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梁漱溟眼中有“章罗联盟”吗?——与胡新民先生商榷

2014-07-31 00:17: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内容提示胡新民先生欲借梁漱溟之“刀”再“杀”一次章伯钧、罗隆基,以论证反右的“必要性”,这用意是徒劳的——除非胡对本文所列事实能一一推倒。而在梁漱溟明言“所传的‘章罗联盟’是没有的事”之前提下,胡竟仍然以《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为题作文,这不仅是笑话,也使胡诡辩的把戏露出了过于明显的马脚。

最近发现有个叫胡新民的先生发表不少文字,其中有一篇题为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网络信息浩如烟海,如是一般网文未必会引起笔者注意,但此文是刊于顶级官媒“党史频道”的(2014.04.25),且题目令人诧异——因为凡熟悉1949年以后“国史”的人都知道,“章罗联盟”是毛泽东信口而言,是一个历史错误,实际上并不存在。连当年“反右”积极分子大人物如今都慨叹:‘章罗联盟’,千古奇冤!——梁漱溟眼中会有个“章罗联盟”吗?于是笔者好奇地仔细拜读该文。

一、果然文不对题,自我骂题

果不其然,承蒙该文作者在文末还引用了梁漱溟原话:“所传的‘章罗联盟’是没有的事”,“这两个人是相争的两面,各有才华,各有本事,但彼此矛盾。”——有矛盾的两人何谈“联盟”或“同盟”?梁漱溟眼中压根儿没有什么“章罗联盟”,胡新民的文题何以如此拟定?用意何在?所以,该文岂不是文不对题?难道不在自我骂题?(注:毛用的是“同盟”,后报章上说成“联盟”)

哦,胡新民对“联盟”赋予了这样的定义,以自圆其说:“无论同盟还是联盟,都不是说章、罗有个什么正式的结盟过程,而是说他们在政治欲望方面是一致的”。看来胡新民可以调去汉语大词典编委会了,因为他可以任意给一个常用汉语语词的概念赋予新的内涵和外延。可不知怎的,这让人想起历史上赵高的“指鹿为马”——我说他是什么就是什么!按胡的解释,这世界上不约而同有相同、相近“政治欲望”的人肯定不少,那么不论见过面没有,也不论接触过几次,甚至两人其他矛盾颇深,便都可称作“××同盟”了?这不是指鹿为马又是什么?好一个当代赵高!可惜那样的时代过去了。

文不对题,似是而非——这是胡新民该文的特点。尤其似是而非,乘机浑水摸鱼,这是诡辩者惯用的伎俩;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用静止的、片面的观点评判人和事,这也是诡辩者的另一招。戈培尔曾说过:“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比直接说谎更有效”——这是对似是而非、浑水摸鱼宣传策略的最好注解。当把梁漱溟说过的话取其所需地与胡新民先生的“分析判断”搅和在一起时,确实能暂时蒙蔽一部分人——不过,那只能是暂时的、一部分人而已。

二、胡新民借梁漱溟之口要“论证”什么?

既然“章罗联盟”子虚乌有,胡要借梁漱溟之口说什么呢?或者说,胡新民要论证什么呢?看完全文才恍然大悟:原来,胡新民要借梁漱溟这把刀,再“杀”一次章伯钧、罗隆基——“杀”这两个曾经和蒋介石独裁政权做过坚决斗争,并后来与中共合作参与“建国大业”的爱国民主人士;证明“反右运动是必要的”,章、罗一直就不是什么好鸟,被毛钦点打成“右派”(“阶级敌人”),活该!

胡文借梁漱溟之口,“揭露”章、罗种种“劣行”,言之凿凿,使人恍若重新面对1957年贴于墙上揭发“章罗同盟罪行”的大字报。不熟知1949以后“国史”的人读此文,完全会感到“反右”没错,毛批“章罗同盟”也没错。有没有这样的效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胡文验证。而笔者以为这正是作者想要达到的目的。估计某些网站对胡文也当如获至宝吧。

在胡新民心里,“反右扩大化”扩大了99%以上,那是小意思,已经承认并在20年后纠正表示过“痛心”了,不值一论,但那似乎反“对了”的0.X%甚至更少,是至今仍不可放过的,还要寻找机会再次揭露、批判,将当年的“反右”大字报再贴一次。这是胡文的实然逻辑。

然而,此文乍看言之凿凿,有些引文也有出处,而细想便会感觉,这篇文不对题的文字,其浅薄与荒谬是非同一般的。

三、4000人或5人:550000万人——“反右必要性”何在?

