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读传媒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7838480.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互联网上,你所不知道的警匪大战丨壹读百科

2016-07-06 17:30:1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976 次 | 评论 0 条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匿名性在如今的互联网上已经变成一种奢侈品,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着,成为每年成百上千亿线上智能广告的沃土,也成为政府部门窥探民众生活的放大镜。互联网陷入了两种极端:深网提供了过多的隐私,滋养了人内心的贪婪与邪恶,而余下的互联网则远远不足。


特约值班壹读君丨李洪声


2013年10月1日午后,一个高大瘦削、头发蓬乱的男子走出公寓,前往旧金山公共图书馆的格林分馆。这个男子29岁,与别人合租了一间房子。室友跟他并不亲近,只知道他叫约什•特雷,是个内向的外汇交易员。当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约什用电脑登上图书馆的免费WiFi时,早已埋伏在一旁的联邦调查局(FBI)特工一拥而上逮捕了他。





△罗斯-乌布利希


原来,约什•特雷的真实姓名是罗斯•乌布利希。他也不是什么外汇交易员,而是一个活跃的网络分子。FBI相信,乌布利希就是知名网络罪犯“恐怖海盗罗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拥有并管理着一个名叫“丝路”(Silk Road)的网上黑市,该网站是非法交易的天堂,匿名者在此交易毒品、假证、黑客软件等被法律禁止的物品。他们之所以能轻松交易还一直未被警方破获,是因为“丝路”位于互联网上不为人知的“后巷”,即所谓的“深层网络”。


网络形态的倒退

“深层网络”源自英文“Deep Web”,国内亦翻译为“暗网”,是与“表层网络”(Surface Web)相对应的互联网部分。表层网络指的是可以通过超链接被传统搜索引擎索引到的页面集合。


2008年,谷歌迎来了里程碑式的时刻:它可以搜索到的页面总数达到1万亿——“1”后面加上12个“0”;如今,平均每个月它要执行1000亿次搜索。尽管这些数字大得难以想象,但如果将整个网络世界看成一座冰山,这些数据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小小一角。






大量信息其实隐藏在水面之下,这些搜索引擎无法触及的网络内容被称为“深层网络”,包含储存在各种数据库里的资料以及需要注册才能浏览的论坛页面等。


曾有学术机构统计过“深层网络”与“表层网络”分别蕴含的数据比例,结果显示前者的数据存量百倍于后者,且增长速度更快。


大多数人都没见识它的真面目,不过只需要花两三分钟下载安装一个免费软件,就能进入无法被搜索引擎窥探的“深网”。


深网存在的意义很多,它一直是情报机关、执法人员和异见人士的重要工具,此外,大众对深网的需求也日益增长。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86%的互联网用户曾尝试删除或隐藏自己的网络历史记录,55%的人则希望避免其网络活动被雇主或政府发现。


同时,深网也是非法交易的“天堂”,人们在其中交易毒品、军火、假证、黑客软件等非法物品,甚至从事儿童色情交易。这是一个完全匿名的隐秘空间,除非你自己愿意,否则你在深网上做的任何事都不涉及你在现实世界里的身份和生活,就像早期的互联网那样,“没有人知道网络的另一端是人还是狗”。






“深网使过去必须在小巷中进行的非法交易公开化,”负责乌布利希案的检察官普里特•巴拉拉说。


尽管大多深网用户都是普通人,但美国政府和司法机构担心,深网会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潜藏的噩梦。FBI、DEA(美国缉毒局)、ATF(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和NSA(国家安全局)等部门都花费数千万美元试图攻入深网。


这多少有点讽刺,因为最早资助研究深网的正是美国军方。


Tor一发不可收拾

深网就是一个科技发展的不可预知的后果。它最初是一个华盛顿的科研项目,等到计算机和互联网完成了从军用到民用的变迁,这只顺服的实验品终于不受控制地长成磨牙凿齿的猛兽,并冲破温室,成为美国政府最头痛的敌人之一。


