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旺报》言论部
投稿寄tw@want-daily.com
http://blog.ifeng.com/270964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大陆人在台湾-听见台湾立体的民声

2016-05-16 07:49: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兩岸交流 | 浏览 66388 次 | 评论 0 条

20160516 04:10 旺报 (夏菁/文藻外语大学陆生)

在这个请求理性、妥协的年代(在大陆犹是如此),冷漠逐渐浇灭了愤怒的火焰,沉默、退让一次次打破操守的底线,终成麻木。的确,解决问题需要理性,需要诉诸于法律。然而我私以为,情绪的表达才是法律存在的意义,是法律使得人们对社会的喜怒哀乐转换为一种文明的形式。我私以为,台湾的人情味不是随时都能听到的谢谢,也不是服务业人员的轻声细语,而是对人性的保留——一种本能、一种直觉、一种真实。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16000736-260306

提笔,又放下。这座岛上的日日夜夜在我眼前浮现,却不知从何讲起它的丝丝缕缕。

来台湾读书已经两年了,然而与宝岛的情缘可以说已断断续续十多年。小时候心中的台湾与其他同龄人无异,它是宝岛,是课文中的日月潭、蝴蝶谷和阿里山,是《外婆的澎湖湾》中的老船长,是周杰伦的《稻香》;后来,台湾是《康熙来了》的一集又一集,是电视节目《走遍中国》里介绍的阿华鲨鱼烟,是夜市里数不尽的美食,是每个人口中台湾的人情味。

两岸剪不断理还乱

刚到这儿,很多同学问过我为什么来台湾,我也说不上来。其实到现在,我还是说不清道不明。像是种缘分,像是两岸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更像是随两岸时代浪潮而扬帆的小舟。

那天,和同学聊到最近在台特别流行的「宝宝」这个词儿。其中一个台湾同学说道:「这是大陆好几年前的网络用语了!」我搭话说:「毕竟隔了一个台湾海峡,宝宝游过来也要好久。」大家笑成一片,我在一旁沉默不语,想着两岸青年之间交流是不是还在各自的岸上?相互印象与现状的差距是不是比台湾海峡还要宽?若不是在台湾,我也绝不会有这样的思考。若不是来台湾,我也不会有自己眼中的台湾,甚至让我从别人的角度看大陆。

说实话,刚到台湾的心情是失落。也许因为在异乡,也许因为生活的未知。机车喧嚣而过带来一尾黑烟,食物也不是那样的对口,高雄的天气又是那样闷热。现在想来,那样的失落只不过是物质生活上的不适应而已。虽然到现在,在台的物质生活还是那样得平淡,它却从精神上赋予我新生、活力,给予我看待两岸关系、看待事物以新的视角。这样的反思是最近参加两岸青年研习营时,听了张铁志先生有关台湾年轻世代的讲座后才有的。而这样的反思在最近大陆发生魏则西事件后有了更深的体会。

大陆人不明白台湾人的生活可以那样的悠闲,就像台湾人不明白大陆为什么要拚死拚活地发展经济。大陆人不了解为什么大陆提供了挺好的经济发展条件,新一代的青年却越来越倾向于天然独。台湾的学生不明白大陆同学的狼性,大陆同学不明白台湾同学的「慢慢来」。

肯定情感里的真挚

当台湾的小清新、小确幸在大陆吹起一阵清风阵阵,有人说这才是生活,有人说台湾没了希望。这些种种的不解,也曾是我刚来台湾的想法。我现在依旧不能完全认同台湾人小清新的生活方式,但我逐渐理解、感受到台湾年轻时代对这片土地也许有些盲目却实实在在的热爱。我无法评判这样他们生活方式的对错,或是他们对历史认知的对错,但我敢肯定的是他们的情感里的真挚。

当我对台湾的理解从大陆的政治局势转移到身边的人时,我似乎看到了台湾甚至是两岸关系的出路——所谓的「民声」,所谓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看到朋友能为公园里的一只流浪狗而痛哭流涕,我看到青旅挂着的反核标志,我看到高雄盐埕百年日式建筑的咖啡馆,我看到大学青年回乡深耕,我看到乐团用台语唱出对社会现实的思考,我看到学校后门卖《大志杂志》的阿伯,我看到一群乐于认识大陆的台湾年轻人,我看到这个社会对同性恋者的包容,我看到对资源回收的严谨和传承,我看到许许多多有关生态保育的营队,这些点点滴滴逐渐构成了我眼中的台湾。

在这儿,有老兵回不去的遗憾,有原住民特有的和这座岛共生息的模式,有新生代台湾人对土地的认同感,甚至有他们独有的对世界的认知。我很少听到台湾人称台湾为宝岛,宝岛更像是大陆人的专有用语。大陆人来台读书、旅游是情怀,在地者的经营是情感。

以前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台湾人能为一点社会公共事件吵得沸沸扬扬,甚至上街游行示威。最近大陆的魏则西事件让我想到,台湾人的吵吵闹闹却是人性的本然、人性的发声。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诚然,台湾的民主有乱象,有时缺乏理性的思考,却保留了个人情绪的本能反应。

幸运赶上这个时代

在这个请求理性、妥协的年代(在大陆犹是如此),冷漠逐渐浇灭了愤怒的火焰,沉默、退让一次次打破操守的底线,终成麻木。的确,解决问题需要理性,需要诉诸于法律。然而我私以为,情绪的表达才是法律存在的意义,是法律使得人们对社会的喜怒哀乐转换为一种文明的形式。我私以为,台湾的人情味不是随时都能听到的谢谢,也不是服务业人员的轻声细语,而是对人性的保留——一种本能、一种直觉、一种真实。

台湾的样子依旧模模糊糊,却比以前来的清晰、立体。我在台的生活也许对两岸历史进程毫无意义,却是我人生中的一段重要历程。不能说它带给我什么,而是启发我开始思考——这比获得更加有价值。我开始关注台湾除了美食、美景之外的人文风景,不再用既有的经验来评判、体验这里的生活。说来有些幸运,小小的我能随两岸青年时代的浪潮看看台湾、看看大陆、看看自己。

(旺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两岸史话-乱世的牺牲者川岛芳子(八…      下一篇 >> 社评-正视两岸经贸关系福建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台湾《旺报》

欢迎投稿,因刊载格式所需,请附上笔名与居住地。请寄:tw@want-daily.com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520ROC 中時電子報言論首頁:http://opinion.chinatimes.com/ 微信公众号请关注:台湾人看大陆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