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政观察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dfszgc.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温铁军:私有化改革中有些官员如何变成腐败分子

2016-07-28 09:39:3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73010 次 | 评论 0 条


今天中国大陆,中产阶级的表达,是把20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改革当成真改革。今天的改革要保护的是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改革的利益。在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官员变成腐败官员,因为搞改革的官员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凭借权力去占有股权的。


本文摘自温铁军著作《告别百年激进:温铁军演讲录(上)》去当当购买,东方出版社。


在整个资本主义500年的历史进程中,现代化是随着现代现象产生的——人们发达了,可以不用付出多少劳动就可以得到几乎是全方位的福利保障,人们把这当作现代化。但这真实吗?生活在这个图景中的人们没意识到,最终现代化的成本被转嫁给了资源、环境、生态灾难。少数人反思到绿色主义、环保运动,反思到绿色和平这种激进的组织,民间也有素食主义。甲烷气体的排放量是大于二氧化碳的,它来源于大规模养殖,一个万头规模的养殖场,它排放的甲烷气体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汽车尾气排放。于是就有人呼吁大家少吃牛肉,少喝牛奶。如果大家都要现代化,每天喝牛奶切牛排,那么甲烷的排放就足以摧毁大气层。

有西方国家进一步提出“华盛顿共识”,说20%的人享有现代化,地球就已经受不了了。现在80%的人都想现代化,麻烦就会很大,特别强调的是 13亿中国人,如果像美国人一样消费的话,得增加四个地球。于是这个地球就争吵不休,发展中国家就说,我们像你们一样搞,为什么现在就不让?把到目前为止的人类行为做一个经验,根据这些经验归纳出的精神财富、理论、思想,恰恰是助推着人类走向不可持续的、毁灭的现代化。因为现在“让不让现代化”变成了国家间的竞争,于是乎就很难放弃。

比如让发展中国家不要追求现代化,那么我问,假如你是中国国家领导人,你能提出什么发展目标呢?说从现在开始大家不要吃肉了,改吃素?把西方的激进思想搬到中国来能行吗?

中国大陆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他们越来越扮演着一个新生的角色,要求跟西方人一样的生活水平,一样的政治自由。尽管他们占的比重只有23%,但是他们的声音非常大。因为大多数的教师、记者,这些知识生产者和传播者在传播着他们的声音,他们就是占人口23%的中产阶级。所以现在人们听到的声音通过媒体——中产阶级传播着,你们听到的就是中产阶级的声音,这就变成了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运动。

他们是不是它代表着所有人?不是。所谓中产阶级,是否愿意真的让所有人都享受一人一票的权利?大多数人会模棱两可。中产阶级和占5%的大资产阶级,这些精英群体有一个共同的内在要求:就是我们谈判可以,我们素质高,对问题探讨得更深刻,但不能让72%的民众和我们一样。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一个现代化政治,是让占人口70%以上的下层阶级占有权力的吗?如果有,就不会出现西班牙28%的失业率,失业的当然是下层群体。

人们往往被想象弄得很痛苦。比如现在想象现代化,那能不能达成呢?不能,因为充满了矛盾和斗争。已经达到的,已经破坏了人类生存的环境了。那你要求我不要达到,你能退下来吗?不能。这个世界确实是很有威胁的。这个矛盾几乎不可解。我们在十几年前推进中国大陆的乡村建设中,就提出在思想上要有对现代化的解构,我们不是de-struc-ture,而是 de-constructure,我们试图中性一点地来看待这一切。从这个角度,我们说精英之间可以谈判,但精英和大众之间就不是双向的了,大众占72%,他们是很难参与现代化分权的,他们贡献了财产、劳动,贡献了几乎一切。

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这个结构都差不多,大资本包括外国资本占极少数,带来了占百分之二三十的中产阶级,剩下的占百分之五六十的大众。这个还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相对比较稳定。麻烦在于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一个枣核形结构,比如在印度完全无财产的人占50%。中国的占72%的人目前还是小有产者,这是中国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差别,就在于中国还是个金字塔结构,下层还是小资产阶级,比如农民虽然很穷,但他还有地,至少饿不死。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合法性,还取决于60年前开展的土地革命。它是所有土地都平均分配了,所以中国大陆在基本财产关系上每个人都有一份。

有和蒙德拉贡类似的现象在中国大陆并且长时间发生过,那就是以村为单位的社区农业。江苏华西村就是社区工业资本的庞大联合体。所有华西村的村民人人有份,就和蒙德拉贡的职工一样,华西村所有村民都有财产权,这种村在中国大陆是普遍的。广东南海、顺德很多地方,在村一级每家每户都有股权证,一个县或一个区,一年凭股权证能分到几十亿元。这个股权证代表它拥有土地,土地被开发成厂房了,这个厂房收的租金按股权证分配。类似于此的财产所有权关系在珠三角就是一个普遍现象,但在严格意义上不符合 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法律,中国进入激进的私有化改革,世界银行共识在中国实行,变成很大的私有化运动。珠三角是早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推进私有化改革以前就已经实行了土地开发了,土地权力变成股权证发给每家每户收不回,并且在20世纪90年代被广东省委正式发文件承认了,所以不能收回。这在广东、苏南是存在的,但在很多地方,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今天中国大陆,中产阶级的表达,是把20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改革当成真改革。今天的改革要保护的是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改革的利益。在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官员变成腐败官员,因为搞改革的官员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凭借权力去占有股权的。这个过程我了解,因为我就在推进改革的队伍中。人和人不一样,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没得一分钱的好处。后来当因某种原因不让我工作三年后,人家有个道理说,这个人搞了那么多的股份制改革,没有一分钱的股票。我可以保证我自己没有,但不能保证别人没有。得到利益的这部分人形成了改革利益群体。现在的部分利益集团大到足以影响中央决策。现在有一股反对改革的思潮,然后我们要坚持改革,这个斗争是表面的,内在的是不同利益集团的斗争。

相当部分的大众失去了财产,站出来说你的改革不合法,剥夺了我,我的财产是土地革命战争中流血换来的。这部分人反对20世纪90年代剥夺他们财产的改革。相对一部分的工人站出来说,这个国家原来没有资产,我们贡献形成了资产却被你们占有了,你们得还给我们。这些人就被定义为反改革。谁在坚持改革呢?那些在改革中获益的那部分人认为自己是改革派,要保护改革。外面的人稍不注意,就被某个利益集团牵着鼻子走了。




相关阅读: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9亿农民就像希腊神庙里的柱子,他们托起了大厦。但真正关注他们的人不多,替农民说话的人更少,温铁军是其中的一位。本书是他穿行在乡间小路上的多年农村调研经历的积淀。(去当当购买)


《曲折的历程:俄罗斯政治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南泉研究员领导下完成,对俄罗斯经济转型的实际效果和动态变化进行研究。(去当当购买)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樊纲:户籍制度的症结在于既得利益…      下一篇 >> 张明:中小企业融不上资,钱都去谁那…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东方时政观察

东方出版社特约时政评论员,联系方式liye@rmdf.cn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