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叫老鬼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17618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嗨,罗布泊、楼兰城,云遮雾绕阿尔金山!

2015-10-02 19:04: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嗨,罗布泊、楼兰城,云遮雾绕阿尔金山!





 

哈哈,老鬼今年真是好事连连!

简单说吧,从三月开始,老鬼再一次应制片人郑丽娟——郑小缺之邀,和新疆电视台四频道旅游文化栏目组携手合作,以“嘉宾主持人”的名分,跑了吐鲁番、哈密、吉木萨尔、兵团六师红旗农场等地,拍摄了多部《在那遥远的地方》旅游文化专题片。


           楼兰故城标志性建筑

 

五月,心花怒放过了十三个世居族群朋友盛装为老鬼贺寿的七十岁生日,还得到了四妹夫郭桦为老鬼倾心写就的祝寿诗章……


            奔突撒欢鹅喉羚

 

九月更爽,一次就实现了两个心愿,一是,陪伴着远在宝岛台湾的二丫头小叶子姐弟俩穿越罗布泊,造访楼兰城——这是早在2008年5月老鬼从敦煌进入罗布荒原由东向西横向穿越,写出了《罗布泊日记》之后,小丫头片子看了心痒痒,在评论里给她老爸吐露了心中向往,老鬼爸爸也便许下宏愿,找个机会带她一起去闯罗布、进楼兰……

哎,这一次呀,可是本老鬼第十次进入罗布荒原而第五次穿越罗布泊、第五次叩访楼兰城啦!


           尝尝咸水也开心

 

那么,二是什么呢?嘿嘿……老鬼从事旅游33年来,新疆只剩下了一座山还没有留下鬼脚印儿,那就是——阿尔金山。

借着《在那遥远的地方》旅游文化专题片栏目组到若羌县拍片之便,凭着若羌县委简小东常委的周密安排,老鬼和二丫头姐弟、摄制组一行谈笑风生越过了罗布荒原走进了楼兰故城,还一路欢歌,登上了阿尔金山。

从此,在老鬼脚下,新疆无山!

老鬼早已信心满满断言,这次的若羌《在那遥远的地方》旅游文化专题片,是一定会更加出彩的。

一次完成了两个心愿,嗨,你说来劲不来劲儿!


            楼兰佛塔夕阳

 

“哎,丫头,罗布泊的梦今天实现了,感觉如何呀?”在罗布泊湖心碑前拍下了合影,又走了一段进入楼兰遗址的“坦克路”,兴之所至,老鬼不无得意地给宝贝二丫头卖了个乖。

咦,这丫头回答得倒很肯定,却怎么显得蔫头耷脑的,看上去精气神还颇有点萎靡不振?她戴了顶酷帅的牛仔大帽子,习惯地用蛤蟆镜、飞巾遮住了大半边脸,露出来那小半边儿,还有些潮红……

老鬼关切地用手背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呀!

咳哟,问了问情况才搞明白,敢情这事儿,似乎全怪她的老鬼爸爸了——嘻嘻,9月10号前,老鬼成心留了一手,要去楼兰的事儿只在微信上轻轻点了那么一下,而更多的,就是告诉她,此行我们要上阿尔金山,而阿尔金山属于高海拔寒凉区域,一定要遵循老鬼归纳出来的“高原五项基本原则”:睡好觉,八分饱,喝热茶,穿厚袄,别想跑。顺便,又告诉了她,那天鸟市的气温,是摄氏19-11度。供她参考。


           库木库里沙漠之下野驴成群      叶姿吟摄影

 

好嘛,“二了吧唧”的丫头片子匆忙准备中没注意到罗布泊、楼兰,而只想着将要登上阿尔金山,带的全都是厚衣物,不是抓绒衣就是冲锋裤,带了不少,只是没有适宜在依旧高温30℃以上的罗布荒原穿的!没成想啊没成想,原本想给她一个惊喜,闹了半天却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恶作剧!唉,她那不舒服都是“捂”出来的……