1996年5月,三位受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资助的科学家发布了一份名为《隐藏路由信息》的报告。这份报告介绍了一个多重加密系统,可以让用户无需向任何经过的服务器或路由泄露身份接入互联网。因为该系统涉及多个加密层次,信息在其中层层传递,所以被称为“洋葱路由”(Onion Routing)。2003年10月,这个系统被落实为一个名叫“Tor”的开源项目。


假如把深网比作一场化装舞会,Tor就是给嘉宾免费提供面具的人。


普通的网络访问,用户与服务器之间的记录都可以回溯。Tor的原理,是将P2P的分布式机制引入,将每一个安装了Tor的计算机变成加密的中继连接,当用户基于Tor访问“深网”时,他的路径会随机经过多个中继连接,而且每一次都是无序变化的,没有任何一个中继或服务器能够获悉完整的连接痕迹。






美国军队和政府资助Tor的原因有很多:警方可以用来收取匿名举报,军队和情报机构可以用来通信和组织秘密行动,国务院亦可以使用它联系外国异见人士。到2004年,海军研究实验室砍掉了对于Tor的资金支持,一个名为电子前哨基金会(EFF)的自由主义网络组织接管了Tor的后续研发和支持。不过到2011年时,其资金来源仍有60%来自美国政府。


“一种形式的丰裕必然造成另一种形式的稀缺”,互联网愈加开放和透明,独立的隐匿需求就与日俱增。深网建成后不久,其发展方向便与军方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驰。Tor的功能变得极为多元,有人在上面买卖毒品,有人定期泄露政府机密文件,连制造炸弹的材料和知识也能简单获取。而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电子前哨基金会,都已经无力掌控Tor的发展,每年有着近5000万人次下载Tor。在斯诺登泄露的NSA文件中,有一份2012年6月的文档专门讲述的就是Tor和深网问题。NSA对破解Tor技术的前景并不乐观,甚至表示“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全揭开所有用户的真实身份”。


深网中的“亚马逊”

Tor构建了“深网”的基石和秩序,而“深网”的组成内容则由活跃其中的用户主动提供。


2006年,一个名为“农夫市场”的深网网站成立,专门贩卖大麻、氯胺酮等各种违禁药品,顾客遍布美国50个州和34个国家及地区。美国缉毒局用了6年时间,才在2012年4月由一个专案小组将其攻破;今年8月,FBI攻破了另一家位于深网的网站,其自称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儿童色情服务商”,28岁的老板埃里克•马克斯正面临来自爱尔兰的引渡。






非法交易不过是“深网”的沧海一粟,更具污染性质的,是某些单纯异于常人的内容交流。曾有一个名为“洛丽塔都市”(Lolita City)的站点,里面储存了数以万计的儿童性虐照片,它收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恋童癖的海量捐款,也有黑客群体因为看不下去而对它发动攻击。还有一个名为“为正常人服务的正常色情片”的站点,公开了许多诡异的影片,例如一个没有双脚的残疾人被强迫不断跳舞、一个男人在7分钟内不停用舌头舔洗衣机以及从一只母鹿体内分娩出人型婴儿的过程,让人难辨真假、心生恐惧。


深网当中最有名的站点,莫过于“丝路”。相比“农夫市场”等网站,它“更有节操”,明确禁止交易儿童色情产品、赃物和假钞,不过卡可因、未登记的手枪、私人杀手等都明码标价。还有,在“丝路”上流通的不是美元,而是比特币。


比特币由一个自称为“中本聪”的人发明,在2009年作为一种“比现有货币更优越”的货币而诞生。比特币从发行到交易都是纯粹数字化,不依托于任何国家或经济主体,只有公司和个人愿意使用它交易时才有价值。由于比特币有复杂的加密措施,因而可匿名使用且难以追踪。比特币的特性与深网相结合,构筑出一个理想的犯罪场所。






