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登文博客
在风吹雨打的人生路上,我与你共创精神家园
http://blog.ifeng.com/7318102.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博格达,翻越神之国度

2015-04-16 22:44:3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0393 次 | 评论 0 条

 
     博格达一词出自蒙语,意思是神之居所。是天山山脉东段的著名高峰。海拔5445,全长300多公里,虽然她不是最高的,但她是最富有神性的山峰,以奇为著,以险为绝。三峰并立、拔地而起、直刺苍穹的浩然气势,破灭了多少登山者的梦想。有人如此描述登顶山峰后的感受:“博格达是一座登了一次再也不想登第二次的山峰”。她不会引起人的第二次登顶的欲望,这足以证明博格达的险峻之处。这种心灵直击,带给我的是心中那份执着与坚忍的荡涤。

 “去雪山,梦一场!在天山山脉的诸多主峰中,高度排名第三,而名气远在其他诸峰之上。在西部博格达峰一直被当地人视为神灵之宅、紫气之源而加以膜拜。传统的博格达穿越线路曾入选中国十大徒步线路之一,位居新疆十大徒步线路之首。
   
匆匆一瞥,博格达峰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20138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探险之地户外优秀领队零红蝶,不到一个月时间,我就决定跟他完成这次博格达五峰连穿,在传统路线的基础上加大了难度,也意味着参与者能看到更多美景。为了完成这次穿越,我查阅了大量的户外资料和相关博格达的信息,做了充分的准备。记得三年前的博格达常规穿越,虽然我和朋友也准备了很久,但是我的鞋子完全不适合在冰山长时间徒步,在半路上把脚磨出了很多泡,只好让领队劝退。晚上一个人就地住在帐篷,外面很冷,下着雨,这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记忆。

冬季五峰穿越是我的梦想之旅,比以往季节更具有挑战性,四天的重装穿越十分顺利,虽然经历了更多的艰难困苦,但更多的是总结了经验。五峰穿越之后,我才真正认识了零红蝶是怎样的一个领队,在一路的穿行中,从他的行动中,我感觉到一个优秀的户外领队不只表现在语言上,行为最终决定他是如何协作团队战胜一切困难的。

在短短的6年时间,零红蝶创造了新疆徒步线上的众多奇迹:连续两年获得新疆户外产业突出贡献奖——最佳线路开拓奖,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领队。2011年带队创造历史最多人数穿越狼塔C线记录。2012年带队创造历史最多人数穿越恰西——库尔德宁记录和历史最多人数穿越五峰连穿记录。2013年带队创造历史最多人数穿越车师古道记录和历史最多人数穿越乌孙古道记录。2013年博格达大环线首发完成,开拓了新疆第四条超长距离经典户外徒步线路。

 作为一个资深领队他深知一名队员在最艰难的时候需要什么,每次出发前,他都要详细了解队友的个人体能,特别是户外经历,然后挑选经验丰富、资历深厚的队友进行组建,如有个别无户外经历的,则会安排协作或新老搭配。

20135月,零红蝶决定和几名好友一起对博格达峰进行探路,每人背20多公斤向博格达进发,9天时间,在高海拔地域行程139公里,翻越8座风雪达坂、途经12道冰川,其中全程跨越5道冰川……他围绕博格达转了一圈,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脸上脱了几层皮,他成功了,这成功的背后所付出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

一条成熟的线路,要经过多次尝试和不断总结才能完成,20137月,第一批环博队员在他的带领下,感受与脚步一起走,艰险、收获、向往,这一切都在我眼前,我就是带着这种心情踏上了环博之路。纯洁无暇玉琢银装的那些图片在我心里是那样的圣洁神秘,是从来不曾完整现身却又时刻盘踞在我魂魄深处的渴望与憧憬,揣着梦想、怀着兴奋,我心潮澎湃的奔向博峰的那颗雪莲!


