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河南省官儿们可还记得“路宪文”?

2014-02-15 12:51: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3974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虽然“30年河东30年河西”,但河南等省市对于上访民众的无情打压却与上世纪50年代末河南省及“信阳事件”的表现几乎如出一辙,何故?当年承担罪责的地委书记路宪文曾被判刑3年,河南省的官儿们可还记得?(本文已发“博客日报”“中华论坛”等)

我国已废止“劳教制度”,但近曝河南省各地政府曾拨款非法挂牌设立“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对上访民众无情打压,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且给予非人道对待,至今尚存——中国网报道《河南上访训诫中心探访:七旬老妪睡水泥地上》,河南省各级政法委公然违宪违法,令行禁而不止!

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法律意义上的“训诫”——有哪一条法律规定可以拘押超过24小时且无须任何法律手续?《宪法》还算不算数?在习主席开展“群众路线教育运动”之时,河南省各级政府不仅不积极解决民众诉求、冤屈,而且对老百姓如此无情,还是不是“人民政府”?难道这些老百姓也是所谓“黑五类”专政对象?自古以来上访申冤何罪之有?即便“教育、训诫”或美其名曰“心理疏导”也罢,但能公然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吗?公民基本权利何在?

由此,笔者无法不想到上世纪50年代全国闻名的河南“信阳事件”——河南省各级政府、政法委领导可曾记得当时任信阳地委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委的“路宪文”此人?路宪文因其在“大饥荒”中的一系列严重错误和罪行,导致发生仅信阳地区饿死百万人的大饥荒惨案,最终被判刑3年,以谢天下。此也可算“判例”吧

一、当年的地委书记路宪文因何获罪?

上世纪50年代末“大跃进”以及浮夸风等导致的大饥荒,当属于国家“路线”错误问题,路宪文作为地方领导为何有“罪”且遭致判刑呢?请先看看中共信阳地委当年《关于路宪文在“信阳事件”中所犯罪恶的处分决定(草稿)(节选)——

“1959 年冬、1960年春,信阳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死人事件。据统计,全区死亡百余万人,占全区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十三,死绝五万多户,村庄毁灭一万多个,牲畜死亡二十一万多头。破坏严重的地方,大量田地荒芜,房屋倒塌,十室九空,一片凄凉。这一残酷事件虽然说和“五风”错误、执行左倾盲干有极大关系,上级应负很大责任,但是,路宪文身为信阳地委第一节记,应该负直接的重大的责任。”

再看省高级法院对路宪文一案的《判决书》(节选):

“被告路宪文,当灾情严重,群众生活困难,面临饥饿,不得不外出谋生和宰杀牛羊渡荒的时候,路宪文对这种情况,不但不采取有效措施领导群众生产救灾,反而对外出谋生的人一律称之为‘流窜犯’说:‘外流没好人,好人不外流’,把外流的农民说成是‘地、富、反、坏份子破坏’,并布置公安机关消灭外流,打击流窜,设置岗卡,强制收容;对杀牛渡荒的群众,一律称之为破坏生产的“杀牛犯”通知各地可以先斗后捕,形成了违法乱纪、乱捕乱押,严重地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

“被告路宪文,为了隐瞒罪恶,打击陷害向党反映真实情况的人。有些人对路宪文的严重错误表示不满,向上级写信反映真实情况,被告路宪文知道以后,不但不认真检查改正错误,反而利用职权,打击陷害好人。如光山县李玉伦、信阳县胡修玉、信阳专署建筑工程局邢贵良等同志,先后署名向中央、省委和地委反映群众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路宪文知道后,反而指示有关部门给以非法斗争,结果将李玉伦查出扣押20余天,胡修玉划为右倾机会主义份子,斗争后给予留党察看处分,邢贵良斗争后开除党籍……”

为了防止农民外出逃荒要饭,给信阳、给人民公社“抹黑”,路要求各县到处组织民兵设立岗卡,拦路扣留、搜查群众,全区从1959 年10月到1960年5月共收容拘押了46万人次,其中在扣留期间冻饿致死一万余人。当时,群众一无口粮,二无蔬菜,三不能逃荒,四不能杀牛充饥,以致逼得人吃人肉。这样悲惨的事情,路宪文还说是“阶级敌人破坏尸体”,并亲自批准逮捕吃人肉的群众,其中竟将一15岁的孩子判刑15年……

不知河南的、有关地区的官儿们,看了上面《判决书》和《处分决定》有何感想?某些人是否正在对上访群众干着与路宪文当年差不多的营生?某些人是否还记得什么叫“利令智昏”?

二、“30年河东30年河西”大不同,但在某些方面却一以贯之何其相似

文革结束并被彻底否定,改革开放中国大有进步,《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有部分落实。但有些根本的东西并没有改,所以虽“30年河东30年河西”,但某些方面一以贯之,而腐败、专制、执法违法、欺压百姓种种弊端正从那些至今“坚持”未改的部位源源不断滋生出来,割了一茬又一茬,生命力可谓旺盛!

看着上文对路宪文的《处分决定》,我们难道不是清晰地发现路宪文当时的所作所为,与当今河南及其它有关地方打压上访群众的做法几乎如出一辙?请看《决定》中部分文字——

“路宪文长期以来,存有追求名誉、地位思想,特别是1958年以来,骄傲自满情绪比较突出,虚报浮夸,弄虚作假,谎报成绩,骗取荣誉,甚至不择手段,纵容违法乱纪,利用五类分子搞‘反瞒产’来完成征购任务;直至发现群众生活有严重问题,大量肿病死人的时候,仍念念怜惜其名利地位,怕否定自己谎报的成绩,怕失去骗得的荣誉,怕揭露自己的错误,以致在12月底,省委指示拨粮以前,见死不救,不准群众外流逃荒,不准群众杀牛充饥,断绝群众一切生路,置群众于死地;惨案暴露后,又扒房砍树,掩埋尸体,追查写信反映情况的人,掩盖罪行,封锁消息……”——这些描述难道在当今河南等某些地方不还是在重演?为何如此?改革为何改不了这些?

