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屋檐下,父亲半夜爬上了她的床

2016-06-23 17:47: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性别暴力知识库 | 浏览 58259 次 | 评论 0 条

性别暴力知识库第二章:田园牧歌

总第8篇:父亲的屋檐下

关键词:儿童性侵犯


Joel Ryan/Invision


导语:谈论儿童性侵犯在中国社会仍是一个禁区, 尤其来自父亲及其他男性亲属的性侵犯。孟夕的个人讲述不仅帮助她从儿童性侵犯的阴影中解放出来,也将帮助与她有类似经验的女性更好地认识自我,开展抗争并建构新的人生。


作者:王曦影(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十二岁那个夏天的夜晚,孟夕的生活从此断裂开来,她从一个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儿童跌进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那本该是一次快乐的亲子游,知识分子的父亲去郊区开会,带上了暑假赋闲在家的孟夕。孟夕第一次住宾馆,感到新鲜而又兴奋。


孟夕怎么也未曾料到,父亲半夜爬上了她的床,在她睡梦中强奸了她。她在惊愕中惊醒,看到鲜血溅满了洁白的床单,感到阴部阵阵扯裂般地疼痛。孟夕觉得自己一下子懵了,有一霎那, 她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可等她一开始哭,就再也停不下来。她觉得自己很委屈,不仅疼痛,而且恐惧,还有众多的不理解和困惑。虽然说不出理由,她觉得这件事是个天大的错误。父亲试图去安抚她,告诉她,他这样做是“因为我非常爱你。”


对于那次旅行,孟夕的记忆似乎变得非常模糊。她只记得,她得到了一个觊觎已久的洋娃娃,但她却对它丧失了兴趣。她还记得,在回家的火车上,父亲一遍遍地嘱咐,“千万不要告诉妈妈,她要是知道了,会疯掉的”。


孟夕的青春期变得和过山车一样凶险。她觉得自己“很脏”,和那些“纯洁的”女生们不一样。她变得不合群,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她很快从学校的合唱团退了出来,成绩也变得一落千丈。在家里,她经常为一点小事,和父亲发生激烈的冲突,摆出一副势不两立、鱼死网破的架势。无辜的母亲似乎永远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天真快乐的女儿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而孟夕总是在怀疑母亲是个知情的帮凶。


14岁,孟夕就开始挑战学校“早恋”的高压线,她不停地换男朋友,只要和他们上过床,她就丧失了对他们的兴趣。她开始觉得,父亲对她的侵犯成为一个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压得她喘不过气来。17岁那年,孟夕认识了一个新男友,高大帅气、温柔体贴,她鼓起勇气向他吐露了她的秘密,这也是她五年来第一次向别人讲述自己的经历。孟夕以为男友会嫌弃她,没想到,男友将她一把抱住,说“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孟夕一阵感动,觉得找到了自己的一生一世。


父亲变得越来越明目张胆,他常常在母亲熟睡之后,溜入孟夕的房间。孟夕常常感觉自己陷入一个深渊,在身体的快乐和灵魂的煎熬中苦苦挣扎。 孟夕想反抗,又觉得无力反抗。有一次,父亲一把抓住她挥向他的巴掌,说,“其实你自己也很享受,是吧?”那一刻,孟夕恨不得自己去死。


23岁那年,孟夕认定了“一生一世”的男友义无反顾要和她分手,因为他实在受不了孟夕动不动就用摔东西、打耳光、开煤气、割腕等极端手段来处理他们间的矛盾和冲突。孟夕突然觉得生命再也没有意义,一口气吞了一百片安眠药。 等她再在床榻上醒来,看到母亲焦急的脸,“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呢?”