 


 


 


 


 


 


 


 


 


      


 


 


 


 


 


 


 


 


 


 

远远望去,博格达峰如一把寒冷的宝剑,冰川泛着白亮的光,夹在两山之间绵延伸向远方。我们一行12人在冰川上,弓着腰,拄着登山棍,20多公斤的登山包,如同巨石压在每一个人脊背上。这不是一般的山脉,也不是一般的冰峰,对于新疆人来说,这是新疆的象征。我想,一个在新疆长期生活过,或正在新疆幸福生活着的人,一定都会面向东方仰望这座山峰。

黑沟达坂4190,全是冰碛石,坚实锐利,棱棱角角。陡峭雄伟,白雪皑皑,俨然一颗明珠,滚落在山尖上。你一定像仰慕至高无上的君主一样,仰慕这高天雪海。我背着20多公斤的负重,一路向上,气息渐重,汗水不停地流动,也许是很多人第一次重装长行,感觉双足如注铅般笨重,坐下来休息片刻已成了一种极大的享受,七个小时才能翻过,极为艰难,站在最高雪岩上的这一刻,我觉得所有的疲惫和艰辛都是值得的。冰川两侧危岩高耸,峭壁狰狞,行走在冰川上颤颤巍巍,天地没有任何杂色,只有同一种色调,白色。我站在雪海里,领教博格达的倔强、威武、与冷峻。郑斌是环博女性中年龄最大的队员,在这样的风雪达坂上,上一步滑半步,十分困难。达坂顶上更是风大雪急,非常寒冷,翻越达坂时,脚下到处都是盛开的雪莲,但她没有任何心情去感受雪莲盛开的美丽。晚上一切生命都在沉睡着,大地的肌肤在一片暗灰色中透出棕色斑纹,山野间,只有长风在呼啸。她没有心情吃饭,因体力已严重透支,一人钻进帐篷,将头埋在两臂间,泪水霎时就涌了出来,在紫青色的脸上肆意横流,这成了她最好的发泄。这就是她不远千来来追寻的梦,无论多么艰苦,她要把博格达记在眼里、心里、脑海里,此生,再也抹不去自己的痕迹。但为了能在博格达留下自己美好的倩影,她出发时还专门带了裙子,这让大家嗟叹不已。我想这是自然对人类的一种意志和信念的磨难。

穿越冰川之后,已经是第四天,只有不足一公里的山头上才有信号,大家都在给家人报平安。因体力的差距,在穿越过程中,起初,大家都是在汗水朦胧中寻找着彼此的背影,后来背影一个个消失了,只好追寻对方深深的脚印。

有时觉得几天前我们还在人类文明的喧嚣中行走,现在就跨进了荒无人烟的万古荒原,一下子闯进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当你一人在孤独的雪域上行走,听你自己的喘息声和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时,有时竟显得有些慌张。猫鱼为追赶队友的脚步,打乱了平时自己走路的节奏,体能消耗过大,出现了体力透支且晕过去。零红蝶考虑到后面的行程和她的体能,决定劝她放弃此次穿越,但猫鱼觉得自己能够坚持下来,博格达在她的心里永远是那么神秘圣洁。她哭着与领队商量,如果明天她的状态还恢复不好,她就下撤。零红蝶表面上默许了,但心里流泪了,每一名队员的安全绳都系在他的心上,安排队友分担她背包里的东西,尽量减少她的负重,最终猫鱼带着那份对博格达执着的爱,走完了环博全程。

我想这不是独享雪域的空间,是心灵获得了自由,是一种甜蜜的气息在心中燃烧、升腾。


 


 


 


 


 


 


 


 


 


 


 


 


 


 


 


 


 


 


 


 


 


 


 


 

穿越博格达是对体力的一次极致挑战,也是对心灵的一次净化之旅。能感受到来自队友的帮助与鼓励,能听到内心里那个柔弱自我与强大自我的对话,明白有些路,只有走了才会行至高处,只有到了高处才能眼界更宽,只有眼界更宽才能有所领悟。