“信阳事件”是非曲折那是另一一个专题,应当是专史。本文只是想说,当今河南省各级政府甚至全国其它地区对于上访民众的打压,与当年路宪文的作为何其相似!简直如出一辙!有时某些地方百姓并非上访,仅仅三五成群上法院起诉立案,也会被整车强制拉回。而此次曝光的非法“上访训诫教育中心”竟然又出自河南!历史竟如此吊诡!—— 一切为了所谓“地方稳定”和“政绩”,一切为了保官位保乌纱,心中哪有人民群众的合法权利?哪有什么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感和追求?眼中哪有《宪法》和一丁点儿真正的法治观念?有些官员还剩下良知几分?这应当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的共同之点,未“改”之处

三,不彻底反思历史,不改革制度弊端,吴之圃、路宪文式的悲剧随时并已经在继续堂而皇之地重演

看到如今被关在河南“非法上访训诫教育中心”里的百姓,想想吴之圃、路宪文当年治下的河南及信阳百姓,我们倒真的看到了“前后30年”某些方面“互不否定”的逻辑联系。然而这种“联系”恰恰是不应当有的“老路”上的陷阱!不彻底反思历史,不彻底否定和批判极左路线,不从制度上深挖产生过去和今天种种弊端的老根,悲惨历史随时都会重演,而且会拉起“法治”的大旗堂而皇之——然而,失去民主灵魂的“法治”必然是“专制”的代称!君不见,“寻衅滋事”等罪名在某些情况下难道不似乎已成“口袋罪”?

极左老根即便在上世纪50年代大饥荒后以及文革以后,也没有得到彻底地反思和批判。例如,即便由于“信阳事件”太过惊天,中央必须做出处理和交代,但路宪文3年刑期坐满出狱后,“组织上”还是“很照顾”的,毕竟是“老革命”,路先在河南某国营农场被任命副场长,1975年又重新入党,1979年12月调河南省某农业专科学校(现改名为河南省某学院)任校长,校党委委员(行政12级,副厅级待遇)。1983年9月仍享受“离休”,10年后去世。(资料来源百度)

河南省委书记吴之圃先因积极“大跃进”、搞人民公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受到伟大领袖多次表扬;而河南大饥荒饿死200多万人的惨剧暴露后,毛泽东又严厉批评了他,天子之怒,吴之圃知道漏子捅大了,终于冷静下来,深感问题严重。而中央对他的处分也就是改任省第二书记,后又调离河南,到中南局担任负责文教的书记……据说“文革”就是斗“走资派”的,文革初吴在检讨中痛陈:对我“处以极刑,我也应引颈受戮。我欠河南五千万人民的债一辈子也还不清。”伟大领袖看到吴的上述检讨后与对待刘少奇是截然不同的,竟放他一马,并指示:吴之圃不要再作检查了。(见文末附党史文苑)吴过了文革这关。而文革结束后,据称中央还为已于1967年去世的吴之圃“彻底平反”,评价甚高。诚如是,这让人颇感有些“无厘头”,因为吴之圃是河南大饥荒造成200多万人饿死的直接责任人,罪错无疑皆大于路宪文。

如今河南非法设立“上访训诫教育中心”,且对拘禁者有失人道。说是按省里的统一布置实施的。这又与当年“路宪文”的说法和情形极为相似了。但是,一旦“摊上大事儿”,有些官儿们可别忘了,直接责任人就真的要成为承担罪责的“路宪文”了。吴之圃文革后可以“平反”,但对不起,路宪文就是“平反”不了,罪总得要有人顶的。人类共知共识的是非善恶公理毕竟高于任何“主义”和“上级指示”,人命是关天的。草菅人命在任何国家都别想逃脱罪责,尤其是直接责任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邓公曾说:“左”的东西害人不浅,我们搞了20年的“左”!祸害我国20多年的“极左路线”何曾得到过彻底的批判和否定?某些实践证明正继续滋生种种严重弊端的制度何曾得到了改革?除了腐败,河南再次出现这种非法打压群众的“训诫中心”就是全国类似严重问题的典型代表,它正在制造尖锐的社会矛盾和对立。

在国家发展的历史中,“文革”及其极左理论是毒疮,但手术切除毒疮而不挖出病毒藏身的根子,毒疮随时会从原处或其它地方再生出来,这是最普通的常识。河南的“上访训诫教育中心”就是在原处再生的毒疮。所以,医院里要为某些病人截肢或扩大面积切除更多部位,就是为了斩断病毒再生和蔓延的渠道,斩草除根——半个世纪前后的河南省出现如此相似的历史重演,各地出现如当年大饥荒时普遍存在的对上访群众的打压,“前后30年”在这方面却如此相似,难道不能给我们诸多启迪和警醒吗?

2014年2月14日  

【参考资料索引】

1、中国网:河南“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探访:七旬老妪睡水泥地上

2、中国新闻网/济南日报:“非正常上访训诫”实为非法拘禁

3、中国网:59岁法学教授刘景一跪访替人维权

4、豫法刑一字第15号:河南省高院刑事判决书(被告路宪文)

5、党史文苑:吴芝圃与“大跃进”运动

6、应学俊: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7、应学俊:“老路”上的“辉煌”与黯淡——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训诫教育中心”?《宪法》还算不…      下一篇 >> “按上级指示办”的合理与荒诞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