她告诉老鬼爸爸,她不喜欢炎热的地方,对寒凉区域,倒满习惯的。

好了,一个小插曲,熬一熬她也就过去了。无论在罗布泊湖心还是在楼兰城中,对着镜头,老鬼兴致勃勃侃侃而谈,因为无论是罗布泊湖心或是“三间房”也好,“佛塔”也罢……都是老鬼很熟悉的荒原、楼兰景观。而小叶子姐弟俩,也在城中好奇地这儿拍拍,那儿看看,蹦蹦跳跳很活泼,还用心地听着老鬼对着镜头兴致勃勃介绍,讲到兴起之处,俩姐弟还“呱唧呱唧”为老鬼鼓掌助兴——呵呵,罗布荒原、罗布泊,楼兰国、楼兰城的前世今生,老鬼心里一本账哟。


            姐弟俩,旅途中

 

只是,因为要拍片,要出镜,必须得多跟妞妞编导王琪玲、帅哥摄像高鹏飞交流沟通,也就无法时时和小叶子姐弟俩多聊了。带着工作任务和她一起出游,这可还是第一次。

实话实说吧,一直到今天,老鬼心里还觉得空捞捞的,总感到四年才见一次面的这一次,跟二丫头没有游到尽兴,聊到过瘾。

八年前和大漠结缘,

凭着一股傻劲徒步穿越,

缘分自此深刻难解。

 

而今,循着野牦牛的足迹,

踩在世界海拔最高的沙漠,

寻找生机源泉。

 

渴了,

便和野牦牛一样,

喝下同一沁凉泉水。

 

当下,我们并无分别。

想不到,回到了台湾,这丫头片子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今天发给了老鬼爸爸。嗯,这里面有着对生命、生态、生活的感悟。


              凌乱的楼兰古建筑遗迹

 

说起小编导王琪玲,嘿嘿,老鬼第一次和她见面就自来熟地称她是“青涩编导”,因为今年是她的本命年——她还是一只小羊羔儿,长着一张很可爱的娃娃脸儿。而工作起来,她可真叫拼命三“娘”,从三月份开始每一集的文本,她都是起五更爬半夜细细地抠,认真地捉摸而力求尽善尽美。拍摄时她更是一丝不苟,有时候甚至到了苛求的地步,弄得老鬼时不时便哭笑不得地给她费口舌解释,直至无奈之下跟她发脾气抬杠……但老鬼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爱钻牛角尖儿的小姑娘,一直亲昵地称她为“妞妞”。

而总是喜眉笑眼儿的年轻摄像师高鹏飞,老鬼跟他已是第二次合作。哦,这么说吧,8月初,一见面老鬼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这个敬业而投入的可爱小伙子——谁会不喜欢紧张工作时还一直笑模笑样的年轻人呢?那不是个心理很不健康的家伙,肯定就是神经有大问题。

可是,这次老鬼几次三番想踹他,想揍他,几次大声斥骂他,这小子在阿尔金山干起来一投入,就忘乎所以跑起来,这是你敢跑的地方嘛!

不用说,高鹏飞,工作起来,那就是个拼命三郎,用老鬼的话来说,他时不时“上蹿下跳”。而且他也和妞妞同样有头脑爱思索,有了想法,便虚心地和老鬼磋商,也就令老鬼动不动就不由自主夸夸他。

老鬼所在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摄制组,就是这样的一个绝妙组合。你说说看吧,这样的搭档能不让你个老东西心满意足嘛!


