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康宸玮:公共场所陌生人的性骚扰

2016-07-21 15:22:2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性别暴力知识库 | 浏览 1676 次 | 评论 0 条

性别暴力知识库第三章:校园故事

总第11篇:图书馆里的性骚扰

关键词:公共场所性骚扰


作者:康宸玮(北京师范大学本科生)王曦影(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导语:公共场所的性骚扰因其突发性和不易取证的特点常常逍遥法外。文中故事的当事人是个例外,面对性骚扰,她勇敢地站出来,与施害者当场对质。但是她也没有让施害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对性骚扰的界定不清晰及谴责受害者逻辑是当下社会问题的一大隐患。


馨雨坐在窗前,淡蓝色的裙子被风吹起波痕。她轻叹了一口气,回忆起一年前的遭遇。

“其实我现在还是觉得非常尴尬,好像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年前的五月,馨雨站在图书馆里偏僻的一排书架前看书。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脸色黝黑,穿着格子衬衫的男生正从她的身后经过。她用余光注意到这个男生移动时始终盯着她,她便下意识地向书架的方向靠了靠,留出空间让这个令她感到不适的男生从她身后通过。书架间的距离原本通过两人也绰绰有余。然而该名男生还是碰到了她衬衫的后摆。五分钟后,馨雨感觉不对劲,一摸衬衫湿漉漉的,再一看竟是黏稠的精液。馨雨当时一下子就懵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馨雨几乎是本能地,什么都没有多想,立刻四处寻找刚才的男生。

他竟然还没有离开,就在几个书架之后,透过书与书架间的缝隙观察着她的反应。馨雨感到一点恐惧,但她还是坚定地快步走来,男生看到这一幕也乱了阵脚。他开始向后退步,但被馨雨截住了。“同学,你刚才做了什么?”馨雨厉声质问他。“我我我……我没干什么啊。”男生已经有点脸红,但还想辩解。“我要把你带到管理员那儿去。”馨雨这句话击中了男生的软肋,他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也是一时冲动。再也不这样了。”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馨雨突然感到很为难。她知道这个男生绝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但她觉得这个男生就是本校的学生,多少也想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馨雨回忆说,“其实我不可能真的把他拽到管理员那里去,而且我当时觉得好尴尬,就想快点从这个状态离开。”此时男生如复读机一般不停说着对不起,她只好对男生说那你以后别对其他女孩这样了。男生如获大赦,连连称是。

馨雨此刻也没了再继续看书的心思。她收拾好书包,逃离了图书馆。回去之后馨雨立刻扔掉了那件衬衫,而那件衬衫本是她刚买的最喜欢的一件。

馨雨的回忆被她的一声叹息打断。馨雨停顿半晌,抬起头困惑地疑问:“这算性骚扰吗?”


不慎烦扰的公共场所性骚扰

传统的性骚扰常常限于工作场所和教育机构,施害人和受害人彼此认识,而且常常存在着地位和权力的不平等的关系。 公共场所的性骚扰通常发生在公共场合,施害人常常是陌生人,地点常常在公共汽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上,或者是学校、公共厕所、公园等开放或半开放的场所。鑫雨所遭遇的性骚扰是典型的公共场合来自陌生人的性骚扰。 根据萝丝-麦克米兰等人在加拿大全国性样本的调查研究, 85%的女性有过被陌生人骚扰的经历,其中大多数是来自陌生人不受欢迎的性关注。 唐灿1995年的研究显示,公共场合是中国最容易发生性骚扰的地点,70%的女性受访者受到陌生异性的身体触摸和以性为内容的玩笑辱骂等不同形式的骚扰。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在2005年修订之后,增加了“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的规定,这是中国法律中首次出现“性骚扰”这个概念,这成为法律明确禁止的侵犯妇女人身权利的违法行为。 然而,由于在现实生活中,遭遇性骚扰的女性选择隐忍退让较多,很少采取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益。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应对公共场所的性骚扰,学校往往采取封闭式女生宿舍,地铁公司也会采取提醒女性不要穿着暴露进而遭来骚扰的立场。 这些看似保护性的措施,实质上进一步缩小了女性的安全空间,本身还带有指责受害者的性别歧视。 针对这一现象,女权主义者们提出“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口号,强调:一是着装自由是女性的权利,二是着装暴露和性骚扰没有关系,三,反转“骚”字对女生的污名,夺回身体的自主权和自我定义的权利。


美丽的女权徒步

2013年9月~2014年3月,肖美丽发起的“美丽的女权徒步”,从北京走到广州,徒步走了两千公里,用一个有力量的方式来反性侵。她这样说,“要有不被性侵的自由,也要有性的自由,更要有去做想做的事的自由。这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来争取。” 肖美丽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我的徒步要去反对和破除的就是保护的观点。举一个例子就是女生要保护自己的安全,就是要穿得保守一点,要多穿一点。它的逻辑就是,你穿着暴露或者少,就容易被性骚扰,所以你被强奸被性骚扰就是因为你穿着太暴露,所以这个问题就是你的问题——这是一个谴责受害者的逻辑。这样就会让受害者被强奸被性骚扰更不敢说出来,就会让施暴者的犯罪成本变得非常地低,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循环。”


图片来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clauskunckel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锁朋:一切财产都归你,我只想离开      下一篇 >> 南储鑫:巴基斯坦男杀了网红姐姐,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