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荣维毅:让制度斩断公交咸猪手

2016-07-19 11:48: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专栏评论 | 浏览 1302 次 | 评论 0 条


公交性骚扰未曾断绝

近日,北京石景山一老男人在公交车上蹭女生被爆光。有网友爆料,早在2014年,该男子就有公交车上的性骚扰行为。但北京公交集团表示,没有乘客向他们反映老年男性骚扰女乘客的问题,如果乘客确实遇到此类情况,公司也无执法权。

2014年7月,福州一女子在公交车上被一男人压在身下,衣服被扒露出内裤,司机大喊很久无人出面阻止,直到司机停车快将施暴男子制服时才有一男青年出手帮忙。

2012年4月,广州一女子在公交车上被猥亵者精液涂身,她请求司机不要开门直接去派出所,司机却说“全车五六十人都不帮你,我为什么要帮你?”使该男子得以逃脱……

案例不胜枚举,说明公交车上被性骚扰者和乘客的忍气吞声和沉默使加害人有恃无恐以致能长期作案。有当事人表示也想反抗,有乘客说也想出手帮忙,但怕遭到报复,只好沉默。这也反映出公共交通性骚扰的普遍性和防治难度。

但是,没有明文规定其责任和义务,也让公交车司机和公交公司没有明确的立场和坚决的态度应对性骚扰。

不可否认,目前我国《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及一些行政法规,有一些适用性骚扰的法条,如对猥亵侮辱妇女行为的处罚规定。

如,2005年修订的《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

再如,2012年国务院颁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提出反对职场性骚扰及用人单位的责任。

但这些法律法规没有对性骚扰做出明确界定,没有针对职场性骚扰和敌意性环境性骚扰提出具体的防治措施。已有的研究及试点项目,重点在职场性骚扰防治。

而2012年以来民间针对公共交通性骚扰频发进行的防治宣传,深受限制。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决策者和司法机关没有把反对性骚扰与切实保障妇女出行安全联系起来,没有如国际社会一样把性骚扰纳入性别暴力的整体论述和治理策略中。

据腾讯评论2014年做的一项调查,在8.5万多个参与者中,对“你认为公交性骚扰主要该靠什么防治”的回答,83%的人选择“完善制度建设”,选择“女性保守着装”的人不足两成(17%),表明大多数民众的认知一样——防治性骚扰之要务是完善立法和建立机制。为此,需要借鉴域外经验,需要决策机构行动起来做实事。



完善规章制度最重要

拥挤的公交车和地铁不会停开,“咸猪手”也从不停歇。当公共交通性骚扰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之后,也就意味着,口头提醒难起作用,必须建立一整套规章制度。

台湾《性骚扰防治法》(2006)对机关、部队、学校、机构及雇用人有明确要求:10人以上机构应设立性骚扰申诉管道(专线电话、传真、专用信箱或电子信箱)及明确处理程序,有专人或单位负责;30人以上机构应制定并公示性骚扰防治措施,包括相关政策,申诉、调查和处理机制,加害人惩处规定及其它防治措施。所有机构和处理环节都要确保维护当事人隐私。

香港1995年制定的《性别歧视条例》,把性骚扰纳入性别歧视范畴,对性骚扰的界定包括了“错误运用权力或交换以及涉及性的敌意环境”两方面,制定了防治措施,力图把法律条文落到实处。如香港媒体曾报道过一公务员在地铁性骚扰女乘客案,根据规定,应判短期监禁,但被告已有悔意,故轻判社会服务160小时。

与其他形式的性别暴力犯罪一样,公共交通领域发生的性骚扰也需要公权力的介入。台湾规定,警察机关接到性骚扰被害人报案后应即行调查,依职权处理并详予记录;性骚扰行为经调查属实,应视情节轻重,适当惩处加害人,并予追踪及监督,避免再度发生性骚扰或报复。

美国华盛顿都会区运输局反地铁性骚扰三部曲值得借鉴:第一步是建立投诉网站,乘客可以通过上网匿名举报性骚扰事件,地铁警察会跟进,受害者可以通过Email发送照片或视频证据到运输局邮箱协助调查。第二步是在地铁体系中进行公告宣传;第三步是进行反性骚扰训练,包括发放小册子、训练计划和训练视频等。

英国交通警察除提供专门联系方式,鼓励被性骚扰的女性提供线索外,大张旗鼓地宣传典型案例,对潜在的性骚扰加害人有震慑作用。


专业的事要有专业的人

为使相关机构人员对性骚扰做出专业反应和引导,培训机构员工是防治性骚扰的重要环节。

台湾《性骚扰防治法》要求各机构每年定期举办性骚扰防治教育训练。据媒体报道,曾有被性侵的女中学生向司机求助,司机训练有素地锁上车门,开向警局。香港也强调对公共交通系统职员的培训,笔者在香港地铁看到过防治性骚扰的宣传广告,在香港大学看到过平等机会委员会在院系公布栏粘贴的《抗骚扰 保尊严》反性骚扰网上课程招贴画。

此外,为减少城市交通性骚扰的发生,日本、韩国、墨西哥、印度等国家的一些城市,在运营高峰时开设“女性专列”或专属车厢。虽然对此种举措褒贬不一,但至少表明这些城市的管理者和地铁运营机构重视了性骚扰防治问题,并想办法解决问题。

根据国情,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应该积极支持民间妇女组织的反性骚扰行动,把其视为防治性骚扰的正能量,是制度建设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作者简介

荣维毅

性别与性别暴力问题专家,长期以来关注性别暴力治理的研究与行动。


注:本文封面图源自网络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一切以骗钱为目的的招聘都是耍流…      下一篇 >> 观熙:《怒放的地丁花》,揭开家政工…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