              阿尔金山间岩溶石山

 

可惜的是,“缺心缺肺有头有脑”的制片人——郑小缺,这次公务缠身没能同行。有啥法子呢,电视,是遗憾的艺术呀。

顺便交代一句,郑小缺本名郑丽娟,因为“缺心缺肺”的可爱,栏目组的同事们便亲切调侃而称她叫“小缺”啦!哈哈,这个缺心眼子的姑娘倒觉得此雅号满不错,也就大大方方接过来自称“郑小缺”喽。

但是,《在那遥远的地方》旅游文化专题片,屡屡创下新疆电视台收视率领先的佳绩!工作起来,小缺,可什么都不缺。

“缺心缺肺有头有脑”,是老鬼对郑丽娟——郑小缺的专属赞誉。

若羌县简小东常委这次的行程安排,称得上是紧凑有序,入情入理。我们一行9月12 号从乌鲁木齐出发到若羌,13号就进入了罗布荒原,到达了楼兰遗址;14号马不停蹄直奔阿尔金山半腰的依吞布拉克镇,15号可就漫游在云遮雾绕的阿尔金山大片无人区域喽……


 
               灵动的鹅喉羚

 

但是,不对了——老鬼发现,怎么妞妞编导从依吞布拉克镇一出发,就小眉头紧蹙,昏昏沉沉的?靠前一问,老鬼的气可就不打一处来了!原来这个臭妞妞昨天一进依吞布拉克镇的阿尔金山宾馆房间,就迫不及待洗了个澡,她居然敢在海拔3千2百多米的寒凉地区洗——澡?老鬼进被窝前脱衣服时都冻得直哆嗦!

在进入罗布荒原前,老鬼就一再声明,从今儿开始,直到下山之前,老鬼“不要脸”了,还告诫大家,尤其是初上荒原、高原者,为了不出意外,谁可也不要再“穷”讲究卫生,别再洗脸,更不要洗澡,否则的话,很容易着凉而引起讨厌的高山反应……可谁知道,不知厉害的这个臭妞妞,又偏偏笑眯眯地犯倔不听话,非要尝试一下把自己从罗布荒原带回来的灰头土脸,收拾漂亮、打扮利索不可,臭美你也不挑个合适的地方!她还不是第一个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年轻姑娘,当年,在天山里、昆仑山间、帕米尔高原,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昏昏沉沉、小脸儿蜡黄甚至哭爹喊娘地洋相出在苦口婆心一再劝他们不要造次的老鬼面前。而老鬼对这种自忖能“人定胜天”的狂妄之徒,毫不客气地骂够了,到最后最解气的只有咬着后槽牙吐出俩字——

“活——该!”

于是老鬼冲着可怜的妞妞编导又开骂,从上山一直骂到下山回若羌……于是小叶子姐弟,还有高鹏飞,还有全程陪同我们的若羌县铁木里克乡党委书记张志强,和若羌县旅游局副局长而到阿尔金山从事“访惠聚”工作的卡密里,加上司机陪同人员,无一例外纷纷前来说情,说她已经知道错了,就饶了她吧,你看她现在小模样儿多可怜呀……但老鬼回答,一定要让她牢牢记住这个教训,一定要一骂到底方解我心中之气。哼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途中偶见小旱獭

 

零零星星、三五成群的野牦牛、藏野驴,还有鹅喉羚、旱獭等不时闯入我们眼中,让大家既兴奋不已而又略感不过瘾。这里是4·5万平方公里的阿尔金山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呀!司机李师傅告诉我们,4、5月开始这些阿尔金山生灵是大群大群的,野驴会在路边和汽车赛跑,野牦牛也会慢慢悠悠大摇大摆从路中间荡过,可现在已是9月中旬了,草枯了……


           懒散的野牦牛

 

峰回路转,斗折蛇旋,当车子上到了海拔4485米的阿布巴勒阿希坎达坂顶端,我们远远看到了视野最前方一大片湛蓝、灰蓝、蓝中泛白……的湖水时,心里明白,阿尔金山山间盆地,马上就要到了。

      山口好风光

 

   老鬼跟若羌县铁木里克乡党委书记张志强,在阿牙克库木湖畔镜头前的互动交流,称得上是珠联璧合,绝妙搭配。老鬼敢说,打从有了老鬼充当嘉宾主持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旅游文化专题片,张志强毫无疑问是最佳拍档。