于是,在过去两年半时间,“丝路”变身为非法交易者的“亚马逊”商城,交易人数超过100万,交易总值超过120亿。作为“丝路”的老板,乌布利希从中赚取了超过8000万美元的手续费。


在深网试验自由市场

罗斯•乌布利希在德克萨斯州长大,本科在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攻读物理学,之后拿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他十分崇拜自由主义政治家罗恩•保罗,并对奥地利经济学派有深入研究,尤为推崇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描述的“完全放任”的无限制自由市场模式。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相当聪明,但为人刻板、非常低调。曾与他约会的一个女生说:“他从来不是对话或聚会的中心,刻意不想成为焦点。”






毕业时,乌布利希已经将互联网视作完全自由市场的理想实验地。他在社交网站上写道,“最广泛且系统地使用权力的正是政府部门,我将通过模拟的经济场景向人们展示一个没有政府力量的世界。”


于是在2009年,乌布利希化名为“恐怖海盗罗伯茨”,开始创建“丝路”。那时,已经有不少毒贩在深网上相当活跃,但他们的生意通常不怎么靠谱——银行转账或信用卡支付有迹可寻,顾客之间也很难建立起最初的信任交易。


乌布利希成功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Tor保证了网站的匿名性,比特币可以绕开银行支付系统,两者结合使交易不可追踪。至于如何取得顾客的信任,乌布利希从亚马逊和易趣这两大电子商务网站身上借鉴了合适的机制。


“丝绸之路”很快做出了名堂,用户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友好、功能全面的交易网站,买家和卖家都可以给对方作出评价和反馈。“买东西时,我会仔细阅读卖家的页面,看其他用户的评价如何,论坛上面还有人点评各个卖家的货品,甚至还有实验室分析结果。”一名用户说,如果交易出现问题,也有相应的争端解决机制。至于货品交付,卖家通常采用普通邮递,“看上去就像广告之类的东西,谁也不会知道里面有毒品。”






“丝路”渐渐形成了自己的社区文化,用户在政治上也显露出自由派的倾向。在其论坛上有这样一个帖子:“你是为了毒品而来,抑或为了‘革命’而来?” 这个帖子引发了热烈讨论,大部分人都回答说“为毒品而来,为‘革命’而留”。在社区里,低调的“恐怖海盗罗伯茨”被誉为反传统的英雄。


FBI钓鱼执法

丝路于2011年1月上线后,活动一直是公开的,这很快引起了执法机关的注意。不过,有Tor保证匿名性,乌布利希也不打算考虑隐藏“丝路”——要是完全藏起来,生意也没法做了。检察官巴拉拉说,这是对执法者的公然嘲弄。


FBI最初注意到乌布利希是在当年10月,一个化名altoid的人先是在各论坛大肆宣传“丝路”,而后在一个比特币论坛里发招聘帖,希望找一个“IT专家”为一家“比特币初创公司”编写代码。乌布利希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在招聘广告中留下了自己的真实邮箱。






关键的转折点出现在2013年1月,一名“丝路”员工盗取了用户的比特币,此时乌布利希显示出阴暗的一面,他雇人协助他取回被盗的比特币,并命其将这位员工杀害。这已然踏入了反社会的范畴。但乌布利希没有意识到,他雇佣的“杀手”其实是FBI派出的卧底。这名探员给他发送了伪造的谋杀照片,心满意足的乌布利希随后通过一家澳大利亚银行支付了8万美元。


2013年6月,乌布利希还从一个名叫“red and white”的用户手里订购了一整套的假证。正是这一次订购出卖了他的住址——美国海关截取到这个从加拿大寄来的包裹,不仅发现了9张印着乌布利希姓名、照片和出生年月的证件,还发现了他的地址。


至此,乌布利希完全在FBI的掌握之中。7月31日,执法机关取得了另一项突破性进展:在搜查西雅图一处通过“丝绸之路”销售毒品的公寓时抓到了一名毒贩,后者供出了乌布利希的行踪。在关注乌布利希两年后,联邦探员终于在格伦公园图书馆成功抓获了正用电脑登陆的乌布利希。






