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祝君 底层人写真
微信公众号:pangzhujun007
http://pangzhujun12345.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男人是管不住下半身杂种

2016-07-14 07:27:0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情感 | 浏览 109366 次 | 评论 0 条


乡村女孩说男人都是管不住下半身的杂种

原创:庞祝君

我的家乡在四川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上,哪儿的交通不发达,没有工厂,更没有繁华的街市,只有我们这些农村孩子那无奈的期待。

那一年,父亲养猪失败,我高二就再也无法读下去了,父亲说,我没办法养活你们了,我借银行的钱都不知道怎么时候才能还清,你们出去打工维持生活吧!

于是,我就跟随堂姐来到广东。

堂姐是我亲伯父的女儿,比我大3岁,那一年我17岁。

我进的第一家工厂在深圳观兰,堂姐也在哪儿做,工资不算高,有两千多吧,每天的工作虽然很紧张,但感觉还适应,我们做的是组装一款手机的零部件,说实话,上班是蛮认真的,因为只要是工人人为出现的质量问题,都要扣工资,那是绝对不能出现这种纰漏的。幸好,我没有被扣过钱,因为我从小做事就认真负责。

到工厂上班几个月,堂姐就不在厂里做了,她说自己跟朋友到东莞找工,等找到好的工作就叫我一起去做。

几天后,堂姐给我电话说她找到工作了,是在休闲桑拿中心上班,上班很辛苦,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能拿到很多小费,问我愿不愿意去做。

听说能赚钱,我二话没说就辞工,跟着堂姐到了她上班的地方。

可是,等到我辞工到她哪儿后,她才说出她所做工作的性质,其实她就是在哪儿做小姐。到堂姐哪儿的第一天,她就一个劲的问我愿意干这一行。我说还不知道,想好了再告诉你。之所以没有答应,是因为我担心自己的身子小吃不消(我身材苗条),我真的不想做这个,尽管钱来得快,但什么事情都有负面的,身体容易垮,不知道什么时候得性病和怀孕,我还是处女,我不能就这样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给了那些嫖客,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让家里人知道了非剥我的皮不可。

堂姐的生活跟我的完全不一样,她在广东工作了好几年,对这里的环境和生活都很熟悉,况且她的身边有个30多岁的男人,这个男人叫龙哥,也就是这个男人,改变了我的人生,也可以说是他毁了我的人生。

有一天晚上,堂姐没去上班,龙哥就说要请我们吃饭,我就答应了,谁知这一去就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就在排档的楼上(农民房设置的招待所)一个房子里面,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头很痛,我自己想着,怎么会在这里?堂姐也不见了,昨天晚上上来休息的时候是跟她一起来的,可她现在也不见了,衣服是完整的,但我的身体钻心的痛,仔细一摸,发现我的下体还残存有异常的液体,我挪开身子,发现床单上尽是血迹,这时我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堂姐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占有了我的身体,夺取了我的初夜。就在我发愣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听见电话那头有个男人问我起床了没,酒醒了没。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龙哥,他带我到这里喝酒,趁我和堂姐喝醉了,假装说找地方给我们俩休息,他就跟我做了那种事。

此时,我立即到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吃过药后,我去质问堂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堂姐说,妹子,你就认命吧,我们农村的穷孩子出来不就是为了找钱吗?她说自己也是被这个男人采取这种手段搞掂才跟他出来做这个的。

为了这事,我心里很窝火,几天过去了,堂姐见我到外面去找不到工作,又不肯答应跟她一起到她哪儿做,就试探性的问我,想好了没有?想做这个就去见工吧!

可我还是不答应她,吃着老本在找工作,还是住在她租住的房子里。

又过了几天,有一个晚上,堂姐上班了,我又喝两瓶啤酒睡着了,在睡觉中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当时自己的双手怎么也抬不起来,我吃力的抬起眼皮,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怎么又是龙哥?

我摇着头恳求他说,龙哥请不要这样对我,你已经伤害了我的身体和心灵,请你不要再让这块没好的伤疤再疼一次。

可他根本就不理会我的感受,直接用他的行动来回答我,又占有了我……

凌晨2点多,我醒过来看着自己全裸的身体和在床边熟睡了的龙哥,我真想杀死他,但我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这个力量。

我到洗手间,想吐但吐不出来,拿起牙刷猛刷牙,我要刷掉他满嘴的烟臭味和酒味,直到我的牙龈被刷出血了我还一个劲的刷。

洗完出来看见龙哥躺在床上抽烟,我无语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这时他灭掉手中的烟,像一条疯狗一样从床的对面又向我扑过来,我双手用力将他推开,他说,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

我不说话。

他抓住我的手开始吻我,当时我已经没有反应了,他一直吻着我的指尖、手、胸、腿,我就像一个大字躺在哪里任由他蹂躏……

事后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我的处女都给你了,你还不知道吗?他好像没发现我是第一次跟男人,就说好吧,你以后就跟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姐姐跟着我我也没有亏待她。

可是我始终不吭声。

完了以后我走进浴室把水龙头开着,冲掉流出的精液,冲掉对人情最后一点希望,可是却冲不掉我心灵的创伤。

大约有十天吧,我妥协了,因为堂姐晚上上班,而我晚上没事就要陪她的男人做爱,作为一个女人,跟谁做不是做,而且到哪儿上班跟人做爱还有钱赚,我不能白白的把我的身体交给这个强行霸占我的男人,于是我就答应做这个了。

这时,堂姐说,你要想清楚了再做,不要说是我强迫你的,你愿意就做,不愿意,你就走你的路!