先是,小高示意老鬼掬起一捧湖水试着喝一下。“噗……”毫不夸张地说,那水是又咸又苦还涩,刚进嘴,老鬼就忍不住一下子给喷了出来。面积5376平方公里的阿牙克库木湖是不折不扣的咸水湖。


          拼命三郎高鹏飞(阿牙克库木湖畔)

 

接下来老鬼便引开关于这湖的话题,张志强呢,应答如流,切中话题,毫无磕绊。从他的口中我们得知,“阿牙克库木”意为“沙漠下面的湖”,水源虽然是多条高原河流,而主要是库木库里沙漠发源的河水。阿尔金山矿藏丰富无匹,河水冲下来的矿物质以盐为主,这也就是阿牙克库木湖成为咸水湖的原因了。尽管这里不是藏区,但周围的牧羊人依然认为这是一座神圣的湖泊而十分崇拜阿牙克库木……

说到这里,老鬼接了一句话:“阿牙克库木湖,让我感动!”

小叶子和她的弟弟廷仔,包括小高摄像师都忍不住为我俩的天衣无缝应答往来而一再“呱唧呱唧”个不停起来。

湖水中一块大石头上,雕刻着阿牙克库木湖的名字,还标识着海拔高度3876米和湖水面积5376平方公里。

这么大面积的湖,敢情这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老鬼迷惑。


              不起眼儿的祁曼草

 

湖畔,植被尽管并不十分茂盛,却也生机勃勃。我俩在草野中辨识着“高原驼绒藜”、“蒲公英”……能辨识出来的还有盐穗木、琵琶柴,等等。张志强还告诉老鬼,那种草丛中并不起眼儿的草本植物,就是“祁曼草”。嗯,看出开了,这是禾本科植物。这小草春天花开并不十分艳丽,但却彰显了生命的顽强。祁曼,就是生命顽强之意。哦呵,怪不得许多维吾尔女孩名字就叫祁曼古丽呢,也怪不得阿尔金山有一个“祁曼区”,其中包括依吞布拉克镇、祁曼塔格乡、铁木里克乡,原来有着这么吉祥的含义。

哈哈,张志强书记打趣地给小叶子起了个维吾尔名字——祁曼古丽,丫头片子很喜欢,老鬼也非常开怀!


             高原驼绒藜

 

阿尔金山间植物,谁能认得全呢,总共有267种之多呢。


             沙漠生命更可贵

 

山间还有着长达350公里的岩溶地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刚进入山间盆地的那座巨大的岩溶石,远看像是一峰石头骆驼,近观一块凸起的弯而带钩岩石,活脱脱就是一只长着钩嘴的鹰头。调皮的小叶子姐弟俩,又摆出各种pos,拍各种怪照。让老鬼忍俊不禁的是小叶子努起嘴儿做出一副要和石骆驼嘴亲吻的姿势,让廷仔给她拍。哈哈……


             驼绒藜滩见野驴

 

藏野驴在路旁或悠闲踱步,或扬蹄奔突;野牦牛在山下或山坡,慢腾腾晃悠,一副桀骜不驯的派头;鹅喉羚三五成群,有的在低头细嚼慢咽,还有两只不由分说顶起架来——怪,还不到它们争夺配偶的时节呀,可能人家只是在进行着“战前演练”吧。天上不时传来不知名鸟儿的鸣叫,可根本看不到那都是些什么鸟儿……啊哈,一片湿地中,居然有两只黑颈鹤,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停车,拍下来!


