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万军1的博客
不做纯文人
http://blog.ifeng.com/5434500.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七七事变”不是国耻“九一八”才是

2016-07-07 07:02:1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0267 次 | 评论 0 条

纪念中国“七七抗战”79周年——

七七事变”不是国耻“九一八”才是

我一直认为,激起全民抗战的“七七事变”不是中国国耻,而不抵抗的“九一八”事变才是20世纪日本给予中国的最大国耻。虽然后来日本发动了一系列事变,中国失去的领土越来越多,但没有一次输得比这次窝囊。中国东北军及其领导者的表现,让敌国藐视透顶。


关于这场事变,全世界都感到匪夷所思——

为什么2万日本关东军仅用7小时就打跑了30万中国东北军,占领了沈阳?东北军260多架德国战斗机,3000多门大炮,1万多支步枪,5800挺机枪,一夜之间,就落入日军的手里?

为了搞清这个“世界疑问”,让我们从头开始,简短点说。

石原莞尔第二次来到中国,已是1928年的10月了。此时的石原非同小可,他的头衔是日本关东军中佐参谋,成为名副其实的“关东军大脑”。这一次,他是带着一本大作而来,那就是他自己所撰写的惊世骇俗的《最终战争论》。

在这本书中,石原抛出了自己的世界观——地球上各个民族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一种丛林式的竞争。

由此,石原对世界局势作出一个基本判断:20世纪40年代中期,世界将再次发生大战。战争的性质是什么呢?在他看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白人与白人之间瓜分世界势力范围的战争,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将会是以日本为首的黄种人,和以英美为首的白种人之间的对决。日本为赢得这场大战,必须先“统一”东方。

如何“统一东方”呢?石原给日本描画的第一步“雄伟蓝图”,是进军中国,先将中国东北和内外蒙古拿到手,打造日本“满蒙生命线”。然后日本以此为基地征服苏俄,再南下征服全中国,最终统领东方,与美国进行一场东西势力最终对决。

石原的理论征服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侵占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就是在这样的理论下发生的。当然,在具体实施前,关东军也曾有过担忧,当时中国东北军有30万人马,而驻扎东北的日本关东军不过2万人。2万人打30万人,能有取胜的把握吗?但石原莞尔信心十足,他对中国东北军嗤之以鼻。他认为,东北军统帅张学良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这样的人,是守不住家园的。

结果确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据《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记载:1931年9月18日夜10点20分,日军只出动了一个中队约700人,进攻中国东北军司令部——沈阳北大营。这里,有8000名东北士兵守备。军人数量对比超过10∶1。但是,只用了7个小时,次日凌晨5点30分,日本即攻陷北大营,继而占领整个沈阳城。

随后,日军继续向满蒙全境——中国东北三省和蒙古高原进军,不到一个月,占领辽吉两省。尤其是在进占长春、吉林时,几乎兵不血刃,没放一枪,对方就让出两城。就这样,到了1932年2月初,战斗结束。仅用四个半月,日军就打下中国128万平方公里国土,相当于日本国土三个半大的土地,三千万北方汉民族再次成为亡国奴。

当年,石原莞尔敢于策动九一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看不起中国东北军的统帅张学良。那么这个少帅为什么让日本人看不起呢?

张学良,字汉卿,汉族,辽宁鞍山人。东北王张作霖之子。“学良”和“汉卿”都是充满正能量的名字。尤其是“汉卿”,与元代大戏曲家关汉卿同名,又与“留取丹心照汗青”之“汗青”谐音。张作霖虽然是土匪出身,但抱负很大。他给儿子起这个名,意在令其做“汉家骄子”,青史留名的人物,寄望不小。但继承父亲东北王大位之后,他也没“汉卿”,而是在历史耻辱柱上留下重重一记国耻。

在提及张学良领导的东北军创下的这段耻辱史时,有史作者言,如果张作霖在,局面不会如此。他们认为张作霖不怕日本人,而是日本人怕张作霖。若张作霖守东北,东北不会丢。

我却以为,这也未免属于“精神胜利法”的内容。怕不怕不由表面的态度说话,而是应该用行动证实。

虽然作为中国军政府枭雄,曾当过中国一任“大总统”的张作霖,不是当傀儡的性格,具有桀骜不驯的“铁血”作风,但是在日本人面前,他充其量只能阳奉阴违、借力发力,从不敢直面抗衡。本来,他的实力就是日本培植起来的。北洋三系中,奉系最亲日,张作霖是日本在中国东北的代理人,几乎是公认的。所以,当老张不听日本的使唤时,就被关东军迅速干掉。日本人认为,张作霖是他们养大的狼。干掉他,是因为这匹狼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大,东北早晚归于国民政府,与其等着北南合流,不如先除掉日本征服中国东北的一个绊脚石。

其实,回顾这段历史,不得不说日本人此前有点高看了张家军。事实证明,不仅老张反不了日本人,老张的儿子小张比老子更怕日本人,九一八事变,30万东北军对2万日本关东军,结果让人家如探囊取物。依此战法,再退一步说话,即便张作霖活着,他敢不敢打是一回事,其战斗力能不能打得过是另外一回事。

九一八事变,东北军以多败少,不战而降者甚多,使北方汉民族人再次蒙难,再度蒙羞。“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九一八之后的中国南方战场上,不少老兵唱着这首歌,一打听,大多是那时奉命不抵抗的“东北逃兵”,退至南方抗敌。他们思念故乡故土,盼望有朝一日打回老家去。南方将士闻听此曲,亦深感悲凉,对北人同胞颇多悲悯之情。“南方死战,北人不战”的历史在中国频频上演。民国时期的北人,又一次上演了蒙羞事件。但是,这北人之羞,难道是兵卒之过吗?

对于屡遭外敌屠杀与侮辱的民族而言,反复使用的手段往往是谴责。然而就“九一八”而言,即便是谴责,最无耻的首先不是野蛮的侵略者,而是不敢战斗的政府和军队。毋庸置疑,“九一八”的最大耻辱源在于“有汉血无汉魂”的汉儿——将“保存家族实力”高悬于“民族大义”之上。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人性之惑:隋文帝五个儿子怎无一善…      下一篇 >> 河北农民韩山童造反前的奇妙设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程万军1

资深传媒人、专栏作家、历史学者。 现任司法部《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官网执行总编,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人。著有《逆淘汰》、《谁主东洋》《华夏魂》等。 电子信箱cheng12092@vip.sina.com Q 271554442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