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的博客
未成年人勿进。。。。因为感性,所以敢性。
http://blog.ifeng.com/1212167.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3)

2016-04-25 18:47: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0759 次 | 评论 0 条

3

看见秦总的第一眼,宁静忽略了墨尔本原有的阴天。


他的笑里透出一缕阳光,径直切割了自己——向阳的一面温暖如春;背后落满冰霜,似有Lawrence的目光扫过。


只要拥抱这阳光,然后旋转起来,晒个周身通透,就好了,宁静想。

上了车,秦总坐在副驾驶座,他朋友开着车。


秦总说:这姑娘文艺青年一个,让她坐飞机,她偏要体会火车的感觉,说还没坐过澳洲的火车呢。


宁静心里一笑,他倒细致,会找台阶。


他朋友说:有风格。这年头最怕做事千篇一律。


秦总点点头,转而对宁静说:今天我们好多朋友聚会,带你去看看,感受下热闹气氛,估计你来澳洲这几年也寂寞够了。


宁静说:是有点,谢谢你。


他朋友说:华人圈子毕竟就那么大,想融入老外的社会也不容易,太多文化差异,生活习惯又不同……大概也没什么老外朋友吧?


宁静心里一紧,Lawrence的名字都跳到嗓子眼了,她咽了咽口水,说:恩没,英文不好,怕跟他们打交道。


秦总说:就想不通你们在这一待好几年就不无聊吗?我来十几天都闷了。


他朋友说:所以赶紧给你张罗个聚会,热闹热闹……美女,晚上可要吃好喝好啊。


宁静说了声谢谢,心里轻松下来,其实在火车上的时候还是有点怵这见面的。


担心一见面就进房间,进了房间就干柴烈火似的纠缠在一起。


那是约炮的行事节奏。毁自己或毁一段感情确实不必这样急促,否则事后的记忆会让人翻江倒海地反胃的。


宁静挺喜欢秦总无所谓的态度,要知道很多男人习惯于把有暧昧关系的女人藏着掖着,怕这怕那,一幅唯唯诺诺见不得光的样子。


当然,有些男人又喜欢把女人作为自己猎取的成果展示给大家……即使秦总属于后者,宁静也觉得好于前者。


猎取和展示,其实是相对的。


车子拐来拐去,宁静看着陌生的墨尔本街道,脑子里的方位是一团浆糊。


她只知道墨尔本气温比悉尼略低,气候是有点脾气的,温差大,偶尔还有一天四季的情况。


墨尔本像个有小脾气的情人,悉尼则成熟多了,是修炼多年的情人,知冷知热,温和温顺的。


自己在Lawrence面前,大概就是一个墨尔本吧。


车子到的地方是秦总另一个朋友的工作室兼会客地,就相当于私人会馆的样子。


人很多,二十好几个吧。


一帮中年妇女在很大的厨房准备饭菜。


秦总悄悄在宁静耳边说:真想不通人们来了澳洲都怎么了,本来一个聚会,要么外面饭店包两个大包间,要么请三五个厨师来家里做,你看,现在那全是我朋友们的老婆老妈还有女儿……也不差钱,唉……真是辛苦,平时各个都养尊处优的。


宁静微微笑着,看着一个正在摆盘的二十出头的漂亮姑娘,说:可能觉得这样更显得不见外和真诚吧。


“可是……你看那么多菜,多累啊……要我我可舍不得,”秦总拍拍宁静的背,说:“我过去跟阿姨们打个招呼”。


宁静看见他走过去一边对几位年长的女人说着感谢,一边恭维着菜色的丰盛,那几个女人开心地笑着,只说让他们待会放开肚子吃就是了。


这样看秦总,宁静的心里又有了不曾期待过的温度。


终于吃饭了,秦总拉宁静坐在自己旁边,不停地照顾她给她夹菜,就差喂她了。


别人来敬酒问及宁静,秦总就说:我朋友,才女一个,但不会喝酒,她的酒我代喝了。


宁静有点脸红,只能装得更小鸟依人。


中国式的酒席,向来是男人的天下,宁静挨着秦总坐着,尽可能地让他多吃点菜少喝点酒,一来二去,不自觉第就把自己代入了他的女人的角色,心里虽然怪怪的,但他辐射出来的暖意着实让人踏实。


只可惜,和Lawrence认识的两年里面,只见过他喝啤酒和红酒,要是自己炒俩菜,和他对饮一盅白酒,再适时吟诵两句古诗词,做个蹩脚的翻译,会怎样?


