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景的人
与Arthur同行
http://blog.ifeng.com/10808607.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太小资!黑人厨师每天为我泡咖啡

2016-07-28 04:09:1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非洲 | 浏览 61477 次 | 评论 0 条

乞力马扎罗攀登日记(4)

 

  放眼看岁月轻狂,起风的日子流洒奔放,细雨飘飘心晴朗。云上去云上看,云上走一趟。

  青春的黑夜挑灯流浪,青春的爱情不回望。不回想不回答,不回忆不回眸,反正也不回头。

  

  心有梦想就是快乐的源泉,追逐梦想就是今生的目标。梦有多远,梦想就会走多远;心有天高,脚步就会踏上云端!等着我,乞力马扎罗山顶上的雪。

  一夜睡得不是很踏实,不是高反,说出来别笑话我,是因为被尿憋的。小木屋的外面有厕所,但距离有些远,而且脱了衣服钻进睡袋再让我钻出来可就难了。要知道山上夜里温度很低容易感冒,如果刚开始爬山就生病那就惨了。反正有诸多理由不愿钻出去上厕所,就只好一直憋到了天亮。晚上时睡时醒,辗转反侧,听着周围几个人均匀的呼噜声,眼巴巴的盯着门上方的小窗盼着天快些亮。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高山上太阳升。

  

  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当务之急。方便完回到小木屋,西班牙老先生也起来了,老夫人还在睡,这才发现她的头调到了另一头,蒙头睡得正香。我清楚地记得昨晚她是与我头对头睡的,老太太是不是晚上撒呓挣来着。Fred起哄说老太太肯定是被你昨晚的呼噜声给吵的忍无可忍才把头调了个方向的。不会是真的吧?说起打呼噜我从前一直不承认会打呼噜,一个玉面小生怎会打呼噜?前年我和两个小伙伴去老挝游历,我们三人打地铺我睡中间,第一晚我基本就没有睡,一是过敏起了一身包,奇痒难忍,二是他俩一左一右打出了立体声的呼噜,我哪里还睡得着。早上起来我就骂他们的呼噜害我不能睡觉。可没有想到的是他俩居然一起指责我,说我的呼噜简直不可理喻,My god!难道我也打呼噜了?还与他们不相上下?哈哈,罪过罪过,看样子是人就要打呼噜啊。

  

  早上起来就看到了乞力马扎罗山,还有山顶上那一小片白白的雪。

  今天的目的地是海拔3720米得Horombo营地,预计攀登时间为5个小时。随着海拔的升高今天的地貌与昨天已完全不同,一路的高原沼泽地,远处是连绵的云海,头顶是毫无遮拦的火热阳光。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远处是云海,在云上行走,那份飘飘然的感觉宛若身处仙境。所见之处已没有了高大的树木,取而代之的是低矮的灌木丛和矮草。由于是旱季花儿不多,满眼是黄绿相间的草木。最喜欢一种像大菠萝一样的树,脑袋上长着一簇绿绿的大叶子,在草原上突兀而立,显得尤其的漂亮和与众不同。

  

  在阳光下我们手持登山杖匀速前进,渴了拿起水壶喝口水,累了停下来休息一儿,顺便往脸上胡乱的涂抹一些防晒油,否则一天下来裸露的皮肤会被晒伤的。越走越热!于是一件件的把衣服脱下来,最后脱到只剩下一件T恤为止。但是一停下来休息时,就会立刻感到有寒冷,毕竟这里已经是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于是又赶紧把外衣穿上。

  

  一拨又一拨的挑夫超过了我们,他们个个身手矫健,或头顶或肩背,潇洒而轻松。络绎不绝的登山客为山脚下的人们带来了商机,黑人小伙子从很小就开始当挑夫,常年游走在这条漫长的山路上,积累了足够经验如果英语又好那经过考试就可以成为导游,这样收入高不说还不用自己背行李了。这里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头顶功都超好,一路上大部分的挑夫都采用头顶的方式,把东西要么装进一个大麻袋,要么干脆放进一个大竹筐中,脑袋上一顶就开路,手都不用扶一扶,真是厉害。

  

  我们所了解的物价是导游一天10-15美金,厨师7个美金,挑夫5个美金,但是客人不可以把钱直接给挑夫,最后结账的时候要统一交给导游,导游再二次分配,所以二次分配的规矩就不清楚了,希望导游就不要再克扣那些苦力挑夫的辛苦钱了。

  

  上山的小路很窄,也就能容2-3个人并排走。因为上山和下山都是一条路,所以沿途不断遇到下山的人,大家相遇而过,四目交对,一声Jambo Jambo(当地语言-你好你好),或者Pole Pole (意思是慢点慢点),一种在路上的祝福。一路上遇到了太多的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一声招呼成为永恒,一个微笑留存在记忆的深处。生命中的偶遇,报以一个微笑,一声你好,从此幸福的前行。

  