胡借此文重复遭人诟病的观点:“反右斗争在当时的情况下肯定是必要的,但扩大化的严重后果也是令人痛心的”。

胡文提及毛最初对全国右派数量估计4000多人,但最后“扩大化”打击了55万多人(定为“右派”的,即以敌我矛盾论处,或劳教或劳改,或开除公职遣送原籍“交群众监督劳动改造”),而全国知名的“大右派”在粉碎四人帮后仅5人不予平反——“4000人或5人:550000万多人”,我们不知这场“反右”运动有何“必要性”?

退而言之,即便在当时泱泱6亿国人中真有4000多人有“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这是十万分之零点几呢?再退而言之,即便章、罗等十恶不赦,难道“有必要”在全国掀起一场全民的“反右”运动,并下指标下任务深挖各地各单位的“右派”吗?即便有些人对党的某些政策不满,可他们除了“言论”又有何“颠覆”的组织或行动呢?危及执政党安全了吗?如此封建王朝时代才会有的“因言获罪”的文字狱,到今天还值得再写文章去百般肯定竭力维护吗?

现在,全国腐败分子有多少个4000?我们为何还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通过法治程序反腐,而不是搞全国性的“群众运动”呢?胡新民先生:毫无法治、运动群众的“反右运动必要性”何在?

我们再翻开至今可考的1957年《人民日报》——为何毛和中共一再鼓励甚至要求民主党派“大鸣大放”,毛亲口承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最终如何?在毛如此动员并承诺的前提下,即便当局觉得一些人在有关座谈会上发言不妥,也完全可以“诫勉”提醒,为何要故意把那些自己认为不妥、不对正确的言论发表到《人民日报》上去扩大“负面影响”?这是在玩一种什么把戏?这就是胡新民所说的“必要性”?这就是“4000人或5人:550000万人”的“必要性”?如有人护主心切,要说“扩大化”是“下面的人”搞的,不是毛的本意,那么就请看看文末索引:《羊城晚报》载文再说话吧,看看毛泽东当年是怎样逼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挖党内“右派”的。(选自《社会主义在中国》)

而如今再重温当年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大右派”言论(见文末),结合前30年的曲折,回望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政治、经济改革的实践来看,那些“右派”言论又有多少是错误的和”反动“的呢?有的难道不正体现着社会发展规律和“先见之明”?

在胡新民看来非常“必要的”反右运动带来怎样的实际后果呢?看看毛泽东自己后来怎么说的吧:反右“带来一个缺点,就是大家不敢讲话了”——直言之便是:万马齐喑,噤若寒蝉。这是很符合逻辑的结果。老百姓谁也不敢说党和政府的政策及领导干部半个“不”字,民主荡然无存,官僚主义、贪污腐败迅速滋生蔓延,农村中不少地方书记、干部们更加专横跋扈,动辄“专政”,毛不得不又要考虑搞“运动”了,那叫“四清”,其中一项就是“清经济”,解决贪污腐败问题……

对此,胡新民先生能否认吗?胡先生是否还想唱“反右运动就是好,就是好”,甚至再来一次?

四、抓住一点不及其余:胡文“借刀杀人”

梁漱溟在中国基本有定评,他是有个性、有风骨的爱国学者,说话往往直截了当而不顾忌其它。当胡读梁漱溟有关文章、回忆录之类时,发现梁漱溟竟然对章、罗缺点有所批评,一定欣喜非常吧——这可是肯定“反右”而否定章、罗的好好“刀”啊,完全可以借来再“杀”一次章罗,以论证毛对“章罗同盟”的钦点批判。于是有了文不对题的《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

可是,胡新民不知今年贵庚?不知是否经历过“文革”?胡先生可知这种“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把戏,在历经“文革”烈火历练的国人面前是多么不堪一击!玩这个,胡新民大约还远比不上姚文元、张春桥的“刀笔”!