              黑颈鹤,太难见了!可惜离得太远……

 

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有着359种十几万头只野生保护对象呢。

我们的车子终于爬上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库木库里沙漠的沙包上。库木库里的海拔高度是3900多米到4700多米。和小高一起下到沙子泉前,老鬼得意忘形地对着镜头说了这样一番话:哈哈,“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今年已是七十岁了,没想到还能上到海拔4千多米的高度,真要为自己自豪一把喽……


              生态……

 

高鹏飞让老鬼一会儿走走,一会儿停停,一会儿拍老鬼全身或头部,一会又拍老鬼脚步还有登山杖……他是俯拍、仰拍,正面拍、侧面拍、身前拍、身后拍,又是上蹿下跳兴致勃勃不停折腾、得瑟。


              孤独的野牦牛可不好惹

 

但是,在离沙子泉泉眼大约还有不到3百米的地方,老鬼严肃地跟他说,你的嘴唇已经变色了。可以了,不必再拍我的镜头了,你再取些周围景色也就行了。


           远望库木库里——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沙漠

 

老鬼爬上沙坡回到了车子里。下山后老鬼告诉小高: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在沙子泉再拍了吗?你当时的嘴唇,已经发紫了……

沙子泉一带的海拔高度是4千6百多米。哎嗨哟,朋友们,大家再为俺老鬼自豪一把吧!


             沙子泉奇观

 

当天晚上,阿尔金山人为欢迎我们的到来,在祁曼塔格乡,置酒款待并欢庆拍摄任务圆满完成。似乎不到十个人,居然开了6瓶高度白酒。嘿嘿……那叫做全军覆没哟——这附近还有个地名叫做“依协克帕提”就是“陷毛驴子的地方”,我们几位可全都“陷”进去啦!小叶子趴在花坛边上吐了个昏天黑地——老鬼从没见过这丫头这么狼狈过,她的酒量本是很大的。廷仔呢,从未喝过酒居然喝下去四杯高度酒,几乎四两呢,一边晃晃荡荡走一边还说我怎么摸不到门了呀……小高也是从不喝酒,这一把兴起了喝到后来自己找到酒瓶给自己斟满,好嘛,半夜趴在床头一阵狂呕。老鬼第二天想说自己喝的不多但却谁都不同意,都说我没少喝。可到底喝了多少呢?哈哈,早已心中无数。倒是没出大洋相,只是一个晚上居然能起了五次夜,平时老鬼并不起夜呀……

大家狂饮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这里的海拔高度是3903米。


              撩起水花缤纷落

 

哦,阿尔金山,老鬼不会只来一次的。你那4·5万平方公里大地,老鬼只走了很小一部分,你那许许多多千古谜团万般风韵,老鬼还需要再去探索去发现……下山了,回家了,但直到今天,就连睡梦里云遮雾绕的,还是那座“金山”——阿尔金山!


               沙子泉发源的河流

 

小叶子曾在山上跟老鬼说过,阿尔金山浓缩了青藏高原和帕米尔高原的几乎所有优势、特点,阿尔金山太有代表意义了。


              沙河源于沙子泉

 

我相信,小叶子心中也一直横亘着那条名叫“阿尔金”的雄健山脉。

否则,为什么18号一回宝岛,20号她就先给老鬼爸爸发来了一首刚写出来的诗作呢——

“壮阔大漠和苍凉阿里一并被揉进;

一踏上这里,往事历历在目,不能自已。

 

或许身上流淌着游牧民族的血液,

注定漂泊不定,

向往心上的那片草场;

奔向广阔无边的天际。

 

终究属于天地;

安心的把自己交给你——我心深处的母亲。

 

              阿尔金山/2015”


               近观沙子泉

 

        咳,和为贵哟!


               姐弟俩岩溶山下


       逼真的岩溶石骆驼
 

         鹰嘴岩下二丫头

      这创意不错嘛

  归途中下了小雪

          老  鬼

            2915年10月2日 01点55分 初 稿

                    2015年10月2日 19点00分 定 稿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有不一样的发现

7
上一篇 << 阿贡盖提——梦里的故乡……      下一篇 >> 新疆,如画的大地,油画家的天堂!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俺叫老鬼

新疆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毕亚丁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