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沙龙 | 对象丑亲不下去,是我的问题吗?

2016-08-02 16:17:3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专栏评论 | 浏览 989 次 | 评论 0 条

“2月不减肥,7月徒伤悲”,

马甲线、人鱼线、A4腰、iPhone腿,

姑娘们被一道道魔咒“鞭策”,卯足了劲证明自己。

可是,只想做一只“恬不知耻”的胖子行不行?


完美身体的魔咒下,我们是否有做自己的自由?

嘉宾:柯晗


柯晗说:我国的文化、舆论环境对女性,尤其是形体和外貌太过苛刻。我身高159cm,在中国时竭力保持80多斤左右的体重,靠近90斤我就会很焦虑,自我评价会降低。后来我留学英国,即使胖到100斤,身边也没有人对此提出任何意见,得到的评价是“你很健康”,而在此期间回到中国时,不论男女,所有人的态度都改变了,却都会提出“你胖了”。


问:社会对外貌的压力存在于两种性别当中,为什么要单独谈女性的问题呢?

很明显,对形体的要求对女性比对男性更具体、更细节,更繁杂。

比如,进入商场,面向女性修饰外貌的产品更多,从化妆、护肤到美容、整形。女性的服饰也更多,服饰是代表对身体的修饰和遮掩,说明了对身体有更多细节的要求,同时也代表了女性需要在外在修饰上花费更多的时间。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进食障碍这种关于进食的精神障碍,女性患者数量是男性患者的2.5倍。进食障碍包括暴食和断食两种表现,这是一种典型的受到社会认知影响所发的心理问题。 该病多发于青春期少女,因为青春期是对身体印象特别敏感的时期。在所有影响进食障碍发病的因素中,社会压力是不可忽视、确实存在的。病患因为对自己的身体抱有不恰当的认知,会陷入厌食,或者厌食—暴食的循环。一般情况下按身高体重比,体重高于同等身高理想体重的15%才会被认为有肥胖问题,然而此病患者不管多瘦,都会认为自己过胖,从而采用呕吐、或者服用泻药的方式避免正常进食。

实际上我认为,即使是一般人,对我们的身体意识也只比进食障碍患者稍好一点而已。在许多中国姑娘的概念里,只有身高体重比落入体重过轻的范围,她们才会认为自己是正常的。以身高159cm为例,多重是正常的?许多公开的资料声称,女性对此的认知是40到42kg,这实际上已经过轻了。

这种社会对形体的要求及压力,会给我们的认知、大脑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负面的负担。

比如有德国的一个神经研究发现,有减肥压力的女性,光是看到大腿、胳膊这些身体部位的词汇,都会比不减肥的女性呈现更明显的负面情绪的脑波。

可以想象,在长期有减重压力的情况下,我们每天面对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会体会到多少负面情绪。


问:我们对美的标准是从何而来的?

很大一部分的解释试图从进化心理学出发。

比如进化告诉我们说,胸大是有优势的,所以胸大是一个很大的进化优势,所以女性才追求胸大,这是有道理的。但我们毕竟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类,后期的文化对审美、身体的态度影响也很大,以至于进化并不能解释全部的人类对于外形观点看法的变化。

比如欧洲中世纪,以胸小为美,要如苹果大小一般小而坚挺才美,当时观念中,胸大代表着淫欲、不高级、low,所以有段时间是以胸小为美的。美国则经历了上世纪20年代到60-70年代左右对胸的偏好由小变大,之后到今天又由大变小的过程,影响审美观念变化过程的实际上就是我们的文化了。

现代社会对于美和外形的标准的设置中,消费文化对于形体审美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

