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敏上师的讲记
本博客内容主要是节选上师的讲课记录
http://ziminss.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有部说:一切法灭掉不需要其他因素

2016-07-13 05:47: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俱舍论颂疏 | 浏览 3127 次 | 评论 0 条


为破此救,应立量云:身表业色定有刹那,以有尽故,如心所等。并曰:心所后有尽,心所有刹那;身表后有尽,身表有刹那。故以尽故二字,成立有为皆有刹那,其理极成也。

“为破此救,应立量云”,为了要破正量部的反救,有部再立个量。

“身表业色定有刹那”,身表业一定是刹那的,“以有尽故”,因为它总要停下来,后头是有尽,所以说它决定是刹那性。宗是“身表业色定有刹那”;因,“以有尽故”;喻,“如心所等”,心所一生下来就要灭,有尽,也是刹那性。“并曰”,连起来说,“心所后有尽”,心所法生了之后,后头要灭掉的,“心所有刹那”,因为它有尽,所以心所有刹那性。那么身表业,比如做了一个动作,是不是永远做下去呢?也要停下来的,跟心所一样是有尽的,那也就有刹那性。“故以尽故二字,成立有为皆有刹那,其理极成也”,没有不成过,而且是完全成立的。

故论云:诸有为法,皆有刹那,其理极成,后必尽故,谓有为法,灭不待因。所以者何?待因谓果,灭无非果,故不待因。

“故论云”,《俱舍论》说,“诸有为法,皆有刹那”,一切有为法都是刹那生灭,“其理极成”,这个道理普遍成立,没有过失。“后必尽故”,一切有为法到后来都要灭掉的。“谓有为法,灭不待因”,再深一层地说,一切有为法灭的时候,不待因。一切法生的时候,要靠因缘,而灭却不要因缘,灭掉不需要其他因素。这个问题比较深细,我们不要看得很简单,因为有部是以刹那生灭的说法来解释一切现象,跟我们常识上看确实有差异。正量部的观点,是根据常识来看;而有部是根据理论分析,这个理论观点我们分析下去,确实感到很对。

“所以者何”, 有为法灭的时候不需要因,为什么?“待因谓果,灭无非果,故不待因”,有因就有果,果是观待因而有的。而灭就是没有,本身不是一个果,空的东西怎么叫果呢?既然不是果,就不要观待因,不需要因。

 解云:果法待因,灭是无法,无法非果,故不待因。应立量云:灭不待因,以是无故,犹如兔角。既有为法,灭不待因,明知有为,皆刹那灭也。

“解云:果法待因,灭是无法”,一个法作为果生出来,需要因缘,那么对因缘来说,它是果,总是有体的。而一个法灭掉,是无法,即没有体的法,不是一个果。既然不是果,也就不需要因,所以灭不要待因。

这里有因明的量,“应立量云,灭不待因”,“灭”是有法,不待因是宗法。 “以是无故”,原因是“灭”是“无”法。“犹如兔角”,这是喻。兔角,兔子的角是没有的,要不要待因?兔子的角本身是没有的,要什么原因来灭它呢?当然不需要。这个灭,本来是无法,也不需要什么因把它灭掉。

这里要广泛地应用因明。因明没有学过,怎么办呢?我们考虑,学唯识的时候,要插一个汉地的因明;学中观的时候,需要藏地的因明。简单的因明,汉地有;比较高一级的因明,汉地没有。法尊法师虽然翻了两本,但没有讲。这个翻译的本子只能够参考,要全部把它搞通,有待于去藏地参学的那些大德们。

这一个宗因喻的量,“灭不待因”是一个宗,因是“以是无故”,喻是“犹如兔角”。“既有为法,灭不待因”,一切有为法,既然灭是不需要因的,“明知有为,皆刹那灭”,如果一个法灭是要待因的,因没有来的时候,这个法就不会灭。而灭不要因,那就证明是刹那生灭,一生出来,马上就要消灭。生了之后,自然就会消灭,刹那刹那生灭。我们体会一下自己的心就知道,念头在刹那刹那生灭,这个念头去,那个念头来,不晓得有多少,跟大海奔腾一样,但是没有一个停得住的,总是一冒就没有了。“灭不待因”,这证明一切有为法都是刹那生灭的,因此不可能有行动,行动是假安立的。

(节选自敏公上师《俱舍论颂疏讲记》第七十讲)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正量部说:身表并不是刹那性的      下一篇 >> 正量部说:薪待火灭,即是待因
 
抱歉,博主已关闭评论!

关于博主

智敏上师

1927年生于苏州市,后随父母到杭州、上海市。1954年于五台山依上清下定上师披剃,依止当代高僧上能下海上师座下学修十三载,深得海公上师显密修行之心要。1992年兴办三门多宝讲寺。1995年,大吉上师授于敏公以上师位。1999年创办上虞多宝讲寺。至今讲授经论20余部,文集正在陆续出版中。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