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博客
莫斯科-北京
http://sunyu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克格勃的超级屠夫

2016-07-08 08:53:1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间谍内鬼 | 浏览 463625 次 | 评论 0 条

克格勃行刑队



克格勃三大屠夫


苏联时期,遍及全国的秘密警察机构都建立了行刑队,任务就是处决死囚。最近公开的档案显示,行刑队最大的刽子手叫勃洛欣(Василий Блохин,1895 -1955),因为他亲手处决的死囚多达2万人,苏联时代,提起勃洛欣的名字,足以令人毛骨悚然,甚至灵魂出窍。并列第二名的刽子手是马戈(Пётр Магго,1879 — 1941)和那达拉亚(Сардион Надарая,1903-?),他俩分别杀了1万人,可谓浑身上下沾满鲜血。

勃洛欣生于沙俄时代伊凡诺夫州的贫农之家,他自幼放牧,还做过石匠,1915年从军,1921年加入俄共,当年即被任命为苏维埃红军62营肃反委员会(ВЧК)成员。1924年,他被任命为肃反委员会第61师副师长。1924年,勃洛欣被任命为苏联人民委员会下属国家政治保卫局特别分队政委,他从那时起,便参加了红军行刑队,亲手处决犯人。勃洛欣从1925年起,成为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行刑队队长。1926年,他由于政治可靠,还被任命为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警备队队长。

马戈是早期参加革命,苏俄红军里的拉脱维亚裔军官,军衔是上尉,他文化程度很低,仅受过两年小学教育,1917年加入俄国共产党。他早年在芬兰堡炮台( Sveaborg )起义中便杀人如麻,从此走上革命之路。1919年在全俄肃反委员会监狱当典狱,1920年晋升为全俄肃反委员会内部监狱的典狱长,肃反委员会卢比扬卡大厦11号楼管理主任, 1931年,他主动要求调入苏联人民委员会下属国家政治保卫局行刑队。那达拉亚也是穷苦出身,1926年参加苏联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1937年曾出任苏联格鲁吉亚内务部监狱做典狱长,是斯大林大清洗运动的积极参与者,由于他也是格鲁吉亚人,由于表现出色,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Лаврентий Берия)1953年将其提拔为警卫队副队长,并晋升他为上校,同时出任苏联国家安全部地41警卫局私人警卫分局副局长。


卡廷森林的刽子手


1940年4月至5月间,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НКВД)在苏共授意下,对被俘的波兰人(包括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有组织的大屠杀。至1940年春,计约2多万名波兰被杀害。卡廷森林大屠杀,也是斯大林所发动的大清洗运动的延续,旨在酝酿在全国的反布尔什维克叛乱。那时,苏联内务部行刑队队直接参与了卡廷森林的杀戮。原苏联俄罗斯联邦加里宁州内务人员委员会主席托卡廖夫(Дмитрий Токарев,1902-1993)曾与勃洛欣在行刑队共事。他说,1940年春季,勃洛欣亲率领内务人员委员部行刑队高官前来加里宁州,处决奥斯塔什科夫集中营(Осташковский лагерь)里关押的波兰人,那时,勃洛欣担任苏联内务部行政管理局警备队队长。当时也参加了大屠杀的托卡廖夫回忆说,勃洛欣每次杀人之前都要穿上深咖啡色的皮风衣,皮衣外面再系一条皮围裙,戴上皮帽子,长筒皮手套高及臂肘。勃洛欣杀人前后必饮茶,他杀人的刑场上永远都有备好茶具。

