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旺报》言论部
投稿寄tw@want-daily.com
http://blog.ifeng.com/270964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台灣人看大陸-上海 高掛在東方天空(上)

2016-01-06 11:22: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兩岸交流小故事 | 浏览 11042 次 | 评论 0 条

2016010604:10 旺報 (蕭文/台南)

公寓大門口掛著一面牌子寫著「謝絕參觀」,張愛玲認為「公寓是最理想的逃世地方」,她逃到這裡寫作,寫出了名,不少人慕名而來,這面牌子擋住了這些慕名的參訪者。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106000947-260306

西潮的衝激下,使這個位於黃埔江與吳淞江交會口的歷史小鎮,發展成商業活動興盛的都會區,它是高掛在東方天空的一顆明珠;在烽火連年的年代,這顆明珠的光芒逐漸黯淡下來;近年大陸開放後,西潮再度衝擊這個城市,擦亮這顆明珠,它再度發出耀眼的光芒。

上海這個城市的名字,從教科書上的鉛字跳出,進入我的腦海裡,跟爸媽有關係。

媽在念書爸在作戰

媽媽的畢業證書上寫著「上海協和護校」幾個字,她年輕時在上海讀過書。上海協和護校是美國人創辦的學校。這個有上千年歷史的城市,由於位在長江口的優越地理位置,它吸引大量外資,在外灘豎起一棟棟大樓,二十世紀初,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是東方明珠的黃金歲月。

爸爸兵籍表中的軍官戰歷調查表記載:「38.5.11.蚊式167轟炸上海外圍匪,毀房兩棟,汽車一輛,斃匪兩百人;38.5.14.蚊式114轟炸上海外圍匪,斃匪四百餘人,毀陣地四處;38.5.15.蚊式114轟炸上海外圍匪,毀木船八艘,車箱兩節。

他曾駐防在上海,來到台灣後又數度出擊大陸。上海不時響著空襲警報,有些飛機去了就回不來。曾看過一張黑白照片,一架破碎的飛機,從外表依稀可以看出是美國共和廠的B-24解放者重轟炸機,照片下一行字說明,這是國民黨的飛機,轟炸上海時被擊落,機組員無人倖存。

我查閱資料,知道這是李肇華的飛機,這架飛機從新竹起飛到台南,加油掛彈後,執行轟炸上海的任務,那是夜襲上海,上海上空,數根粗大的探照燈光在擺動,他的飛機被探照燈捕捉住,之後被擊落,我在碧潭空軍公墓看到他的墓,那應是衣冠塚或紀念碑,他們那種人通常沒有遺骸,即使找到也是零碎不全。槍聲與砲聲使這顆明珠的光芒黯淡下來,這是上海的黑暗歲月。

在星條旗的國度,住在一棟老舊的木製公寓六樓,上海這個城市的名字再度躍入生活中。居住在這棟公寓中有不少大陸同學,小徐不是上海人,但是他在上海工作過一段時間,唐與謝都不是上海人,他們在上海讀大學,讀的是復旦大學,小王是上海人,他告訴我:「上海的腳踏車多,我都是騎腳踏車上學,你們台灣有沒有腳踏車?」又一次,他對我說:「我們上海有一條南京東路,通往外灘,聽台灣同學說,台北有一條南京東路,是不是?」當時大陸剛開放不久,雙方都不了解對方,在美國碰面,都懷著好奇的心探尋對方。

大陸同學的話,在我腦海中浮現出陳若曦小說中,上海的影像,穿著藏青色衣服的人,陳舊的市容。雖然周遭有上海人,但,上海仍然是遙遠的地方。

上海仍是遙遠所在

我有機會參加上海與台灣幾所大學聯合舉辦的國際管理學術研討會並發表論文,我搭乘的長榮航空公司飛機在下午四點多由高雄小港機場起飛,起飛一段時間,窗外已是一片漆黑。這個時間與航線應該與當年夜襲上海的差不多。

飛行一段長時間後,遠處天地線出現一排黃線,那是燈光,說明快到上海了,很快的,機翼下已是萬家燈火,飛機的高度一直在降低,在一陣震動之後,飛機降落了。

這個震動,震落那陳舊的影像;這個震動,震開一扇門,讓我踏進去,一窺上海的形像。

走訪張愛玲故居

在上海街上,幾乎人手一台手機在滑弄著,人們的穿著,讓我懷疑置身於台北街頭。在常德路張愛玲故居前,我抬頭望著四周的高樓大廈,上海的天空被切割成不規則的多邊形,我宛如置身於紐約的時代廣場。

在靜安寺地鐵站前,左前方靜安寺的屋頂,散發出的金光以及過往車輛隆隆的車聲,已遮蓋住李安《色戒》中的場景。義大利律師兼房地產商人烏爾斐斯於1936年建的愛丁堡公寓,牆上掛著一面銅牌寫著「常德公寓」,是它現在的名稱,銅牌裡提到張愛玲曾在這裡居住過六年多,旁邊一面白色牌子寫著「張愛玲故居」字樣。

我拿起數位相機,按下快門。回到台灣後沒有多久,接到台南市文化局的電話,詢問我有關標示名人故居的事宜,我將這張照片提供給他們,事後他們告訴我,台南名人故居的標示牌,以這張照片為藍本,略加修改而成。公寓大門口掛著一面牌子寫著「謝絕參觀」,張愛玲認為「公寓是最理想的逃世地方」,她逃到這裡寫作,寫出了名,不少人慕名而來,這面牌子擋住了這些慕名的參訪者。

找不到徐光啟的家

我拿著地圖,踏尋這個遺跡。在舊城區,這裡盡是中國古代建築,長長上翹的屋簷,白色的牆壁,木製的棕色窗櫺,在西潮的衝激下,它的中華文化色彩特別突出。在滿布舊房舍的巷弄裡,我找到光啟路,這條路不寬,道路兩旁都是年代久遠,低矮破爛的房舍,我心中揣測,徐光啟故居的相貌,難道也是這樣的低矮破爛嗎?整條路快走到底還看不到,我問路人,才知道,徐光啟故居已成為一大雜院,又沒有維修,後來被拆掉了。心中不免有點失望。(待續)

(旺報)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两岸史话-为周恩来口译的台湾姑娘…      下一篇 >> 蔡英文的隐形台独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台湾《旺报》

欢迎投稿,因刊载格式所需,请附上笔名与居住地。请寄:tw@want-daily.com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520ROC 中時電子報言論首頁:http://opinion.chinatimes.com/ 微信公众号请关注:台湾人看大陆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