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不能不佩服朱继东博士

2015-02-14 15:51: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3984 次 | 评论 0 条

(标题:不能不佩服朱继东博士)

(原创:应学俊 / 已发中华论坛等)

因发表《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又名《抓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要敢于拔钉子》),原本就挺火的朱继东更“火”了;再一看,此前朱博士发过好几篇这类文章的,都是充满火药味儿和“战斗性”的,大约这也是“意识形态能力”?(朱博士提出的新概念)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朱继东(博士)朱继东是谁?正在笔者有点好奇时,西安网/新闻中心(官网)、中国人民大学经济论坛/学术道德监督版块出现了与笔者疑问相同的文章《朱继东是谁?别名梅子又是谁?》,所介绍情况皆有出处可考,很详尽,再看看其它相关报道,细读下来总体感觉:不能不佩服朱继东!怎一个了得!呵呵,简直有点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一、非凡的“学力”,非凡的成就

“学力”者,学习知识和运用知识的能力也。

朱继东,1975年生于山东,19岁考取大学(1994年)中南民族学院生物化学专业本科,两年后破格转系入中文系,再过两年即1998年,朱继东毕业,竟神话般地获文学、法学(经济法专业)双学士学位!怎不令人拍案惊奇?

从生化专业转入中文系,两年须获得其他中文系学生4年才能学完的功课、修完的学分,得恶补多少课程?不仅这些不在朱话下,而且还同时修完了法学专业课程,如期合格毕业!这样的“学力”难道不令人叹为观止?不知朱继东在这两年里还能不能睡觉?这可比“大跃进”的速度还厉害啊!那年朱继东才23岁!

这还不稀奇,据说毕业时才23岁的朱继东同学,在大学期间就发表了各类文章约400多万字(见西安网文)!还参加了各种见习、实习,1998年,他的某作品就获得了获新华社国内新闻奖

报道称,朱继东是在转入中文系之后才开始“记者”生涯的(大学生兼职记者?还是记者兼读大学?不懂),那么可以毛算一下,两整年共730天(含春节、双休日等),以400万字计算,平均每日得写作5479字——注意,不是指草稿,而是发表出的成品哦!此外,国人大约记得,个人电脑基本从1999年开始才逐步走进百姓家的,那时电脑价格还很昂贵,作为来自普通农村家庭的本科在校生,估计朱继东还没有条件使用电脑写作,还必须手写吧。诚若是……天哪!起草、修改、誊清……那就不是5000多字,起码每天得写一万多字的文章啊!此外他还要完成毕业论文、实习。据说他还经常去武汉大学新闻学专业旁听课程……呜呼,朱继东还睡不睡觉?每天写文章的时间都不够,如何完成那么多门功课?这是怎样的才能?怎样的速度?怎样令人叹为观止的“学力”?怎能不让人佩服得目瞪口呆?

别忙,精彩的还在后面——2014年10月新华网载文介绍朱继东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题为《一本值得看用得上的好书》,开篇写道:“朱继东博士长期在新华社工作,是一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在繁重的工作之余,他完成了博士学业,更令人敬佩的是其攻读博士学位的短短三年在业内最具权威的期刊《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内部文稿》《红旗文稿》《党建》以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等著名期刊发表了60多篇论文,多篇文章被《学习活页文选》《新华文摘》《红旗文摘》以及人大报刊复印资料等转发,并且还有多篇文章被中央领导批示,成为一名业界知名的优秀学者。”

朱继东是2010年被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录取为博士研究生的,不过公开资料并未显示其获得过硕士学位,并且他在后记中说自己读博期间才“第一次写学术论文”,可以推断其是以同等学力身份报考博士研究生的。朱继东在论文后记中并没有谈及他读博之前,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上曾经有过哪些相关训练(他是中文系毕业)。他说:“从博士一年级下学期开始,我就深深喜欢上了理论研究工作。”如果不是出于自谦,那么,朱继东其实直到博士一年级下学期之前,对理论研究都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有很好的理论基础,甚至从未写过学术论文——但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朱继东竟然3年内写出了20篇发表于“最具权威期刊”的马克思主义学术论文!佩服,佩服!而他的博士论文(其实是一本专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已在2014年4月出版(人民出版社)。这再次让人瞠目结舌!网络上看到,“红色坦克手”张宏良教授都大力推荐阅读了,由此亦可见这本书的“分量”。这真是“巨大成功”啊!