我们姑且不论梁漱溟对章、罗个人评价是否完全客观、妥当,是否公允。单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来说,如毛、邓、刘少奇、周恩来,抑或鲁迅等等,都未必堪称“完人”,那么章、罗若有一些缺点、过错,这很奇怪吗?谁的身上没有短板?上述伟人身上难道就没有令人不堪的某些过去?卢梭的《忏悔录》自揭多少疮疤?可又怎能掩盖得了他对人类的伟大贡献?何况梁漱溟在谈及章、罗缺点时一码归一码,梁并没有否认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和大节,梁是论及他们“吃亏”的原因而谈到他们缺点的。这与胡新民的立场是两码事。

胡“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但我们要顾及“其余”,要全面地看一个人。请胡新民回答自己回避的“其余”吧,而那正是章、罗的大节和整体:

1、早在1949年中共“五一口号”发布之前的1947年,章伯钧、罗隆基担任领导职务的民盟就与中共一致行动,拒绝出席国民党非法召开的“国民大会”;并于1948年新年伊始,公开宣布同中共携手合作,为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政府,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民盟创始人之一的罗隆基还上了国民党计划行刺的黑名单,险些被作为“要犯”押往台湾。因为罗隆基的笔和口常常直刺国民党独裁和法西斯行为之要害。——胡新民能否认这一历史事实吗?没有这一前提,毛与中共会邀请他们从香港来到东北解放区共商“建国大业”吗?这是不是不该忽视的“大节”?胡新民如何评价?

2、胡新民在文中竟然用上“拉一个打一个、捧一个贬一个”的小儿科伎俩,用梁漱溟的不愿做官来诟病章、罗在新中国政府的任职,似乎证明章罗拥戴中共只是为了一官半职。然而,这伎俩多么拙劣!

如果胡新民还要列出章、罗为级别、待遇有过意见,从而证明章、罗不过“小人”也,那么,我们想请胡新民对刊于人民网的章伯钧:拒蒋高官 出任新中国交通部长一文所载事实认真证伪。若章、罗是那样为一己私利斤斤计较的小人,为何还要和蒋介石作对?为何要“拒蒋高官”许诺?胡新民大约应当对此做全面考证和评价,否则胡论如何成立?

3、在所谓“第三条道路”上做文章诟病章罗,那是蒙小孩子的把戏胡新民说:“民盟要为中国的未来设计一种既不同于欧美也不同于苏联的新道路,即第三条道路。……实质上还是一套比较典型的西方式议会制、内阁制和省自治的制度。民盟却认为这是引导中国发展的正确之路。”——多么言之凿凿啊!这似乎足以证明毛反右、批“章罗联盟”很必要,很正确,章罗的下场是活该如此。然而,这若在特定场合忽悠那些不熟悉民盟历史的人也许有点用,而发于媒体,岂能忽悠得了世人?

章伯钧确实主张过既不同于国民党也不同于俄共、中共的“第三条道路”,但那是1948年以前的事。而任何人和事物都是在变化、发展的,胡新民用刻舟求剑的把戏来忽悠世人是可笑的。请问,若事实如此,毛泽东和中共为何要邀请坚持“第三条道路”的民盟及章罗来解放区共商“建国大业”?中共那么傻吗?我们让历史说话——

如前所述,1947年,章伯钧、罗隆基担任领导职务的民盟就与中共一致行动,拒绝出席国民党非法召开的“国民大会”。“民盟”因反蒋亲共而被非法解散,罗隆基险些被捕押送台湾,章伯钧被迫出走香港。1948年1月,他和沈钧儒在香港主持召开了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并代表中央常委作报告。会议通过了《三中全会宣言》等三个重要文件,重新确定了民盟的政治路线:一、主张彻底推翻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二、赞成土地改革和没收官僚资本;三、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四、放弃中间立场,支持武装斗争,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见人民网《章伯钧:拒蒋高官 出任新中国交通部长》)——胡新民如今还好意思拿民盟一度曾提过的“第三条道路”说事儿以忽悠大众?如此罔顾历史发展、变化的事实,这难道不是当下中共最反对的“历史虚无主义”?

