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宁思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oliverl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

2016-07-22 17:12:2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北京乐见其成的大好事。其倡议若成现实,中国可能成为头号区域性国际警察。
微信号:ningsi2016
长按二维码,添加我的个人微信号,
我希望听到你的声音

来源:FT
作者:丁学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随着特朗普越来越以美国“可能的下一届总统”准官方身份就外交政策大声开火发炮,不计其数的美国严肃媒体评论家、国际关系研究人员和资深的主流政界人士均摆出严重担心的理由,因为特朗普这位从未当任过美国公职的特级炒作大师正在提出一连串“大翻盘”档次的外交政策设想。假若这些设想中的任何一项成为不久之后真上了台的“特朗普行政当局”的外交作为,都会把小小的地球折腾至大大的不安。
特朗普的“反动倡议”
令特朗普实在忍无可忍的,是过去许多届的美国两党总统都一脉相承的外交政策之基线——大把花费美国纳税人的钱,为别的国家和遥远区域的安全当国际警察,而这些国家的政府和区域安全组织却把美国当冤大头,搭便车一路顺风。对这样吃力不讨好的长期外交格局必须连锅端起,翻转重来。特朗普连串的竞选演讲高举着“America First”(美国国内优先)的诱人大旗,一一罗列他要翻转重来外交政策的国别和地名,诸如:欧洲国家在国防上能省就省,省下来的钱用在社会福利上,所以美国要大大缩减对欧洲的军力支持和财力投入,让欧洲人掏腰包去维护自己的安全,把他们的北约军队提升成真能自卫打仗的劲旅。
更加火爆的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但凡有亚洲国家跟周边国家发生纠纷的,别指望美国老是呆在亚洲为它们提供安全保护伞。驻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应该撤走,免得朝鲜天天直接威胁美国大兵的生命。韩国和日本这两个发达国家害怕朝鲜的导弹原子弹,最佳的应对方法是它们自己变成核武器拥有国,以核对核,遏制朝鲜的威胁。总之一句话,特朗普主张美国从世界各地撤军,除非有关国家同意为美军驻在该国的基地负担更多的费用。
笔者把特朗普的这些言论称为“反动倡议”,并不是以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标准、而是以美国政治传统的标准来划分的。凡是读过美国历史和国际关系教科书的人都知道,特朗普眼下所大声倡议的,正是要回到19世纪美国对外事务的基本立场,那就是孤立主义(American Isolationism),拒不介入欧洲大国之间的武装冲突,守好自己的美洲家园过安稳日子——美国本土拜上帝之福,远离麻烦之地,干嘛为他人操心操刀!(K.J. Holsti,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 Prentice Hall, 1995, Chapter 4.)美国变得越来越介入遥远区域的武装冲突,先是起因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最后当上了国际警察,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进入21世纪十多年后,特朗普还强烈呼吁要回到19世纪状态的美国孤立主义,那不是反时代潮流而动即“反动”又是什么?
美国孤立主义:几家忧愁 VS.几家庆幸
对于特朗普高调的孤立主义倡议,最忧愁的当然是过去几十年里受美国保护的国家和地区,欧洲人的忧心忡忡本文暂不赘言,读者可阅读German Marshall Fund的周报月报(GMF’s World Wire)。在亚洲,最忧愁的莫过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多国政府。曾任日本防务大臣的议员小野寺和多位日本政要针对特朗普的倡议,立刻发话:中国在南中国海日益增强的军事影响以及朝鲜的弹道导弹和核试验,都影响东亚军事力量的格局和地区稳定。如果东亚不稳定,从而导致经济动荡,美国和全球也会受到影响,因此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对维持亚太稳定是非常重要的(“日本议员对特朗普的美日同盟言论表示担忧”,《美国之音》2016年5月3日报道)。
美国政界主流的男士女士,不论其党派如何,广泛表达了忧虑。希拉里对特朗普倡议的抨击,照样可以从共和党圈子里听到,她对选民们说:我们不能让特朗普拿美国来冒险;他若当选总统可能激起国际核武冲突。“如果你只是搞砸一个高尔夫课程的话,不会有人因此丧生,然而国际事务问题上不是这样的。比起豪华酒店里的事务,外交事务的风险高得多、也复杂得多”。她抨击得挺到位——特朗普只有经营酒店和高阶课程的手段,美国的国际维稳作用跟这些商业操作完全是两码事(“特朗普、希拉里舌战趋于白热化”,《德国之声》2016年6月3日)。几天以后众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卡锡阐述:美国的撤退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伊斯兰国、俄国、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崛起。要达到美国国家安全的目的,不能靠孤立主义,而是要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众议院共和党人对美国外交政策何去何从的看法”,《美国之音》2016年6月10日)。
特朗普的倡议对美国政治主流而言是“反动”的,对另一些国家而言则是“进步”的,因为他要废弃美国的国际警察作用,让美军只呆在美洲家园。在欧洲,普京最有理由庆幸:假如美军撤出北约的地盘,俄国军队就是欧洲大陆的警察了(John Kerr,“Britain Risks Losing Its Voice”,《金融时报》2016年6月9日)。不久前特朗普和普京的巨型政治接吻漫画风行美欧,反映出这二“普”有一缘。在亚洲,首表庆幸的是朝鲜:这个时时控诉受周边美国驻军威胁的国家,一旦去掉美军的压力,必定能从韩国和日本那里索取更多的让步。官媒《今日朝鲜》(Korea Today)不失时机地高调表扬:特朗普是一位“有远见的总统候选人”,他有关美国军队的政策可以让朝鲜的“美国佬回家去”的想法变成现实。长期以来,朝鲜一直坚持美军撤离朝鲜半岛的立场。“美国佬回家去”这句口号变成现实的日子,也就是南北朝鲜统一之日。特朗普有关自己当选后不会涉足朝鲜南北之间武装冲突的声明,是“朝鲜人民未来之幸”(引自BBC中文网2016年6月1日译文)。朝鲜官方媒体的这种罕见的赞扬语气,几乎暗示要准备提名特朗普得诺贝尔和平奖!
特朗普的倡议对于中国而言,明显是一件北京政治中心乐见其成的大好事。这些年来,北京时时刻刻提防着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步步进展,处处力求设立反遏制的军力部署。目前火爆之极的南海和东海岛屿及海域归属之争,中国更是视美军在此区域的明显增强为头号威慑。就在6月初时值中美举行第八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亚洲最大的安全峰会“香格里拉对话”将在新加坡登场之际,中国官方发言人敦促:“美国实际上不是南海争议的声索方,它自己也说过,在领土主权争议上不持立场。因此,我们希望美方能恪守承诺,不要选边站队,而是要按照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而不是按照是否是盟友来确定它的立场”(《德国之声》北京报道,2016年6月2日)。
假如特朗普的倡议变成现实,那么,在南海和东海的争端问题上,北京就不太在乎周边国家说什么做什么。更深远的影响是,原本美国计划在2020年前把美国海空军力的百分之六十部署到亚太地区的宏大方案,就将被“特朗普行政当局”釜底抽薪,化作烟飞雾散——因为特朗普主张美国要从世界各地撤军。若是这样,中国军队就有切实把握顿时成为亚洲的虽然不是唯一、却是头号区域性国际警察。
正是因此,经常站在大中华立场为中国的国际利益声张的北美《世界日报》白话点明:“特朗普质疑美国在军事上对外国政府的支援,令中国民族主义分子窃喜不已;这些中国民族主义人士希望中国能成为亚洲龙头,并挑战美国称霸世界其他地区的局面”(引自该报2016年6月1日综合报道)。
《水浒》好汉之梦的现代国际版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起,美国就成为大半个地球的国际警察,惹来许多的抗议和妒忌。不过那个时代还有一个红色帝国苏联,也能称得上是三分之一个地球的区域性警察。自从冷战于1990年代初结束起,美国就俨然变成唯一的全球性国际警察,让曾经做过区域警察的国家和争取成为区域警察的国家恼火不已。想当警察乃是凡人之常情(因为警察又能管人又能抓人又有肥缺),也是大国之常情——中小型国家基本上不会做这样的梦。伟大的古典作品《水浒》里面的梁山泊好汉有一句震撼云霄的豪言壮语:“皇帝轮流做,今日到咱家!”道尽了此中的纠结情怀。凭什么你美国老是管那么多地方的人和事,我就不能管管?
假如特朗普能当上美国总统,假如他当上总统后能信守他竞选诺言里有关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假如他能把这一部分里有关亚洲的那些做到一半,那也是非同小可的大变局了,“中国梦”里的国际要素就能实现一长串了。对此,《华盛顿邮报》5月31日David Ignatius的一篇评论点破这将带来的连锁效应:“President Trump Would Hand the World to China”——“特朗普总统将把这个世界拱手相让给中国”。这不是“中国梦”里的宏大远景又是什么?!
并非结论:可是,以上的宏观展望是以几个“假如”为前提的,距离现实还有不可全然预测的中间过渡环节。而且,本篇评论的题目是《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和恨》。我们这里只讨论了目前“爱”的方面,还没有深入进“恨”的层面,那是更深的纠结。我们须以后续的评论文章作追踪的挖掘。
我们昨天聊到的话题,这些网友有话说:

@老妈北京:
我是看好特郎普的,从事商业经济的人相对的是比较务实的;我是讨厌希拉里的,她就围着中国转了一圈,搞亚洲再平衡,反击中国。

@沉浮:
是谁当选美国总统,中国人都要面对,选谁不选谁那是美国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和中国人民无多大相干。我们和他们的国情,社会制度,价值观不同,选谁都是我们的对立面。学习他们的先进技术,学习他们的人才培养,学习他们的科学转化能力,拿來供我们借蓥使用

@Alienation Chow:
所谓共和党大佬,如麦凯恩,布什家族只是党内地位高但已经在选民中完全过气了,背后没有多少票啦,杰布的得票率就是证明。至于硅谷乃至整个加州,民主党基本盘不可能撼动,那55张选举人票无论特朗普怎么努力都是希拉里的。现在支持率差距已经缩小到个位数了,争取中间偏右选民是关键,一定要做好和新兴建制派和茶党的沟通,可以把国务卿,防长,财长这样的位子给他们,比如保罗瑞恩和科鲁兹,至于布什这些老家伙,完全不用在意。

@飞碟:
特郎普竞选实际上是占个位置搞搞新意思,他还是为希拉里助选,因为他沒有一丁点领袖的特质与经验。领导一个世界超级大国,谈何容易,特郎普为心存不平的人唱点调而已。更因为他身上无什么品行值得尊敬,商人,唯利也,为政治配戏可能也为后利服务。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新闻评论节目《吕宁思观天下》。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特朗普遭党内大佬与硅谷抵制 竞…      下一篇 >> 所谓选举,就是在两个坏蛋中选一个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呂寧思

方寸之間,天地無邊;一孔之見,自由無限.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