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德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050931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从台湾雄三导弹误射事件谈起,兼寄语年轻人

2016-07-09 22:41: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8898 次 | 评论 0 条


又听到台湾出了乌龙事件,竟然把一个导弹误射出去了,除了感叹,还是感叹!

但看到误射事件的主角,一位姓高的中士,出现在电视上时,我真是无语了。他在记者面前没一点肃穆,还跑给记者追,更让人讶异的是,他还笑的出来。误射导致了一死三伤,他如何笑的出来?更严重的是,台湾军纪涣散显露无遗,丢人丢到国际上了,他如何笑的出来?最最严重的是,这飞弹如果飞过海峡中线,是可能会引发两岸安全事件的,他似乎还是蛮不在乎。这种乌龙,台湾何以致之?这一笑,说明了一切,因为一种凡事都好玩、蛮不在乎、耍炫耍酷的态度跃然电视之上。

从上世纪八零年代一个充满朝气、洋溢著自信,年轻人一毕业就如猛虎出柙的社会,到如今年轻人流行著小清新、小确幸、过小资生活,甚至「娱乐至死」的社会,台湾何以致之?

刚好朋友圈转来一位博客作家赵星的博文,引用了「精进」一书中的一段话「一个成熟的人,他的标准来自他的内心,而大多数人,却受环境所左右。一个年轻人,进入一所不那么优秀的高校,对自己的标准会不由自主的降低以适应这个环境,减少自身与环境的冲突,而这种作法对他们的人生也许是致命的。….同学间放任自流气氛的带动作用,都容易让他们在一个低标准下,自觉满意地度过每一天」。

其实,一流大学没那么好,二本的也不必然那么差。以清华为例,十几年来我遇到的学生中,「主动精进的」、「被动负责的」以及「放任自流的」大概各占三分之一,我也只好「因材施教」,对「精进的」,可以试他/她各方面的潜能,很快地他/她会找到自己该作的方向,就可以鼓励其自动自发精进下去。第二类多半比较被动,但负责任,作事能够靠谱,需要给一些压力,他/她也能作好助理、作好研究,按部就班、逐渐成材。所以我要规定他们,除了课程过关外,还要在我指导下写一定数量的高质量论文,并一周至少参加一次到两次我的读书会,来发表论文。当然为了一视同仁以示公平,「精进的」学生也只好照著同样的规矩走。至于那三分之一「放任自流的」,只好盯,常常盯,天天盯,我累他/她也累,上焉者,受不住盯,只好勉力完成我的最低标准,下焉者,则是精明的利己主义者,为了混过关,甚至还想混的好,不惜哭哭闹闹,造假弄虚,人前奉承背后敷衍,但在社会环境与学校制度的限制下,老师还未必能将之开除,所以能混毕业的亦有人在。

清华毕竟是全国人才最集中的地方,犹且如此,可以想见这三类学生在全国的比例,铁定不是各占三分之一,而可能是10%: 20%: 70%,毕竟大多数人会是「放任自流」者。

曾有人问我,依我的经验,我愿意教一个大陆的「放任自流」型学生,还是台湾的「放任自流」型学生?我回答都是,大陆的。台湾的学生其实比较诚实,不会是精明的利己主义者,相对要「盯」也容易很多,不会那么费心费力,但是他们太容易就放弃了,经常连混都不想混过关,然后就是一堆借口:「这是我的权利」、「这是我的自由」、「我兴趣改变了」、「我找到新的理想了」,靠著爸妈的血汗和社会的福利再换一个新方向,却经常三十好几还方向不定。

而且渐渐地,台湾形成了一种风气,把这类说词包装成「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个人权利,家庭与社会给了年轻人权利,却没相应要求其责任,养成了他们事事蛮不在乎的态度。台湾知名政论家王健壮曾说,台湾年轻入敢于向任何事说「不」,却不知道自己能要到什么,想要些什么?相对地,盯「精明的利己主义」者固然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辛苦历程,但只要小范围内文化与风气到位,老师盯的够紧,这样的学生混不过去了,还是会好好学习的。一个事事不在乎,事事都无成,一个看到机会愿意去抓,「勉而行之」还是时有积累,假以时日,两者的差别也就越来越大了。