对于简单达坂我并不陌生,在五峰穿越时就曾翻越过,但环博时有所不同的是向相反的方向又一次翻越了简单达坂。海拔逐渐升高,空气中的含氧量愈加降低,我只能拼命张着嘴快速呼吸,风狂雪猛,像是疯狂摇撼着山体,藐视着博格达的庄严与存在,地面的积雪不断增厚,气温骤降,风夹着雪粒刮到脸上像刀割一样。无边无涯的白色成了冰山和冰川的完美组合,这块高地用耀眼的洁白,把博格达高贵的冷艳展示给我们第一位前来造访的人们,这就是7月的博格达。冰川上覆盖着厚厚冰雪和散布着冰裂缝,有深不见底的冰洞,零红蝶不断提醒后面队员列队跟进,最担心的路段又一次用安全绳結组,我们踩着领队的脚印艰难前行。冰结实时踩下去到小腿,用力踩下去就深到大腿,脚卡在冰里,如卡在石头里一样疼。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王艳菊的左脚踩破了冰层,一脚下去,扑通一声,直陷腰间,风雪中,前面的人成了上百米之外的一个黑影,而她在深雪中站立不住,双手着地,向下滑去。

在转山达坂,全程穿越雪山和冰川,云雾弥漫,能见度很低,什么都看不到。大家知道,特别是徒步雪山,面对紫外线的直射、恶劣多变的天气……需要的是以耐心、毅力对抗单调和枯燥,坚韧地一步一步向上攀爬。虽然每一个队员都筛选过,但一路海拔的不断增高,肩上的行囊越来越重,脚下的步伐变得机械,趟过一条条冰河,跨过一道道冰沟,比想象中要难得多,前面几人在雪地上踩出的脚印,立刻被雪覆盖得看不清楚。风雪中,我们扎起了帐篷,坐在冰冷的帐篷里,只听外边山风的怒吼,气温下降的速度惊人,厚厚的衣服显得薄似轻纱。

当我将第三颗褐色的水果糖塞进嘴里的时候,黄昏到来,太阳已经降到永远的地平线下,一瞬间,天空、大地、雪山的景色全变了。金子般的阳光播洒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几个山头燃烧起来,变成了火红色,那些色块在一点点消失,两边还留下一抹柔艳的淡彩,虚无缥缈。远处壮观的冰塔林在群峰之下,清的沁人心扉,静的孤傲一世。

作家周涛先生的观点:这是一种大美,它表面单调,实则涵义无穷,变化莫测。你要用心去看,你心里有多少名堂,就能从这里看出多少名堂。原来真是如此。


 


 


 


 


 


 


 


 


 


 


 


 


 


 


 


 


 


 


 


 


 


 


 


 


 


 


 


 


 


 


 


 



 


 



 


 


 


 

8天,当我通过环博的最后一道冰川时,才真正感觉到这是一个让众多山友趋之若鹜的神山,攀越一座山头,一个圣洁的冰湖出现在脚下,冰湖四周是褐色的巨岩,被白雪星星点点覆盖。我的帐篷门直冲着搏格达主峰,在我的右手边是朱万铁列克峰(海拔5213米),在我的左手边是土耳帕拉提峰(海拔5287米),在我的正前方,就是搏格达主峰(海拔5445米),这三座雪峰共相距2.5公里,呈笔架型一字排开,三峰并立,高大,伟岸,高耸于群峰之上。扇形冰川是博格达山区最大的冰川之一,长5公里,宽2公里,厚约100米,在冰川的上端布满了蛛网似的的裂缝,宽处让人难以逾越,窄处则常被积雪覆盖形成雪桥,对登山或徒步爱好者构成极大的威胁。1981年日本登山者白水小姐在登山下撤途中就是在这里掉入暗缝,狭窄的冰缝使队友难以实施救助,十个小时后,她的呼救一声声地弱了下去,她的遗体被博格达隐藏了整整二十年后,才由冰川送还人间,那年她才19岁。如今白水小姐遇难的冰峰已被湍急而下的雪水冲成深不见底的冰河,只有那寒风中耸立的墓碑向后人诉说着这段凄惨的故事。2004年,香港登山队有三名队友在登博格达时不幸遇难,但其尸首至今尚未被发现,他们被埋藏在博格达的哪一处雪堆里,至今还是个迷。

