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玩二师兄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315157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上海情缘——为上海人辩白

2014-11-22 22:25:0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12 次 | 评论 0 条

我是上海人吗?其实这个问题不重要。正是有了一定的距离,就超然理解的更多、更深,于是就更在乎那点情缘吧!因此来为上海人辩白。

说实话这事干得费劲。凭一己之力为那个城市的人辩白,而且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仍然得不到中国广大地域大多数人的认同。之所以知难而上,是因为我与上海有着渊源,小时候在上海跟奶奶生活过两三年,后随父支援大西北。一去不得回。

1999622,也就是上海解放五十周年纪念日。外滩华灯绽放,黄浦江在两岸世贸大厦、东方明珠、国际饭店等等参差比邻的高楼灯火映衬下,波光临颍,分外妖娆。我和父亲漫步于灯火阑珊的外滩,看着这辉煌,听着江水的歌声,长时间无语。后依江边栏杆而立,久视彩灯映衬下的黄浦江。

我问:“如果再让你选择,你来不来西北?”“不”。他很干脆。

他,面对着悠悠而去的黄浦江久立后,轻声说:“小时候这里没有来过,外国人占着。”

为什么?

发展太慢?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二十岁就出门奔赴西北的人,在西北历经那么多风雨,献了青春,献子孙。去,除了生活所迫,一定怀揣着理想和憧憬。

四十年后想回,想不去。不会仅仅是因为简单的故乡情结吧?那一定是理想没有实现、憧憬成为虚幻。

美国人也有西部开发,他们当中的人不知有木有这种感受?

说实话,在平时我们上海支援大西北的人经常受到来自全国各地支援大西北的人的奚落,直到现在。周围人对上海人的不屑与对中华大地另一地的人的贬低几乎一样。是“贼”。

这“贼”,有好多含义精明、精致、精于算计、娇柔做作。这给来自上海的“西北人”,尤其是二代、甚至三代,带来了许多困扰,是一种夹心层的感觉。

这就引我来说道说道上海人,也算是穿针引线的沟通吧!不知来自上海的“东北人”、“西南人”,有没有这种感受?

一、为什么上海人排外

其实上海人大都是外地人。记得看“小刀会”电影时,就知道上海那时只有区区五十万人,这数也不准,因为那时的上海地界不清。

外地的人去多了,尤其都是些敢想、敢闯、能干,精明的汇聚到一起,自然而然就形成了那样一种文化,“海派文化”吧。后来看了好多关于上海滩的电影、电视、文学作品,知道上海在近百年的发展中,全国各地去了很多像马永贞、许文强等等之流的人物,就是我许多留在上海的亲属祖辈、父辈,也大都来自山西、陕西、山东、安徽等地。

上海人津津乐道的“海派文化”,对外地人来说是陌生的。了解“海派文化”只要打开“现代汉语词典”, 在“精”字下的所有词条,都是“海派文化”的解释,包括贬义的,但“精”字词条大都是褒义的。

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的繁荣达到鼎盛时期,成为全国经济、文化、一半政治中心,各类有胆识、有梦想、有能耐的人接踵而来,晋商、徽商、苏商、浙商精英汇聚。但盛宴散去,精英逝去,留下来的后人,少了豪侠气、海纳的胸襟,剩下精明的特质。

精明本不是坏事,但一堆人,一个城市都精明了,那精明会到极致。习惯与在精明圈里生活,对外来的人,自然有一种排外,这也没错。问题出在一个城市的人都自觉高人一等。其实精明与木呆是相对的,都精明了,总有低档次的。但在上海,人人就觉得自己是精明的,是最聪明的,是最高级别的人,外来的人都很傻——“港督”。这就有了隔阂,开始排外。

反过来想,农村里的娃,进城后生活了些时日,学会了用自来水、习惯了用坐便器、掌握了烧煤气罐。自然就和村里人隔阂了,自然就觉得了不起了,这是和村里人比。

现在中国一些人喜欢向国外跑,觉得中国人不过是“乡下人”,自然有一种“乡下人”进城混的憧憬和冲动。

走出去了自豪、自得,对旧有、故里的不屑,时时表现出来,这也是一类“城乡差异”吧。

有这样一个经历,我原来有一个领导是从平困山区来的。在下岗分流闹得最凶时的一次会上。他向与会的同志们声嘶力竭地发问:“谁说我是乡棒?乡棒这么了?你们每个人三代以前不都是农民吗?”当时会场上鸦雀无声,时间像静止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带来不良后果。

