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
伊豆人
http://jiat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TPP谈成了,中国怎么办?

2015-10-27 09:18: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78327 次 | 评论 0 条

TPP谈成了,中国怎么办?

加藤嘉一


本文刊登于纽约时报中文网,2015年10月27日

(https://dywm6l8xfh7h4.cloudfront.net/business/20151027/cc27kato-tpp-china/)


10月5日,美国亚特兰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经过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等12个国家之间的艰难谈判,包括饱受争议、难以协调的医药品、汽车、乳制品等31个领域的相关规定与框架达成了基本共识与协议。TPP以在亚太地区实现高水准、多开放、自由化的经贸体系作为宗旨,除了传统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协定所包含的废除或降低约1.8万种商品的关税以及服务贸易,它更加聚焦制定投资、竞争、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国有企业、电子商务、劳动环境、环境保护等规则与理念。


围绕TPP的议程必将给包括中国在内的非参与国带来挑战,即接下来如何与TPP参与国展开经贸、安保、甚至战略层面的对话,以及未来要不要加入TPP。


“一定要这次在亚特兰大谈判期间内跑到终点,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错过了它,TPP谈判恐怕要破裂了,这是我国的立场,” 日本政府内负责TPP谈判的一名官员对我说。“(日本TPP担当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的意志很坚定,始终与安倍首相热线保持联系,对美方谈判代表迈克尔·弗罗曼(Michael Froman)也不时提出意见,甚至施加压力。我们为谈判的奏效起了一定的领袖作用”, 要求“不要提我姓名”的这位官员回顾谈判的过程这样说。


三个多月前,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专栏上撰写过一篇“对日本来说,TPP为何重要?”文章,介绍了TPP的成立背景与谈判过程,勾勒出了它对日本未来国家战略来说意味着什么。把TPP视为“国家百年计划”,主张通过TPP使得太平洋成为“自由与繁荣之海”的安倍晋三首相的动作很快,10月9日,内阁通过了决议,成立了“TPP综合对策总部”,并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提出通过TPP开拓新的市场;以TPP为契机促进创新,激活产业;解除TPP对国民所带来的不安情绪的三点目标。


其他国家恐怕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推动国内的程序,比如TPP在分裂中的国会始终面临艰难博弈的美国,其国会批准有可能拖延到明年11月的总统大选结束之后。接下来,各个参与国把达成的协议带回国内,从各自的程序与角度起草相关的法律文件,最早明年上半年的时候进行签署。只有美国与日本等主要国家(美日GDP加起来在TPP参与国内达到78.1%)完成国内的相关手续,通过国会的审议,以条约的形式加以批准,TPP协议才能正式成立。在这个意义上,到那一刻还需要一段时间,“保守估计一年左右,若长的话,花费两年都有可能,”上述日本官员说。


TPP谈判跑到现阶段的终点后,主导谈判的两大国家——美国和日本的首脑分别发表了声明,而且,一律,甚至专门提及了“中国”两个字。10月5日,奥巴马总统表示,“在美国95%以上的潜在客户生活在海外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允许像中国那样的国家来制定全球贸易的规则。”10月6日,安倍首相则表示,“倘若与共享基本价值观的国家深化相互依存关系,将来,中国也参与TPP,它大大有助于我国的安全保障以及亚太地区的稳定,也具有非常大的战略意义”。


貌似相反、来自美日首脑的两个言论,在我看来,却呈现着一个硬币的双面。日美两国、以及其同盟在如何通过TPP,或围绕TPP来应对中国崛起,处理对华关系的立场是基本一致的,即美日同盟在可预见的未来“欢迎”中国加入TPP,在亚太这一地区用自己制定的规则与理念去规范中国,以免中国在本地区创造另外一套规则与秩序。在美日两个同盟国看来,这样符合它们的利益,因为,只要中国在美日来主导的秩序和制定的规则内存在并发展着,它就不会成为不可预测和控制的威胁。


