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登文博客
在风吹雨打的人生路上,我与你共创精神家园
http://blog.ifeng.com/7318102.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遗落在帕米尔的“胭脂盒”(高原之约26)

2015-04-15 02:20:3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0122 次 | 评论 0 条

 
       木吉,昆仑山与天山交汇处,是中国西极之地。柯尔克孜语意为“火山喷出的泥砂石”。记忆中,我已20多次站立在那血色的夕阳下,看着火山岩浆锻造过的鲜艳大地,木吉河象一条蓝色的飘带,在雪山下轻轻飞舞。听着远处十八雪罗汉吹过的阵阵凉风,亲吻着那些火山石跺起的石头房子。

一边是整齐连绵的雪峰,另一边则是大小不同的火山口,一个个铁红色的火山锥出现在雪山脚下,围绕着火山锥的十几户柯尔克孜族牧民,就这样生活在如同梦境般的地方。感觉中,要走很远才到达这个地方,这种感觉完全是在宋云、玄奘、马可波罗们的年代,行程之间尽是岁月飘摇的滋味,让人心境一派苍凉,可以深邃久远历史的脉络。唯有在这片土地上,你才会体悟一种博大苍凉的氛围,奢华尽去,无所他想。

木吉有句谚语,“九十九道弯,九个戈壁滩,屁股磨不破,到不了木吉滩。”随着车在山谷间慢慢深入,我深知这种遥远,就在天边。

木吉,7600多平方公里,比上海市还要大许多。在那里,你能看到高原最热烈的一面。就在约一千五百年前,这里还曾出现过火山怒吼、岩浆奔腾的场面,地下涌出的钙华、铁华和锰华,今天仍将大地晕染得五彩斑斓。你会看到数个零散分布的巨大凹陷,周边的岩石有着曾经过强烈烧灼的质感和色彩,这是典型的休眠火山口。积水的地方,便是一个个的小湖或者小潭。高低错落,形状各异,色彩丰富。

对于火山口的色彩,我曾无数次去感受,流动感更为强烈。色彩一层层向远处渲染开来,仿佛还停驻在岩浆流淌的那一刻。李学亮老师也曾说过,“一定要到火山口去看一看,镜头离地面只有45厘米,可以拍出航拍效果。它的感受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站到火山口,闻着一股硫磺味,看到火山口上都是水,有一种时空感。”我真试过了,而且不是一次。

火山口的壮观,就在于将色彩盛放的大地和纯白的雪峰捕捉在一起,如今冒泡的水,依然“流淌”的颜色,隆起的雪山,这里的大地还在敞开着怀抱,它还没有停止呐喊。

而生活在这里的柯尔克孜牧民,为这块土地取了一个最适合的名字。然后,他们就在火山口旁安了家。刘湘晨老师说木吉是现在柯尔克孜文化最纯正的地方。确实如此,来到这里,只是通过这片高地地,就能感受到柯尔克孜族当年迁徙的艰辛,也能体会到那种落脚时的欣喜。怎样的艰辛,才会找到这个遥远处“火山喷出”的家园,而又是怎样一种乐观,让他们一直善良和热情。他们在这里跺起的每一块石头和跺起每一块石头的方式,无不是往日梦想的再现。牧民赶着羊群,羊倒影在火山口的碧波上,他们一起走向冒着炊烟的房子,房子是用石头修建的高原殿堂。

我想说,木吉的火山,不仅仅是柯尔克孜人的家园,而是遗落在帕米尔高原的“胭脂盒”。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博格达,翻越神之国度      下一篇 >> 最后的游牧民生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赵登文

本名:赵登文(冰雪之梦)。获得国际、国内摄影大赛金奖、银奖、铜奖,优秀奖一百多个,人类杰出贡献奖获得者。现为国际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博学会士,多家媒体签约摄影师。作品以捕捉边疆少数民族独特的地域文化为起点,形成了低沉厚重的独立风格。本博全部图片为本人原创,媒体、网络使用请与博联社或本人联系并署名。本人已授权博联社代理本博客所有原创内容版权,侵权必究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