消费文化是一种认为多消费能够帮助经济增长的意识形态。

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指导下,会制造出更多对商品对消费的欲求。今天看到的所有广告、文本,所宣扬的对生活方式、对某种商品必要性的宣传,都是消费文化意识形态指导下出现的东西。比如,“女人在所谓25岁前要拥有一件奢侈品”的说法,这个标准是谁定的呢?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消费文化的概念制造。我们为什么要用拥有这件奢侈品,因为拥有它被认为能给我们增添吸引力,代表我们处在某个值得羡慕的社会阶层。这实际上就是物质主义。认为购买、拥有更多物质能够增加吸引力,是体现我们人生价值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

另一个典型的消费文化的概念是购买婚介需要花三个月的工资,这样才显得真心实意。追溯源头,这实际是日本的一个珠宝公司的广告为了推销其高价婚戒而制造出的概念。

仔细想想,比如我们所认为的双眼皮不够完美,需要整成欧美人的大宽双眼皮,这个概念是谁传递给我们的,这其中有没有医美机构策划造成的影响?包括我们必须要去健身房,才能练出一身skinny的有型有线条的肌肉,这个对身体如何才健美的标准有没有健身美容机构的影响?

对于美的概念去深入思考,观念、标准是从何而来,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是否对我们的生活是有必要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能告诉我们哪些需求是可以摒弃的,哪些焦虑是不必要的。


问:我想去健身房塑造完美身材,但负担不起这个消费怎么办?

为什么一定要去健身房?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健身房只有才能给你的呢?是不是交了钱就一定能获得想象中在健身房中能锻炼出的体型?实际上能练出什么样的体型、达到怎样的体脂率跟基因有很大关系,未必去了健身房就一定能拥有如广告中一样完美的身体。

话说回来,什么样子才是完美的身体呢?曾经欧洲中世纪推崇苹果大小的胸部,而稍有丰腴的程度也曾是完美身体的标准。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许多女性的雕塑,现在看是比较胖的,腰粗胸小,并不符合现代宣传的完美身体的标准。包括头型,什么头型才是好的?印第安人曾经要把婴儿的头型夹成长条形,认为扁头型是很美的。回到我们自己的文化,几百年前,我们也认为有一双很小的脚是完美身体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曾经都是完美身材。


问:追求完美身材没有问题,但什么才是完美身材呢?

现在可以在很多媒体中看到女性的身体,但是稍微注意一下的话,所有这些身体都是一个身体(标准趋同),这个身体有特定比例的胸、腰、臀,瘦,有结实的肌肉,存在但不夸张的曲线,遮住脸,很难辨认其区别。这就是这个时代所谓的统一的美么?因为基因的影响,有的人就是达不到这个标准。有人天生就是梨形身材,有人也许屁股比较瘪,为了向这个标准靠近要做什么呢?做整形手术?垫屁股、缩胸么?我们所有人都要为此烦恼么?

我们现在所提出的要做自己的标准就是,已经21世纪了,不应该让自己限制于这种单一的标准中了,什么是完美的身体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所能达到的健康的外观和外貌标准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无论怎么练,可能都摆脱不了手臂上的拜拜肉,这个身体就是不完美的么?应该永远为此去烦恼么。

前段时间网络上有一个很有争议的事件,伦敦的穆斯林市长建议公共交通公司撤下在地铁内的关于完美身体在沙滩上的广告。当时有许多国内朋友表示不理解,追求这样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么?问题就在于为什么只能追求这样的身体呢?没有这样的身体是否就不配去沙滩呢?

穆斯林市长做出的这个建议基于的理念是,每个人不必被唯一的标准所束缚,允许每个人有不同的身体,应该允许每个人接受不同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轨道公共交通这种空间不同于杂志页面可以轻易翻过,许多人都曝露在这种广告的压力影响之下。这是一种投放在强制性观看的公共场所的广告。

提倡每一个人在适当的健康范围内,允许接受自己身体的不同特征,并不等于纵容每一个人变得肥胖。肥胖的标准在哪里,什么程度才叫做肥胖呢?而许多人对于肥胖的接受程度是比较狭窄的。例如159cm,50kg就被评价为胖,这已经与是否保持健康,是否放纵自己不相关了,这是在健康范围内,对个体支配自由度的干涉。


问:追求美是很多人的天性,而向现代社会单一的美的标准靠近会获得更多益处么?