孟夕一下子泪流满面,十一年后,她终于正面告诉了母亲那个心底的秘密。母亲震惊地良久没有说出话。后来,她说,“我们拿钱给你买个房子,你搬出去住吧。”


Aaron Favila/AP

儿童性侵犯依旧是个禁区


孟夕的故事取材于我在开展恋爱暴力研究时候访谈的一个真实案例。在我十五年的研究生涯中,我曾访问过几百个各式各样的人,但孟夕给我印象,无疑是最为深刻的。

现在的我还清晰地记得孟夕接受访谈时候的样子。她身着白色T恤,牛仔裤,波鞋,齐眉刘海,披肩长发,左耳带三个耳环,右耳也带了一个耳环,脖子上用细牛皮束了一条紧紧的藏饰项链,右手带了三条叮叮当当的银手镯,左手缠着一圈一圈的牛皮绳,还带着据说是“初恋男友”送的戒指。她棕色皮肤,小眼睛、单眼皮、小方脸,咋看并不打眼,但仔细端详,却有种坚定的韵致。

我非常感谢孟夕向我开诚布公讲述她遭遇来自父亲的儿童性侵犯的故事,不仅因为我因此发表了中英文学术论文 ,更是因为儿童性侵犯仍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禁区,尤其是来自父亲和其他男性亲属的性侵犯。国内已经有少数研究开始涉猎家外儿童性侵犯,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龙迪 所著《性之耻还是伤之痛?》,关注被教师性侵的农村女童。对于性侵的受害者而言,她们常常独自承担身体和心灵的苦楚,没有述说的途径和获取服务的渠道。 传统的儒家思想和家庭压力也常常使得她们再次成为受害者,因为她们不能控诉(speak out),她们要为家族的荣誉和脸面负责。这也是孟夕为什么会默默忍受11年,直到23岁才能直面事实,向母亲说出真相。  


儿童性侵犯:到底有多普遍


儿童性侵犯指的是在一个成人向一个未成年人实施强迫而导致的任何性行为,包括(以暴力或恐吓)迫使,或说服孩童从事任何形式的性活动。

基于1980—2008年的217份全球研究出版物,涉及9,911,748名参与者,一项国际研究 运用多元分析文献综述的研究方法试图寻求全球儿童性侵犯的发生率。在受访者自报研究中,儿童性侵犯的全球发生率为127/1000,在调查员一问一答的问卷调查中,比例下降为4/1000。这一研究结果充分显示了,受害者非常害怕被侵犯的事情被他人知道,常常采取隐瞒和回避的态度。

儿童性侵犯存在着非常明显的性别差异,女童比男童更容易遭遇性侵犯。 在该研究中,女性自报经历的儿童性侵犯比率(180/1000)远远高于男性受访者(76/1000)。亚洲的儿童性侵犯报告比率最低,女童为(113/1000),男童为(41/1000),澳大利亚的儿童性侵犯报告比率最高,女童为(215/1000),男童为(193/1000)。这一研究充分显示了,儿童性侵犯是一个蔓延全球的社会问题,值得引起更大的社会关注。

2012年,广东省妇联、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出版的《女童遭受性侵害情况的调研报告》指出,2008-2011年6月期间,全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受理的涉及不满18岁女童被侵害的案件高达1708件,而14周岁以下受害人占五成;熟人为加害者的约占2/3,包括邻里、朋友、同事、亲属、长辈、老师等。受害者多为农村留守女童和经济发达地区的流动女童。


国内机构非常有限

目前,国内提供儿童性侵犯的受害者提供服务的机构非常有限,西安博爱儿童虐待预防救助中心是其中之一。

西安博爱儿童虐待预防救助中心成立于2006年,是经陕西省民政厅批准成立的,隶属于陕西省红十字会,专门从事防止虐待儿童的非营利的公益性组织。大陆目前唯一专为受虐儿童提供免费诊断、治疗的机构,同时中心还进行虐待忽视儿童领域的调查研究,防止虐待儿童的宣传教育、师资培训等工作。中心也是团中央青少年研究会研究基地。中国驻美大使馆宣传报道了中心的工作,中心也受到了世界妇女高级联盟的嘉奖。

网 址:www.cnspcan.org


作者简介

王曦影,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为性别研究和妇女研究,关注的议题包括:性教育、恋爱与婚姻、反对基于性别的暴力和艾滋感染妇女等。



(橙雨伞公益特约文章,如转载须标明出处和原始链接,违者必究。)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王曦影:被偷窥?那些“似是而非”的…      下一篇 >> 魏蔻蔻:荷兰性工作者们的爱情权利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