行刑队队员说,勃洛欣的打扮和做派,是个实实在在的屠夫。勃洛欣的同事鲁班诺夫回忆行刑队在卡廷森林的暴行时说,他们将准备枪毙的波兰人从关押的牢房中逐个带出,沿着走廊前行左拐,走进有一间长宽各为5米的正方形房间,屋里墙上悬挂着红布白字标语,台子上还立着列宁的石膏像。勃洛欣和同事将“死刑犯”领进屋子后,对他们的身份做最后确认,并核实姓名和出生年月。之后,他们给“死刑犯”带上手铐,带进旁边的执行室。勃洛欣叮嘱行刑队员从死囚背后射击,使其一枪毙命。鲁班诺夫说,勃洛欣常常亲手处决囚犯,他是个有经验的刽子手,他不会对死囚头部射击,而是斜着射击其颈部,这样子弹便可贯通囚犯颅脑,从眼睛或者口腔穿出,出血较少。行刑队有些新队员,手法生疏,直接对“死刑犯”后脑开枪,导致鲜血和脑浆迸溅,勃洛欣看到后便训斥他们。他对行刑队员说,对人的后脑射击,至少会造成人失血一升,弄得地板很脏,收拾起来也麻烦。行刑队的杀戮结束后,勃洛欣便命令手下打开后门,让等候在外的卡车将尸体运走。在卡廷森林的屠杀中,每辆卡车装载25至30具尸体,装好尸体之后,再用防水布苫盖,之后,勃洛欣让士兵将执行室地板上的血迹和人脑组织用水冲洗干净。尸体一般都是运到不远处的荒野,倒入内务部事先挖好的大坑,直接掩埋,部分进行了焚烧,这些后期处理尸体的工作,由内务部行刑队一位叫安东诺夫的人负责。托卡廖夫还回忆说,勃洛欣第一天在卡廷森林就亲手枪决波兰军官343人,在随后的几日里,又亲手枪毙了250人。在勃洛欣亲自指挥下,苏联内务部行刑队在卡廷森林共计枪决6311个波兰人。事成之后,行刑队论功行赏,勃洛欣涨了工资,其他的人还被奖励了手枪、自行车和留声机等。1991年,苏联最高军事法庭开庭审判勃洛欣行刑队在卡廷森林的暴行,参与屠杀的托卡廖夫出庭作证,说勃洛欣命令内务部行刑队用德国瓦尔特手枪杀人。托卡廖夫在大屠杀之前,按照勃洛欣的指示,将数箱德制瓦尔特手枪运到现场备用。屠杀结束后,勃洛欣将手枪全部收回,拉走销毁。  


大清洗时期的行刑队


苏联兴起的大清洗运动,始于古拉格集中营之前。那时,不少党政干部和知识分子成为牺牲者,在大清洗早期就死在内务部行刑队的枪口下。据俄罗斯最新公布的数字统计,仅1937年就有35万人遭到枪决,平均每天枪毙1000人。1938年枪决33万人,往后才逐年减少。勃洛欣的行刑队工作,即开始于大清洗早期。有人分析,他参与行刑队以及后来成为杀戮的指挥者,跟他早年投身革命,追随苏俄领袖推行红色恐怖运动有关。那时,勃洛欣的主要工作是为苏维埃领袖做警卫工作,他从1930年起,便担任斯大林警卫员,同时兼职国家政治保卫局(ОГПУ)行刑队刽子手,帮斯大林亲手处决 “人民的敌人”。由于勃洛欣刽子手工作成绩突出,不久便正式归建行刑队,成为专职刽子手。

但是,勃洛欣在行刑队的日子并不好过,他遵照保卫局的规定,从未告诉过家人他具体从事的工作,此外,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与家人总是聚少离多,且经常昼伏夜;偶尔正常下班回家,也都醉得不省人事,其他行刑队的队员大多也嗜酒,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杀完人,不喝点酒压压惊,晚上都没法入睡觉。行刑队队员叶梅尔扬诺夫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经常喝到酩酊大醉,杀人的工作实在太恐怖,我们身上经常喷很浓的香水,以去掉浓重的血腥味和火药味。连街上的狗都躲着我们,只远远地冲我们叫。” 由于长期酗酒和精神高度紧张,行刑队的队员们英年早逝者居多,还有不少人沦为残疾人或精神病患者后被强制退伍。还有一些行刑队员,如戈洛夫、索特尼科夫和巴卡伦等人在大清洗时代犯了政治错误,从刽子手沦落为死囚犯,他们被押送至昔日耀武扬威的刑场,成了勃洛欣行刑队的枪下鬼。