夜半,沙沙的雪落声惊醒了我 下雪了!,欣喜之余打开帐篷,风小了,雪大了,博格达的夜色更加严酷、粗犷,在朦胧的暮色中轮廓可辨,一团团残烟断雾般的暗云在山腰抹来掠去。根据经验,夜晚下的越厉害,第二天天气越好,雪粒打在帐篷上的声音竟也一如音乐,让我无法进入梦乡。这一夜我并没有任何睡意,躺在帐篷里突然又想起了王铁南老师登顶博格达的那些记忆。

博格达峰是典型的技术性山峰,陡峭的大雪坡,巨石林立的冰岩混合地带对攀登装备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那年新疆登山协会专程前往中国登山协会寻求帮助,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曾曙生看了新疆队的登山计划后劝说还是先放弃攀登这座山峰,等条件成熟后再做考虑。被热情冲昏头脑的他们哪里能听进去,一个劲地让帮我们解决登山装备。在当时,中国还没有户外用品店,中国登协受体制的制约也不能无偿赞助装备,最后花了很多钱买回了现在看来都是垃圾的旧装备,如当年攀登珠峰的狗毛靴子,无前齿的冰爪,防辐射的“人”字型军用帐篷,根本不能用的半导体管对讲机等等。

当年新疆工薪阶层的工资也就500元左右,哪有钱买足够的冰锥,岩石锥和铁锁。回来后几个人拿着买回来的样品,找铁匠铺进行加工。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的维吾尔老铁匠,一边抡锤,一边念叨:你们做这东西干什么用呀。有的队员还自己制造了冰镐,把没有前齿的冰爪上焊上了前齿,甚至有人买了好多电工用的钢索,配上消防用的板斧,五花八门什么招都使了出来。多少年过去了,再次攀登博格达峰时,仍然可以看到这些自制东西,它已牢牢地镶嵌在博格达巨大的岩石之中,成为首攀博格达峰的历史见证。

他们选择了博格达峰,紧锣密鼓的攀登训练,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也许当时社会就需要这样一种顽强拼搏勇攀高峰的精神。这种执著打动了新疆武警总队的领导,出发前几周,部队破天荒的赞助了两吨各种罐头,3套汽油炉,10部对讲机,50双大头鞋,50双解放鞋,及鞋垫、袜子毛手套等。

1998年的那次攀登可谓延续了五六十年代中国式登山的特点。轰轰烈烈的为国争光的思想占据了主导,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宣传造势上。1998718日由攀登队长王铁男带领5名先遣队员进入博格达峰后, 25日由登山队员和后勤人员30多人组成的队伍,在新疆环球大酒店举行了隆重的出发仪式,自治区领导,区市体委主任到会送行,会上协会秘书长宣读了挑战博格达峰宣言,专程从北京赶来的曾曙生主席代表中国登山协会致辞,甚至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也送来了题词。队伍在武警指挥车的护送下,穿过人群鼎沸的会场,向博格达峰驶去。

当时的山寨版装备让香港队失去了信心。那次除了他们还有台湾和香港两只队伍攀登博格达峰。据新疆登山协会金英杰介绍,香港攀石会攀登经验丰富,装备精良。为了弥补我们的不足,金英杰撮合新疆队与攀石会联合攀登。当两只支队伍在博格达峰大本营汇合后,攀石会登山队面对这支穿着军用大头鞋,捆绑着没有前齿冰爪的登山队,他们彻底对联合攀登失去了信心,放弃了联合攀登。先遣队到达博格达峰后由于不熟悉地形,以至大本营搬了一次家。五名先遣队员用了两天时间抬着大锅等装备从建好的营地往一公里外的新营地运送,一路上北京队员大熊风趣地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抬着一米口径的大锅来登山的。他们对创造中国人首登记录的渴望远远超过了登山本身。86日,王铁南老师等6人成功登上博格达峰。开创了中国人首登博格达峰的先河。这是历史,但激起了多少徒步摄影人对博格达的热爱。

听王铁南老师讲,当时他们几人只有一双登山鞋,在简单的行囊里,还装有一架小手风琴,他们有一个浪漫的想法,就是要把人间最美的音乐带到博格达峰。那天的博格达还是一座处女峰,他们到海拔4700米的营地,第二天就要冲顶了,手风琴再也背不动了,这个夜里,他们拉响了手风琴,唱了一夜,第二天把手风琴埋在4700米的高处雪里,登上了博格达峰顶。


