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章玉萍:如果南方系记者强奸门发生在香港

2016-07-08 12:05: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热门话题 | 浏览 16131 次 | 评论 0 条

最近媒体上连续爆出性骚扰新闻,前有南京大学校园性骚扰,后有南方日报记者性侵实习生。关注性别平等的人士不断在网上发起联署,呼吁涉事单位率先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

依靠热点新闻形成舆论压力来让施害者获得应有的惩罚固然有一定效果,但短暂的公众注意力只能解决一两个个案,并且是以受害者放弃个人隐私来曝光施害者为代价,而大部分仍然沉默的、不愿被公开隐私的受害者如何寻求社会支持和投诉/求助渠道呢?


回顾2014年的性骚扰事件,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因「诱奸女学生」被校方开除党籍和取消教师资格,但厦大并没有因此建立一套预防性骚扰的校园制度。

中国内地至今也没有专门针对性骚扰的法规条例,也缺乏对性骚扰的明确界定,更不用说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建立全面的性骚扰防御机制。

我将以香港的情况为例,介绍政府和相关部门如何互相配合,实施防御性骚扰机制。

早在20年前,也就是1996年,香港就已全面实施包括性骚扰在内的《性别歧视条例》,由同年成立的独立的政府部门——平等机会委员会(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EOC)负责执行,制定相关条例来消除性骚扰、基于残疾和种族的骚扰和中伤行为、基于性别、婚姻状况、怀孕、残疾、种族、家庭岗位的歧视,等等。




EOC通过各种渠道来传播如何界定、防止和应对性骚扰的知识。例如:

每年出台资助计划鼓励社会团体举办各种活动提高公众对性骚扰的认识

编写培训教材,为企业、政府部门、NGO等不同组织提供培训课程,并在网上开设网络课程

官方网站上有预防性骚扰资源库,罗列有关性骚扰的香港法律和国际公约,并提供具体案例,针对不同人群(教师、学生、雇员)提供不同的咨询渠道和热线电话


在香港如果遭遇了性骚扰,你不仅可以向警方报案,咨询律师,向地方法院提出诉讼,向所在的学校、公司进行投诉,也可以直接向EOC投诉,这些不同渠道的申诉可以同时进行。


处理性骚扰投诉的几大原则:

公平对待投诉者和骚扰者,让双方有同等机会申述;

所有性骚扰投诉的资料档案都会保密;

机构一接到投诉就要立即处理;

投诉程序公开透明,让所有人知情;

保护投诉人和证人不受事后报复;避免利益相关方介入处理投诉个案;

体谅投诉人的感受,例如,避免让对方反复叙述痛苦经历,让相同性别的调查人员介入,以保证投诉者不会受到更多不必要的困扰和羞辱。


香港高校都按EOC规定,各自制定了防止性骚扰的校园措施。

以香港中文大学为例,新生入学发放的本科生手册和研究生手册包含了防止性骚扰政策的具体内容,指出哪些行为属于性骚扰,遭遇性骚扰时学生如何向学校投诉和获得社会支持。

大学特别设立了「防止性骚扰委员会」,在官方网站上提供了校园防止性骚扰的具体政策、教育培训资料、投诉的渠道和流程介绍。为了确保公平公正,委员会的成员是由来自不同院系、不同性别的教师、职工和学生代表组成。

学校提供了调停/投诉小组,当事人可以通过电邮或电话的方式联络小组成员和学生事务处/雇员热线电话。委员会收到投诉后,由2名以上成员组成调查小组开展调停工作。这一过程必须符合保障隐私的法例要求。

我打电话询问了委员会的联络人,由于资料的保密原则,对方无法向我提供每年投诉的具体数据,以及投诉的个案结果,因而无法评估这套机制运行的实际效果。

当然不是建立了一套完善的防止机制,就能彻底消除一切性骚扰。但相比受害者必须放弃隐私依靠大众媒体曝光才能追惩骚扰者,相比没有性骚扰的明确定义,人们转而谴责和嘲讽受害者,香港的政府、学校和公司至少通过一套制度划出了保护受害者的底线。


作者简介

章玉萍

传播学博士候选人,关注性别、阶级与传播有关的社会和文化议题。多谈点问题,多学点主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熊菜:我在球童姑娘的宿舍住了一夜      下一篇 >> 荷兰:朱颜应犹在,只是船坊改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