最令勃洛欣的行刑队队员受刺激的,莫过于死囚临死山呼斯大林万岁。刽子手马戈处决死囚的时候,也遇到类似的麻烦,他的顶头上司别尔格(Исай Берг)是国家政治保卫局莫斯科州办公厅主任,也是一位著名的刽子手。他听说此事后,立即做出批示,命令马戈对死囚进行教育,让他们死前不得玷污苏俄领袖的英名。马戈只得硬着头皮在刑场给死囚上课,让他们死前闭嘴。马戈同时指示行刑队,让刽子手们在死囚毫无准备时突然开枪,使他们来不及喊口号。

最让大刽子手勃洛欣倍感沉重的处决,莫过于枪毙自己的同事别尔格。那时,别尔格主任每天带着他的行刑队,在莫斯科州最大的刑场——布托夫刑场上忙着处决大清洗运动的死囚。可是1938年4月,别尔格犯了政治错误,遭到斯大林拘捕,起初给他定的罪名是生活糜烂,后来上面觉得该罪名太轻,便重新定罪为组织反党集团。1939年3月8日,别尔格被苏联最高法庭军事委员会(ВКВС)判处枪决,执行人正是他的老友,大刽子手勃洛欣。那日,杀人从未犹豫的勃洛欣,对着别尔格的后脑举起手枪的时候,心里犯了嘀咕,刽子手本应惺惺相惜,而今他们却要彼此残杀,勃洛欣手起枪响之际,打碎的难道不是他自己的未来吗?


风暴漩涡里的杀手


国家政治保卫局莫斯科州办公厅主任别尔格,死前曾对勃洛欣说,尽管上级让他杀的都是人民的敌人,可是他们自己清楚,他们常常滥杀无辜。对勃洛欣他们来说,刽子手的工作除了滥杀无辜实在枯燥无聊,他们每天用汽车将活人从莫斯科往郊外拉去枪毙,再开车将死尸拉倒事先挖好的乱葬坑去埋葬,但他们一想到这是在以革命的名义在工作,便心甘情愿了,否则他或许早就精神崩溃了。1937-1938年,勃洛欣的行刑队参加了最大规模的处决行动,死囚中苏联元帅图哈切夫斯基(Михаил Тухачевский)、苏联总检察长(Андрей Вышинский)、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主席(Василий Ульрих)乌里利赫、苏联内务人员委员部人民委员叶若夫(Василий Ульрих)等一批苏联党政军高官。

苏联内务人民委员叶若夫(Николай Ежов,1895- 1940)亲手枪毙了他的前任雅各达(Генрих Ягода ,1891- 1938),而雅各达在位期间于经斯大林授意,亲手枪决了苏共老布尔什维克季诺维耶夫(Григорий Зиновьев,1883-1936)和加米涅夫(Лев Каменев,1883-1936),最后雅各达本人也被指控卷入反苏同盟大案,被定罪为纳粹德国间谍、托洛茨基分子和阴谋篡权者而掉了脑袋。叶若夫对雅各达恨之入骨,于是,他在枪毙雅各达之前,便残酷地折磨他:让他看着其他死囚逐个被枪毙,先是老布尔什维克布哈林(Николай Бухарин,1888- 1938)后有苏共政治局委员、农业部部长李可夫(Алексей Рыков)等等,最后轮到雅各达的时候,叶若夫先命克里姆林宫警卫队队长达金(Израиль Дагин)把雅各达痛揍一顿,叶若夫边看边说:“这是为我们受你的罪出的气!”说完,他便对着雅各达的脑袋开了一枪。叶若夫也不总是一副凶神恶煞之相,内务人民委员部秘书布兰诺夫(Павел Буланов)是他老友,大清洗时代被判处死刑,他是叶若夫推杯换盏的酒友,叶若夫执行酒友的死刑,心中不爽,执行前,他竟命人拿白兰地酒给布兰诺夫痛饮。他事后才知道,枪毙布兰诺夫,是贝利亚搞得借刀杀人计,但为时已晚。贝利亚1938年上台出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委员后,开始清除叶若夫的势力,他先借叶若夫之手杀掉布兰诺夫,再伺机干掉叶若夫。果然,1940年2月6日,叶若夫被贝利亚定罪阴谋杀害斯大林。他被捕不久即遭枪决,行刑队队长就是勃洛欣,勃洛欣枪毙叶若夫之后,无限欣喜地说,他能为党为民除害,深感光荣和自豪。