唉,没机会了,也不想给自己机会了。


秦总好酒量,替宁静挡了许多酒,做事仍然稳健。甚至在晚饭结束后,他还又特意去跟那几个收拾碗筷的女人一一道了辛苦。全场那么多人,唯有他,那么细心。




他居然没醉……宁静和他在Crown Towers酒店大堂与众位朋友挥手道了晚安之后,就有点局促了。


“来过这里没?”秦总问。


宁静环顾了下四周,脑海里尽是严歌苓《妈阁是座城》里的片段,想必是大同小异的。


她说:“来过一次,有个墨尔本的朋友在赌场工作,以前在这里吃过自助餐。但是不喜欢赌。因为心理素质不好,受不了那个刺激,连炒股的刺激都受不了。”


秦总笑了,说:“我也不喜欢赌,但那帮朋友,你知道,大都喜欢这个,所以就住在这里了。”


说着两人就进了房间。


放下包,看着阔大的房间,竟无处可去的感觉,犹豫了下,她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假装找插头给手机充电。


秦总说:谢谢你能来。


宁静微微一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辣酱好吃吧?好吃了再给你一些,反正三四天后我就回国了。”


“恩,好吃,真好吃,一包辣酱一碗白米饭,菜不要都行。”宁静一说辣酱,口里就流口水似的。


“那就好……困了吧,坐一天火车……你先?还是我先?”秦总指了指浴室。


“你先吧。“


“好“秦总进了浴室。


宁静仰头,看着天花板上零星的射灯,长吁了口气……她原以为这个男人会饿虎扑食般地把自己扑倒,粗暴地撕扯掉衣服,不管不顾地直接插入,没有挑逗没有语言没有前戏,像强奸一样,然后自己咬着牙闭上眼睛,流几滴适时的眼泪,在身体感到刺痛的一刹那,跟心里那个爱着Lawrence的宁静就此作别……那样才足够悲情,才符合情节设定啊,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把个背叛的情节搞得这么温情、徐缓。


冲完澡的秦总,裹着浴巾出来了,他说:水温调好了,快去。


宁静扭捏地穿着衣服进去,关好门,才一件一件脱了。


水温刚刚好。


看着空间阔大的浴室,宁静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


认识两年了,她和Lawrence竟然从来没去过酒店一次,五星级的不要求了,一般的hotel motel 总可以吧?至少是躺在床上的,高度合适,温度合适,软软乎乎的,完事了还可以冲澡抱头小睡的……哪至于好多次不是这里的公园就是那里的荒野,要知道每次野外作战都被蚊子叮好多个包……就这,他还说直接去酒店那叫约炮,不叫约会,说见面开房直接睡觉太乏味……



可其实,宁静还是喜欢大酒店的舒适的。

这又是一个遗憾。


洗完澡,略略吹干头发,换了睡裙,准备出去的时候,看见他脱下来的衣服,扔在一边,看了看,停下,她索性给他洗了刚脱下来的t恤和袜子……要温情就温情点吧,否则以后回忆起这一幕,倒真怕只剩下内心的罪恶。


洗衣服的时候秦总过来看了下,说:“怪不得那么久……没必要洗衣服的其实,酒店有送洗服务的……”


“没事,就揉搓两下,去去汗味,很简单。”


宁静洗完擦了手出来,看见秦总躺在床上拿着电视遥控来回按着挑选节目,但明显地心不在焉。


她关了台灯,只留下卫生间门口的夜灯,轻轻挨上了床。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      下一篇 >> 【连载】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一枝独秀

做懂爱的女人。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