这是何等“学力”与才华?工作于新华社,职业是记者,要攻读马克思主义博士课程(仅《资本论》就那么卷帙浩繁,何况还有恩格斯、毛概邓论),三年内还能发表60多篇学术论文(不是一般小文章或记者职业写作的“报道”),那就是说每年写作20篇学术论文,平均每个月成功写作1.67篇,且能成功发表于“业内最具权威的期刊”上!如此“神功”,如此成就,是不是要令更多大学教授们汗颜?朱继东是怎样的“奇才”?怎不令人佩服得一塌糊涂?

有人说:不,朱继东像某些网络写手一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根据经验和常理,似乎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笔者又不能随便相信尚未见证据的传言——于是,笔者只能视朱继东为当今少有之“天才”!不“佩服”不行。否则,如何解释如上一些数据的由来?

二、精准的“选择”,更巨大的“成功”

1、选择北京。中南民族大学一篇报道说:“朱继东一直想到北京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放弃这个梦想”——是的,搞政治、搞马克思主义理论,不到北京怎么行?那儿似乎离“政治”、离“马克思主义”最近啊!朱继东“梦想”或曰选择是精准的。没有这一步就不会有后面的成功,甚至不会有后来的妻子。“北漂”大概也是这么来的吧?君不见,女博士常艳为进京入中央编译局不惜“献身”局长衣俊卿,可最终还是倒蚀一把米……

2、选择读博的专业。朱继东是中文、法学本科毕业。未见其读任何硕士研究生经历。但在选择读博专业时,他既没有选择中文,也没有选择法学,更没有选择与当时职业密切相关的新闻出版专业,而是选择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竟然也考上了,而且取得令人啧舌、令人炫目的成就,你说奇不奇?仅以此论,你能不说他的选择“精准”?

3、跟对“博导”侯惠勤。 有的博导学富五车,但未必担任了什么了不起的实质性职务,亦即无甚“权力”。而朱继东的博导侯惠勤则不同,他不仅是博导,还是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组成员、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学位委员会主任……一连串实质性头衔!不知是侯惠勤慧眼识珠还是朱继东找对了导师?

这不,中国社科院领导下的所谓重要思想智库——“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好像2013年成立),其主任就是侯惠勤,有关报道已经将其称为“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思想家”;而朱继东就是“副主任兼秘书长”——有点社会经验的国人都知道,这是有实权且掌管具体工作的实质头衔。

2014年10月“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换届改选,侯惠勤当选会长,朱继东便当选为理事,为此,朱继东特发微博向其博导侯惠勤致贺,同时也“祝贺”了一把自己“当选为理事”,昭告世人:(见下图)

朱继东的微博:祝贺“我的导师”侯惠勤当选……我也当选为理事

三、似乎也有选择不太“精准”之时,所幸尚未“滑铁卢”

比如,高层提出“中国梦”概念后,有人也说到“美国梦”——深谙“文化安全”和具有超强“意识形态能力”与“敏感”的朱继东立刻撰写长文,阐述《“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差异在哪里?》,竟有7个方面之多。使人感到美国人民好像是“外星人”,与地球人类没有想通的欲求——“差异”竟多达7个方面,似乎中美对话永远只能“鸡同鸭讲”,除了打一架几乎没有合作共赢的可能了!

可四个多月以后(2013.06.07)新华网报道习近平主席访美时如是说:“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习主席这话是实事求是的,不矫情的——因为,尽管地域、文化、政治有所不同,而作为人类的基本欲求和价值选择怎么可能迥然相异?否则,中国还要不要融入国际社会?好在,习主席一说话,官方舆论场便不再见“中国梦、美国梦”之“差异”巨大的喧嚣了。朱继东此前之文而今又能价值几何呢?这回若不是“跟”错了风,起码也当属选择有失“精准”吧。这是无法让人“佩服”的。

再如早几年,侯惠勤、王伟光著书立说“深度解读”力挺“重庆模式”,鼓吹薄氏“唱读讲传”,而且也置于“马克思主义研究”范畴,朱继东紧随其后,拍照片、写报道、发文章,“造”舆论,鞍前马后可谓忙得不亦乐乎——当然啦,如此“导师”在前,在读“博士生”焉能不紧跟?何况那时薄氏正红得发紫——只是这回又搞得有点窝心,忙了好一阵,重庆事变,红得发紫的薄氏连同其妻都栽了——现在对“左”一点还是宽容的,历史上也都是“左”比“右”保险——“候博导”和“朱博士”等等虽没栽,但也算白忙活一阵,毕竟现在不可能再为薄氏“唱读讲传”及所谓“重庆模式”背书了。

