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颤音
崩塌,变成瓦砾,然后呻吟呼号,一堆废墟…
http://mmq.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想到新老少先队队歌及其它

2015-09-25 12:02: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陶醉吧 | 浏览 2144 次 | 评论 0 条

想到新老少先队队歌及其它

■ 毛牧青的扯淡

同一个名字,但是歌词曲子却迥异是两首:一首是上世纪50年代孩子唱的;一首则是为70年代延续至今仍为儿童熟悉并是必唱的歌曲。

它,就是我们起码两代人唱着它走过来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

我是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小学生,也是那个时期的少年先锋队员。我那时唱的《中国少年儿童队队歌》,就是老队歌。

老少年先锋队员歌曲,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诗人、剧作家、历史考古学家、书法家、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郭沫若先生所填歌词;曲子是我国著名的小提琴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和中国音协副主席马思聪先生所谱曲。

下面是老队歌的词曲谱子和歌曲录音: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yMDQwMzY0/v.swf

老队歌歌词内容虽然空洞但很通俗,曲调节奏虽然快速但很优美,朗朗上口也比较短,仅三段歌词。不难看出,这首老队歌明显带有刚建立的红色政权痕迹,内容很显新民主主义的时代烙印,以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个人崇拜的特性。尤其是歌曲最后“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战斗在民主阵营最前线”一句,给人们带来无限遐想。1950年4月,老《中国少年儿童队队歌》被定为少儿队队歌。1953年8月21日,由于“中国少年儿童队”改名为“中国少年先锋队”,该队歌便随之更名为《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一直延续至今,尽管后来歌曲脱胎换骨成了另一首。

这首歌饱受折腾。到了1957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更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歌词中的“青年团”统统改为“共青团”。而歌词最后一句的“民主阵营”,随政治形势变化改为“世界革命”,成了“战斗在世界革命最前线”。我估计,大约此刻的“民主”一词,已成“右派”猖狂攻击中共“独裁专行”的特有敏感词和贬义词;如此类推,“民主阵营”也必然与“西方民主自由世界”相呼应,便成了西方反动势力的代名词,所以很不符合时宜必须拿掉。当然,也与“人民已经当家作主”,“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该“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该向世界“输出革命”的新革命思维有关。

应该说,这首老队歌曾是属于如今“40后”和部分“50后”那一代人的记忆。由于以上诸多政治因素排斥,这首歌“文革”后很快被人唾弃并遗忘。但在我心里,与新队歌相对而言,它才是真正的少儿队歌。

继续折腾。到了1978年10月27日,也就是“文革”结束后的第二年,一首60年代初拍摄、反映当年两岸相互炮击的我方福建阵地一群少先队员的英勇行为的故事片《英雄小八路》的主题曲,即《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原封不动照搬过来,被定为新的队歌。有意思的是,这首创作于1961年的电影歌曲,居然时隔18年,在1980年获得全国少年儿童歌曲音乐作品一等奖,这大约与它被圈定为全国少年先锋队队歌不无关系吧。

为什么要更换旧队歌呢?我认为起码有两个因素起作用:

其一是:原作曲家马思聪在“文革”初期突然消失,后公布为“叛国投敌”跑到头号帝国主义国度去了。此刻狂热的国人,恨不得越洋砸烂他的狗头,焉能再唱这个“历史和现行反革命分子”创作的歌曲?

这里尤为提及一下马思聪先生。在当年日寇铁蹄蹂躏满蒙华北大地的1937年,他从绥远民歌中引发灵感,曾谱写一首《思乡曲》,拨动无数抗日救亡的中华儿女心弦,引发了一代代爱国爱乡的炎黄子孙共鸣,成为了中国现代民族音乐不朽的经典。这首《思乡曲》,曾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和海外侨胞广播的开始曲。但“文革”后该曲被停播改为《东方红》。这让批斗中的马思聪对中央抱有一线希望彻底破灭,也是驱动他最终选择流亡的唯一理由。“文革”后数年被平反,马老并不买账,直至客死异乡他国却未再回国。这些年来,我市走出去的国际知名小提琴家吕思清经常演奏的《思乡曲》,就是马先生的原作。