这时,一个平时就刺头的年轻人冷冷的说了句:“乡棒——就是乡里最棒的”,他说的声音不大,但在当时情况下,如晴空霹雳,拨动了与会者的脑神经,掀去了紧张的戒备,引得哄堂大笑。

后来想想,上海人不过是“乡棒“,乡里最棒的人的聚居地。

有人说这个领导是乡棒,是说他的思维模式仍然停留在乡里人中最棒的心结里,不能融入城市人,与城市人平等相待、和睦相处、习惯乡里的生活习惯,以及因为是乡里走出去的佼佼者,沉迷于在乡里乡亲中社交和尊重需求的满足感。

顿悟。中国唐汉时期的鼎盛,就是当时能包容外来文化,不把自己的思维模式强加于外族,而且海纳百川,从而使中国经济、文化盛极一时,日本人称为——华夏文明。到宋中国人开始自步故封,在外族的推波助澜下——中华文明消去了光彩。上海这地已经把中国乡棒文化发展的极致,也就是现在统称的——“海派文化”吧。它会把上海送到哪去?它已经失去了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兼容并蓄的人文底蕴。

上海人的排外,一是怕乡棒来了,使自己受到生存、发展威胁;二是骨子里还留有乡里最棒的情怀,遗传了乡里最棒的人情结。而且能在上海滩立世几代,算乡棒中存货的佼佼者;三是习惯了排外,不仅对外地人,对本地人也一样,那是一种生活方式,只是上海人不自觉地习惯了。

改革开放后一段时间,上海的女孩引领了全国热往国外生活的潮流。找各种机缘走出去。这与她们的祖辈一样,怀揣着梦想,背井离乡,去追寻、去开辟人生新的天地,只是这时的主力军是女娃。天地轮回啊!

二、马桶的辩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过上海的外地人,离开后的第一感觉就是上海那地方脏。随处可见掏马桶的,臭气熏天、怡然自得、毫无回避之意,这种感受十几年、二十多年还被常常提起。

一次,看到刘少奇开完会后,与一位背着“马桶“的掏粪工握手的照片,忽然想到马桶并不一定是上海人的专用。多方打听,北京、广州、成都等地也都有,只是不像上海那样普及。家境殷实的人家才用。

随着时代的延展,物质的丰富,马桶在上海悄然褪去,坐便成为必备。

这以后回应马桶说就简单了——那是文明的断档。断在没有城市下水管网,没有下水的坐便就是马桶。哈哈哈

那只是历史发展一个阶段的产物和生活方式,在当时是比较现代的城市生活特色。

三、水的辩解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去上海的人都喜欢顺便游游苏杭。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江南水乡,大运河及一些河流边,一些人家淘米和投拖把共用一河水,而且相距不远,我也见过在一个水塘中,这边淘米,那边投拖把的。

这事后来也都归为上海人的不洁恶习,口口相传。现在想来,就那么用水,也没听说发生过大面积的流行病或公众事件,想来那水比现在的自来水安全。

这到让人感慨,在上海的盛名下,江浙鱼米之乡、富庶之地、文秀之域到成了上海的影子、伴娘。其实在当时北方人中,上海往往是南方地域的代称,也包含广东、广西、福建,甚至安徽、两湖、四川等地。

四、方言的使用

凭着幼时咿呀学语的底子,现仍可把上海话的调调掌握。在几次路经江浙时偶偶一用,效果真让人始料不及。无论在无锡小贩面前,还是在湖州旅店老板面前,我这“上海话”也使他们如临大敌,价格谈的很合心意,但也引来窃窃私语,赚下难缠、精明的非议。记得一位在南方工作的上海子弟同事说:“我也是扁头,我懂的”。哈哈哈