我的博导侯惠勤在为重庆模式背书

不过没关系,博弈哪能局局胜?押宝岂会次次准?毕竟还不是“滑铁卢”——立马“转型”,继续做好“精准选择”——起码,朱继东和他的“博导”截至目前为止还算是“赢家”,这不,研究马克思主义和“意识形态能力”以及“文化安全”,这在咱国家似乎就挺“安全”,向“老祖宗”的方向说,不会错,即便过头一点,也是“左”的分寸把握问题。想想,能不“佩服”朱继东的“精准选择”?这很重要啊!呵呵。

四、家庭幸福,事业有成,朱博士研究“与时俱进”

朱继东的“奋斗”不仅迎来功成名就,或者说实现了“梦想”,还迎来家庭的美满。

这不,2011年新华网一则报道(还配有图片),无意中让我们了解到朱继东的妻子是中央电视台农业节目“阳光大道”主编李晓梅,而且也是有文章常见诸媒体的,比如《红旗文稿》就发过她的大作《李晓梅:网络谣言泛滥的根源》,那口气,与朱博士如出一辙,还上了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11年李晓梅还荣获“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多么好的一对儿啊!都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战士,“意识形态能力”都很强,既是战友,又是夫妻。据有关文章说,为朱继东在《成功》杂志上撰文的那位署名“梅子”的,很可能就是他的妻子李晓梅(这当然待核实)。呵,如此互相扶持,夫唱妇随,互相提携,可谓春风得意,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令人“艳羡”,令人“佩服”。

朱继东和他的夫人李晓梅(央视栏目编辑)

而朱继东的“研究”也在继续“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只是笔者才疏学浅,至今还在为朱继东等甩给我们两个概念、两个课题犯迷糊——啥叫“文化安全”?啥叫“意识形态能力”?吾等无疑小学生啊!于是再度佩服朱继东的概念“创新”能力。不过最近我们好像有些明白了:是不是《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拔钉子、出重拳”之类,这就是维护“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能力”的体现?倘若是,这好像只要有法条,公安司法部门依法处理就结了,或者发个什么红头文件给学校行政?何须博士劳神提如此浅显的“建议”?岂不大材小用?

现在的问题恐怕倒是要寻找“严惩”的法律依据,总不能都往“寻衅滋事”里装吧?想当年薄熙来以微博、短信言论判了多少人“劳教”?可最后还不又得平反、国家赔偿?——总不能又来搞“以言定罪”的文字狱吧?啥叫“围攻”?发表不同看法就叫“围攻”?就要“拔钉子、出重拳”?舆论一律?领导一讲话,大家都举手“一致通过”,这大约就不是“围攻”了?如何“严惩”那些对领导讲话有不同看法的人?人可以打死,但很讨厌的是思想打不死啊!这倒是“博士”要好好研究研究的,如何“依法治国”?如何以理服人?

当年姚文元被人称“姚棍子”,他可打得许多人够惨,那是刀笔杀人不见血呢!起码吴晗、彭德怀等等被打得丢了性命。现在有人说朱继东是“朱棍子”——此说似乎“狠”了点儿?似乎不对?还得再看看。

最后弱弱地提个建议:“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既然是重要的“思想智库”,这“智库”不能建了一年多,才有两三个人的11篇文章,而9/11竟然只是侯惠勤和朱继东的(正副主任、秘书长),这倒说句不中听的话,有点像光杆司令了,至少这“门面”不好看,无法让人继续“佩服”啊!

“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网页截图

不过,历史会记住朱继东如此令人叹为观止而佩服不已的“光辉业绩”的(当然,也会记住他的“导师”等一帮人)。朱继东,好自为之,好好干哦!弱弱地提个醒:别太累着,不能玩儿命觉都不睡,客观规律不可违——还得脚踏实地,悠着点儿。“乐极生悲”既是成语又似乎是一条规律,每个人都不可疏忽,薄熙来、芮成钢等等等等都是高喊着“爱党爱国”革命口号倏忽间从红彤彤的巅峰摔下来的,这便是忘乎所以,乐极生悲,盛极而衰吧……中国的某些成语简直就是谶语啊!

笔者但愿令人佩服的“奇才”朱继东一路走好!□

2015年2月14日  

【参考文献】

1、朱继东是谁?别名梅子又是谁?(西安网/新闻中心)

2、人大经济论坛/“学术道德监督”栏目:朱继东是谁?…

3、中国网报道:“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开通官微

4、朱继东:“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差异在哪里?

5、【新华网2011.06.21】专家聚焦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值得借鉴和推广

(图:侯惠勤主编:文化民生的时代解读:重庆“唱读讲传”活动考)

6、朱继东: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中国网)

7、田奇庄:朱继东意欲何为?(西安网/新闻中心)

7、应学俊:三叹姚文元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三叹姚文元(下)      下一篇 >> 关于“意识形态能力”三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