护“文革理论”的年轻人和“接班人”?这是不是人为失职?

而2011年6月,某位“大领导”曾公开说:“毛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认为“现在的很多事情也证明他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见文末相关链接)——这显然是错误地为“文革理论”及其发动者张目,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违背中共《决议》的精神,客观上为撕裂原有的社会共识推波助澜——在与文革本无关联的当今弊端映衬下,这位领导错误讲话的效应在下文引用有关网民的言论中已经显现无疑。

“文革”历史事实始终在云雾中被障蔽得朦朦胧胧,发动“文革”的错误理论,从未在广大国人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大学生中得到彻底批判和厘清,加上网络评价“文革”的主体发生根本的改变,这是当今出现对“文革”评价颠覆性反弹的首要原因。笔者因工作故,常遇到各地大学毕业生,每谈及“文革”,他们基本都是满脸茫然,然后提出诸多问题……

2、当下确实存在的弊端客观上“印证”着似乎美妙的文革理论之“正确”

其实,网民中“赞美文革”的那些人(除少数别有用心者),因年龄故,绝大多数对“文革”及之前的历史和积弊丛生自然无切身感受、切肤之痛,但他们对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出现的种种弊端倒是有着切身感受和切肤之痛!他们渴望这些弊端、问题能尽快得到革除!面对腐败丛生、权贵横行、缩小贫富差距难见成效、国企改革遗留问题未能妥善合理解决、公民维权艰难公平正义难张,这些“赞美文革”的网民恰恰最看重的就是“毛发动群众斗当权的走资派”的表象!如“凯迪”网一位网民就说:“文革动机当然无可厚非,Deng某某搞翻案,要全国人民不争论,闷声发大财,结果官僚资本家发了财,骑在工人农民头上作威作福。难道老百姓认为合理?”——这样的“感受”很容易与未彻底批判、厘清而貌似美妙“公平正义”的“极左社会主义”理论及毛文革理论一拍即合,现实弊端客观上似乎恰恰“印证”着荒谬的“文革理论”之“正确”,他们认为当下正是毛所坚决反对的“资本主义复辟”;如果此时再有“极左”学者、宣讲家辅以“阐释”,再有“毛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的领导讲话相佐证,自然极其容易获得理想“宣传效果”的。鱼龙混杂似是而非的“极左理论”没有厘清,且被笼统“高举”,必然带来混乱的思维和共识的撕裂。

可以说,与其说一些网民“赞美文革”“怀念毛时代”,不如说他们向往和呼唤社会公平公正”与真正民主的实现。他们未经历文革,恰恰可以把看起来无比“美妙”的“民主”的“文革理论”拿过来当作评价当今社会弊端的“参照系”和“武器”——因为这个“参照系”的大部分仍被当政者奉为“传家宝”……

若论“赞美文革”或“文革动机”的一部分网民对当下弊端的痛恨,笔者和许多国人也同样是痛恨而焦虑的。所不同的仅仅在于,大凡完整经历过前后两个“30年”的一代人,在痛恨和批判当下弊端时,却不可能用荒谬的“文革理论”作为“参照系”和“武器”,因为这一代人的亲身经历和历史体验使他们很清楚,那原本在现实中就子虚乌有(另文阐述)。

五、结 语

当我们把一部分网民对“文革”或“文革动机”的赞美看作“呼唤社会公平正义”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时,当我们看到网络上评价“文革”主体的年龄结构已经发生质的改变时,当我们从一些大力颂扬“文革理论”的现象中看到高中、大学政治历史教科书存在的重大失误,并被一些别有用心者利用时,我们就找到了问题的实质。而出现这样一种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其根本原因正主要来自上述因素。

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就是说,要走当今改革开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

“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与“文革理论”的“根基”倒似乎没有多少矛盾——“文革”看起来不就是要“防止资本主义”吗?不就是加强党的领导不搞“资产阶级民主自由”吗?赞美“文革”或“文革动机”、仇恨“资本主义”的人士自然会支持。

那么,“封闭僵化的老路”具体所指是什么?为什么“老路”不能走?错在哪里?而从政治和经济两个层面而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质又是什么?其正确性何在?——这些,对于经历过两个“30年”的一代人也许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对于仅仅对“后30年”有切身感受和“切肤之痛”的一代人来说,这些问题的厘清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模糊的认识、模糊的思想必将带来同样“模糊”的判断和言行。

哲学上“不破不立”的观点是有道理的。马克思主义宣称“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那么,唯有彻底破除“为尊者讳”的禁区,唯有彻底批判“文革理论”,将“十年浩劫”的历史事实和严重恶果,负责任地毫不掩饰地公诸于世,才能遏止“僵化封闭的老路”悄悄延伸过来,才能有效防止极左的乌托邦式“社会主义”谬论死灰复燃;才能使“改革开放”路线方针的贯彻名正言顺并形成共识和凝聚力(当然须继续加快革除各种弊端,深化改革)。而更重要的是,如此,才能使人们在批判社会弊端呼吁改革之时,能从社会科学的角度,从社会发展、国家治理的客观规律和事实本身出发,而不是以乌托邦式的前30年极左“社会主义理论”和“文革”理论为“参照系”,从而撕裂社会共识。而社会共识的撕裂意味着什么,这大约是无须细说的了。

习总书记正主导铁腕反腐,重视民生,推进司法公正等十八大一系列改革措施,已经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和赞誉;但我们必须看到,当今社会积弊的形成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一些体制弊端还在继续充当着滋养社会积弊的“温床”,要短时期内完全革除积弊并不现实——而且可以说,没有弊端的社会,恐怕还没有在地球上出现。那么,在社会始终呼唤公平正义这样无可非议的背景下,如果“文革理论”没有得到彻底批判和厘清,执政党就必须面对相当一部分人会每时每刻以似乎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文革理论”为“参照系”和社会批判“武器”,颂扬文革那一套“美妙绝伦”的乌托邦社会主义“老路”,不断发出对文革“颠覆性评价”。这已经和必然成为令人纠结无法回避的现实。而它对社会发展所带来的阻力和负面效应是可想而知的。□

2014年1月9日  

【参考资料索引】

1、CNNIC第32次互联网报告:网民属性(2013.7.发布)

2、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3、1969年毛泽东: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 真枪真炮

4、“文革”期间最惨烈的十大武斗事件(若为“谣言”当早被封杀和打击)

5、晏乐斌: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武斗)遗留问题(作者为公安部退休干部)

6、【视频/冷暖人生】重庆红卫兵墓园历史当事人的诉说

7、应学俊:重读《炮打司令部》——再析发动文革的动因、动机    

8、应学俊:两弹一星元勋等20位科学家:因“无可厚非”的文革而惨死

9、应学俊:又见“文革动机无可厚非论”视频

10、应学俊:论“规律”大于“主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对王光美说法的几个搞不懂(阅读札…      下一篇 >> 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