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评论官方博客
 
http://xjbp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艾滋女发帖何以成为新闻?

2009-10-26 18:30:4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7824 次 | 评论 0 条

“艾滋女发帖”何以成新闻
李楯
  李楯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教授、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if(picResCount>0){ document.getElementById("picres").style.display="block"; document.write("
"); }

 观察者说

 10月1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以相当重的分量报道了“艾滋女网上发帖”事,并配以对3个专家的连线采访。事件情形大致如下:

 一个自称“闫德利”的人在网上发帖:公布了279个与自己有过性关系的人的手机号,称自己已感染艾滋病,“我的人生既然已经烂了,那就要烂出名气”;同时公布的还有闫德利的身份证号、家庭地址和400余张“艳照”。“闫德利”声称“我每天还在把身上的艾滋病毒传染给不一样的男人”。

 网络的反应极其强烈,除了道德谴责还提出:这样的事该谁管,政府还是哪些社会组织?是犯罪行为(公布了他人手机号,侵犯了他人隐私权;上传淫秽照片,构成传播淫秽图片罪;故意传播艾滋病,构成伤害罪或杀人罪),为什么不查处?18日,闫德利终于露面,回河北家乡向公安机关报案,称:网上发帖不是自己所为,是有人陷害;去疾控中心做了三次艾滋病检测,证明自己不是艾滋病感染者。警方则称:发送淫秽图片的IP地址均为北京,疑有幕后黑手。

 这是小事还是大事,值得如此轰动?因此,我们需要思考社会对艾滋病与性的认知和态度,以及“艾滋女网上发帖”得以成为新闻的原因。

 艾滋病在全球流行近30年,在中国,自发现第一例病例的报告起,至今也已25年。在世界和中国,传媒于艾滋病防治中起过积极作用———呼吁人们警惕,宣传预防知识,报道感染者的不幸、反对歧视,强调政府、企业和国际社会的责任,但同时也起过负面的作用———传播了恐慌,助长了歧视,称艾滋病为“世纪瘟疫”、“绝症”,把艾滋病过多地和“性”联系在一起。

 回过头看,世界艾滋病感染者的数据曾被估计大了。在中国,曾有一个时期,专家通过主流传媒传播的信息是:“2010年中国将有1000万感染者”,“造成经济损失77000亿元”,“20余年改革开放成果将毁于一旦”。由此,想加之于决策者的认识是:艾滋病是影响“国家安全”、“经济增长”、“社会稳定”、“民族兴衰”,甚至是“国家兴亡”的大事,更有甚者,提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对个人,专家通过主流传媒传播的信息则是:人人都可能感染艾滋病,艾滋病主要通过性传播,艾滋病的传播正从高危人群走向普遍人群;照片和视频图像告诉人们,艾滋病人个个骨瘦如柴,形象恐怖,绝望地、极端痛苦地等待死亡。

 实际情况是:当时通过传媒发布的艾滋病感染者“实际有”的数字只不过是“预测”数,而“预测”数是被估大了。中国政府自己发布、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等联合发布的预测数字是:2001年100万人,2003年84万人,2005年65万人,2007年70万人。2005年预测数字的下调是对此前错误估计的纠正,而曾影响决策者、影响公众认知的所谓“2010年中国将有1000万感染者”,纯属子虚乌有。

 目前,药物治疗虽不能治愈艾滋病,却可使感染者大体和非感染者一样正常地工作、生活。中国政府制定了为艾滋病病人免费提供抗病毒药物的政策。这些都改变了艾滋病和社会发展的相关情状。

 艾滋病是目前在医学上无法治愈,却很难传染的疾病,因此,对艾滋病的大规模传播,只能从社会问题方面找原因。艾滋病的传播需要感染者和非感染者之间的体液(血液、精液、阴道分泌液、乳汁等)交换。因此,除了输血等医源性、血缘性传播,一般人只要把握自己的行为,不造成和别人体液交换,就不会得艾滋病。

 艾滋病的性传播不但要有感染者和非感染者之间的性交合,而且需要双方的性器官都有破损(小的破损本人不一定能感知),安全套的使用基本能阻止艾滋病的传播。不用安全套的性交合的传染概率,男传男是1%,男传女是0.05%-0.15%,女传男是0.03%-0.09%。而输血等造成传染概率在90%以上。母婴传播在欧美概率为15%-30%。性传播之所以被讲成是艾滋病传播的第一途径,一是艾滋病传播初起时美国主流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二是在中国之外的许多地方,艾滋病感染者中经性传播的比例确实高。

 艾滋病防治在中国至少已耗去数十亿元,其中相当数量用于宣传。问题是,精美的印刷品专业人员不用看,一般人看不很明白的“医普读物”,以及动辄数十万元的大型晚会,并不能使那些只要知道“使用安全套就能防止艾滋病的性传播”,就有可能保护自己的人知道这句话。这使我们必须认真反省资金浪费和宣传方式的不当。

 面对“艾滋女网上发帖”,有人严厉地主张应删除、屏蔽这种不良信息。但是,怎样处理公民表达自由和不良信息、违法发布的信息,以及构成犯罪行为的信息发布之间的关系呢?

 有人强烈主张政府或相关组织要管。但是,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及各种事故、事件、灾害等的数量,及与其相对应的公安机关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能量,是有定数的。政府工作有法定职责,有成本,什么事,管与不管,管到什么程度,也应有一定之规。此事,影响大了,河北警方是管了,但网上或有意造势,或众人无因参与,群情激愤,都要警察找出人,查清事,能做到吗?

 一个社会,特别是网络中,总会有诽谤诬陷、总会有因无聊而生事(编故事),总会有不幸的人和阴暗面,关键是人们能否恰当对待。特别是对其中一些或真或假之事的态度和举措,显现着这个社会公民的品性,也检验着国家法治的成熟程度。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时事访谈:解读温家宝总理督学      下一篇 >> 袁岳:我为什么喜欢北京?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周刊评论

北京《新京报》评论周刊 欢迎投稿,信箱:xjbplzk@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