苏联秘密警察具有多面性,勃洛欣既习惯于对着死囚后脑开枪,也习惯于跟随斯大林身边当保镖,时刻准备为他挡子弹。所以,勃洛欣深得斯大林信任。贝利亚在内务部的势利不断扩大,他悄悄将整肃之手伸向勃洛欣,怂恿斯大林卫队长瓦西克(Николай Власик)揭发勃洛欣参加反党集团。贝利亚知道斯大林赏识勃洛欣,便在动手前试探斯大林口风,他刚一张口,便遭到斯大林的驳斥和反对。斯大林对贝利亚说:“这个人不能抓,他做的都是你做不来的粗活!”斯大林的一番话,使得贝利亚对勃洛欣动手有了顾忌,尽管如此,贝利亚也没死心,克格勃档案记载,贝利亚在1939年2月20日,将勃洛欣招到办公室,与他进行了“严肃的谈话”。勃洛欣此前已经听说斯大林对他的评价,所以他心中有数,应对自如,顺利过关,贝利亚此后再没对他提反党集团的事。

勃洛欣正如斯大林所说,干的都是粗活。他有时候得带着行刑队去刑场干活,死囚是由专车拉倒刑场的。另外一些时候,勃洛欣需要亲自驾车拉着死刑犯去执行。1940年的一天,他接到贝利亚的电话,命令他亲自押送一个死囚去执行枪决。勃洛欣按要求开车赶到莫斯科苏汉诺夫监狱,推开囚室的门一看,囚犯不是别人,乃是大名鼎鼎的苏共中央委员、立陶宛裔革命家、斯大林大清洗的组织者之一艾赫(Роберт Эйхе)。这位中央委员被指控参加反党集团,遭到内务部警察的严刑拷打,一只眼睛的眼珠都被打掉了。贝利亚见其顽固不化,便下令勃洛欣亲自将押送刑场枪毙。于是。勃洛欣便开车,将浑身是血,一只眼珠子吊在眼眶外面的艾赫,拉倒刑场去了。刽子手马戈的工作状态跟勃洛欣差不多。有一天,他一口气连杀20个人,情绪逐渐进入癫狂状态,他竟然挥舞着手枪,冲着身边内务部负责监斩的特别处处长波波夫狂叫:“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脱衣服准备受死,要不老子把你当场枪毙!”

活干好了,自然就有奖赏。刽子手勃洛欣升迁很快,他1935年升为上尉,1940年升为少校,1943年为中校,1944年当政委,1945年就被授予少将军衔,1946年出任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会(МГБ СССР)办公厅警卫队队长。勃洛欣还于1936荣获红星勋章,1940年、1944年和1945年获得3枚红旗勋章,1943年荣膺劳动红旗勋章,1945年获得列宁勋章和一级卫国战争勋章等,他还获得过斯大林馈赠一把德国的毛瑟枪,但他在杀人的时候,从未用过,行刑队队员回忆说,他杀人时只使用德产瓦尔特手枪。勃洛欣还获得过内务部奖励的“胜利-20”(М-20,Победа)轿车一部,这在当时是很高贵的奖赏。


刽子手的结局


1953年斯大林病逝,勃洛欣没了靠山。贝利亚当年4月2日,便给勃洛欣开了个声势浩大的欢送会,又发了个奖状,表彰他在国家安全部门辛辛苦苦服役34年,便打发勃洛欣退休回家了。

