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流石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xls.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金陵十二钗最淫乱者当属秦可卿

2016-07-30 07:09:5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文史撷英 | 浏览 498243 次 | 评论 0 条

袅娜多姿、楚楚多情,隔帘花影、如梦如幻。可以说她是红楼里面最神秘的女人,她是红楼里面最美丽的女人,她是红楼里面最可悲的女人

一、与公公的不伦之恋

秦可卿死的时候,哭得最伤心的人,并不是她的丈夫,而是她的公公贾珍。她的公公简直哭成了泪人,甚至说“恨不能替她去死”!但书中,没有一处直接写到秦可卿与公公的“那事”,只不过有几处像这样有意无意的暗示:如贾珍把秦可卿的丧事办得不计代价的奢华,如焦大喝醉酒的时候,骂出了宁国府的人“扒灰的扒灰,养小叔的养小叔”;而在秦可卿的判词中,则这样写:“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人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对秦可卿来说,也许生命并不可贵,爱情的价也不很高,她的名字,据说是“情可轻”的谐音。结果是草率地轻了情,早早地轻了生命。她十七岁的时候便已生无可恋,于是匆匆而去

1、甲戌本脂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称作者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回目,写秦可卿与贾珍私通,事泄后羞愤自缢于天香楼。此说最早是由民间红学家据判册、曲子、鸳鸯自缢三处研究来的,并非脂批原创。1921年上海《晶报·红楼佚话》明确讲到:“秦可卿之死,实以与贾珍私通,为二婢窥破,故羞愤自缢。”1923年俞平伯红楼梦辨》首次对这一观点作出了详细论证。

2、大家都知道,《红楼梦》的第五回是全书之总纲,在这一回中曹雪芹用了一些画、判词和曲来预示了贾家的败落和正十二钗的命运,也就是说这些画、判词和曲有谶语的作用。下面我谨把它们依次罗列于下:
画: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
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3、其实,秦可秦上吊的根源早被焦大骂了出来——众小厮见他太撒野了,只得上来几个,揪翻捆倒,拖往马圈里去.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唬的魂飞魄散,也不顾别的了,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二、对宝玉的诱惑

 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往那里去呢?要不就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媳妇房里睡觉的礼呢?”秦氏笑道:“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有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二叔同年,两个人要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宝玉道:“我怎么没有见过他?你带他来我瞧瞧。”众人笑道:“隔着二三十里,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卧房。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宝玉此时便觉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幅对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宝玉含笑道:“这里好,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施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于是众奶姆伏侍宝玉卧好了,款款散去,只留下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丫鬟为伴。秦氏便叫小丫鬟们好生在檐下看着猫儿打架。那宝玉才合上眼,便恍恍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悠悠荡荡,跟着秦氏到了一处。但见朱栏玉砌,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罕到-----

   于是宝玉“神游太虚境”,除了警幻仙给他看了“金陵十二钗”正副册,使他听了“曲演红楼梦”,又给他讲了“情”和“淫”的理论,这些应该是这部大书序幕和伏笔,然而警幻仙又把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者”和宝玉即刻成亲。

    作者为什么把活在人间的秦可卿拉倒天上去?红学前辈王昆仑认为“恐怕除了故意要含糊暧昧地谴责秦可卿对宝玉的诱惑之外,也找不出什么具体理由”,这样看来,或许借警幻仙授云雨之事,暗示宝玉一生性爱开始是侄媳秦可卿?有了特殊关系,那么,后来宝玉听到秦可卿去世消息,“却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觉的“哇”的一声,直喷出一口血来。 ”也就合情合理了。

三、与小叔子贾蔷暧昧关系

 焦大骂的 “扒灰的扒灰,养小叔的养小叔”,养小叔子被指是秦可卿与贾蔷的暧昧关系。因被奴仆们“造言诽谤”,因此贾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第九回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虽然应名来上学,亦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



有不一样的发现

5
上一篇 << “高温联播”,《夏天热死你》      下一篇 >> 觉得樱桃小口好看源于性幻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謝流石

爱好写作。写诗,也写随笔、时评。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