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不回村,北京很好但何时才能融进去?

2016-07-07 16:59: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性别暴力知识库 | 浏览 838 次 | 评论 0 条


性别暴力知识库第四章:大都市,我来了!

总第18篇:北京很好,我不回去

关键词:城市融入

杨力超(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导语:东艳是上亿打工女性中的一员,她努力改变自己的外貌、生活方式和生存理念,试图成为这座城市中真正的一员。然而除了生活方式的改变,真正的城市融入更需要突破制度和文化的困境,为流动妇女提供更好的服务。

彩霞见到好朋友东艳的时候,简直惊呆了:她顶着一头红色的短发,嘴唇上抹着紫色的口红,假睫毛像一对好看的蝴蝶翅膀。彩霞从东艳的拥抱里挣脱出来,有点儿小心地问:东艳,这真的是你?东艳拍拍她的脸,指指自己胸前的牌子说,有别人在的时候,记得叫我LisaL-I-S-A

东艳还穿着制服,她在一家夜总会卖酒,跟老板请了一个小时假,来车站接彩霞。彩霞拖着一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个大塑料袋,那是奶奶给东艳带的腊肉,自家过年杀的猪,最好的后腿肉,用报纸一层层裹好,还是滲出油来。东艳说,好香!不过这个不能多吃,吃腊肉会发胖,也不健康。

两个姑娘亲热地搂抱着,还像小时候一样有说不完的话。彩霞问,你家怎么去?还要坐汽车不?东艳瞥了她一眼,娴熟地在一个招揽客人的黑车司机前停下,用普通话问:东阳路,10块钱走不走?

彩霞坐了一天一夜火车,来这座城市里找最好的朋友东艳。东艳已经出来四年了,在她的描述里,这座城市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出租车七拐八拐,停在一个老小区门前。东艳说,刚来的时候,我跟十来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现在跟几个同事合租,房子是旧了点儿,不过总算是一人一间了。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自己住真舒服,你找到房子前,就先跟我住吧。

东艳再回来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她去卸妆、洗澡的工夫,彩霞把腊肉薄薄的切了几片,两面煎煎,又开了一包花生,摆了两个小碟,俩人靠在沙发上聊天。东艳从包里拿出一瓶开过的红酒,倒在两个细细的高脚杯里,对彩霞说,敢不敢试试这个?咱们村里没有,外国的酒。

喝了几口,彩霞壮起胆问她,东艳,你都24了,没跟大刚回家你后悔不?

东艳把手里的高脚杯举起来,对着窗外远处阑珊的灯火,说——

我不后悔。城里的姑娘都不着急,我也不急。她们都到30岁才结婚呢。可是说不急是假的,我们不能跟城里的姑娘比,离开大刚我也哭过……以前我都把钱寄回家里去,现在我不管了。弟弟有爹妈呢,轮不到我养着他。毕竟他已经上大学了,以后他要是能在城里找到工作,就有了城市户口。可是我呢?早早就离开学校,没什么文化。爹娘不会真心为闺女的前途着急。正经的工作,谁会要我们这样的?没工作没户口,一旦走了就永远走了,这个城市跟你再没半点瓜葛……我现在努力存钱,为自己。那个村子我是永远都不想回去了,县城我也不想回去。一过了二十几岁,女人们好像只能在家里生孩子,围着灶台转,做家务做农活。可是留在这里,我能每天漂漂亮亮的,又能赚钱,见世面。要是我不说,你知道我是村里来的吗?我比城里的姑娘还漂亮。在城里多待一天我也愿意,说不定明天我就遇到个想跟我结婚的城里人,那我就真的不用回去了……

东艳的声音越来越慢下去,她终于蜷缩在沙发里睡着了,彩霞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回去。

努力融入城市的“打工妹”

上世纪90年代初,东南沿海城市聚集了大量从内地来打工的年轻未婚女性,她们大多在农村长大、学历不高,在大城市的工厂、饭店和服务行业谋生,被当地人称为“打工妹”,这个称呼很快流传到全国。

东艳和彩霞就是这样两个普通的“打工妹”。她们也是数以亿计打工女性的缩影。我国当前正经历着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根据国家人口计生委的统计,截至2010年,我国预计有流动人口2.11亿,其中女性约为1.05亿人。全国妇联2006年在北京、上海、南京、厦门等10个城市对995名打工妇女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有近20%的妇女认为“到现在都感觉融不进城市生活”。

都市里的农家女

流动妇女的城市融入日益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议题,也是国内外学者近二十年来聚焦的话题之一。澳大利亚学者杰华(Tamara Jacka)的《都市里的农家女——性别、流动与社会变迁》一书,用数年时间调查了北京海淀区农民工聚居地的女性农民工的生活,以“他者”的视角,用学术语言去描述那群走出农村,到繁华都市谋生的底层“打工妹”的喜怒哀乐,展现了这一群体的生存境况。在城市社会秩序中,无论是机关、企业的工作人员,还是工厂里的工人,都有相关的一系列身份认定与相关的福利保障,而“打工者”则是没有的。她们的身份还是农民,像东艳一样,尽管在城市生活工作了许多年,但是她从心里知道自己没有市民的身份,而只是城市的暂住者。正像杰华在书中指出的,“打工”这个术语本身,就包含了一种深刻的矛盾:这些农村女性来到城市,把他们的青春与血汗奉献给了城市,但是她们始终只是城市的局外人,她们无法真正“进入”城市。

让她们留下

城市化是农村劳动力和人口向城市转移的过程,是任何一个国家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过程中都必须要经历的。农村劳动力和人口的城市融入不仅仅是其地理位置的转移,还包括其生活方式、生存理念、文化融合、社会心理以及价值观念等一系列的转变。在我国大规模人口流动已经发生近20年的今天,农村劳动力和人口(特别是女性)的城市融入问题亟待解决。近年来,中央和地方接连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制度改革,以帮助农村劳动力更好地融入社会,例如持续进行的户籍制度改革,但是帮助打工女性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仍然任重道远。


为打工女性提供服务的友好机构

为打工者提供服务的非政府组织(NGO),其服务内容一般都涉及到广义的社会融入,例如北京木兰社区活动中心扎根外来务工者集中地,主要为打工姐妹及打工子弟服务。北京工友之家一直致力于打工群体的文化教育事业,目前正在开展同心实验学校、同心互惠社会企业、打工历史博物馆等项目和活动。深圳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原小小草)旨在服务深圳地区的一线工人,增强工人法律自我保护意识,培养友爱互助精神。


北京木兰社区活动中心: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

微博:http://www.weibo.com/mulanhuakai?is_hot=1

北京工友之家: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皮村

网站:http://www.dashengchang.org.cn/

深圳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岗头市场石岩浪心村一路8

咨询电话:0755-28650211

微博:http://xxc200308.blog.163.com/blog/static/201929065201241151749321/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15岁结婚?我不要!      下一篇 >> Ta才出生15天,却被家人谋杀三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