 


 


 


 


 


 


 


 


 


 


 


 


 


 


 


 

 


 

 


 


 


 

 


 东方开始发亮,紧接着变蓝的时候,博格达诸峰就这样一一站在你的眼前,我爬出帐篷,端起相机,站立在雪地里,直到阳光静静地洒在帐篷上,我都久久不肯离去。

我回头看看营地的一侧,有两个石碑,一个石碑的正面是登山大本营碑铭,反面是乌鲁木齐市登山协会的刻字带走行装和回忆,留下圣洁和光荣,而另一个石碑则是1981日本京都登山队白水小姐的碑文,在石碑下还张贴着一个不锈钢铭牌,那是纪念香港登山队几位勇士的。

20年过去了,遗憾的是没有一支中国登山队前来攀登。但博格达五峰穿越和环博确成了徒步人最喜欢和挑战的线路,也是这两年最为经典的徒步线路,每周都会有来自全国的徒步摄影爱好者到博格达完成穿越

我想如果徒步博峰是人与山的碰撞,那么读山则是人与山的魂绕。只有爱山的人才可能真正读懂大山,在与山的对话和交流中净化灵魂,感悟人生的真谛,让生命如山脉之坚强,如山花之绚丽,如山风之坦荡,如山泉之清纯,如山林之生机盎然!博格达就是这样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了晶莹圣洁与雄伟壮美的豪情!

我带着圆梦的心情痴迷眷恋着离开博峰,纯净的白云,纯净的天空,纯净的大地和人与人之间纯净的关系,更让我留恋。路上阳光照耀在雪山之上,曲折的小溪涓涓流淌,冰雪相映白的耀眼,令人舒畅。来到博格达后山大花园,有种忽如一夜春风来的错觉,与前几天的冰雪天地形成鲜明的对比。远远看着,就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让我无法自拔。阳光暖暖的洒在松软的草地上,我们沿着白杨河两旁茂密而高耸的松林向下,蓝天、白云、青草、流水、不知名的野花、悠闲的牛羊……如画卷般的美景。

      环博回来,总是跳过城市的楼群,穿过朵朵白云,去观望那片神秘而宁静的净土。卸下城市的喧闹与繁芜,遥望着远在天际的博格达雪山,不安的内心又一次被她牵动。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清茶相伴,旧梦相随游环博。  

   一路上,我和零红蝶聊起了天,他感慨地说:“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玩户外,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每年都有一个户外徒步计划。环博被大家称为‘最后的秘境’,我就是想开辟一条新的徒步线路。 

做了这么多年的领队,每一次带队经历都会让他难忘,那种失败的教训更让他印象深刻,现在不管是经验还是能力,他都变得更成熟了,每年都要在户外行走1500多公里,因为这么多年的户外经历对他产生的影响太大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征服,也是一种占领。

  几年来,他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徒步的过程,他说自己永远也不会腻,每一次成功都是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多一份感恩。其实有时细细的想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而每个人讲起自己的经历时总能侃侃而谈,仿佛有说不完的传奇和惊险。博格达以它二亿四千万年老者的身份,只有那些有勇气的人,敬仰它的人,才能满足自己神圣的心愿。


 


 


 


 

 


 

 


 


 


 


 


 


 


 


 


 


 


 


 


最后一张为零红蝶本人形象(张春雷/摄影)

 

本帖子属本人2014年7月环博拍摄图片,相关大量图片在《旅游世界》杂志、《中国民航旅游》杂志、《多浪龟兹》杂志以大篇幅进行了报道。感谢在环博艰苦的岁月里,大家相互帮助,相互照顾,让生命如山脉之坚强,如山花之绚丽,如山风之坦荡,如山泉之清纯,如山林之生机盎然!博格达就是这样让我们感受到了晶莹圣洁与雄伟壮美的豪情!欢迎朋友们分享!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2014 中国梦 高原梦 我的梦      下一篇 >> 遗落在帕米尔的“胭脂盒”(高原…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赵登文

本名:赵登文(冰雪之梦)。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奖、银奖、铜奖,优秀奖一百多个,人类杰出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