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盐的异托邦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513984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马小盐:媒体人自杀的多米诺骨牌早已开启

2016-06-27 18:46: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早上,初初打开微信,便看到《求是》杂志副主编朱铁志自缢辞世的消息。同为媒体人,我理解朱铁志的苦衷,尤其他身在重要“喉舌”刊物任职。从2013年至今,继官员自杀潮之后,媒体人自杀亦有潮流化趋势。曾读过一篇统计报道,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之间,大陆媒体至少报道了81例官员自杀事件。媒体人自杀的统计学数据,目前尚未看到,只是时不时看到媒体人自杀报道,已经足够令人触目惊心。我记得,2014年4月至5月的短短一个月之间,便有四位媒体人自杀,他们分别是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宋斌;杭州《都市快报》副总编辑徐行湖南省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深圳报业集团晶报原编委、广告部总经理张敬武……

阅读相关报道,我们会发现,官员自杀与媒体人自杀的最大区别,便是他们的自杀方式。大多数官员自杀,往往选择从高楼上纵身一跃。而媒体人自杀,则多选择自缢而亡。一个人选择自杀的方式,往往泄露了他的潜意识。高楼一跃而下的官员,选择跳楼自尽,无非在潜意识里已经明白,权力高位的争夺,使得他早已远离脚下的大地。他从高楼上纵身跃下,是对本真与土地的最后回归。自缢,是一种是由绳索的压迫,呼吸道堵塞窒息而亡的死亡方式。自缢者死后,往往舌微外吐,露于唇齿之外。舌,一种吞咽食物与言说的重要器官。一个死于自缢的人,往往在他的潜意识中,早已知晓了他的言说困境:他无法说,不能说。他的舌,早已如安徒生童话中美人鱼,被某种邪恶巫术所阉割。然而,媒体人的天然职责,便是尽其所能的聒噪与言说。在文章里,在言辞中,说其所是,言其所真。由此可见,媒体人自缢,往往并非官方宣称的抑郁症,而是他的言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困境,他的灵魂受阻,他身处说真话与撒弥天大谎的精神分裂之中。

有人将媒体人的自杀潮,仅仅归咎于新媒体的兴盛,旧媒体的衰微,传统媒体人无法适应新时代的媒体效应,便纷纷自杀。在我看来,传统媒体的黄昏,仅仅是造成媒体人自杀的诸多原因之一,却非根本性原因。事实上,媒体人自杀的多米诺骨牌早已开启。自2013年以来,媒体人自杀的新闻,我们已经屡见不鲜。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的政治寒流的古怪逆袭,才是媒体人自杀的最终肇因。自缢而死、身处体制重要舆论喉舌岗位的朱铁志,生前曾在不同场合均表达过:“作为知识分子,最可怕的是缺乏独立人格、独到见解、独特表达。”由此可见,他对独立人格的看重。

然而,我们身处的国度,对真正的独立人格,一直怀有莫大的警戒之心。一颗自由而独立思考的脑颅骨,对讲求统一意识形态的制度而言,必然是一种无法预测的、可怕的、巨大的、偶然性威胁。朱铁志内心的独立知识分子诉求,导致他不但成为一个精神分裂的人,还成为一个在官方话语体系与知识分子话语体系之间走钢丝的人。一个人偶尔走一次钢丝,想必有些冒险的兴奋。天天、月月、年年走在钢丝之上,必然会心力俱衰。在我看来,朱铁志自缢,是体制内良知尚存的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身心困倦之后的最终解脱。

安息吧,朱铁志,天堂里可以自由的说话,上帝并不阉割人类之舌。而且,天堂里并没有话语审核。


本文图片为波兰艺术家 Zdzisław Beksińsk作品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马小盐:从芭比宝贝到SD娃娃——物…      下一篇 >> 马小盐: 电影诗学与批评晕厥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马小盐

文学实验与文化批评的盐基地。盐是真相之物,亦是咸涩之物。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