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杨力超:梦想破灭,留守儿童再成二代农民工

2016-07-22 14:28: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性别暴力知识库 | 浏览 20140 次 | 评论 0 条

梦想破灭:留守儿童再成二代农民工

性别暴力知识库第四章:大都市,我来了!

总第19篇:留守还是流动?这是一个问题

关键词:留守儿童 流动儿童 二代农民工


本文作者:杨力超(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导语:16年前,张琴的父母跟随打工潮,背井离乡来广东打工。他们唯一的梦想是期待能用辛苦赚来的微薄收入抚育他们留在家乡的一双儿女,让孩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然而,由于从小没有得到过母亲的照料,日渐成年的张琴心里充满了对父母的怨恨。她终于重蹈父母的覆辙,以退学打工宣判了父母梦想的破灭。张琴和母亲是第一代和第二代农民工的缩影,她们之间的冲突反映了打工妇女“留守”还是“流动”的艰难抉择,以及毫无选择的贫困代际传递。


张琴今年16岁了,住在四川山区的一个村庄。她在附近的镇上读初中。张琴有个弟弟叫张阳,11岁,在村里上小学五年级。

张琴才几个月大,妈妈就流着眼泪离开了家,跟爸爸一起去了广州的一家工厂打工,把她留给了爷爷奶奶。五年后,张琴有了弟弟,但妈妈还是不能留在家里。因为他们家的地薄, 即便妈妈留在村里务农,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在外打工,她每个月至少能赚到1000块钱。

爷爷身体一直不好,这几年都是姐弟俩跟着奶奶干农活。张琴周末回家,一刻都不休息,她在地里拔草、收拾庄稼,上山打柴,回家做饭、喂猪。张琴和弟弟都很羡慕那些妈妈在家的孩子,他们多想能像其他小伙伴那样,可以依偎在妈妈怀里成长。可是每年都说“妈妈就快回来了”的妈妈,过完年还是会跟爸爸再去打工。

其实爸爸妈妈在外面,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自己的儿女,尤其是妈妈,每周跟张琴通过电话后常会流泪,会感到自责,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职责。 他们人生最大的盼望是儿女能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离开贫苦的农村, 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里,不要再像他们一样打工。

每到重聚的时候,张琴都期待妈妈今年不再去打工了,留在家里,让她和弟弟也尝尝有妈妈的滋味。可是她今年又失望了,不顾姐弟俩的阻拦,妈妈还是执意要走。

奶奶和爸爸妈妈一样,总是督促姐弟俩的学习,讲学习才是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可是爷爷就从来不这样,他更关心姐弟俩的成长。今年春天,爷爷去世了。张琴伤心欲绝,在她心里,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回来参加爷爷葬礼的妈妈又一次坚决地离开他们跟随爸爸去打工。从那一刻起,本来就厌倦了学习的她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家。

张琴退学了,她辞别了奶奶、弟弟,去爷爷的坟前大哭了一场,然后决然离开了家。她南下广东,但并没有去爸爸妈妈所在的广州,而是选择去东莞的制衣厂找她的小伙伴。制衣厂的工作活又多、收入又少。几个月后,她换了工作,来到一家酒吧卖酒,在震耳欲聋的Disco舞曲里,她不知道自己离这座城市究竟是更近还是更远。她觉得自己自由了,自己赚钱自己花,远离没有母爱的家,她也从不主动联系父母和弟弟。

张琴的选择彻底击碎了爸妈的梦想,他们问自己:这十几年打工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


“留守”还是“流动”的两难抉择

本文中的故事来自2009年拍摄的纪录片“归途列车”。纪录片通过一个打工人家的遭遇与抉择,真实还原了中国几千万个打工家庭的生活状况,也由此获得了多项国际大奖。因为父母都外出打工,张琴和张阳姐弟俩成了留守儿童,而与他俩有同样命运的孩子还有很多。根据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2013年调查显示,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名,占全国儿童总数21.88%。也就是说,平均每5名儿童中就有1名农村留守儿童。

像张琴和张阳一样在家乡留守的孩子,由于母爱和家庭教育的缺位,孩子无法在家庭中获得完整的关爱和呵护,许多孩子敏感脆弱,心理健康状况堪忧。而跟随父母进入城市的孩子也并没有完全融入城市。经济条件不好、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城市里为流动儿童提供的基础教育质量难以保障、频繁的搬家、在城市里遭受歧视和边缘化……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流动儿童的境遇十分糟糕。因此,“留守”还是“流动”成为许多农村妇女的两难选择。“留守”意味着放弃一份经济收入、夫妻两地分居;而“流动”的选择让妇女进一步面临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还是“流动儿童”的困境。

家庭团圆关爱留守儿童

如故事中的张琴姐弟,留守儿童普遍存在严重的“亲情饥渴”与心理封闭症结。父母的关爱和家庭教育的缺失,直接导致留守儿童的诸多心理问题,如感情脆弱、自暴自弃、焦虑自闭、缺乏自信、悲观消极等。令人欣慰的是,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于2016年初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教育部将增强公办中小学接纳能力,简化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手续,并扩大城镇义务教育容量。下一步,随迁子女将全部纳入城镇义务教育。

在对农村妇女的“打工”和“留守”的研究中,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将留守儿童分为三类:父亲外出、母亲外出、父母外出。研究表明,母亲外出打工而导致的母亲陪伴的缺位,对儿童的不利影响尤其突出。而要解决外出打工还是在家带孩子的问题,孙宏艳认为有两条路径:第一是加快新农村建设和小城镇建设,吸引外出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促成孩子与父母团聚;二是减少制度、经济和社会文化上的排斥,鼓励、支持和帮助有条件的外出农民工带着子女举家进城,使更多农村儿童能够生活在父母的身边。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段成荣则认为,目前我国64%的人口集中在前50个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里,虽然我们正努力激发中小城市的发展潜力和吸引力,但这些城市在今后的几十年内,仍然无法满足两亿多流动人口的需求。国家需要有更好的政策设计,才能在提高人民福祉的前提下,积极引导人口流动,而不是让政策成为阻碍家庭团聚的障碍。要解决这一难题,必须提高城镇化的质量,但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有两个现象值得注意:一是流动人口的去向,二是一些新政策的落实情况。


关爱留守和流动儿童的政策与服务

近十年间,各部委相继出台了“全国家庭教育工作五年规划”、《关于贯彻落实中央指示精神积极开展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工作通知》、《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等文件。从参与全国家庭教育工作的部委来看,部门数量显著增多,有利于从多个角度开展工作;与此同时,中国家庭教育工作已将流动、留守儿童作为独特的群体开展工作,工作的目标和任务逐渐明晰;特别是从最近的“五年规划”来看,“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的提法更加强调了政府的职能和接受指导服务的社会福利性质。

在政策指引下,“托管家园”、“代理妈妈”成为开展留守和流动儿童服务的主要模式。例如北京的“四环游戏小组”;重庆市、杭州市、长春市的“代理家长”行动,参与家庭数万乃至数十万;广东省的“爱心父母牵手困境儿童志愿行动”等。


图片来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cjacky2221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辣妈陷阱:说好的又美又轻松呢?      下一篇 >> 柯晗:再光鲜的人生路末端都指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