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盐的异托邦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513984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马小盐:关于仓颉的幽默感

2016-07-12 18:19: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1034 次 | 评论 0 条









这字最是残忍,明知心上长草,不过是刹那一枯荣。可还是心不由己,任由它杂树生花,草长莺飞,一片草青青的将自己全数欺哄。


当大众都为某一个事件发疯的时候,此事件已经沉沦到人尽可夫的地步。仓颉真是先知,一字道明,人挤人是人之谷呀,是之谓“俗”。


满谷的花,满谷的草,满谷的芳香气息,可唯欠了那个人啊,唯欠了那个人,因此才不满足!可当人来了,便要沦陷为俗,真是个两难的命题,汉字里原也坐着一位哈姆雷特。

说与脱

作家是言说的代表,当言说兑换不来财物,那么就脱着兑换,这字看着奇特,难道仓颉老人家在创字之初,便先知的预料到言说最后的结局,除了脱还是要靠脱么?

愉与偷

仓颉真是幽默,看看,看看这两个字,偷原来是愉快的呀,尤其偏旁是“人”的时候,难道他在暗示我们,原来——原来偷什么都比不过偷“人”最快乐?




本文图片为仓颉造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马小盐:诗人之死      下一篇 >> 马小盐:性文化与泼粪爱国主义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马小盐

文学实验与文化批评的盐基地。盐是真相之物,亦是咸涩之物。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