我说,现在都这样了,与其给你的男人玩没钱拿,倒不如去做小姐给大家玩还有钱赚。

见我是真心的要做这个,堂姐就带我到财务哪儿交了4000元,说是培训费,后面才知道那是入场费。

在面试的时候,还要我们脱光衣服,老板近距离看我们胸部的咪咪,看完要我们走几圈,然后就当场给我们定价格,我被定为600元(一次)。

堂姐的条件不错,她比我还高几公分,脸蛋也比我的好看,她说她进来的时候被定的价格是800元,后来都一样。

对客人,我们都被称为丽人、公主、青春美少女、模特等,每个层次的价格都不一样,交给公司的也不一样,我们给公司交的钱是100—150不等,让我们不解的是模特不用交钱给公司。

我们要先进行培训,有老师教我们,如果在培训期间有客人看上我们,还得去上钟,一般这样的钟都叫做“培训拖”,也就是消费一加一的服务,顾客点一个已经挂牌的小姐,然后再叫上我们,就叫做“带拖”,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只能拿到100元的小费。

做过几个“拖”后,我终于被老师认可可以出去接客了。

第一次挂牌上班,客人是个30多岁的小个子,他过来抱着我开始要吻我,我不让他亲我的脸和嘴,可是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做着他想做的动作。

他边吻我边开始脱我的衣服,我试着推开他,可是我越是挣扎他越是有欲望,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在顶着我,我想明天就要来例假了,今天一定不要提前来啊,如果是那样,那我就惨了!

这小子很疯狂,精力也很旺盛,疯狂的接近变态了,这种程度我真的是快不能接受了,我不知道我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甚至他要我扮演一个狗的角色去为他服务。

在哪儿上班,记得一天上钟最多的有6个客人,当然也有白板(没客人),客人一般都是一些有钱人,不过,他们都不会给你多一分钱,时间也尽可能的全部占有。

一般的客人来找我们服务,都会做两次,进去的时候做一次,休息一会,待我们给他们做完身体固定的多种服务后再做一次,很少做一次就走的,那样他们花的钱太不值了。

跟堂姐在一起上班7个月,我就转场子到靠近惠州的一个镇上做了,也不跟她的男人了,我自己找了个小帅哥,但这个帅哥没有固定职业,是个混混,但也没多出色,就是这么一个人,我却心甘情愿的养他。

记得最感动的一次是冬天的一个凌晨,我下班很晚了,他泡了一包方便面给我吃,然后就去暖被窝,我吃过后,他打开被子我钻了进去,他紧紧的抱着我说,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想自己做了小姐还能嫁得出去吗?我被他问得太突然了,我只是抱着他没有说话,眼泪不知道怎么就出来了,他吻着我的眼泪,我明显的感受到他的欲火在高涨,我们就这样做了。这种爱不像跟桑拿的客人那样,那一次我们很疯狂,尽管我的水分都被哪些客人消耗完了,但我的心却给了这个男人。因为他不虚伪,从不要求我做圣洁的贵妇,也不要求我做床上的荡妇,只要求我的心给他就行。

一直坚持做两年,我就不做了,期间我变得坚强起来,我一共换了4个跟我的男人,我不习惯别人选择我,我习惯于自己选择别人,我的这些男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没有一个负我,都是我把他们给炒了,现在还有两个在联系着。

怎么说呢,男人是靠不住的,干什么都得靠自己才行。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中国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只顾下半身发泄的杂种!

后来我堂姐也跟龙哥分手了,她嫁给湖北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生了个儿子,去年我还跟她见过一面,但也不做小姐了。

我现在在家乡开了一个时装店,店子里的货都是由广州和虎门那边发过来的,生意做得还可以,偶尔也因为货的质量问题到广州和东莞办事,特别是去了东莞,还路过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感觉拿里的变化很大。

看看我现在和以前做的生意,都一样的赚钱,但以前是用身体和血泪去赚钱,现在却用智慧和钱去赚钱,虽然方式不一样,但价值是一样的。凭心而论,没有那几年做小姐的付出和积累,怎么会有我今天的生意呢?

想起大街上很多人骂小姐,但他们骂完了又找人家做爱,做完了又骂,骂完了又做。

这个社会,有时你真的无法理解啊!

作者简介:庞祝君,男,曾服役于两栖作战部队,带过兵,跑过新闻,写过军史,已转业。在《人民文学》等刊物发表过作品,出版过长篇小说和报告文学。长期关注和帮助弱势群体、解读情感困惑、剖析社会问题。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留守妇女为何总容易受骗      下一篇 >> 一位军转干部自主择业后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庞祝君

只谈情感。不谈政治。发凤凰网文字皆原创。微信公众号 pangzhujun007。情感倾诉QQ2930067198。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