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旺报》言论部
投稿寄tw@want-daily.com
http://blog.ifeng.com/270964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台湾人看大陆-再访西安 来趟成语之旅

2016-05-04 07:38: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兩岸交流 | 浏览 30406 次 | 评论 0 条

0504 04:10 旺报 (曾泰元/东吴大学英文系主任、林语堂故居执行长)

我鼓起勇气往里钻,心中想的可不是《红高粱》里男女主角在野地里的激情戏,而是万一我在玉米田里出不来可怎么办?想到自己的安危,想到热心助我的司机,我决定放弃,准备折返。我知道泾渭分明就在眼前,可是夕阳西下,时间已晚,不能冒险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04000950-260306

我一个人的神州壮游,来到陕西,踏上了八百里秦川。

我由关中的东大门潼关入陕,先是挑战奇峰绝险的西岳华山,落得虎头蛇尾,甚至半途就想放弃,最后硬着头皮勉力为之,仅登北峰一处便举旗投降。下了山我双腿酸疼,走路瘸到不听使唤,本以为行程得耽搁了,孰料休息一晚竟也恢复甚佳,估计是我喜欢走路,长时间练出来的腿功。

旧地重游帝王之都

离开华山,继续西行,前进西安。西安,这趟壮游是第三次来了,大部分知名的景点都已去过,推荐的美食都已尝过,因此原本只打算在此中转。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过门不入,岂不辜负了这座帝王之都?于是便决定去些不一样的地方,即使旧地重游,也要游出意义来。

西安城墙乃全中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城垣。以前我走马观花,照几张相就算到此一游,这次重游,我从南边的永宁门登上城墙,租了辆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在汗水中逆时针兜了一圈,全长近十四公里。西安的国都盛世早已如过眼烟云,然明初修建、以唐长安皇城为基础的城垣依然挺立,我走走停停,或喘息或沉思,车行到西边的安定门,更是感触良深。

古人出使西域,由此西行告别长安,不知何年方得返京,想来也是悲凉。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我站在安定门上,想到岑参的这首〈逢入京使〉,也不觉对空长叹。

回到南边的永宁门,西安碑林就在一箭之遥。碑林之前去过两次,意犹未尽,这回我再好好端详这艺林珍薮。石碑林立的碑林存有汉、魏至明、清的历代碑石近三千方,是中国保存碑石最多的地方,汇集了中国古文化的典籍石刻与历代著名书法艺术的珍品。

秦国古风诗经景致

怀素、褚遂良、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米芾、苏轼的真迹碑刻藏身其中,处处皆惊喜。唐「昭陵六骏」的浮雕石刻一字排开,虽经历一千多年犹栩栩如生,在残缺破碎中散发着雄浑的魅力。

我在碑石中穿梭,竟发现了盛唐时所刻的《诗经》,还让我在茫茫字海中找到了钟爱的〈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这趟壮游要是无缘在秦国故地找到诗中的景致,这方碑刻也就聊以慰藉了吧!

到西安就是要访古,就是要探寻历史的长流。地图上的汉未央宫遗址、唐大明宫遗址、大唐芙蓉园,都曾经触动着我的心弦,但大唐芙蓉园是个新建的主题式仿古公园,对痴迷于真古迹的我,魅力不足。我神州壮游之时,汉唐长安城的两处宫殿遗址仍湮没于农田之间,非考古学者难以一窥堂奥,几位载过我的出租车司机也都不推荐,我探索汉唐两宫的想法,遂胎死腹中。

我想起了我的成语之旅,想到了泾渭分明。泾河与渭河就在西安郊区汇流,眼见为凭,何不前去一探究竟,看看是否真如传闻一样,泾清渭浊,清浊不混?

分明泾渭差点走失

我越想越兴奋,剑及履及,马上动身,可是问了当地人,却没人知道怎么去。我索性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也毫无头绪,不过他倒也热心,连打几通电话求助,最后才开车上路。

我们从市区一路朝北,过了渭河大桥,看到底下浑浊的河水,「渭浊」已定,那「泾清」是否属实?走着走着,「泾渭分明」的路标映入眼帘,我们彷佛吃了颗定心丸,哪知不久柏油路没了,路标也不再出现,接下来竟是在泥巴路上问路、迷路的循环。

最后经由一位农民指点,我们在泥巴路旁看到了一条宽仅容人的岔道。农民说,往下走便是,不过草很长要小心。我爬过了一堆土方,顺着小径走,怎知小径后来竟凭空消失,只剩下眼前的荆棘蔓草,我只好用脚、用身体给自己开路。我就这样漫无方向地往下走,然而草却越来越长,不见尽头。我本已放弃,开始往回走,却又看到一旁似乎有人踩过的痕迹,不甘心前功尽弃,这下子竟让我走到了泾河边上。我目睹脚边的泾河竟跟渭河一样,黄浊不堪,传闻「泾清渭浊」已名实不符,应是「泾渭皆浊」吧!

然而,泾渭汇流处还没到呢!我沿着泾河边上顺流而行,渭河理当就在前方不远。没走多久,一大片高耸的玉米田突然横在前方,深不可测,让我的心凉了半截。

披荆斩棘不虚此行

我鼓起勇气往里钻,心中想的可不是《红高粱》里男女主角在野地里的激情戏,而是万一我在玉米田里出不来可怎么办?想到自己的安危,想到热心助我的司机,我决定放弃,准备折返。我知道泾渭分明就在眼前,可是夕阳西下,时间已晚,不能冒险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回程沿路大吼:「师傅,你在哪里?」过了半晌,似乎在辽阔的天地间听到了微弱的回应。我闻声辨位,循声前进,重复相同的动作,司机的响应越来越清晰,我也越来越振奋。爬上土堤,终于见到司机的时候,我松了一大口气,差点掉下了感动的泪水。

泾渭分明就差几步之遥,令人扼腕,然而为了成语探源而披荆斩棘,我这趟在西安,也算不虚此行吧!

(曾泰元/东吴大学英文系主任、林语堂故居执行长)

(旺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两岸史话-厦门要港司令抗日苦肉计…      下一篇 >> 社评-南锣鼓巷褪下3A光环再出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台湾《旺报》

欢迎投稿,因刊载格式所需,请附上笔名与居住地。请寄:tw@want-daily.com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520ROC 中時電子報言論首頁:http://opinion.chinatimes.com/ 微信公众号请关注:台湾人看大陆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