就在勃洛欣离职的当年,贝利亚被捕了,内务部开始了新一轮整肃,新任内务部警卫队队长布罗夫金(Дмитрий Бровкин)上校,曾多次传勃洛欣前去交代代贝利亚的问题,但是只字未提斯大林大清洗时期,勃洛欣行刑队处决的那些党政高官和知识界名流等,更未追究勃洛欣本人的责任,因为布罗夫金认为,处决死囚是苏共中央的决定,勃洛欣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已。勃洛欣刚退休的时候,退休金相当高,每月3150卢布,但是,1954年11月23日,勃洛欣被剥夺了将军军衔,他的退休金也降低了不少。勃洛欣晚年备受高血压病的折磨, 1955年2月3日,他死于突发心肌梗塞。勃洛欣死后葬在莫斯科顿河墓地(一说莫斯科新处女公墓),与他亲手枪毙的很多军政要人和文化名流为伴,所不同的是,勃洛欣有精修的墓碑,而那些死囚什么都没有,因为他们当年被勃洛欣枪毙后,均是草草裹尸,匆匆丢进墓地大坑胡乱埋掉了事。

刽子手马戈,于1936年获得国家肃反委员会和政治保卫局颁发的“荣誉工作者勋章”、红星勋章;1937年荣获红旗勋章和列宁勋章,但他的命运远不如勃洛欣。他1940年即被开除出内务人民委员部,此后终日借酒浇愁,1941年死于肝硬化,葬在莫斯科新处女公墓。

那达拉亚的命运甚至还不如马戈,据苏联解体后解密的克格勃档案记载,他在出任苏联格鲁吉亚内务部典狱长期间,残酷虐待犯人,大搞逼供信,致使犯人大量死伤,他还对上隐瞒实情,暗中销毁证据,与他人建立攻守同盟,阻碍中央调查,后被莫斯科调查组以虐待犯人和致人死亡等罪名立案调查。那达拉亚在贝利亚被捕后,1955年6月25日,曾被指控为其做皮条客,助长了其腐败的生活方式,还被诉草菅人命,滥杀无辜,触犯苏联俄罗斯联邦刑法。那达拉亚在关押期间,遭到重刑虐待,但他和同时被捕的其他贝利亚同党相比,还算幸运,仅获有期徒刑10年并没收财产和剥夺政治权利5年。1965年,那达拉亚获释出狱,回归故里格鲁吉亚生活,苏联政府直到最后没有为他平反,至今连在官方信息库里,连他死亡的准确时期也难以找到。

内务部行刑队其他队员多是命运多舛,叶梅尔扬诺夫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症,其生活不能自理,内务部的报告中写道:“叶梅尔扬诺夫同志因长期从事特殊工作而患神经分裂症。”马特维耶夫因为参与屠杀被判10年监禁,后又减为3年,如期释放,后继续在内务部出任典狱长,还被追奖了一枚列宁勋章,直到勃列日涅夫时代他方寿终正寝。杀过400人的刽子手卡林,是1938年大清洗时期卡累利阿共和国集中营的头子,1940年死于心脏病,葬于莫斯科新处女公墓。刽子手拉耶夫斯基杀过300人,贝利亚倒台后,他也跟着吃了瓜蒌,不仅被捕入狱,还被剥夺了中校军衔,赫鲁晓夫上台后,1959年他被恢复名誉和军衔。斯大林时代刽子手的结局大多如此,在历史的漩涡中沉浮不定,苏联解体后,他们也被认定为大清洗的受害者,不追究任何责任,一些幸存者,逢年过节还会被邀请到俄罗斯国家安全局(ФСБ)礼堂与新一代的同事见个面,但他们大都很少回忆个人的往事。




克格勃超级屠夫勃洛欣


有不一样的发现

7
上一篇 << 彼得大帝暴死之谜      下一篇 >> 用生命索取时代的秘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孙越

中国首届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大奖得主,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俄罗斯圣尼古拉金质勋章获得者,俄罗斯世界人民精神统一国际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本站所有文字皆系原创,版权所有,如欲刊载,敬请垂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