胡新民先生,为何对这些历史过程选择性回避?岂能唯独找出梁漱溟的只言片语来论断如此大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这种“借刀杀人”刻舟求剑的文字游戏忽悠把戏,难道能掩盖历史的全部?

五、胡新民如何解释中共对章、罗最终的评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记载:“1985年11月11日 农工民主党中央和民盟中央举行章伯钧诞辰九十周年纪念座谈会。中央统战部长杨静仁出席并讲话。他说,章伯钧先生是一位著名的爱国民主战士和政治活动家,其全部历史及全部工作总的来说是爱国的、进步的,为我们民族和国家做了好事,值得纪念。”——这就是对一个至今不予正式平反的“右派”的评价,对一个“爱国的、进步的、为我们民族和国家做了好事、值得纪念”的“右派”的评价!

1986年10月24日,在北京召开了由民盟中央主办、专为缅怀罗隆基的纪念大会。当时的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严明复发表了讲话:“今天……纪念中国民主同盟的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著名的爱国民主战士和政治活动家罗隆基先生诞辰九十周年,缅怀他对我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作出的贡献。我代表中共中央统战部,向今天座谈会的主办者——中国民主同盟致意,并向罗隆基先生的亲属表示亲切问候……”“纵观罗隆基先生的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总的来说,他是爱国的,进步的,为我们民族和国家做了好事,是值得我们纪念的。”——这也是对一个至今不予平反的“右派”的评价,这是给一个“对我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作出的贡献、爱国、进步”的“右派”的评价。

胡新民先生又该对此作出怎样的解释?

我们再对照毛1957年钦点批判“民盟”的话——毛泽东在《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一文中明确写道:“民盟在百家争鸣过程和整风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特别恶劣。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有路线,都是自外于人民的,是反共反社会主义的。还有农工民主党,一模一样。这两个党在这次惊涛骇浪中特别突出。”须注意,毛这里指的是“民盟”和“农工民主党”两个党派,而不仅是“章罗同盟”了——这难道不很荒诞?如此民主党派,在最初中共建政时为何要理睬他们?为何还要热情邀请他们到解放区来筹备第一届政协及“建国大业”?这两个一直反蒋亲共的民主党派何以在中共领导下反而成了中共的敌人?回顾历史细细梳理一番,这难道不荒诞至极?而从中我们又能看到什么?

其实,为了维持“反右没有错”的说辞而不给章、罗等几个全国知名“右派”平反就算了,是非自在人心,大家“都懂的”,胡新民就别再哪壶不开提哪壶吧——因为官方给章罗的最终评价、“待遇”和对他们的“右派”不予平反的矛盾做法,已经在历史上留下笑柄,且已定格,右派”章伯钧的骨灰还被安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呜呼,如此“右派”!这真应了那句俗话:“不说还好些,越说越不成”。(须知,“右派”是于属于“阶级敌人”的哦!)

四、结 语

笔者并非说对逝者只能赞扬而不能对其人品德行进行评说,梁漱溟自然有他评说的权利和自由。但把对章罗个人缺点的评说硬要与“反右的必要性”以及对“章罗联盟”批判的正确性联系起来,这显然并非梁漱溟原意,而是胡新民借梁漱溟之口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污名章罗的鬼把戏,即所谓“借刀杀人”。读者明鉴。

胡新民先生为“反右必要性”和批“章罗联盟”的正确性背书是徒劳的——除非胡新民对本文所列事实做出有据的反驳。而在梁漱溟明言“所传的‘章罗联盟’是没有的事”之前提下,胡竟仍然以《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为题作文,这不仅是笑话,也使胡诡辩的把戏露出了过于明显的马脚。□

2014年7月30日  

【部分参考资料索引】

1、胡新民: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

2、章伯钧:拒蒋高官 出任新中国交通部长(人民网)(另:中国经济网

3、中国网/应克复: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

4、【凤凰卫视】我的中国心:越是崎岖越平坦——章伯钧

5、【汇编】千古奇冤:“章罗联盟”

6、《人民日报》上的历史记录:从整风到“反右”/“右派”言论

7、中央党校韩钢教授:“反右运动”的前因后果

8、不可忘记的“夹边沟”【札记】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赞新华网这样的“跟踪报道”      下一篇 >> 胡新民何必激活反右“历史病灶”…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