五、鱼头和苹果

上海人,其实临海的南方人都有着习惯,吃晒干了的海鱼。尤其在北方天干地燥,晾晒海鱼正当时地。但在西北人眼里就不然了,尤其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困难时期,“挂个鱼头,显家里有鱼了”。时间一长谁家窗外挂个鱼头或鱼必定是被嘲弄“显摆的上海人”。

尤其在那些年,西北当地吃水果都是整个吃的,一连吃上几个,那很正常,不会切成牙分着吃。买苹果、梨、桃都是论斤、装麻袋的。在上海有论个买的,买一筐(编的精致,应该是蓝吧)也不会觉得多。但好像是没有赢得过赞誉,那目光,现在想来像是上海人看到了土豹子。其实,那是因为上海比较热,放不住鲜果,自然而然形成这样一种习惯。

改革开放以后,餐馆多了,去的多了,最后那道水果拼盘见多了,对上海人吃水果的方式也就木了。

在我印象中,十年前上海人对上海以外的事了解不多。几次去上海,总有人问起,你们出门是不是骑骆驼。实话说,当被问起时,骆驼对我也只是概念。只是几次后觉得不认识骆驼不愧在西北,才特意去找、去骑。

六、碗的辩白

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外地的上海人,用小碗的习惯总还在。家里来人,上海人是很热情的。总要招呼着吃饭。但上饭时那小碗,就让西北人犯了愁,一碗、两碗,三碗,就是让主人家盛饭都弄得自己不好意思了。对于吃惯了大碗面的西北人,上海人的汤盘那是最好的餐具。来一碗,扎实。

七、山沟里的上海人

早些年,偶去陇右名山看风景,同去的一位年轻人说:未来的丈人家就在前面山坡上,可以去玩一下。为慰藉他的,算是长精神、撑场子,也有好奇。就随他而去。在山坡的一排平房中,我们寻到了一个院子,见到了他未来的岳丈。是位电工,还没退休。刚刚检查完村里山路上的电线回来。在闲聊中,他时不时提起线路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沙哑的语调中,总能蹦出几个我熟悉的音。细问,是58年来支援大西北的上海人,一干,近四十年了。

上海人在西北除了有精明、矫情的非议,在工作方面他们普遍都是敬业、负责的,也是有工作成效的,受人尊重的,是最好的工人队伍。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工人阶级是最有组织、纪律性的。

谁培养出他们?

八、消失的上海品牌

困难时期,记得是大白兔、花生糖果、点心;后是收音机、照相机、手表、自行车,再后就是化妆品等等。一些品牌现在还能用上海话脱口而出。但大多都消失了。那些品牌都去哪了?那里的工人都下岗了吗?还是都支援全国各地了?或是上海这个“乡下”的东西,赶不上国外“城里”的?

九、去上海的忠告

人来人往都是客。生活风俗的差异,地域文化的差异,总会有隔阂。这些年网络的发展,信息的交流,认知上的差异会少些,但习惯还是难改的。去上海,不要自认为是乡棒,也不要被当地的乡棒击中、激怒。五湖四海,山高水长,海阔天空,总有伸展的空间,不要被憋死在里面。

很久了,记得在上海“功德林“吃过一次饭。后来才知道“见性是功,平等是德”。

上海自贸区,是中国走向深蓝的、走向世界一个平台。路经这个平台全国各个地域的人,大都是精英,也是乡棒。上海总要有些大唐都城的雄浑和胸襟吧!

上海,若能从每个上海人心中,热情、豪放地喊出,来啊,热诚欢迎您!那会引发各地人们改变对上海人的印象,从此另眼相看。

这是一种气度,也是风度。

这会让有亲属在上海或出自上海的人们增加无限颜面,其实上海人的家庭,大都有人散居在全国各地,现在怕是全世界各地了。

上海能将子弟送到全国各地支援建设,也应能迎接各地的人们加入中华复兴宏业。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迎来送往,以海纳百川的胸襟,让华夏儿女扬帆起航,送向更广阔的地域,续写新上海人的辉煌。

O一四年六月四日  八月二日改稿   十一月二十二日微改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宋 江 一 解      下一篇 >> 一个国有大型企业50岁副科级领导…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一玩二师兄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