其实“文革”伊始,老少年先锋队队歌歌词曲作者都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共青团和少先队被“砸烂”瘫痪,为“红卫兵”和“红小兵”所替代。红孩子们唱的都是“造反有理”和“语录歌”,老队歌早已成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产物”停摆被批判后抛弃,一直拖到“文革”结束几年后无人问津。

其二是:“文革”结束后的“拨乱反正”,百废待兴急需恢复正常秩序,少年先锋队也不例外必须要有队歌整肃配套。那时马思聪先生已成美籍华人还尚未平反,老队歌无论从政治思想上还是形势上等方面定夺,也不会为仍残留极左余毒的人所接受,共青团高层也不愿意继续使用。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老队歌歌词内容已不适应新时期需要和新政治气候,况且毛泽东已去世,整个队歌OUT了不能与时俱进了,也必须拿掉。

于是乎,周郁辉作词,女作曲家寄明谱曲的《英雄小八路》主题曲《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因歌词意识形态浓厚曲调也上道,很符合高层口味和执政党需求,自然乘虚而入被推选成新的队歌就不奇怪了。

下面是新队歌的词曲谱子和歌曲录像:

http://player.ku6.com/refer/Y6CFjez3yWOqAbm8qBcoBw../v.swf

新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应该说,意识形态之浓烈,歌调内容之铿锵,远非旧队歌所能攀及,今天再思索,更适合宇宙真理对祖国花朵的洗脑教育。比如,该曲采用较明朗的大调,宽阔的节奏,弱拍开始的灵活小节及起伏较大粗旋律相结合的表现手法,着意刻划小英雄的光辉形象,比旧队歌力量强化多了。尤其中间四个短句像喊口号,远比老队歌短句干净利落多了。尤其是末句“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反旧队歌“民主阵营”和“世界革命”老调,直接逾越时空,变成“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共产主义终极目的地。为了强调这句全曲的核心和分量,曲作者不惜把前句“向着胜利勇敢前进”歌词,用不同曲调重复三遍,最终把歌曲推向最高潮似乎一群真正的共产主义事业的小接班人俨然诞生。所以新队歌比老队歌“思想性和艺术性”更高一筹。呵呵~~好歌啊!

这一唱,在少儿教育中又是近40年。如今国人在伟大改革中各尽所能按“能耐”分配,一切向钱、权、色、利看盛行,共产主义口号早已遗忘被道德滑坡和贪污腐化替代,似乎成为人们不屑一顾的怪物。

这几天,国人历经几十年折腾,终于又发现“共产主义是个好东西”,于是重提“共产主义教育”。我想,从娃娃抓起很有必要,《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新队歌就是很好的教材嘛。不过我还是纳闷:如今我们多少贪官污吏,何曾不是当年戴着红领巾,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之歌,在“红色海洋”教育和熏陶下,在团旗党旗下宣誓忠于共产主义信仰中,最终前腐后继却走向深渊?念到此,我不得不怀疑:如今国内问题积重难返、所谓国人素质极差环境下,曾被最高层宣布为“需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奋斗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里,不去下大气力改变现状的凸显社会问题,何以要急于“一天等于20年”脱离现实超越“初级阶段”去冒进,去考虑梦般的“共产主义”远景和“共产主义接班人”的理想呢?好高骛远可真不好哇,还是脚踏实地多解决一些体制问题和社会问题才对。

看看现实我们许多口吐莲花“哼哼”教导我们臣民和孩子的达官要员高调,再看看他们的那般贪捞等不及了下作实际行为,他们口口声声的“共产主义”,如今在饱受愚弄的国人面前,难道还有说服力的市场么?正是他们都不相信“共产主义能实现”的反作用,才彻底打碎了自己一再鼓吹的理想信仰,导致今天重弹共产主义老调遭遇民间舆情的嘲弄,这又能怨谁呢?

罢了,有点过,不敢多说了。我只谈新老少先队队歌罢——你看,又啰哩啰嗦这么一通屁话。呵呵~~

                          2015年9月22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鄙视为一己私利绑架国歌的国人      下一篇 >> 元清的大疆域与汉人无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牧青

2011年5月起,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家伙开始在这里发飙……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