问题在于,中国会不会接受由美日主导的、名称为TPP的战略设计。


“关于中国政府对TPP持有的想法与立场,看看商务部发言人的声明就好。一开始,我们对TPP产生警惕,但逐渐调整为现有的立场,”TPP谈成后不久,一名在中国政府内负责对外事务的高官对我说,由于他和我之间有着“不公开姓名”的约定,在这里也采取匿名。 “如果说,美国的目标是在自己所指定的规则内规范中国,那么对它来说,没有中国加入的TPP是不完整的。美国不会排除中国,而会去拉拢中国。”10月6日,商务部发言人在声明中提到“《协定》是当前亚太地区重要的自贸协定之一。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


我进一步询问这位高官,“中国将来加入TPP吗?”对方没有明确回答,谈话中始终用“重视”与“开放”两个词汇。从中推测,中国政府至今确实没有敲定要不要加入TPP,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与身份加入,毕竟,如前所述,TPP进展与路径本身有着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不过,依我看,中国政府已经确定了针对TPP的基本态度与大方向——开放与重视,在接下来的时间,坚持这些的同时,紧密观察动态,灵活进行决策,换句话说,与时俱进,实事求是。


自从TPP谈成以来,中国国内引起了比较激烈的争论。纵观微信等社交网站,把TPP当做美国遏制中国的”阴谋“之言论似乎在泛滥。《环球时报》今年7月发表了一篇社评,题为”别想拿TPP对付中国,也做不到”,呼吁“中国人需要带着自信观察TPP的谈判进展”。TPP谈成之后,日本问题专家、复旦大学教授冯玮对澎湃新闻的采访表示说“TPP是在经贸方面遏制中国的重要举措,中国无法让TPP不挑战中国,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迎战”,虽然他同时也主张中国对此也不必感到悲观。


来自官方的声音与立场在我看来趋于冷静与淡定。10月9日,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俊与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肖明智在《上海证券报》联合撰文提出,倘若中国不加入”大TPP”(根据两人的说法指的是未来谈判国增加中国、韩国、泰国、印尼等潜在参与国的TPP),“则在该阶段内的年均机会成本略超过0.5% 的GDP。”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针对“中国没有加入TPP将拖累中国经济增速”的说法回应称,“中国没有加入TPP对中国有影响,但短期影响不会很大,而且,中国已经有一些应对的措施,比如加快推进双边贸易谈判、“一带一路”、自贸区的建设,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对冲一些影响。”另外,10月26日,中央党校主管主办的《学习时报》撰文指出,“TPP的规则与我国改革开放方向相契合,在许多方面都有所体现,”根据该文,它们包括建立公开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简化行政程序与提高行政效率、独立进行环境监管与行政执法等。该文断言,“对于TPP,我国应持续紧密关注,根据国内改革进展,适时选择加入,最大限度降低为加入付出的代价。”


迄今为止,由中国共产党传来的既看得见,又有权威性的信息应该是10月8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接受“中央主流媒体”采访时的表述。在我看来,从了解中国对美日主导的TPP的比较具体的立场来说,重要与有效的信息除了重复了上述商务部发言人的声明之外有三点:


“美官方和TPP成员曾多次表示,TPP不针对中国,不是为了遏制中国,也无意排斥中国。实际上,中美等21个APEC成员去年在北京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通过了《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这也是我们之间的重要合作。”


“中方认为,国际贸易格局的演变,归根到底是由国际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各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决定的。中国始终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定不移地支持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多边贸易体制,鼓励全球价值链的完善和发展,致力于促进世界经济的繁荣与稳定。”


“‘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是三中全会确定的重大举措。目前,中国已与包括东盟、智利、瑞士、新西兰、韩国、澳大利亚等22个国家和地区达成14个自贸协定,还在与有关国家共同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中日韩自贸区、中国与东盟的自贸区升级等谈判,逐步打造覆盖全球的高水平自贸区网络。”


从高虎城所表述的这三段话解读中国政府接下来要做什么,可以得出以下三点:


一,围绕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过程,中国没有打算站在美国的对立面。

二,中国把TPP视为促进改革开放这一国策的一部分与一环节。

三,中国将TPP的谈成当做加速自己已经参与的其他自由贸易谈判之契机。


尤其,中国正在评估,认为积极推进RCEP能够有机制衡TPP这一美国亚太再平衡的象征。根据日本外务省官网的介绍,RCEP是使日本提倡的”东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CEPEA;ASEAN+6)和中国提倡的“东亚自由贸易区”(EAFTA;ASEAN+3)加以合并的产物。第一次RCEP会议 于2013年5月在文莱召开,今年10月12至16日,第十次会议在韩国釜山召开,各国代表围绕物品与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电子商务、技术合作等领域进行了谈判与协商。


高虎城在接受采访时专门提及RCEP,称“以RCEP为例,其谈成后,将成为世界上涵盖人口最多、成员构成最多元、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最大、发展最具活力的自贸区。RCEP谈判包括TPP的七个成员,高度透明、开放和包容是其鲜明的特色”。七个成员指的是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文莱。在这里面,日本与澳大利亚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名副其实的重要盟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则从各自的国情与利益出发在中国与美国之间保持战略平衡,重视并发展对华关系的同时,一律希望美国在自己所在地区里的存在与影响,背后考虑的无疑是制衡中国崛起。


既然如此,中国还是不可能拿RCEP“对抗”TPP,而顶多是通过对七个跨越两种机制的主权国家进行接触,施加影响的方式“制衡”TPP。从这一战略布局不难看出中国在亚太地区大国政治与格局上的基本考虑,即不去挑战,也不改变美国所主导的秩序与所制定的规则,但在其秩序与规则的范围与框架之内使自己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最大化。何况,亚太地区的繁荣与稳定不仅符合美日的利益,更是符合正在推行改革开放,谋求和平崛起的中国的利益,那么,TPP的初衷与愿景大致是符合中国正在面临的生存环境与利益诉求的。


另外,既然TPP的正式成立与奏效还需要一段过程,中国就应该积极利用这段时间,做好该做的事,以便促进到时候的大环境能够协助中国保证自己的利益,推进健康的发展。


那么,在我看来,在未来这段时间内,中国(不仅是有关部门的认知与决策,更重要的是公民社会的觉醒与行动)应该推进两件事,警惕一件事。


其一,应该把TPP的相关内容与框架视为战略参照,不断推进本期政府所提倡的结构性改革。TPP协议重视市场准则、自由贸易、知识产权、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劳动条件、环境保护、政府采购、投资规则、国企待遇等,这些恰恰是中国政府正在国内试图推进的改革内容。那么,中国在TPP与推进国内改革之间形成有机的认知是利大于弊的,TPP所倡导的高标准与多开放、市场化与法治化是涵盖中国的内政与外交、政治与经济、政府与市场等基本目标。


其二,应该发挥自身的领导力去促进双边、多边的自由贸易谈判。我尤其关注的除了RCEP以外还有中日韩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中国应该具备能力与资格在美国的存在与影响不那么直接的领域推进有利于地区繁荣与稳定的贸易规则与框架。在不同的自由贸易协定之间形成良性的竞争合作关系,同时不断扩大不同地区与框架之间的重合度与公约数,在我看来符合亚太地区整体利益与发展方向。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也应该努力“制衡”美日所主导的秩序与所指定的规则。任何大国与同盟都需要被制衡的力量——合格的对手。


其三,中国政府和社会必须加强警惕,有效制止国内舆论对TPP产生的极端、具有排他性的民族主义。自从TPP谈成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中国舆论从阴谋论的角度宣泄出对美对抗的言论和情绪。上述的中国官员对我感慨说,“舆论不时地绑架我们的工作,知识分子也不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甚至与大众舆论一起绑架我们。”倘若以对抗性为特征的民族主义不断高涨,使“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中共决策层不得不迎合人民的“感情”,从而对TPP采取消极、封闭的政策,那么它恐怕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平崛起是背道而驰的。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对日本来说,TPP为何重要?      下一篇 >> 专访福山:中国挑战了“历史的终结…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jiateng

中文专著有《以谁为师:一个日本80后对中日关系的观察与思考》《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中国,我误解你了吗?》《中国的逻辑》《日本的逻辑》《致困惑中的年轻人》《爱国贼》《日本镜子》《我在中国的那些日子》《加藤嘉一的留言:其实离不开》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