许多人困惑的是,我喜欢看美女。美就是有好处,靠近社会常规单一对美的标准多一点,人生就是会获得更多益处,这是否是事实呢?

某些心理学实验是支持如下观点的,颜值高的人会更容易得到帮助,更容易获得好的评价、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这是普遍的现实。

为什么好看的人容易获得帮助,这个现象有一些从进化心理学角度的解释。一种假说是人会视好看的人为潜在的性对象,会期望有更多的互动,让他们更喜欢自己,以提高跟他们发生关系的可能性。种种冲动的背后,都是永恒的对更优秀遗传基因的竞争。另外也有研究发现,人们也倾向于认为颜值高的人更友善亲切、更有天分、更聪明。听起来是不是很绝望?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发现,人们倾向于高估美人能力,比如放在职场应聘的情境下,如果一个应聘者执行能力不错,也好看,人们就倾向于将其执行能力不错判断为执行能力很强,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因为外貌和人格特征都同样受到荷尔蒙因素的影响。如睾丸酮水平比较高的人会颧骨比较高,脸部更宽,这种激素同样会影响人的攻击性、冲动这些性格特征。这可能是人类看脸的一个生物学基础。

这些研究看似是支持颜值在人类社会中重要性,但最后一个研究可以看出来,我们对于外貌的判断并非单纯的只与好看有关系。所有有关颜值的研究所使用的都不仅仅是使用“脸看起来好看”这个单一的标准,而是用“是否有吸引力”这个更综合的标准。比如漂亮、好看和具有多种吸引力这是不一样的。

在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吸引力的时候也不只是认好看的脸。有一个研究发现,人民普遍认为团队中脸的宽高比比较大的人更可靠。意即现在流行的锥子脸、小脸,很难通过第一印象是得到可靠这一评价,反而圆脸、宽脸会让上司、同事感觉你更可靠。

有一个有趣的研究发现,CEO的长相能预测公司的业绩。但不是好看的CEO,公司业绩就越好。而是长相越能传达出权威感的CEO,长相就和公司业绩呈现正相关,并非是因果关系,只是正相关。

而我们把眼光放大一点,可能得到更多的帮助也不等于成功。果壳网有一篇研究介绍,有一个美国的著名的长达数十年的跟踪研究,记录了一群青少年从大学到老年的家庭背景、收入状况、身心健康状况、亲密关系,子女关系等等,结果发现成功快乐的人生跟地位、金钱都没有太大关系,而仅仅只跟是否曾经有过好的亲密关系,曾经很好的被爱过有关系。根本上说,年轻时有过好的亲密关系的,年老的时候和伴侣、孩子、朋友关系更亲密的人,其生活状况、身心状况的也会更好。

所以,决定你人生是否幸福的,不是在你这个时刻是否凭你的美貌获得了一份工作,或是来自于某一个特定的人的单独的高评价,而是许多其他的因素。


问:在人际交往过程中,外貌的影响有多重要?

人们对其他人的判断除了首因效应(即第一印象)还有近因效应。所谓的第一印象要好,是说在人际交往中,人们传达出信息的顺序会影响我们的判断,先输入的信息会对人的判断产生显著的影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一面见到好看的人,会更喜欢跟他们说话。与此同时,人际交往还存在着近因效应的影响。也就是在交往过程中最新输入的信息会覆盖之前的信息。人们会很容易忘记之前对你的印象,而以你最新透露的信息来判断你,这两种效应是同时存在的。

很多人会有这种体验,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觉得很不好相处。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发现很合得来,这种经验是随处可见的。这种认知设定,决定了除去第一次的刷脸,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改变别人对我们的印象,颜值不是唯一永恒的标准,内在美也不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柯晗姑娘的讲座就到此为止,下面是讨论中一些有趣的地方。


(以下A代表提问网友,K代表柯晗。)

A:道理都懂,可是有时候还是做不到不在乎,怎么才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K:可能每一个人在处理和自己印象相悖的他人的看法的时候,都有不同的方式。我比较偏好的方法是深入去想。所谓的外界的看法是谁的看法,是来自于贴近的人么,跟你有关系么,是亲戚朋友,还是对你印象很重要的个人,又或者是无关的路人、侵扰你的一些没有礼貌的同事的看法呢?