我曾在一个学生报纸「索骥」上接受专访,谈谈给青年,尤其是给青年学者的话,我说:「上帝在你的一生中会给你一片一片的拼图,你在一定年龄以前不知道整个拼图是什么样子,经常你的设计和上帝对你的设计是不一样的,实际上你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上帝往往关了一扇门却又开了一扇窗,在后面给你预备了一个更好的。所以说你要拿到这些拼图,一定要拥有一个开放的心态。但是要拿拼图又要有一定的坚持,要尽己,最怕他的拼图还没拿到,只是浅尝看了一看就说,“算了我不要了”。我们常常会讲,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往往你到五十岁的时候整个拼图才能完全看出来,四十而不惑就是说你能大致看出人生的方向了,不会再去求不该求的,抓不该要抓的。但是四十岁之前呢?往往是做不到的,这个时候呢就应该有一个心态,我开放的接受上天给我什么样的东西。或者我很努力的追求我想要的拼图,但是最后老天不给你,关了这扇门,却给你开了另外一扇窗。当你看到了一扇窗,就要耐下心来尽己,害怕的就是有的人这个玩玩不玩了,那个玩玩不玩了,他们往往是很聪明的,但是他们到了三十几岁会发现一张拼图都没有」。

「自觉满意地度过每一天」、「三十几岁发现一张拼图都没有」正是今天台湾很多年轻人的写照。

我并不是说大陆今天的教育制度就是很好的,它的缺点是未能因材施教,限制太多,为「放任自流者」定下了严实紧盯的条条框框,却让所有人去适应,这会折损很多创新型人才。但不管是「精进者」主动选择,「负责者」被动取得,还是「放任自流者」被盯了出来,一旦拿到拚图,人生才逐渐完整,即使不成人才,但也是社会有用之人。然而台湾的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又变成了一个反向的极端,都在强调个人自我发展,个人权利,却少了相应的责任教育,毕竟大多数人不是主动精进者,甚至不是被动负责者,所以最后就无法成为对自己、对家庭负责任的人,更枉论对社会有用了。

更糟糕的是,当整个社会都是一股「放任自流」的气氛时,那20%的被动负责型也不想负责了,反正要混大家一起混,而精进的10%则不是去了欧美,就是去了大陆,因为在台湾已经实现不了他们的价值了。这就是今天台湾面对的困境一不爽就任意杀人,放置炸弹,学生不满政策就攻占公署,这在过去都是不可思议的。至于飞安、食安和军纪涣散,也都曾经久违这个社会一、二十年以上,现在却成了家常便饭。整个社会系统像松了螺丝的机器,动辄出出状况,终于,连导弹误射这么乌龙的事也发生了,当事者第一时间还蛮不在乎的样子。

民主是个好东西,人权是个好东西,富裕生活当然更好,个人权利申张也是应有之义,尊重个性发展更是值得赞一个,但这些好东西的前题,都是相应的责任教育,只有能为自己行为负责,能为自己生活负责的人,才能正确地使用这些好东西,才有权利侈言兴趣与理想。管理大师彼得·杜鲁克预言信息时代复杂社会的特质是以责任为基础的组织,实际上是以责任为基础的「自组织」,一个个由下而上自动自发组织出来的子系统,能使复杂系统有效运作,快速演化,适应良好,但其前题是「以责任为基础」。

我们的社会正在转型,年轻人有权追求更富裕、更人性化、更个性发展的生活,但无论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应该以责任教育为核心,不用侈言救国救民,不用高论贡献社会,年轻人该先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自己的决定承担,担当起自己的生活,知道有相应的权利就有相应的责任,这才会是一个社会的合格公民。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互联网时代的自组织      下一篇 >> 漫步哥廷根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罗家德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管理学家》编委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