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旺报》言论部
投稿寄tw@want-daily.com
http://blog.ifeng.com/270964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大陆人在台湾-我的口音 迷失了方向

2016-04-26 07:49:2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兩岸交流 | 浏览 17752 次 | 评论 0 条

20160426 04:10 旺报 (罗忱蕾/台大历史所学生)

究其原因,就是不了解。就像我不了解的时候,以为来自东三省的人,说话语音都跟演小品的赵本山是一个腔调。慢慢熟悉了才知道,东三省虽然都是东北,每个省分的口音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比如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同学,东北口音就轻一些;而辽宁铁岭的口音,东北味就非常浓重了。也许用刻板的行政区来区分口音的分布,并不恰当。也体现了我对东三省口音的了解程度,只能约略到这个层次了。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426000999-260306


「你现在的口音是哪里的?」课间休息,老师忽然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唔……」我一下子就被问住了,大脑在飞速思考的同时,嘴上却只能回答「不知道耶」。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私底下也常常在琢磨,但真的很难三言两语说个明白。

你说话像是港台腔

初次深刻触碰到口音这个问题,是六年前,刚入读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的六位同学,都来自不同的省分:黑龙江、吉林、山东、河南、江西和福建。打招呼,作一些简单的交谈,还不觉得有什么障碍之处。直到学院有迎接新生的活动,要让同学们合作演出节目,大家交谈得多了,沟通问题也就像汽水的泡泡,一个一个冒出来了。

「你刚才说什么?」「我不懂你说的。」「不懂是什么意思?」「不懂就是不懂啊。」「没明白。」「没明白就是不懂啊。」很多正在讨论的议题最终就会被这样的,围绕着语言习惯或者口音的话题打岔,大家就开始纠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地域的文化碰撞了,因为来自低纬度的福建,从小生活在遥远北方的同学们,也会抛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给我,比如:「你们福建人说广东话吗?」、「福建话是什么?」、「你说闽南语吧?」……还有类似「你说话像是港台腔」、「听你说话就像在看偶像剧」的说法,让人哭笑不得。

究其原因,就是不了解。就像我不了解的时候,以为来自东三省的人,说话语音都跟演小品的赵本山是一个腔调。慢慢熟悉了才知道,东三省虽然都是东北,每个省分的口音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比如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同学,东北口音就轻一些;而辽宁铁岭的口音,东北味就非常浓重了。也许用刻板的行政区来区分口音的分布,并不恰当。也体现了我对东三省口音的了解程度,只能约略到这个层次了。

被泛称的「港台腔」,也饱含了极大的误解。「港台腔」的发明,跟十几年前来自香港、台湾的明星艺人在大陆风行有关。香港普通话和台湾普通话,在语调上是有一些相似之处,比方说常被人指出的「嗲」。可身在其中的人就会知道,这两者的差异非常大。前者受到了香港广东话的影响,后者受到了台湾闽南语的影响,而这两种方言是隔离的,相互之间基本听不懂。

身为来自对岸,且不生活在闽南地区,身边没有亲人会说闽南话的我,被认为会说闽南语,也是常常出现的一种状况。前几年,大陆的网络上有不少人用「福建话」这个词。于是有人跳出来反驳,说「福建没有话」,意指福建其实没有统一的方言。

方言隔山隔水不同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福建,由于地形的隔阂等种种原因,方言也产生了一定的隔阂。

且不说闽南、闽北、闽中、闽东、闽西所用的都是不同的方言,即便是同一种方言的地区,隔了一个小村子,口音都可能有极大的不同。

在北方上学,口音带来的影响不少。记得有一堂课,老师让我上台报告论文。等我报告结束之后,老师笑称:你普通话等级考试一定过不了。朋友们听了哈哈大笑,因为再过两天就是普通话等级考试了。「普通话等级考试」是大陆的一项测试。规定中标准的普通话是以北方语音为基础的语言。如果想从事播音主持、中小学老师,等需要长时间使用口语的职位,就必须得过普通话这一关。最后我勉强挣扎过了考试,口音还是被归类为「不标准」。

为了普通话考试不断练习,加上生活中北方的朋友们也很多,所以虽然口音还是「不标准」,自我感觉里,多多少少也有点儿字正腔圆的意思了。这就导致了来台湾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只要一开口,就会被认出来是大陆人。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因生疏和不了解产生的「问题」。每一回遇到这些问题,除了会耐心作解释之外,也觉得值得深思。

口音作为相认凭据

口音也可以作为大陆人「相认」的凭据。去一些旅游景点,听着说话声音,就可以判断是否大陆人,甚至可以判断是来自哪个省分的。有时候,口音被路人识别出来,会遇到大陆人的搭讪「你也是大陆人吧」。在台湾偶尔还会遇见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听口音就知道是来自大陆的外省人。

有一次朋友在公馆附近买普洱茶,卖茶叶的老先生一听就是天津口音,于是聊了起来。得知他约莫三四岁,就随着父亲来到台湾,此后就从未踏足故乡一步。听着他浓重的天津口音,真令人感到惊讶,简直是少小离家,「乡音无改鬓毛衰」的现实版。

夹在赞美嘲讽之间

在生活中,除了字正腔圆地说话略显突兀之外,还蛮多有趣的事儿。比如和台湾同学一起集体合影的时候,会因「口音最标准」被要求去邀请路人帮忙拍照;或者去学校行政部门办事的时候,被行政人员连连称赞口齿清晰。然而,我把这些「光荣事迹」拿去跟来自北京的好友分享的时候,得到的是不以为然的「讪笑」和响应——「让他们来听听我的」。在粗心的好友眼里,我的普通话跟台湾人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于是我的口音尴尬地夹在了溢出的赞美和玩笑的嘲讽中间,像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一样,迷失了方向。

(旺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两岸史话-协助改变中国的洋顾问(九…      下一篇 >> 社评-先解决殭尸企业再谈资本市场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台湾《旺报》

欢迎投稿,因刊载格式所需,请附上笔名与居住地。请寄:tw@want-daily.com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520ROC 中時電子報言論首頁:http://opinion.chinatimes.com/ 微信公众号请关注:台湾人看大陆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