如果持有这些看法的人,他们的评价对你的影响关系不是很大。为这些人的看法给自己额外的精神压力,这是比较低效率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应用这些时间去做有意义、更有好处的事情。每当想到这个程度,那些来自于无关路人的想法,我就不是很在乎了。

A:那如果来自于亲密关系呢?

K:这种所谓的来自于别人的看法在所有的性别问题中都存在。比如我隔壁群里在讨论性骚扰的问题,为什么面对性骚扰(比如大部分性骚扰是来自于熟人的)不能干脆直接的拒绝,在公共场合发生的性骚扰不能直接表示厌恶和拒绝呢?有很大程度就是害怕他人的目光,他人的目光是谁的目光,路人的目光重要么,会比你的父母更加重要么?

A:我有个问题,很多女孩有颜值有水平,但她们入职或晋升机的时候会受到深深的白眼,认为就是颜值帮的忙,所以她们同样也受到歧视啊,这个问题怎么破。

K:这也说明好看的人并非占尽好处,他们也有自己的烦恼。“颜值决定一切”这种单调的认识就是这种歧视的来源。

A: 用人单位招聘要求提供照片这是合法的嘛?国外好像就没有这种要求

K:这是否合法要看我国法律是如何制定的。这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法律是否是天然存在的一个不可改变的标准。

A:虽然觉得自己在生活中没有对待长得不好看的人不好,但应该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更好的。当然在接触之后会根据别的因素调整。觉得自己的行为和认知中有断裂的地方。

K:这不是一种断裂,而是这两种认知模式都存在,你会因为第一印象对别人更好,之后也会因为别的因素而抹去这种第一印象的影响。

*在讨论中,因为有人在评价群友的外貌,有人提出被冒犯了。

K:即使家人,在觉得被冒犯的时候一定要直接提出,自己的界限在哪里,不喜欢听到哪一部分话。世界上的确存在难以沟通的人,但首先很重要的是,面对这些人一定要不断提出自己的想法。对于无论如何就是要让你不快的人,要提出自己的界限,必要时,可以避开跟他们相处。

实际上人际回避就是对于不尊重行为的反馈,这种反馈表达了,你不懂得尊重别人,你就会在人际交往中遭到回避。这是一个对于家人、朋友还是无关紧要的人都要表达的一个态度。

A:现在我们的审美有多少成分是被男权社会束缚的?还有我们一些生活习惯受性别刻板印象影响有多大?比如现在只有女性穿裙子,但裙子一开始是男性才能穿的,再比如化妆,再比如高跟鞋。这些都成为了只有女生才能做的事情,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应该怎么对待?

K:随着社会变迁,裙子、高跟鞋对男性都不再方便,在结构性的压力下,就变成了女性穿着。但社会文化又再度变迁,裙子、高跟鞋对女性来说也不再方便了。一定要穿高跟鞋或者裙子,这就是一种比较滞后的观念,它会逐渐的被改变。

A: 之前有读到过有研究说单纯地从生物的角度上来讲因为女性的生育成本更高,为了后代的成活,所以本身就更倾向于寻找经济能力更高的男性,对颜值的要求也就放在其次了。那社会上对男女外表不同的标准我隐隐觉得有这个原因。

K:那个研究是应该是从进化心理学出发的。但我一直提出的就是生物进化是不能与社会进化脱离开的。女性的生育成本是更高,但比如北欧承担了女性的生育成本的话,女性就不用把全部生育成本都转移到男性(或者伴侣)身上了。

同时不必考虑这些成本了的话,女性对于外貌的要求、对其他方面的要求,也就会凸显出来了,这些要求都是不断在变化的。

如果大家有关注比如“小鲜肉”这个概念,个人认为这代表着女性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提升,女性对男性的审美观念发生了变化。

A: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嘉宾,那就是夏天的咸猪手们的动因是什么?是否跟女性的外貌有关?如果被骚扰之后被这样指责,该如何反驳?