  午饭后我们又疾行了2个小时,2点刚过我们就到了第二天的宿营地。这个营地是三个营地中最大的一个,能同时容纳200人住宿,原因是上山的人和下山的人都会选择在这里休整,像我们这种6天行程的会在这里住上两个晚上,所以容量就要大一些,所以木屋也多一些。时间尚早,我们四处转转。挑夫们有的在忙着搭帐篷,有的聚到一起聊天。这里也有很多大黑鸟,在木屋的屋顶上歇息或者盘旋飞翔着,看样子它们是跟着人走的,因为有人它们也就有了食物。想起了小炮在路上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等你从乞力马扎罗山上凯旋归来的时候,看到黑鸟了也就说明你的登山之旅结束了。

  

  下面的平地上有一个用彩色石头圈成的一个大大的圆圈,一问原来是直升机救援停机坪,为那些严重高原反应的登山者实施紧急救助用的。忽然那个问题又出现在我的脑海:如果我们有一人严重高反,另一个人是一起下山还是独自完成攀登?甩甩头,希望我们不会遇到这个问题,更不要用到这个直升机救援。

  

  回到木屋,新室友也来了,一个美丽的英国姑娘,一个人利用假期来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大家彼此自我介绍后开心着聊着天,尤其是Fred,每次遇到老外聊得开心的不行,流利的美语加上丰富的肢体语言,那叫一个professional。我总是笑骂他应该移民国外,去把国人的美德展示给老外。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Fred在讲英语的时候是个绅士,而讲中文的时候就是一个满嘴脏话的痞子,奇了怪了。所以每次我看了都会引来我的一通数落。

  

  正开心的聊着天,我们的厨师来送来热水洗手,然后就是我最爱的Coffee time。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次来攀登乞力马扎罗还有一个原因是想享受一下英式贵族服务。来之前看到别人介绍说在攀登过程中每天晚饭前都会有一个咖啡时间。厨师会铺上漂亮的桌布,桌旁摆上椅子,然后把咖啡,奶粉,巧克力粉,白糖,热水壶等一一摆好,待客人做好,厨师把沏好的咖啡递上来说“老爷请喝咖啡”。当然“老爷”两个字是我杜撰出来的,意淫一下没什么不可。于是我来这里以后每天都会想着咖啡时间,乐此不疲。在这艰难的旅程中想象着这快乐的咖啡时光着实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夕阳下,沐浴在太阳的余晖里,脚下是云海,身后是乞力马扎罗山,端着香醇的坦桑尼亚咖啡,慢慢的啜上一口,然后闭上眼睛,嗯!味道好极了!美美的白日梦,好幸福的时刻啊!

  

  要说这些厨师可真挺辛苦的,早上叫醒我们后要为我们烧一小盆热水洗脸,然后就要准备好我们的早餐,主要是烤面包加香肠。然后准备中午的盒饭路上吃。下午到达目的地后先是准备coffee time,然后就开始做晚餐。什么汤,面包/主食,主菜,水果,咖啡等标准流程一样不缺。最专业的是在我们就餐的时厨师会立在身后,问我们每一道菜的味道如何,在得到我们满意的首肯后他会离去,一会儿就又送来了第二道菜,再问我们味道如何,太专业了!据说这是当年英国统治时给培训出来的,正宗的英式服务。

  晚饭时我们看到一个近20人的德国登山队占据一个长条桌,后面是一排黑人厨师问饭菜的味道如何,不知道以为是在柏林高档餐厅呢。

  

  今天到的早,晚饭也吃的早。海拔的升高夜晚更冷了,太阳一下山,山上漆黑一片,我们把羽绒服穿上还是感到冷,戴着头灯去刷牙,上厕所,8点刚过就钻进了睡袋。躺下后才感觉到头开始疼了,担心的高反还是来了,这里毕竟是海拔3720米的地方。那种头疼是一种持续不断的像有无数个小虫子在脑袋里啃噬着的痛。

  

  漫漫长夜,头疼不断,这时候才知道了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和难熬,那种渴盼天明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也许是在山上周围安静异常,一点点声音都会被放大许多倍,在睡袋里翻个身就能整出很大的动静,怕吵到别人所以每次都特别的小心,但是头疼难受,还是忍不住翻来倒去的,被睡袋紧紧裹着真是不舒服。

  半夜里被冻醒了,脚丫子冰凉冰凉的,露在外面的脸直接感受到空气的凛冽,真冷啊!突然又想上厕所了,这可怎么办?(未完待续)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坦桑尼亚大黑鸟你不要太厉害!      下一篇 >> 女人服饰亮瞎眼!走进景迈山千年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Arthur

一个满世界疯玩儿的人!没有宏大的理想与目标,觉得人生能快快乐乐就好,在有能力行走的时候多出去看看,走遍万水千山,做一个追风景的人!我的博文图片都是原创,希望读到的朋友喜欢。谢谢关注与支持!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