如今,乌布利希每天要在加州监狱的一个小房间内独自度过20小时。他不能上网,靠写信和读书打发时间。他聘请了一个曾代理恐怖分子嫌疑人的律师,声称拒绝一切指控。当年10月,其价值2490万美元的比特币资产被缴获,但在深网中,可能还隐藏着他更多的财富。


深网的前景

乌布利希的落网并不是个案,美国和欧盟都试图按图索骥地打击深网上的非法行为,连对自由容忍度最高的荷兰也在司法层面予以配合。2013年10月8日,瑞典警方逮捕了两名通过“丝路”贩卖大麻的男子,同日,英国逮捕了至少4名毒贩。“这是我们给犯罪分子的一个明确信号,”英国国家犯罪局负责人基斯•布里斯托说,“隐匿的互联网不是绝对的,我们知道你身在何处,清楚你所做何为,而且一定会抓住你。”






但要实现这一宣言的难度极大。FBI的攻势看上去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丝路”的竞争对手、销售违禁药品的“黑市重装”(Black Market Reloaded)也紧随其后,宣布无限期关闭。但对抗永远无法泯灭。就在“丝路”被关闭一个多月后,一个老用户上线了新的“丝路2.0”站点,恢复了所有的商品交易。新网站拷贝了原来页面,并加上了更多的安全保障,网站宣传被修改为“这个隐匿的网站再次崛起”,大量用户为这一举动欢呼。


耗费了如此多时间精力,却只关闭了一家深网网站,这让美国政府郁闷不已。至于打开深网大门的“钥匙”Tor,则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一方面,它接受美国政府的资助,另一方面,以FBI和NSA为代表的政府机构又试图攻破它。


本质上,“深网”是一种需求而非实体目标,作恶者永远都能找到隐藏的方法,那些正常使用Tor的用户则不应受到牵连。在对“丝路”提起公诉期间,检方亦表示不会对“深网”技术抱有敌意。“想在网上匿名活动、想要使用一种新的货币,这都不是问题,”检察官巴拉拉说,“问题是,这些技术在让人们实现了匿名的同时,也助长了毒品交易、洗钱和买凶杀人的气焰。”






Tor不是罪恶之源,自然也不会就此黯然落幕。毕竟,在这个一度被黑暗和肮脏所占据的角落里,居然也慢慢生长出了秩序与公益,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深网声张正义、维护秩序。


一个备受争议的“行善者”是“Doctor X”。他在现实中的名字叫费尔南多•考德维拉,是一名西班牙的内科医生。2013年6月,Doctor X在深网中启动了帮助网民解答药物问题的项目。作为降低药物副作用方面的专家,他会回答网民的任何提问,比如某种非法药物和某种处方药合用的后果、吸食某种毒品会不会影响药物疗效等。这些咨询全部免费,虽然他也接受比特币捐赠。


三个月内,Doctor X收到了600多个提问、5万多次访问。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他称自己的目标是“针对一些非法药物提供不偏不倚的医学建议”——在深网中,一些没有获得政府批准的非法药物正大行其道,Doctor X的行为可以被称为善举。


与此同时,深网搜索技术的商业潜力也正被逐步挖掘出来。例如,一个医疗网站可以把各家制药公司的最新研究成果数据拿来做参照,本地新闻网站可以通过查看政府数据库中的市民信息扩大其覆盖范围。


“深网”一词的发明者、计算机科学家迈克•伯格曼对深网的应用前景深信不疑。“深网以及相关的搜索技术,其长期影响肯定是改变商业,而不是满足网民的一时冲动。”他说,“在此之前,重要的事情是先把不同的数据库连接到一起。”


公众号转载,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智商测试真的能测出智力吗?丨壹读…      下一篇 >> 8个连木星的亲妈都不知道的木星…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壹读传媒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