K:关于公交咸猪手,很明显的一点是实际案例告诉我们,并不是穿的少会被欺负,实际上是穿得保守,气场弱的女生更容易被骚扰。被性骚扰其实跟你们穿多少没有关系,会担心这一点的其实是受到了谴责受害者这种思维影响。比如在印度,女生们是从头裹到脚的,但他们的强奸发生率并不特别低。

*讨论过程中有人提出一个说法,如果一个人太丑,你们亲的下去么?

K:这个前提条件好像是这世界上有伴侣的双方,都是美到一定程度似的。其实大部分都是长相普通人,有些以你们的标准不好看的人也有伴侣,那么他们的伴侣是眼瞎了么?

这就是人对于美对于人格的想象非常狭隘导致的,把颜值作用看得太单一,忽略了友善等其他的人格特质对于提升他人好感的影响。实际上在其他更加尊重个人价值的文化中,美不是不重要,美并非没有在起作用,只是美并不比其他特质更重要。所以才会有一些老外都喜欢中国审美中的“丑女”的想法,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在同样外貌的条件下,他们被内在所吸引,导致他做出了选择。

*讨论中,有人在讨论择偶的情况下,对对方外貌的要求,出现了一种择偶就是“挑白菜”的说法。

K:个人觉得我是在人群中寻找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白菜。这次的讨论包括所有对性别的讨论,就是为了消除两性之间的互相物化的观念。

一部分人可能很难理解把其他个人当做人的观点。那么必然我们对于人生的态度会有一些不同,所看待事物的方式也有所不同,从这种方式中感受到的正向和负向的情绪也有所不同,我们所要面对的人生的选择、体会,都是我们个体的想法和选择的后果。

A: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在挑白菜,谁不想进化的好一点,挑本身是正常的,不应该被批判的。

K :因为这个特征是基于我们生物特性的特征,所以它就不应该被批判?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更多的意识到我们是人类、我们有智慧特征这些特性吧。比如我出于性欲强奸了一个女性,这也是出于我们的生物特征,这不应该被批判,难道这样的说法也是对的么?

A:前段时间出现过有男的在公共场所对穿短裙的女生泼腐蚀性液体或者划伤露背女生背部的事,这些男生的心理是什么呢?

K:会认为女性穿着暴露是有罪的,是因为把女性当成一个物体,没有在尊重对方。她是一个“物”的话,那她就是用来发泄性欲的对象,她少穿衣服,那肯定错的是她了,过错肯定在于这个“物”了。因为这个“物”引发了我的性欲,而不是我本身。会这样认为的人,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因为在他的目光看来,女性并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作为一个是否引起他的性欲是否有罪的这么一个物体。


橙伞君总结:

如果你因为外貌过分困扰,也许是中了消费主义和刻板印象的圈套。对男性和女性的外貌要求程度不同,更是性别歧视的表现。如果男性对自己的外形要求不高,就不要用高标准来要求女性。具体到个人的择偶问题上,每个人当然可以标准不同,但我们作为有智慧有思考的人类,应该学着如何去拓宽美的定义、感受多元之美,而不是固步自封,死守着完美的身体不放,并且借此攻击他人。

今天的沙龙到此结束,欢迎关注我们之后的系列主题沙龙,与嘉宾和网友共同讨论相关话题哦!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神曲】仿佛身体被掏空~啥时候…      下一篇 >> 张智慧: 男人节,给男人一个“脆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